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日劇《高嶺之花》

 

石原聰美2018年夏季檔備受期待的新作《高嶺之花》,平均收視不僅慘敗給視為競爭對手的綾瀨遙《女強人小媽》,甚至在該季日劇統計中連前七名都排不進去。當代日劇女神X九零年代最強編劇大師野島伸司X水十黃金時段的王牌組合,卻繳出不及格的成績單,逼得石原在本劇的殺青宴上落淚「謝罪」!到底這部戲發生了什麼問題呢?

 

本劇主旨的「花道文化」是過往日劇很少深入探討的吸睛題材,就「選題」和為石原量身訂做的名門千金「造型」都無可挑剔。筆者認為收視與口碑不佳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幾點:一、男主角缺乏魅力;二、野島伸司野心龐大但表達藝術的方式抽象;三、全劇重要角色行事過於偏激狠絕的「有病」劇本該背的鍋,在此便就劇本部分做進一步的分析。

 

首先要說明的,是享有崇高地位的野島除了早期《101次求婚》的純愛三部曲之外,其實大部分作品都有濃厚的負面寫實氣息,毫不留情地揭露情場、校園與職場的黑暗面。而且他在2008年的《交換戀人》中也談論到「追求藝術」的人性掙扎,這些日劇迷熟悉的元素加以翻轉結合,便呈現在新作《高嶺之花》中──觀眾必須先有認知,出自野島之手的作品肯定不會是單純美好的「美女與野獸」童話。

 

第一點很單純,大膽採用的「野獸派」男主角峯田和伸演戲經驗不多、知名度不高,在劇中的「暖男」功能太過平凡單一,最殘酷的是其「低顏值」,讓水十固有的主力女性觀眾群難以買單、更別說是吸引新的觀眾加入。

 

第二點可先從故事的設定來了解,石原飾演的月島桃是出身花道名門的千金,不但外貌美麗還擁有身為花道家的獨特才能,看似完美無缺。然而她卻在婚禮當天遭受愛人逃婚的背叛,不幸罹患精神疾病。不但情緒不穩、喪失吃東西的味覺、也失去了生為花道家的自信。父親建議她尋找一個新的對象來做「復建」,治療完情傷後把對方拋棄,這份罪惡感能夠讓她重拾藝術家本色--野島希望從「崩潰的天才」這個角度切入,探討「藝術家」這個種族,企圖明確。

 

(全劇評分:7.5/整體普普但中間有些獨特亮點,真的有空時可去追)

 

(剩下還有一半的劇評文,就麻煩各位點入鍵盤大檸檬的專欄連結處閱讀了,再次感謝您的撥冗賞閱!)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