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村深月《鏡之孤城》

(評分:8.0)

2018本屋大賞第1名!

2017《國王的早午餐》節目年度書籍大賞!

打敗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榮獲《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17」小說部門第1名!

埼玉縣高校圖書館館員票選推薦書籍第1名!

第11屆神奈川縣學校圖書館員大賞!

2017熊本縣學校圖書館大賞!

2017啟文堂書店文藝書大賞!

 

原名:《かがみの孤城》(2017)

 

勇奪日本7大獎榮耀!狂銷突破55萬冊!

★辻村深月:為了正在垂頭喪氣的你,我寫下了這部作品!這本書不限於大人或小孩閱讀,感到無處容身的人、覺得沒有同伴的人,都適合讀這部作品。

★這本書寫給所有孩子和曾經是孩子的人!希望已經是大人的你,可以和14歲時的自己一起閱讀這部作品。

★欲罷不能只想一口氣讀完X無法預料的逆轉結局X即使知道結局也必須再讀一遍!

 

在這裡,你的眼淚會被收納,

你的煩惱會獲得理解。

在這裡,是世界僅存的安全之地。

在這裡,可以讓你的願望成真……

 

對國中生活充滿期待的「小心」安西心,才過了一個月就感到徹底絕望,因為她受到班上同學真田美織的欺負,但更讓她心寒的是,原本無話不說的好友小萌竟然也加入了排擠她的行列。

恐懼與不安緊緊糾纏著小心,只要一想到上學,她就渾身不對勁。小心開始足不出戶,將「心」封閉在自己的房間裡。

直到那一天,房間的大鏡子突然放射出七彩光芒,小心好奇地伸手一摸,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鏡子的彼端聳立著一座孤獨的城堡,小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一切是在作夢,此時一位戴著狼面具的女孩乍然現身:「安西心同學!恭喜妳被選為這座城堡的特別嘉賓!」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她會知道我的名字?」小心還來不及回神,城堡的鐵門便已緩緩地打開,裡面還有其他六名跟小心一樣的國中生。狼少女不疾不徐地向大家宣布:這裡藏著一把鑰匙,找出來的那個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

 

自2012年11月閱讀她首次被引進台灣的重要作品《使者》以來,感慨著我們推理迷總算是這位筆名與創作觀受新本格大師綾辻行人影響,而跟著「聞名已久」的辻村深月老師的小說「相遇」了。怎也沒想到,在此後的五年間她的作品也以爆炸性的速度接連引進,轉眼間加上榮獲本年度本屋大賞投票第一名的書店店員最愛作品的這本《鏡之孤城》,在台灣算起來也已經出版到數量驚人的第13套作品……遍佈皇冠、時報、春天、臺灣東販等多家出版社。而且相當和藹可親的辻村老師也將在今年9月15日第三度訪台,真的是對台灣讀者非常友善,希望這次的行程也能夠帶給她對台灣一個美好的回憶。

 

回顧辻村深月的作品,幾乎是以「學子」與「年輕的女性」為主角,探討著青春與人性的議題。她的作品幾乎都是比較溫暖與正向的基調,主人翁們往往會遇到巨大的困難,比如人際關係上的、社會適應上的……但克服後往往會對世界重新抱持著希望。過往她的寫作風格是較為平靜恬淡、不會刻意去灑狗血或強調刺激的高潮來吸引讀者,也因此早期的風格有被部分評論評為「平淡無趣」。自2004年獲得第31回梅菲斯特獎的《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出道以來,好幾年來她的「個性不足」、「主題不夠多元」,算是在作家之路上受到一些評判、比較吃虧的一部分。

 

然而,在她持續深化這一種特別擅長描繪學子與女人形象的特點同時,也不斷在嘗試新的改變以及獲得更多獎項肯定。2006年的第三部作品《冰凍鯨魚》起連續三次入圍講談社舉辦的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並在2011年以《使者》成功問鼎這個評鑑通俗小說的大獎。而一向自謙「不擅長想詭計」但卻熱愛著推理小說的辻村,2007年也以《我的料理量匙》了入圍第60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篇及短篇集部門),輸給了得獎的櫻庭一樹《赤朽葉家的傳說》;2011年也以〈芹葉大學的夢想與殺人〉(收錄於《沒有鑰匙的夢》)入圍第6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敗給了我超想看但目前繁體版還沒引進的作家──深水黎一郎的〈人間尊厳與八〇〇公尺〉。可說是長、短篇推理小說類型都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而辻村本人拍胸埔推薦的推理小說,《我的料理量匙》以小學生為主角的偵探與復仇事件設定十分有趣,令人聯想起麻耶雄嵩《神的遊戲》與道尾秀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這幾部經典之作,是我之後最期待能看到辻村的新引進作品了。

 

