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

 

(評分:8.5)

第46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入圍作!

熱賣突破55萬冊!AMAZON書店讀者4顆星絕讚好評!

 

原名:《ある閉ざされた雪の山荘で》(1992)

 

一座舞台,七位演員,

在這個被大雪封閉的山莊裡,

上演的究竟是死亡的遊戲,還是人性的陷阱?

 

通過劇團甄試的七名男女齊聚在一棟高原上的民宿,他們將在這裡排練新的舞台劇。但七個人抵達之後才知道,他們要排練的竟然是一齣沒有劇本的推理劇,而且本來應該帶領大家排戲的導演也不會出現。

 

舞台劇的內容,就是整棟山莊被一場大雪封閉,而山莊內發生了連續殺人案。他們必須假想自己被困在山莊裡,與外界斷絕聯繫,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對外聯絡,也不可以離開。

為了爭取演出的機會,七個人都卯足了勁,但當他們發現,演員果真一個接著一個消失,他們不禁開始懷疑,這真的只是排練而已嗎?

 

確實沒有想到,過去林白出版的《雪地殺機》皇冠會以重新翻譯、改回原文書名的方式再度出版與讀者們見面。由於在閱讀生涯早期就接觸到了這個詭計,故當年我就相當喜愛本作。我在同樣皇冠之前推出的《假面山莊殺人事件》(1990)中有提到過,東野圭吾本人對於自己這個詭計構想是相當有自信,因此在前作未受到矚目後,還是選擇在兩年後藉著講談社小說系列創刊十週年紀念特別企畫的機會,在截稿只剩一個月的恐怖狀況中火速完成本作。雖說與這個IDEA本來就存在於腦海中有關,然而《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全書表現確實絲毫不顯急就章與草率點,完成度極高,可以充分體會到東野圭吾已然堪稱爐火純青的創作實力。堪稱以製造意外性著稱的他,筆下最精妙的「三重結構」作品!

 

 1992年東野圭吾連續在兩本作品上得到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入圍的肯定,分別就是本作與原名《交通警察之夜》的《天使之耳》。但依照他仍沒有普遍受到文壇肯定的「一刷作家」現況而言,兩本作品也都沒有意外地落選,甚至他自己也一點都不失望,對「陪榜」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在長篇部門敗給了高村薰的話題大作《追殺李維拉》;《天使之耳》中的<天使之耳>、<鏡中>連續兩年入選短篇部門,但都是「得獎作從缺」的命運。然而,確實讀者們可以在閱讀中體會到本作的魅力,是不會因為沒有得獎而蒙上塵霧的。

 

東鄉陣平的信:因為我不想接受你們的提問,所以不打電話,而是用寫信的方式聯絡。那天在試鏡後曾經告訴各位,這次作品的劇本還沒有完成,目前已經決定是一齣推理劇,舞台設定,角色和大致的故事架構都已完成,細節將由你們負責創作。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劇本作家、導演,當然還是演員。

※除了不得向外人透露,也不可以告知其他劇團團員和工作人員,不接受任何有關內容的提問。無論基於任何理由,沒有準時集合者或是缺席者,將取消參加資格,也同時取消試鏡合格的資格。

 

總共四男三女的七位舞台劇團演員,在通過嚴苛名導演東鄉老師的測試後,收到了一封奇妙的信,一起來到了乘鞍高原(位於長野縣與岐阜縣交界的高原地帶,海拔約1200~3000公尺,風景美麗)的一棟民宿間共同度過三天的「排演」。背景設定是被大雪所封閉的山莊,將演出發生殺人事件的推理劇。前所未見的這場排演集訓,有人收到通知後就會被「殺死」,暫時退出舞台上。而其他的成員要依照著現場留下紙條的指示繼續演下去。然而整起事件有這樣的單純嗎?

