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伊甸的命題》 島田莊司《エデンの命題》 

(評分:8.0)

原名:エデンの命題(2005)


島田莊司「21世紀本格」示範作品!
開啟本格推理小說寫作新紀元!

這座專門收容亞斯伯格患者的伊甸學園,暗藏著不為人知的醜陋面目?!

撒迦利亞是擁有高智商的亞斯伯格症患者,他愛幻想,只想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他想一直留在伊甸學園裡。

諦雅是他在學園裡最好的朋友,兩人無話不談,認定彼此是終身伴侶,但她卻突然不告而別……園方告訴撒迦利亞,身體孱弱的諦雅,已不在人世……

撒迦利亞,傷心欲絕。某天他收到了一封信,寄信者竟是署名諦雅!看完信,撒迦利亞全身震顫,原來這所亞斯伯格患者的伊甸園,並不是受到神所眷顧的天堂──這裡是恐怖的地獄──是人體農場!

逃吧!撒迦利亞心想。想活命,就一定要從這座伊甸園逃出……



病變的腦子,將成為世界上最殘酷可怕的殺人武器?!

湯瑪斯從長長的昏迷中醒來了……他腦子一片混沌,睜開眼,一個美麗的女人站在他面前。女人說她是醫生,要幫助湯瑪斯恢復失去的記憶;女人說湯瑪斯的腦部病變,是醫學界最想拆解的案例。

美麗的女醫生給了湯瑪斯一面鏡子,看到自己,他嚇呆了……鏡中這個老頭是誰?我不是才37歲?女人說:現在是2001年,你已經70多歲了……

怎麼可能?30多年的歲月就這麼平白消失?……

在女醫生一步步引導下,湯瑪斯一點一滴想起了過去──他小時候曾虐殺過鄰居的狗;他曾經參加過越戰,殺人如草芥;他曾經姦殺一位無辜女子;他是好萊塢史上最駭人的殺人集團成員之一……



本作為皇冠出版社將於五月份出版的島田莊司傑作選第二十七冊,今年出版的《伊甸的命題》與
《羽衣傳說的回憶》都是頁數相當輕薄、可能令大家感到有些不習慣(XD)的作品。本作為兩個十萬字中篇故事所組成的合輯,表題作<伊甸的命題>是以懸疑小說形式討論複製人的有趣小說;而另一篇<Helter Skelter>(瘋狂滑梯)則大有來頭,乃島田莊司發表論文<21世紀本格宣言>後,本人特地寫作的示範作品。而島田在這之後的作品,也大多與這個類型有高度的關連性。但這兩篇作品,可能帶給讀者「不太島田」的感覺,反而因為強烈的短篇逆轉性,而更接近於近來讓大家印象深刻的傑佛瑞.迪佛兩部經典短篇傑作《黑色禮物》《驚奇劇場》


本書兩篇作品都相當有意思,所謂伊甸的命題,就是在探討以男性細胞核來創造的複製人類,有沒有可能持有卵巢這種器官?本故事中藉由男女主角撒迦利亞、諦雅這些「亞斯伯格症候群」患者所居住的亞斯兒伊甸教育複合中心學院,比喻傳說中的樂土伊甸園,並回歸、探討《聖經》傳說的原點。「伊甸園」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三角洲地區,而人類的始祖亞當與夏娃,吃了禁果後被上帝趕出樂園的故事,是人人皆知的。然而,如果換以科學的角度檢視,不論「上帝」為何人,「用男性的一根肋骨創造出女性」是可能的嗎?
島田莊司以「男性的乳腺細胞能否製作出女性複製人」進一步到「男性細胞是否能創造出女性內臟」的論點,透過簡單的描述講解了如此有趣的論題之可能性。


再來,就是繼續質疑。《聖經》中,亞當與夏娃是第一、第二個人類,但他們的孩子該隱,在殺害弟弟而被上帝放逐後,為什麼能在伊甸之東挪得之地找到妻子結婚呢?那裏的人類又是哪來的?而讓亞當夏娃吃下禁果,走出伊甸園,創立人類文明的蛇,是該被詛咒的嗎?牠們該是耀眼近代文明的最大功臣吧!從其他的角度去觀看舊約聖經故事,提出質疑,是<伊甸的命題>極為有趣之處。相較於這個短篇中容易讓讀者瞧破的逆轉式劇情,在雜學、科學上的論述,是讓本作提升全篇魅力之處。


「21世紀本格示範作」<Helter Skelter>則無愧這個名號,透過美女醫師、失憶患者的對話,引導患者失去的記憶,並逐步揭發驚人的事實,以及雙重逆轉的真相。本篇故事絕對容易令人聯想起
《魔神的遊戲》、《螺絲人》、《利比達寓言》等作品,島田在本作中使用的「Helter Skelter」與《螺絲人》中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同樣為披頭四的名曲,運用音樂元素製造記憶、腦科學上的效果,是很獨特的設定。就這個角度,或許可將《螺絲人》視為「21世紀本格」目前的巔峰實踐,有幸的是我們也能早有機會閱讀。


然而,作為示範的<Helter Skelter>也同樣具備這樣「非讀不可」的魅力,我們可以先看看以下的精華學識理論介紹:

