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麗絲汀˙霍布羅克《沒有別人,只要我們》  

 

(評分:7.0)

 

原名:Kristin Halbrook《Nobody But Us》(2013)

 

 「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我還是要愛你。」——陳綺貞

 

我端詳著手機上的臉孔。疲憊的眼,腫脹的唇,太陽穴上新出現的暗沉膚色。我閉眼不願再看。那就是威爾看到的我。當我的臉上毫無遮掩,沒有彩妝,他就會看到這樣的我。這無所謂。當他望著我,他眼中的我就是那個模樣。

 

「我看起來好慘。」

 

車子猛然轉彎,我整個人往右邊滑,安全帶頓時繃緊。輪胎輾過碎石子,他粗暴地踩下煞車。我擔心自己是不是惹他生氣了,只見他下了車,轟然摔上車門,繞過來,打開我這一側的車門。他解開我的安全帶,拖我下車。

 

「妳、很、美。」他強壯的手臂緊緊箍著我。甚至,有一股豁出一切的氣勢。「妳只可以說自己很美,懂嗎?這個──」他碰觸我的嘴唇、我的眼睛。「這些會消退,妳的心會癒合,妳永遠不必再煩惱怎麼掩蓋傷痕。妳明白了嗎?」

 

在他熾烈的目光下,淚水湧上我的眼眶。我不想讓他看到,便將頭靠在他的心口,依偎著他柔軟的上衣。

 

「妳這麼美好。以後不會再有人傷害妳。」

 

這一年,她十五歲,他十八歲。

 

轉學那天,威爾對柔依一見鍾情。在他眼裡,她聰明、美好,脆弱得需要一個人保護。

 

而他不過是輾轉無數個寄養家庭的棄兒,像「變身怪醫」一樣身體裡有個易怒的威爾。他自己就是個麻煩。

 

當威爾發現,柔依只有一個爸爸,酗酒之後就只會狠狠地揍她,他只想帶心愛的女孩遠走高飛,飛去一個沒有人能傷害他們兩個人的地方。

 

可是。

如果再晚幾個月相愛,也許他們就不會被全世界通緝了。

如果威爾能控制他身體裡的憤怒,就不會惹來警察的注意了。

當全世界都在追你,有時候似乎怎麼跑都不夠快。

 

而柔依無法回頭。她不能回到那個家,也沒辦法離開會像他父親一樣失控的威爾。他們只能一直往前走,直到公路的盡頭,直到世界決定安排给他們的終點。

 

我好愛她的味道。

甜中透出淡淡的酸。

散發出生命力與暖意。

 

《沒有別人,只要我們》是木馬文化的「半熟青春」書系最新出版作品,這個書系中有著「池袋西口公園」、《不死煉金術師》等暢銷名著,主要瞄準的讀者群就是青年、青少年類型讀者。當然許多作品並不限於年輕人來看,依舊是能夠帶給成年人樂趣與收穫。相較下,本作《沒有別人,只要我們》確實還是時下流行的「YA」小說,節奏輕快、人物簡單、劇情直白,不會花費讀者太多的腦力,就能夠體驗到一個故事的閱讀魅力。

 

 威爾:「我不知道自己出生的時間,得查出生證明書才曉得。今天我只被團體之家告誡不準帶走不屬於我的物品,此外就是團體之家其他成員異口同聲的一句「祝你好運」。也許從今以後,我的生日會漸入佳境。」

 

《沒有別人,只要我們》的架構十分簡單,就是一對男女主角在私奔生活中的遭遇與對話。作者刻意輪流以柔伊、威爾來擔綱第一人稱視點敘事,則為略嫌平淡的逃亡故事本身增添了一些閱讀樂趣。面對同一件事情,柔伊、威爾心裡擁有不同的想法、也有些是心靈相通般地共鳴。又或者在柔伊私下做出算是「背叛」威爾的行為時,在威爾的思緒中是困惑的、但柔伊的思緒中是充滿罪惡感的;這樣讀來顯得有意思得多,小說也顯現出更高的完成度。

 

我可以在這裡站到天荒地老。

在這裡?在這間「哇,好氣派」的汽車旅館房間?這就是重點。在哪裡都無所謂。

 

就題材來說,本作的選擇算是老梗中的老梗。18歲的威爾與15歲的柔伊都是自小就家庭破碎,各自受到不同程度虐待的不幸青少年。他們在學校中認識,逐漸被彼此吸引,最後體會愛情。為了保護柔伊不被父親欺侮,威爾不惜在成年得以離開孤兒院(團體之家)後就帶著積蓄、偷來的金錢開著二手破車載著女友私奔。卻在當晚被柔伊老爸發現,只能敲破他的頭後落跑,為這趟旅程在一開始就埋下了不安的因子…

 

威爾最早住在內華達州,接著在加州待過一段時間。後來,他的外婆查到他的下落,帶他到科羅拉多州一塊住。那段日子最痛苦。她喜歡在任何會移動的東西上面摁熄香菸。包括貓、電視螢幕、威爾。她過世後,一個舅舅帶威爾到內布拉斯加州,他舅舅晚上都鎖上屋子,不給他進屋,只為了鍛鍊他成為男子漢。因為,如果你十歲就能打跑郊狼,你就是男子漢。

 

歷經悲慘童年,鍛鍊出強壯身手、心靈的威爾知道自己頭腦不好不會念書,無比珍惜讓他一見鍾情、楚楚可憐、聰明溫婉的小女友柔伊,在她身上他第一次學習到什麼叫做愛,願意為了對方付出一切,只為讓她快樂開心。想建立一個家庭,與她廝守一輩子。