 

不光是讓我們進入角色而已,這個指示是要求我們自己創造角色。

 

故事以第三人稱敘事法來進行故事,但中間會固定穿插主角「久我和幸的獨白」段落。由於只有他本身來自其他劇團,並非東鄉的直系弟子,故與其他六人還是比較生疏、有些距離的。他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五官長得有點像混血兒,身材也很好,如果再高五公分就一百分了。但也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的有魅力男人。而透過他的獨白,則將其他六人的樣貌性格介紹給讀者,分別是每個劇團都會有的那種優等生領導者,雖然在表演上沒有太大的實力,但頗具領導能力的雨宮京介和笠原溫子。而本多雄一乍看之下很粗獷,不拘小節,在表演方面卻很有實力。中西貴子胸部雄偉,具有美貌也有才華,但有點胸大無腦。至於元村由梨江,表演天分在七人中墊底,卻是富有博愛精神的超美麗大小姐,也是久我打算好好追求的對象。田所義雄也喜歡由梨江,對久我一直很不客氣、態度高傲。

 

《假面山莊殺人事件》中雖然公平性是有問題的不太令人服氣,但不得不說東野圭吾還是順利讓我感到有吃驚的感覺。相較於該作的明顯缺陷,《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無疑在各個層面都有更上一層樓的水準表現。尤其是運用視角轉換所製造出的謎題與真相,絕對在揭曉一刻讓人驚喜,並讚嘆這才是作到推理小說不靠著說謊就能夠欺騙讀者的精采意外性。本作中也可以看到累積了經驗,早年在各種本格推理常見題材中不斷進行嘗試、挑戰的東野,於「暴風雨山莊」此命題的深刻研究與解讀。

 

兇手用限時信送來了那封指示信。現在開始排練,你們是劇中人,無法和外界聯絡,在這種狀態下塑造角色──看起來很像是東鄉老師想出來的指示,其實應該是兇手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計謀。兇手殺人後,把屍體藏在古井中,然後留下了指示信,說笠原小姐在遊戲室中遭人殺害。其他人看了那張紙,也不會感到驚訝或驚慌,覺得這場戲終於開演了,誰都沒有對殺人這種狀況感到意外。書架上的那幾本推理小說讓我們對這種狀況有了心理準備。

 

只要無法明確這到底是推理遊戲,還是真實發生的事件,我們就不會去問東鄉老師,也不會報警。限時信送來的指示中最後那句話發揮了重大的效果。一旦打電話或是和外界的人接觸,立刻取消我們通過試鏡的資格。兇手巧妙地利用了我們這些演員的心理。

 

 「因為天候或殺人犯刻意行之而被迫形成」的暴風雨山莊已經成為本格推理中太過常見的設定,作家寫到沒有梗、讀者也看得膩了。本作中東野構思出很有趣的點子,七位男女完全是出於自願、自投羅網地讓自己被囚禁在「窗外晴空萬里,和他們東鄉老師給他們的設定完全相反。」的暴風雪山莊。演員的身分限制讓他們無法逃脫出兇手的魔掌。奇怪的指示規定是偽造的還是真有其事呢?東野在《大概是最後的招呼》散文集中對於本作的解說有提到,這是他當時迷上舞台劇、音樂劇後的自信創意!

 

久我和幸:「東鄉導演向來獨斷專行,凡事都由他一手掌控,這也成為他的優點,但如今他居然淪落到要求演員協助他想點子,我看他真的快完蛋了。這種獨斷獨行的奇招只會讓我覺得他那顆漸漸枯萎的才華之樹在做最後的掙扎,而且,這種老掉牙的設定是怎麼回事?他指望我們在這種被用爛的狀況設定下,想出什麼好點子?」

 

東野也很認真地探討了為甚麼要製造出暴風雨山莊?順利完成殺人後的事後處理呢?兇手能逃去哪裡?彼此都認識後被指認該怎麼辦?這些相關問題,考慮得相當完整。再附加上了出場角色全部都是「演員」的設定,他們的各種反應都可能是裝出來的、演出來的,又該如何判斷孰為假為真?有效地增加了讀者推理起來的難度,確實令我很激賞,這種不偷雞取巧,扎實的謎題布局方式。