2010~2011年,是出道六年的辻村深月創作質量與產量上的高峰期,《使者》、《今日諸事大吉》、《請殺了我》、《水底祭典》每部作品都接連獲得山本周五郎獎、直木獎與山田風太郎獎這些大眾小說獎的入圍肯定,更在一改正向風格,轉走女性黑暗、絕望生活的五個短篇集結而成的《沒有鑰匙的夢》中一口氣擊敗原田舞葉《畫布下的樂園》、朝井遼《重生》等傑作勇奪2012年的第147屆直木賞。而《使者》也在2012年迅速完成電影化的上映、《沒有鑰匙的夢》則在2013年由WOWOW改編為五集的日劇播出,加上處女作《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早早被改編成漫畫,作品屢屢在不同文創領域獲得改編與肯定,辻村的聲勢可說是順利攀向了巔峰。

 

此後的辻村雖然放慢了出書的腳步,卻能發現她在創作題材上進行更深度的取材與積極的改造。2013年發表的《島與我們同在》洋溢晨間劇風格,描繪了瀨戶內海群島居民的「I-TURN」與「兄弟」特殊文化;2014年發表的《ハケンアニメ!》大長篇挑戰了三位女孩進入日本動畫界奮鬥的職人工作魅力;2016又是一部大長篇《東京會舘とわたし》,以丸之內的東京會館建築物為背景撰寫氣勢萬千、貫穿古今的時代人情小說;有趣的是也從這時開始辻村也開始成為本屋大賞的常客、書店店員們注意的重點作家。《島與我們同在》與《ハケンアニメ!》連續兩年得到第三名的優異成績(而且和第四名之間的分數差距都不小!)、另一本溫暖系,談家庭、親子議題的社會派作品《朝が来る》也在2016年的本屋大賞排到第五名。最終,歷經13年來不中斷努力的辻村小說登峰造極之作《鏡之孤城》,以誇張的大賞史上最高分(651.0)毫無懸念、鶴立雞群地勇奪2018年本屋大賞的冠軍!要在目前僅舉辦十五屆的本屋大賞中拿到第一名真正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辻村深月就此成為繼三浦紫苑、恩田陸以後,能夠同時拿到本屋大賞第一名與直木賞兩項大眾小說最高榮譽,也同樣能在台灣出版十幾部小說、家喻戶曉第三位文壇天后!

 

作為辻村深月最新誕生的生涯代表作,《鏡之孤城》可說是反璞歸真地重返她的出道作《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的原始設定,也是饒富推理迷趣味的構想:一群青年男女、一個不可思議又無法逃出的封閉空間。通常在推理小說中這都是100%連續殺人的發展前奏,但辻村可說是在2004年與2017年都賦予此設定另一種意義:「少年少女的獨立與成長」。國一的女主角小心,以彷彿《愛麗絲鏡中奇遇》的起頭一般,被吸入了自己房間中的鏡子內,進入富麗堂皇的西洋城堡。(辻村自己則是用《納尼亞傳奇》來做比喻)。一名頭戴野狼面具,自稱「狼小姐」的神祕小女孩,宣布包含小心在內的七位少年少女都是「迷途的小紅帽」,即日起至三月三十日為止,每天的上午九點至下午五點可以自由在城堡裡面生活,如果找到「許願房」的美夢成真鑰匙,就能夠打開許願房完成任何的願望。但如果每天過了五點還沒有回去自己的家裡,就會被野狼給吃掉──另外六人分別是穿著運動服的帥哥理音、活潑有禮貌的馬尾女孩小晶、聲音很像聲優的沉默眼鏡妹風歌、毒舌且有點自以為是的電動男政宗,長著榮恩式雀斑的安靜男昴、性格膽小又貪吃的矮胖男嬉野。表面上七人不知道為什麼狼小姐會選中自己,但其實他們已經默默地發現了彼此無法宣之於口的共同點:他們都是無法上學,被學校所排擠的拒學族!

 

小心顯得興趣缺缺。她明明已經跟媽媽說過自己吃不下那麼多,但媽媽每次還是盛一大碗飯給她。

這兩個人,希望我一直當個只肯吃煎餃皮的孩子。

──回到我無法去上學之前的樣子。

 

所謂的拒學族──原文「不登校児」已然在日本成為當代的社會問題。根據2016年的統計,全日本中小學生的「不登校児」已經多達20萬7600人,其中「完全不去上學」的孩子有13萬人以上、而出席日不到一半或者是缺課90天以上的長期拒學族有7萬2000人。而且拒學族在各年齡層都有人數不斷增加的現象。在這20年來小學生拒學族增加了2.5倍、國中生增加了2.3倍。今年公視大戲《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以犀利且沉重的手法描述父母對孩子們的強大控制慾,引起台灣一陣親子教養界限的討論熱潮──即便血濃於水,父母與孩子們依然無法相互理解。而《鏡之孤城》同樣針對這個議題,只是換以孩子們的角度看待無法體諒她們的父母、沒有辦法接受與了解她們內心虛無空洞,只希望她們「正常適應社會」的父母。這些在學校與家庭都找不到容身之處的小孩,也無法在學習和心靈上培養正常的成長過程,逐漸成為原地踏步、與世隔絕的「社會難民」……

