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一文《一億元的分手費》

(評分:8.0)

 

原名:《一億円のさようなら》(2018)

 

(本文為時報出版思潮線合作之書評,經OKAPI審核後確定於「作家讀書筆記」專欄刊登。很開心順利刊登書評,在此感謝時報思潮的邀稿合作!也歡迎想要做小說/社會議題相關書評宣傳的各家出版社朋友來找我合作喲!^0^)

 

這世上我已無法相信任何人。
夫妻、家人、朋友、同事,每個人都戴著好幾張面具,內心隱藏著各種祕密。
人生因此而複雜。

這是專為成人而寫的小說。
毫無疑問,這是直木獎作家白石一文的最佳傑作!

台灣版限定專序 作家寫作心路歷程大公開
  
我已經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今後只能這樣活下去。
只能靠著這一億圓度過剩餘的幾十年人生。
話雖如此,這輩子再也不願意做任何不想做的事了。也絕對不想再受人差使。
今後再無必要為誰而活,只需徹底為自己而生。既然如此,就算要工作,也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不管怎樣都要以自己為主體。

加能鐵平無意間得知了妻子夏代的祕密。三十年前,夏代繼承了她阿姨的鉅額遺產,就那麼一直擺在銀行的戶頭裡沒有動用。但兩人結婚已經二十年了,甚至兒女都以離巢獨立,為何夏代始終隱瞞這件事?鐵平陷入了困惑,說到底,夫妻終究還是外人嗎?那麼金錢呢?工作呢?還有那些源於血緣的親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人生自此慢慢亂了套,他無法再信任人──於是鐵平做出決定,一個想找回自己人生的重大抉擇……

 

我的時報出版《一億元的分手費》書評OKAPI刊登紀錄!

 

標題:在家庭與職場落單的孤獨父親,如何在人生下半場重拾自我?──讀白石一文《一億元的分手費》

作者:喬齊安(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日本文化的深度觀察。)

 

如果說窪美澄致力為受到不公待遇、情緒壓抑的日本女性發聲,那麼直木賞暢銷作家白石一文,肯定是最能釋放中年男性內心寂寞的代言人。自2000年發表《一瞬之光》以來,在用這個名字出道的第20週年,台灣讀者一次迎來睽違兩年的新譯作《一億元的分手費》,以及白石創作生涯的第一部改編電影《火口的二人》上映的盛事。即便踏入耳順之年、著作接近30本,這位文風鮮明的老牌作家筆力依舊穩健,甚至完成了一部前所未見、超過540頁(日文版篇幅)的超長篇小說《一億元的分手費》。

 

白石一文的作品總是不斷對社會的結構、人類生活的現狀提出詰問,並嘗試用那些寂寞的主角們所選擇的道路提供迷惘的讀者方向。事實上自出道作起,他的作品有著「略顯艱澀」、「無法完全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意思」這類迴響,而他也樂於堅定自己的創作路線。在影視、動漫化改編盛行的日本文壇,他只有一部《關於我的命運》(2005)改編成日劇,對流行作家來說頗為罕見,甚至被《關於我的命運》編劇岡田惠和稱為「影像化NG」的作家。



即便是性愛場面大膽的《火口的二人》(2012)邀請到白石熱愛的名導演荒井晴彥製作,在2019年橫掃日本影壇、抱回電影旬報、映畫藝術年度佳片冠軍,白石仍然沒有那種希望作品被翻拍的欲望。他說自己從年輕以來便婉拒了多次的改編洽詢:「當時的我有一種自傲,覺得如果要寫很容易就被拍出來的東西,那幹嘛還要花精神寫。」

 

由於影視化多少要向商業妥協,不希望作品在改編中喪失了他原創的真實意圖,乾脆一併拒絕授權──秉持這樣昭和時代傳承的男子漢信念,讓只能透過文字品味的白石世界,格外有閱讀、思考的樂趣。《一億元的分手費》便是一本令筆者驚奇、明明厚重卻不忍釋卷、如作者所言「可以一氣呵成讀完」的高娛樂性小說。白石描寫的詳盡地景和美食,再融入他擅長的角色心理狀態,足以提供讀者充沛的福岡、金澤想像畫面,不由得讚嘆其確實是不需要影視化的作家。

 

52歲的加能鐵平,任職於家族企業「加能產業」中的雞肋職位,子女已經成年,正在外地念大學,妻子夏代也從打工轉為正職,家人們各自忙於自己的生活。正當他感到已卸下家庭重擔、被堂哥社長排擠的職場也沒有前景的空虛時刻,意外發現了妻子隱藏半生的祕密:在20歲便繼承上億元遺產,並在婚後的2006年他被前公司裁員時,還悄悄拿出兩億元投資加拿大的新創企業有成,現在累計了34億元的鉅額財產──簡直像是怪談的情節,相守超過20年的妻子夏代,如今看在鐵平眼中,竟像個完全的陌生人。



後來,鐵平更進而得知,該加拿大企業是夏代的前男友成立的。明明暗藏鉅款,卻不在丈夫最難熬的時刻伸出援手,反倒是大方贈與前男友?對鐵平而言,這是幾乎毀壞自己做為一個人的致命打擊,20多年的婚姻感情完全被否定。他不願意再相信任何人,閃電遞出辭呈後不吭一聲就離家出走,帶著夏代領出的一億元,從九州的福岡「潛逃」到北陸的金澤展開一個人的新生活。


對那些終身效忠公司的父執輩日本中年男子而言,所能遭遇的最大挫折是什麼呢?那就是鐵平這般在家庭、職場的全面敗北了。妻子背叛、兒女各自違背自己的期望在外搞事,讓他對所謂的「家人」冷卻下來。既然他們都率性而為,那自己也要純粹地為自己而活了。白石一文的小說男主角,或多或少帶有他本人的影子,事實上他便曾在職場上罹患焦慮症而回家療養過,對於鐵平「太能理解在公司內被烙上『無用之人』的烙印是一件多教人不甘心的事」的遭遇,正是他發自肺腑的感觸。也正因歷經切身之痛,讓白石的小說對日本男人的「社畜」慣習時常發出質疑,而格外貼近上班族的心聲。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的一半多內容就再麻煩大家進入OKAPI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了,非常感謝!)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