中上健次《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

(評分:7.0)

 

原名:《岬》(1976)

 

(本文為時報出版思潮線合作之書評,經OKAPI審核後確定於「作家讀書筆記」專欄刊登。很開心順利刊登書評,在此感謝時報的邀稿合作!也歡迎想要做小說/社會議題相關書評宣傳的各家出版社朋友來找我合作喲!^0^)

 

若未悟得真實的教誨,生與死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我生長在這樣的時代,痛恨這樣的時代,
卻也無法改變這個時代。

用沉重的肉身驗證晦澀難解的人生苦痛
日本二戰後出生獲得芥川獎第一人
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

「我要一個人活下去。父母也好,兄弟姐妹也罷,全都是假的。母親是假的,父親也是假的,我是由樹木和岩石結合之後,從枝椏分杈處誕生的。」

獲獎記錄
第七十三屆 芥川獎 決選 〈淨德寺遊記〉
第七十四屆 芥川獎 受賞 〈岬〉

 

我的時報出版《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書評OKAPI刊登紀錄!

 

標題:日本文壇最特別的那個男人,映照戰後最幽暗一角的暴力文學──讀《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

作者:喬齊安(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

 

「生不生都與他無關,反正他根本不在意有沒有小孩。孩子只不過是父母享受歡愉之後剩餘的殘渣。這些殘渣還會扯父母的後腿,給父母戴上腳鐐。」
───《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

 

家暴、不倫、部落民、全共鬥……以現在的角度來看作品十分「政治不正確」,甚至全篇溢滿混亂、危險內容的中上健次(1946-1992),自70年代被視為純文學界「救世主」出道,並在1976年憑藉〈岬〉獲得第74屆芥川賞後,以第一位出生在戰後的芥川賞得獎者而廣為人知。

 

近年台灣陸續引進芥川賞的作品:村田沙耶香《便利店人間》(2016)、若竹千佐子《我啊,走自己的路》(2017);或是芥川賞得獎作家的新作:平野啟一郎的《日間演奏會散場時》(2016)及《那個男人》(2018)的這波「芥川賞熱潮」中,我們觀察到這些被文壇肯定的純文學名作,往往與社會議題脫不了關係。如《便利店人間》從最能觀察人間百態的超商員工角度探討日本人壓抑、封殺「自我」的民族性;《我啊,走自己的路》反映了人口老化,長輩們如何面對人生下半場的心路歷程。而在歌舞昇平的令和元年再度被包裝、推出的中上健次,更彷彿是一面照向最幽暗之處的鏡子,喚醒日本試圖遺忘、不願面對的過去,無論今昔時空差異,都別具閱讀意義。

 

在中上崛起於文壇之前,最為暢銷的國民作家當以松本清張為首,清張以《日本的黒霧》召喚出戰後壟罩於全民頭頂的黑幕,「社會派」自1960年代起大行其道。這種「正視罪惡」的傾向,讓中上健次的出身、創作更為受到重視。

 

出身自紀州熊野(和歌山縣)鄉下的「部落民」階級,中上健次在飽受歧視的封閉環境中成長。甚至身處複雜的家庭關係:與異父異母的兄弟們生活、感情良好的哥哥自殺、親戚間也發生殘酷的凶殺案。悲慘的身世讓中上的小說具備強烈的特徵,主角都是他自己的化身,不斷遭逢上述變故。而主角也與他一樣迷戀又憎恨著美麗卻帶給他痛苦的故鄉熊野,四處招惹女人留下孩子的那位未曾相認的生父,更成為他終其一生難以啟齒、卻存在感巨大的「那個人」。

 

但或許,中上健次之於整個日本文壇才是「那個特別的人」。部落民與其他日本人一樣屬於大和民族,並不是原住民或朝鮮人,然而他們在封建時期被歸類為「賤民」,從古代的「非人」、「穢多」一直世代承襲到現代,根據統計約有300萬人。即便早在明治初期就廢除階級制度,根深蒂固的歧視仍存在於整個社會習慣,據說許多企業、家庭擁有一份刊載部落民族譜的手冊,不讓有部落民血統的人有錄取、或者與子女通婚的機會。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的一半多內容就再麻煩大家進入OKAPI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了,非常感謝!)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