 

媽媽帶小心去參觀的「中心」,叫做「心之教室」。

門口上的招牌寫著「育兒支援」四個字。

在成為「拒學族」以前,小心並不知道有這種專門給「拒學族」上學的地方。小學六年來,小心班上從未出過「拒學族」。雖然有些人偶爾就會「裝病」一、兩天,但都沒嚴重到要來這裡。

 

喔喔,原來「班上的邊緣人」會簡稱「班邊」啊……小心不斷反覆想著這件事,沒看任何人就走出教室。

 

針對日益嚴重的拒學族問題,日本政府、財團、善心人士也不斷在嘗試幫助她/他們。例如說成立クラスジャパン、「人之間」(ひとのま)。打造一個全年開放、人人都可以自由進出的空間,讓拒學族、繭居族或其他相對弱勢的族群可以平等共處、相互交流,並在輔導老師的協助下有進修、補學的機會。學校就是社會的縮影,充滿著價值觀與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人,衝突與友誼是相當赤裸直接的。而日韓各年齡階層的「學長學弟制」以至於更囂張無法根除的霸凌文化,往往製造出許多沉默的受害者。根據「不登校児」的統計,不想來上學的原因佔最高的是「沒有精神」有26.4%,接著是「不安與情緒的混亂」有25.1,接下來分別是「除了霸凌以外其他友誼上的各種問題」、「想出去玩耍與犯罪」和「成績不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看起來很籠統的「沒有精神」,實際上很可能裡面有不少被霸凌卻敢怒不敢言的受害者──就像《鏡之孤城》裡的女主角小心一樣,為什麼不說?很簡單,同學間沒有人敢站在弱勢的她這一邊以免自己跟著被欺負、說出來被言語霸凌的現象但大人們不當一回事覺得這只是孩子的吵架(因為沒有肉體上顯而易見的傷痕)、甚至於被強迫要回去適應學校,「這樣才能夠長大」。所以說了也沒用……只會變得越來越膽怯與沉默。而被排擠當然會沒精神上學,「沒有精神」短短數字可說是內含了無數的悲哀甚至血淚。

 

「妳真的沒聽到吧?真的吼?」面對嬉野天真的表情,小心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卻是皮笑肉不笑──她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想生氣就生氣啊!為什麼敢怒不敢言?只敢在心裡自怨自艾?

小心確實不懂,像小晶和理音這種正常人為何無法融入學校生活,但她知道嬉野無法上學的原因。

像這種滿腦子只想談戀愛、惹人厭的男生,在學校會被排擠也是無可厚非。

 

真田美織來我家──用語言表達,就只是這麼短短一句話。這讓小心感到心灰意冷。大人聽了,肯定會不當一回事。在他們眼裡,這只是孩子之間的爭執,來家裡又怎樣?應該沒有惡意吧,畢竟她們沒有破壞東西,也沒有傷害小心。

然而,對小心而言,卻不僅僅是這樣而已,而是生死關頭。還好門窗有上鎖,窗簾有拉上。那如果沒有呢?學校可沒有鎖和窗簾保護她,去學校等於是飛蛾撲火。在那裡,小心能保護自己嗎?

 

小心不清楚其他人各自有什麼樣的苦衷,但她知道,對他們而言,去學校就有如跳入刀山火海,又或是投身暴風雨或龍捲風一般,只會弄得自己遍體鱗傷。

 

