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亞哥.羅倫佐《摩丑世代》

(評分:8.0)

 

原名: Santiago Lorenzo《Los asquerosos》(2018)

 

(本文為采實文化合作之書評,經關鍵評論網審核後專欄刊登。很開心順利刊登書評,在此感謝采實文化的邀稿合作!也歡迎想要做小說/社會議題/犯罪學相關書評宣傳的各家出版社朋友來找我合作喲!^0^)

 

【西班牙暢銷150,000冊,2018年度話題之書】

一本有點瘋狂的厭世逃生小說!

寫給在複雜人際關係中流離失所的人們

和簡單生活失去連結的世代:

明明維持生活可以很單純,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

 

~一個不想獲救的「魯濱遜」,重新實驗現代《湖濱散記》~

 

西班牙導演聖地亞哥・羅倫佐,拿下西班牙電影最高殊榮哥雅獎後,

厭倦了名聲帶來的浮華和紛擾,決定搬到一個只有七個人的小鎮,

過著每日砍柴、喝咖啡及做模型的日子,背離電影界的繁忙勞碌,

他在小鎮裡意外找到他所追求的快樂,並寫下《摩丑世代》這個故事。

這是一個充滿「摩丑族」的時代。

摩丑族,家中塞滿3C產品,一天到晚確認手機,害怕寂靜、害怕陷入只有自己的情境,

老是將一天填滿,渴望更多朋友和更多人愛,說服自己正過著快樂的生活。

對摩丑族來說,孤獨是他們亟欲擺脫的事。

本書主角馬努爾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剛出社會的他為了維持生計,將時間、身心靈全部投注於工作,幾乎無心思考其他事。他渴望與人產生連結,卻發覺難以融入任何群體。馬努爾就這樣於人世間遊蕩,不停尋求寄託。

直到某天,他的人生起了重大變化。馬努爾在一場遊行中被誤認為示威者,情急之下,他用螺絲起子不小心刺傷了警察。因為擔心被抓去關,馬努爾連夜開車逃亡。最後抵達一個叫「薩撒烏里耶」的無人小鎮,他決定先在這裡避風頭。

為了在無人之地存活下來,馬努爾開始研究如何用木材生火,如何在沒有燈光的黑夜裡自由行走,如何在沒有電的荒地中生出電來。第一次,他發現路旁不知名樹上長的東西,原來是李子,他體會到採果子果腹的滋味;第一次,他發現就算很久沒洗澡、沒用沐浴乳,身體其實也不會發出什麼臭味;第一次,他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卻真正擁有了時間,他散步、他種南瓜、他給自己設計數獨題目,他很「忙」,卻不倦怠。

匱乏的小鎮,竟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富足。

在薩撒烏里耶,他失去世界,然後找到自己。

只是,平靜喜樂的日子沒持續多久,隔壁竟然搬來了一戶「摩丑族」!

這些摩丑族帶來噪音、垃圾和一整晚燈火通明,更慘的是,給馬努爾帶來暴露行蹤的恐懼。

當馬努爾想融入社會時,這個社會拒絕了他;

結果當他一個人活出了簡單與快樂時,這個世界又不讓他一個人了。

馬努爾該離開薩撒烏里耶,再次逃跑到另一個無人之地嗎?

在這個摩丑世代,想要過得自由自在,最終難道只能「離群索居」?

 

我的采實文化《摩丑世代》關鍵評論網刊登紀錄

標題:他被逼遁世,卻意外當上最快樂的「西班牙陶淵明」

作者:喬齊安(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日本文化的深度觀察。)

 

  人生如果達到了某種境界,自然會認為無論什麼地方都可以安身。

  ──亨利.戴維.梭羅《湖濱散記》(1854)

 

2020年的全球非常混亂,新冠肺炎造成全球百萬人死亡、經濟停滯的失業潮,而美國在五月發生的「佛洛伊德事件」,更引爆了再一次的「Black Lives Matter」(BLM)抗爭運動,成為美國本世紀最嚴重的國內衝突事件。事實上,這類警察執法過當所引發的悲劇,以及因應而生的對立抗議,並不侷限在美利堅國土。

 

法國、德國、英國、瑞士、西班牙、比利時、奧地利、波蘭……歐洲多國的大城市受到BLM的影響,也在六月起發動多場示威遊行、警民衝突,抗議警察針對非裔、阿拉伯裔族群過度執法的行為,期望獲得改善。舉例來說,根據統計,法國警方在路上攔檢有色民族的比例便遠遠多於白人。各國歷史民情造就社運內涵的差異,但公權力與人民自由、隱私牴觸而衝突,卻是共同出現的現象。

 

桃園檢警因今年第一線「違法搜索」爭議頻傳而推動專案處理;香港自去年起接連的反送中、反國安法接連動盪後,港警已被視為中國的國家機器;美國因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信奉「破窗效應」,在20世紀90年代推行「零容忍」的嚴格取締政策雖然成功降低犯罪率,卻也確立警察擁有的龐大權力,轉化為以膚色、階級執法的濫觴而在現今受到批判。而在本作《摩丑世代》中所要談到的西班牙也不例外,作者聖地亞哥.羅倫佐提到:「2015年七月,一套新的法規早已上路,重新定義了公民和治安部隊之間的關係。」

 

這指的是2014年底無視人民遊街抗議,國會強行通過的「公共安全法」,以「傾家蕩產」的罰款與「漫長的」刑期遏止國民「侮辱警察」、「焚燒國旗」的行為。

 

這項與香港國安法有87%相似的法規,因何而訂立?在2012年到2016年間,西班牙是全球上街抗議次數最多的國家。除了人民不滿經濟低迷、政府無能,也與加泰隆尼亞地區和中央政府500年以來,貌合神離的背景脫不了關係。

 

2014年的第一次獨立公投,讓中央政府決心以法律制止國家分裂;在2017年的第二次公投後成立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便在國安法下以「叛亂罪」遭遇馬德里政府的強力鎮壓。當下不願配合的加泰隆尼亞地方警察,也在事後遭遇整頓、懲罰。

 

這樣嚴重對立的背景,也反映在足球界最激烈的國家德比──皇家馬德里與巴塞隆納的交戰氛圍、球迷心態上。

 

  馬努爾所犯下的暴行,根據情節輕重,依據新法條文有十五至二十年的訴訟時效。至於罰金,他這兩年來所積攢的那一丁點錢、他那輛廉價的破車,以及他這輩子到死前所賺的每一毛錢,全都會被拿走。而這一切,就因為他自衛的緣故。

  ──《摩丑世代》

 

在新法讓警察成為「武裝法官」後,羅倫佐指出濫用權力成為西國的日常。在今(2020)年新冠疫情延燒時,歐洲各國均對封城防疫下足功夫,卻也在9月份因西警對14歲未戴口罩少年的壓頸暴力,而登上國際媒體版面。冠以防疫大義後,讓警民衝突的議題更形複雜。

 

(因轉載篇幅有限,剩下的一半多內容就再麻煩大家進入關鍵評論網的專欄連結點閱觀賞了,非常感謝!)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