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7.5)
1992年「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19名

『是你殺死了我的兒子!』

失去兒子的富澤路子瘋狂地對山倉史郎大喊,她強烈懷疑山倉就是兇手。事情起因於一樁搞錯對象的綁架事件,路子的兒子茂君被誤認為是山倉的兒子隆史,遭到歹徒綁架!歹徒要求六千萬圓的贖金,山倉將錯就錯,湊足了贖金準備救人,誰知卻在交付贖金的途中發生意外,跌了一跤而失去意識,錯過了與歹徒約定的時間,因此沒有順利交出贖金。結果,被誤認為是隆史的茂君死了。

竟然有人如此殘忍地殺害一個無辜的小孩!是誰做了如此天理不容的事情?山倉強烈懷疑殺死茂君的人是三浦靖史,但是三浦卻有很明確的不在場證明。就在山倉秘密追查三浦的行蹤,並潛入三浦家尋找線索時,三浦回到家,並且把山倉打昏了。離奇的是,等山倉醒來時竟然發現三浦已經死了,而當時三浦家儼然是密室狀態!到底是誰殺死了三浦?這肯定是殺人滅口的行為,而山倉則被認為是殺死三浦的兇手……

名偵探法月綸太郎對這個案子的看法又是如何呢?在他抽絲剝繭的說明下,山倉會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就在這時,更糟糕的狀況發生了──隆史竟然真的被綁架了...



本書為皇冠出版社將於九月推出的「推理謎」系列第十一本,也是首度推出新本格大將法月綸太郎的作品!即便加上獨步之前出版的《去問人頭吧》,這也僅是法月在台出版的第二本小說單行本而已,選擇推出屬於法月兩大轉型名作的《一的悲劇》,更是令我們感到非常欣喜呢!(另外,皇冠也確定要推出另一本法月的《二的悲劇》喲


法月綸太郎,本名山田純也,與我孫子武丸、綾辻行人同為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成員,也正是所謂的「京都慢筆作家成員」之一!從他1988年的出道作《密閉教室》以來,至今只發表了十七部單行本作品,平均一年不到一本。《密閉教室》在當年江戶川亂步賞中敗給了坂本光一 《白色的殘像》,但獲得島田莊司的推薦而成為新本格第一期成員出道!


1989年法月發表了名作《雪密室》與《誰彼》,1990年則發表被小森譽為「最高傑作」的
《為了賴子》,之後1991年的第五部長篇作品,正是本作《一的悲劇》,另外,隔年則發表了同樣為小森所介紹過的《ふたたび赤い悪夢》


法月是忠實、著名的艾勒里.昆恩追隨者。筆下的偵探也叫法月綸太郎,而主角的父親也是警官。這和昆恩父子的設定是如出一轍。而從作品名稱與風格中也可見到,《一的悲劇》、《二的悲劇》)與昆恩的悲劇系列相對應。至於文風本身,《ふたたび赤い悪夢》模仿的是昆恩的《多尾貓》,講述了連環殺手的故事;而《為了賴子》則與《十日驚奇》頗為相似。另外,法月也與有栖川、二階堂、筱田真由美合作創作了致敬昆恩的
《「Y」の悲劇》短篇合輯。


接著談談本作,我以前便提過,名作之所以是名作,讓讀者在閱讀時不會感到時代隔閡,是很重要的要素,這在福爾摩斯系列,殺人館系列等作品皆可見,即便是距今有著幾十年差距,科技上沒有手機與電腦等物品,依舊能讓讀者陷入其中而不產生落伍感,而本作《一的悲劇》,最令我驚喜之處便在此。


本書講述的主題是綁架案,基本上科技道具不可或缺,在東野圭吾2003年的《綁架遊戲》中就可見善用科技的方便處;然而《一的悲劇》雖然處於呼叫器和公共電話、文書處理機的時代,卻依然能溝通自如,綁匪依舊策劃出精采的綁架,確實令人激賞!


若將本作的年代拿來與其他作品比較,更可發現其不簡單之處。1991年的名作包括了大澤在昌
《新宿鮫》、真保裕一《罪惡的連鎖》、北村薰《夜蟬》,閱讀過前兩作的我,曾充分感受到時代隔閡,一種不能適應的落伍感,這是早期名作的無奈。然而本作與其相比卻沒有這種缺點,著實值得稱讚。


本作出版的另一個驚喜要素,便在於我很喜歡的鳥飼否宇《昆蟲偵探》(能列入今年BEST10的)。那本趣味作品的六個短篇分別就是致敬六本推理名著,而最後一篇壓軸的《蜂的悲劇》(註一),正是致敬《一的悲劇》,由此可見本作的地位了。


順帶一提,其餘五篇致敬名著分別為橫溝正史《蝴蝶殺人事件》、笠井潔《哲學家的密室》、北村薰《夜蟬》、二階堂黎人
《吸血之家》、山口雅也《活屍之死》,除了笠井潔外,所有作品都確定在台灣出版了(註二),真是可喜可賀、普天同慶之喜呢!


談談本作的詭計,法月確實值得稱讚,看似簡單的本格推理,隱藏著多重設計的機關,而且元素豐富。密室殺人的謎團十分困難,可以說是令人出乎意料的解答,我想這是熟知本格核心的作家才能想到的障眼法呢!當然,在綁架與二次命案部分,有非常精采的邏輯推演,充分解釋了「所有行為都是有背後意義」的本格圭臬。


另外,在真凶身分的揭曉上,一波三折、不斷逆轉,更是令我跌破眼鏡,原本自信中的解釋被全然打破,絕對要稱讚法月巧妙的構思,這就是本格推理中最引人入勝的--逆轉意外性啊!相信光憑這最後幾頁的翻盤,就值得所有讀者一覽究竟。


最後,如果要吹毛求疵一下,我認為就是書名吧。我覺得命案的真相實際上與「一」的關聯是滿小的,所以《一的悲劇》似乎只比較好聽,卻不甚相關。個人認為,若將本作改名為《F的悲劇》(父親)會更貼切一些呢。另外,偵探.法月綸太郎的形象,果然也如傳聞中,是個囉囉唆唆的人呢哈哈。而本作有位日本讀者指出與原寮《我所殺害的少女》情節有些過於相似,看得懂的人也可以參考看看(註三)。


(註一):《昆蟲偵探》中的段落:
老大,這回的事件有點像法月綸太郎的《一的悲劇》呢。」

這樣回答以後,「您猜得真準呢。那是綁架推理的傑作喔。從被指定要帶贖金交換人質的主角觀點所作的第一人稱的心情描寫,實在是棒到不行。我可以在不拆穿謎底的程度之下告訴你,書的內容是以一副善意的第三者姿態去送贖金的主角,其實是……」
牠應該是非常喜歡這部作品吧,助手很詳細的告訴我小說的內容與佈局,還邊說邊窺探我的反應。這簡直就像是被用X光來探究心情呢。希望它不要照出我那已經在胸中硬化成鋼鐵般的不安才好。

「……交付贖金失敗,結果人質被殺掉了喔。」 


(註二):獨步文化確定日後會出版北村薰系列的《夜蟬》


(註三)原文:私が殺した少女』のプロットを志水辰夫の文体で書いた小説。
たいへんよくできた小説で、探偵の位置付けにも納得できるのだが、根本的な何かが足りない。
テクニックは抜群にあるのだが、それを使うスピリットの問題なのだろうか。
あまりうまく表現できない。
それにしても『私が殺した少女』に似すぎている。
身代金の金額まで一緒とは(これは確信犯か?)。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