「左腦是掌管語言的腦,右邊是掌管感情的腦。左腦管語言,右腦負責藝術性的啟發等等。通常負責右半邊身體的是左腦,負責左半邊身體的是右腦。而左撇子的人大腦並不會像身體一樣出現鏡像反射顛倒過來,讓右腦變為理性腦。當然這樣的人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是百分之七十的左撇子,仍然維持右邊的大腦重情感、左邊的大腦重理性之狀況。也就是說左撇子的人中有百分之七十比一般右撇子更容易感情用事。因為慣用的手一定會較為活化,而大腦又會受到身體能量的影響。」

「我從以前就推測,犯罪、攻擊、自殺這些反社會的行為中,都跟腦內的血清素這種化學物質有很深的關係。血清素是一種具有抑制冒險衝動作用的物質。原本男性血清素的分泌就只有女性的百分之五十二。而這些血清素的分泌在年輕時候也會比熟年期少。不只是人類,任何動物的血清素如果減少,都會增強牠們的攻擊行為。相反如果增加血清素,他們在攻擊行動以及針對不利刺激而採取攻擊行動的臨限點都會提高,這在許多實驗中已經證明了。

而我們都知道當一個人決定面臨危險時,血液或尿液中的腎上腺素分泌會增加,增加的量越多,就表示這個人面臨危險的程度越高。但是腎上腺素濃度低的人,攻擊性和破壞性反而比較高。所為腎上腺素,就像是一種對危險狀況的警報,當這個警報作響時,換句話說就是腎上腺素劇烈分泌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強烈地告訴這個人,要遠離危險和攻擊行動。所以這段期間這個人反而會採取迴避危險的行動。一旦警報不再響,也就是腎上腺素停止分泌,人反而會出現攻擊行為。

根據研究顯示,腎上腺素少的人,出現兇惡罪犯的機率反而多。另外血清素和犯罪、以及葡萄糖的關係,確實也非常重要。體內的葡萄糖一減少,正腎上腺素這種神經傳導物質就會增加,讓人變得比較活躍。當人空腹血糖值降低的時候,處理感情的大腦邊緣系統對於外部發生的事物就會呈現過敏反應,對某種人來說這種狀態就是引發反社會行動的導火線。

胰島素的分泌似乎與血清素很有關係。根據研究報告,反社會障礙者中有很多低血糖、低血清素的病例,所以說這可能是種胰島素分泌過剩的症狀。低血清素、高胰島素、低血糖,可以視為這樣一種連鎖,就像通往這些犯罪者腦中的三張卡片。控制血糖值得回饋機制,就好比穩定葡萄糖量的節溫器,犯罪者可能就是這個地方發生故障。」


透過這樣的解說與回顧,是不是令人聯想起去年由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
《腦科學先生》呢?本作的寫作時間點如此之早,但其欲宣揚的理論已是如此清楚明白。雖然仍舊不能完全肯定島田大師的「21世紀本格理論」,但透過這幾部中、長篇作品,或許讓我們也得知了部分方向,一種奠基於過去(腦的記憶與傳說、歷史)、現代(科學)、近未來(理論與理想)的新型態小說實踐。結合自古至今的時間軸,搭配推理小說的謎題與意外性,呈現的新風貌。而這樣的推理作品,或許現在還不多見,但已經有相似概念的影集戲劇的出現,代表這個理念不會是孤芳自賞的。


島田莊司在來台座談會上令我印象相當深刻的一句話,便是在寫作完一部作品後就會全盤遺忘它,不想被過去的概念、想法束縛,每一次都要重新開始。這是種困難的自我挑戰,而島田莊司又是位致力開發新的小說、研究領域之學者,在早早攀上巔峰、協助創立新本格後,選擇不重複擁抱相同的題材,寫作相同路線的小說,而是不斷研究與探討新的理論與概念。這樣的精神,或許注定他永遠不會成為當今的「暢銷作家」,難以吸引「大眾好讀小說的愛好者」。然而一路閱讀他的作品來,他那股始終選擇爬向新領域的孤獨山巔上的勇氣與毅力,也實在是令人拜服的了。也難怪,在期待重新看到他《奇想、天慟》
這類經典作品的老讀者之外,也永遠會有一批死忠跟隨著島田身影的「島田戰隊」成員。


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會如此喜愛島田莊司,除了那些奇想感動蒼天的驚人本格詭計、為冤罪平反的不懈努力外,我想他這股始終如一的執著與堅持就是一個感動我的重要原因。另一點,也在於我雖然有耐心,卻也不是個善於將書中雜學全盤接收的讀者,我也會有很懶惰想略過作者說教的時刻。但無論閱讀島田莊司的多少部作品,無論他的書有多厚重倒讓人吃不消,他所感興趣與樂意講授的雜學知識,一直都讓我是相當喜歡、忍不住專心閱讀下去的。這無關「愚粉」什麼的,該說是「電波」就是合!當一位作者想講的東西總是你想看到的、感興趣的,而知道後又能感覺滿足的,怎麼能不癡心地愛上他呢?拿<Helter Skelter>來說吧,竟然能在簡單的兩人對話中帶出李小龍、美國史上著名殺人魔查爾斯.曼森這些大有搞頭的人物、與連續兩次逆轉的意外性,除了不得不再次為島田莊司的奇想喝采外,也為他理念實踐成為一篇優秀的短篇小說而感到由衷的開心。


島田莊司不是位在小說技巧與可讀性上鑽研的作家,而是一個邁向新時代的開拓者、學者與探險家,一個在未來也不會被遺忘的名字。但他不被人所遺忘的原因,也不會僅在於那幾本本格傑作,而是那持續進化、探索顛峰的島田流學說。


PS:感謝皇冠文化倩聿小姐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