 

而山莊中刻意放上了五本不同的經典推理小說,各自有七本數量,是提供給他們閱讀、參考、激發創意的工具。這也讓七人可以進行對於整起事件的推理討論,既是讓他們感覺安心的道具,也是作者東野本人嘗試提供給讀者的某種線索與示威。「阿嘉莎‧克莉絲蒂《一個都不留》、范‧達因《格林家殺人事件》、艾勒里‧昆恩《Y的悲劇》這些密閉空間的連續殺人事件,我可是能夠超越他們的!」現在來看確實很有意思。當然透過關於范‧達因《金絲雀殺人事件》這樣的筆下人物對話:「偵探從犯罪手法判斷,兇手的性格細膩而大膽,所以靠玩撲克牌,洞察每個人性格的作戰方式找到了兇手。靠撲克牌來判斷性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無疑也帶給推理迷讀者們無窮的閱讀樂趣。看推理小說作家們在作品中討論其他經典推理小說,總是相當好玩的!(二階堂啊,令人懷念。)

 

另外一點,對於出道多年來始終無法成為暢銷作家的怨氣,東野很常透過作品來抒發。包含《X笑小說》的諷刺錄大家都很熟悉了,但在《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也可以看到,明明是要提出個超越諾克斯「十誡」的「新十誡」話題。卻最先強調了「無法進行人物描寫的作家不許寫名偵探。因為經常見到某些角色沒有個性,也缺乏魅力,卻被封為名偵探。作者缺乏描寫能力,只用文字敘述這個男人頭腦清楚,博學多才,行動力超強,而且,作者還煞有其事,特別為偵探取了一個聽起來威震八方的名字。」這不免讓我很想笑著問「喂你到底想婊哪些人XD」早期常可以看到東野懷才不遇的各種黑特文,有時也覺得如果他把這些精力更集中在專注創作上,或許能夠更早就獲得口碑與市場的成功吧。

 

 「那是我從小的夢想。我父親喜歡戲劇和音樂劇,經常帶我一起去觀賞。久而久之,我也希望自己有機會站在華麗的舞台上。」

她雙眼發亮地回答。這種情況並不罕見,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想要當演員,通常都是這種模式。

「不過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也有很多要學習。我今年打算去倫敦和百老匯,不光是觀賞表演而已,而是想要認真學習表演藝術。」

口氣還真大。有錢人果然和我們想的不一樣。

 

雖說不至於落入綾辻行人筆下人物「符號化」的境況,但確實東野早年的人物描寫也正如他所批評的一樣,存在著一定的缺陷、簡化。這在本作也可以發現得到,那種若不刻意筆記,很難將出場人物特色記得清楚的普遍問題。但對於主角久我和幸的描寫我想還是成功的,像《綁架遊戲》中的佐久間駿介、《宿命》中的瓜生晃彥一樣,一直以來我還滿喜歡東野筆下的那種不擇手段,冷漠且有心機的帥哥、惡女,很有致命吸引力。看看明明想追求千金由梨江,與她開心對話時內心的想法卻還是陰暗深沉的毒舌久我,帶給讀者的感受、印象無疑也更為強烈。

 

最後,特別筆記一句書中的描述。來自於中西貴子對久我的評價、遐想:「舞蹈考試的時候,他太有品味了,又很性感。看到他的表演,我的子宮都忍不住不停地收縮。」嗯,看了這麼多雜七雜八的書,還真是很罕見看到這種描寫方式…忍不住也另外問了女性友人們,果然也都對這種特異的「反應」感到錯愕…XD 翻了翻舊版《雪地殺機》,當時的翻譯是寫「讓我的小腹都情不自禁地抽痛了。」…所以看來果然是原文的問題…東野桑你這句話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啊!?理解困難www!@#%$&

 

欲購買本書請點此進入網路書店連結

 

PS:感謝皇冠文化佳琪小姐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