 

他的碰觸令我喘不過氣,燥熱衝上我的脖子,直奔我的臉頰。從來沒有人這樣碰我,只堅定不疑地碰觸我卻不願意傷害我。威爾連續兩次這樣碰觸我。我渴求他的堅定不移。

 

同樣地,柔伊自小與母親一起就不斷遭受父親家暴,真心好友的家人也不願真正去幫助她,對柔伊來說威爾讓她有生以來首度明白,原來男人的觸碰、行為,是可以讓自己如此地依戀與信賴。因此她也願意毅然跟隨威爾,一同奔往屬於他們的理想國,追求幸福。

 

以前,不僅僅是可怕的事,連不太可怕的事也落到我們頭上,但現在我們要駕馭那種事。我們要當家做主,開創未來,嘻耍歡笑,忘記怎樣吸進空氣,只因為我們忙著沉浸在美麗、無限的可能性及彼此之中。這是生命。我們找到生命了。

 

對於世事青澀懵懂、卻也已經看過太多無奈與哀傷的兩人而言,出發前就弄傷父親導致被警方追捕,或許就是一個錯誤的開始。他們不斷前進、逃離各個追捕的對象。過去時間有限只能短暫地約會,現在卻能無時無刻都與對方在一起。每一刻時光都很甜蜜,遠大的幸福彷彿近在眼前,伴隨著兩人心境的描寫,讀者也為這對命運多舛的小情侶感到欣慰,淡淡感動湧上心頭。

 

威爾:我在牧場打工,他們用有刺的鐵絲網柵欄防止動物脫逃。所以我弄了刺青。我以為這樣可以阻擋我的獸性跑出去。

 

然而,看似洋溢希望的旅程,卻是越走越步向陰暗、甚至破滅的狹角。或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又或者錯誤的開始是沒有辦法步向正軌的。說一個謊需要靠說更多的謊來圓,做錯一件事不馬上改正就會做錯更多的事情。小惡慢慢累積成為大罪,意外所造成的悲劇怎是這對青少年所能想像到的?警察系統的追捕能力也不是他們能夠輕忽放心的,一再選擇轉身逃跑的下場是否只能踏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總有那麼一個地方可以供不是蓄意犯錯的人落腳、生活,重拾平安。一個不會拆散他們、傷害他們朋友的地方。幸福不可能只是一則神話。

 

我現在對你的愛更加茁壯。那種會讓我想選擇正途的茁壯。你使我需要作正確的事。我們現在的愛,在我們犯罪的時候成長──這樣會毀掉我們的。

 

在這一趟「愛的大逃亡」之中,讀者跟著嘗遍了這對悲戀情人的酸甜苦辣。為他們之間年輕卻堅定不移的愛情付出感動,甜蜜得含在口腔中不忍草率下嚥、也苦澀地深入心扉。即便主軸設定上是不新奇的,卻還是能夠打動讀者的心靈,感同身受兩位主角的遭遇與心境,看著柔伊那樣面對殘酷命運的控訴與拚命抗鬥,以十五歲的稚齡所領悟的理念「女性應該一起堅強。強大如鋼,歡悅如隨著風兒叮噹起舞的風鈴。」再再令讀者滿懷思緒、心疼心碎。

 

人家說女人選擇的男人,都跟老爸一個樣。對不對?女性天生的心理傾向,就是找個會酗酒、不忠、遺棄妳的男人,大致如此。以前我一直覺得心理學太詭異。

 

在主線逃亡劇情以外,克麗絲汀.霍布羅克還是另外規劃完成了幾條分支伏筆,其中最令我欣賞的還是開頭簡單帶過的柔伊母親之死,原來另有玄機。真相揭曉之時不僅更令讀者傷感人生無常,也為柔伊能夠踩下剎車嘗試重回正軌的「超齡成熟」心理狀態更提升了說服力。為全書帶來畫龍點睛之效。

 

我們凡事都共進退。沒有你的爛攤子或我的爛攤子。只有我們。我們做的每件事,我們兩人都有份。我們共同度過這場難關。每個錯誤。每個意外。

 

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談過戀愛,沉浸於愛河過的讀者群們肯定對於愛都有著分享不完的浪漫心情、有著屬於彼此滿溢幸福的情詩想賦。這些心境都可以透過本作中的甜蜜描述同步再次感動。而在願意為彼此犧牲的真愛之外,故事亦能透過面臨深層絕望,卻仍然勇敢生存下去,為了生命、為了對方,所領悟的「堅強」真諦。帶給讀者們濃厚的溫暖,萌生與未來人生戰鬥到底的無限勇氣。這也恰恰是作者霍布羅克小姐嘗試想激勵讀者的用意。

 

她以淚濕的唇親吻我,綿綿密密的吻落在我身上,她成為我的一部分,融入我的一切,直到沒剩下半點威爾,只有這個因為她更變得更好的無名之物。

 

《沒有別人,只要我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在博客來上的歸類被歸到「英國文學」去(他們改版後真的分類很常出錯…),但包含作者西雅圖人克麗絲汀.霍布羅克在內,整個故事所發生的地點都是在美國本土之內,風土民情代表得皆為不折不扣的美式文化。雖然是處女作,但擁有很美麗的封面,並在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goodreads閱讀網站上都獲得了平均三點五顆星的評價,堪稱水準之作。

 

PS:感謝木馬文化黃小姐提供本次試讀機會!~~^_^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