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日本電影《蜜蜂與遠雷》

 

 

很日本電影、卻也很不日本電影。很商業,卻也不那麼地商業。在女主角榮傳亞夜(松岡茉優 飾)震撼無比的「普羅柯菲夫 C大調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演出的嘎然而止後,《蜜蜂與遠雷》便在芳江國際鋼琴大賽的得獎一覽表中畫下了句點,即便筆者每個月都會看六、七部以上的電影,但這種打從心靈被撼動到肉體瞬間起雞皮疙瘩的反應,卻好像許久沒出現了。這部作品好似還有許多話沒說,卻也不用再講下去,就讓觀眾沉浸在餘音繞樑的美好氛圍中,不願從這場聽覺的盛宴中太早清醒過來,卻又忍不住不斷地思考,導演與作家所想表達的意境

 

對日本小說界與電影圈的愛好者來說,《蜜蜂與遠雷》毫無疑問是必看的重點作品。早在1990年代出道、2008年國際書展訪台簽書會時展現迷人親和力的恩田陸,在日本文壇榮譽等身。由於創作風格特異,許多作品介於文學與類型之間、大量留白的風格評價兩極,也因此在台灣長達8年沒有再引進她的作品。然而這次史無前例、一次囊括娛樂小說指標「本屋大賞」冠軍與文學小說最高榮譽「直木賞」雙冠王的《蜜蜂與遠雷》,即使是較為冷僻的古典樂題材,也讓出版社無法忽視地出手引進,改編電影也成為台灣院線第一次上映的恩田陸作品電影。畢竟,這個頭銜實在是太過強大與耀眼了,實在讓讀者非常好奇是什麼樣水準的「神作」。

 

《蜜蜂與遠雷》的兩大主演

 

實際上,恩田陸從小就受到熱愛古典音樂的父親影響,不但有學琴、聽鋼琴演奏會,自己還數次參加過靜岡縣主辦,三年一度的濱松國際鋼琴大賽,成為作品中「芳江國際鋼琴大賽」的原型。這部作品花了恩田陸12年構思、7年連載與無數次的現場取材時間才完成,果然結合興趣、甚至志業的這部600頁傑作繳出非同凡響的成績,讓她攀上作家的頂峰。

 

這樣一部殿堂級大作,卻在出版後也被評論為「無法影視化」的小說。由於恩田陸在原文中精心設計、使用了許多比喻來描寫音樂家們演奏的特色,無論自然的場景、或者其他的藝術形式,這種多變的演出與影像畫面上所必須表現的「端正坐在鋼琴前演奏的鋼琴家」是有所矛盾的。電影戲劇或者音樂會,能夠輕鬆呈現出小說缺乏的「聽覺」效果,卻也會產生一個問題:再怎麼好聽的演奏會看起來就是人物行動畫面一致的演奏會,跟聽現場演奏差不了多少,反而限縮觀眾閱讀時的絢爛想像力。用演員的魅力與喜感來加強演奏會的感官效果,經典IP《交響情人夢》中可說已經發揮至極致了,而且人家還占了「多人演出交響樂團」這個巨大的優勢。相較下除了決賽之外,皆處於鋼琴家個人上台一一獨奏、影像畫面單調的《蜜蜂與遠雷》可該怎麼辦呢?

 

從波蘭學習電影歸國後一直沒有穩定工作,但在第一部執導作品《愚行錄》便一鳴驚人的石川慶,接下了這個任務。《愚行錄》就是一部被稱為無法影像化的小說,因為小說由多位第一人稱視角的獨白所組成。石川慶在訪談中說,「如果直接把這些獨白拍成影像,就變成純藝術片。」但有妻夫木聰、滿島光加持的演員陣容,注定這部片一定要走商業電影模式。而他歷經多番研讀原著後,與妻夫木聰討論,想出把原先不重要的「記者田中」角色升格為男主角,藉由主角一一訪談受訪人來呈現劇情。更厲害的是,在這個角色身上用影像暗藏了諸多玄機。電影原創的「對逼他讓座的人偽裝成跛腳」這一段心機,更為故事埋下驚人伏筆。

 

(電影評分:8.0):堪稱傑作,值得推薦,必有收穫

 

(剩下還有超過一半的介紹文章,就麻煩各位點入Pocket Japan 口袋日本的連結處閱讀了,再次感謝您的撥冗賞閱!)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