對這些內心受到創傷的拒學族來說,正常地與同年齡、或者是長輩進行交際已經是很困難的事情。自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與奧姆真理教地下鐵毒氣事件過後,遭受「無法預測也無法躲藏」的巨大天災人禍襲擊的日本年輕人開始瀰漫著強烈的虛無主義,包含教育體制在內影響,一部分不願意面對麻煩的現實世界人際關係與職場倫理,而出現所謂的「寬鬆世代」與超越草食男的「佛系男」;甚至乾脆斬斷所有面對面交流,將精神寄託於虛擬世界之中,所產生近百萬人數的「繭居族」、「啃老族」。這種社會現象的年齡層往下紮根,自然而然就出現了拒學族──整個社會已經是這種憂鬱又負能量的氛圍,說難聽一點就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不能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於孩子們的身上!小心、小晶、理音、政宗、昴、風歌、嬉野七人各自背負不同的理由,也不是每個人都直接受到霸凌的困擾,但並不是叛逆少年少女的他們就是無法融入學校,那是生長環境所造就的性格上問題、是種根深蒂固難以說改就改的狀況。被排除在外的疏離感也很自然地讓他們「沒有精神」再踏進去。辻村深月很深入地以孩子們的角度去描寫這些「被排擠」的原因,走進去孩子們的世界。對大人們來說或許這些原因沒什麼大不了,但對孩子們來說可是足以翻天覆地的痛苦。其實從理音、風歌、嬉野等人的案例也可以看出辻村的善意提醒:父母的教養方式可能正是孩子在學校的痛苦來源,請務必用心傾聽他們的聲音,不能一昧把問題丟給學校老師或者是「心之教室」的導師們。從小心願意開口告訴媽媽不去上學的理由後,願意認真反省自己的媽媽為她所作出的努力也可見作者的價值觀。這也是本身就是家庭主婦的辻村育兒經驗的深刻體悟吧!她與湊佳苗可說都是將自身經歷與親子議題融合得淋漓盡致的主婦作家代表。

 

妳們不用原諒我。

因為,我也永遠不會原諒妳們。

小心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只知道過了很久很久,久到剝奪了她心中僅存的光明與溫暖,徹底拔除了她的正面與積極。

 

不可以說別人的壞話──媽媽總是這麼告訴小心。無論朋友多惹人厭,妳有多生氣,都不可以說他們的壞話。也因為這個原因,小心才一直不敢告訴媽媽這件事,生怕反被罵一頓。但是……

「媽媽,我……我非常討厭真田。」

媽媽聽了震驚不已。

「那並不是吵架……我跟她,並沒有吵架。」小心又說。

 

辻村深月在皇冠的赴日專訪上提到,「我自己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常有這種感覺,那就是學校應該要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才對啊,為什麼我這麼不快樂?我好奇怪。」結合了拒學族的社會現象後,她決定在這部小說中打造一個為青春期少年少女重新找回快樂與人際連結的場所──鏡之孤城。本作因為由國一的小心擔綱主角敘事,國一也不過是剛脫離了小學生的十三、十四歲,一個剛剛脫離「孩童」稱號,但和「大人」之間還有好大一段距離的徬徨青春期。所以辻村也刻意使用非常淺顯易懂、甚至是有一點「幼稚」的文字來描寫,初次讀來不太習慣這樣的輕盈,但讀著讀著就非常容易融入故事中的情境,與理解主角群的價值觀,這種寫作方式可真是知易行難。而更厲害的是,辻村所悄悄埋下的眾多伏筆與貫穿全書的謎團,讓《鏡之孤城》在中後段成為一部不可思議的奇幻推理小說!(是的,《鏡之孤城》再度入圍了今年度的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這是辻村本人的第三次。)七位少年少女於城堡內逐漸從冷漠到對彼此敞開內心、建立友誼與「好夥伴」的深厚交情,他們也在探索城堡的過程中發現一些謎團,除了始終找不到打開許願房的「鑰匙」線索,城堡內有一些很奇妙的地方,甚至發現彼此所生活的「現實世界」存在著微妙的差異,例如明明就讀同一所中學,但學校內的班級數量、社區的大賣場和「心之教室」等建築都不一樣。本來鼓起勇氣在學校相約碰面的七人撲了個空,無法遭遇到彼此,但知道眾人底細的「狼小姐」卻表示:「我可沒說你們在外面是無法見面的!」究竟七個人的現實生活是一種甚麼樣的狀態?在城堡待到最後一天以前他們該如何尋找到真相?還有最重要的,他們有辦法長大、重新回到學校、迎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嗎?

 

無法和風歌拉近距離讓小心非常沮喪,於是,她放了自己一天假,沒去城堡。

說「放自己一天假」其實有點怪怪的,但由此可知,進入七月後,城堡對小心而言已變得和中心、學校一樣,都是「非去不可的致鬱場所」。

 

妳們想像一下,有個遊戲叫做《南東京市雪科第五中學》,我們七個都是遊戲中的主角。這個遊戲中共存了七個檔案,而主角無法同時並存。每個檔案就只有一個主角,我的檔案是屬於我的,昴的檔案是屬於昴的,小晶的檔案是屬於小晶的。在我的檔案中,主角當然就是我,沒有其他人。在小晶和昴的檔案中也沒有我,其他檔案也是一樣。玩家可以在電動的主畫面中選擇他要玩誰的檔案。因為是同一組遊戲,所以每個世界都長得差不多,只有主角的遭遇和一些細節不一樣。也就是說,我們雖然身處同一套軟體中,卻屬於不同檔案,各自擁有不同的故事,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

 

基於不暴雷的默契,在這裡能說的是雖然《鏡之孤城》與宮部美幸在2015年發表的《逝去的王國之城》有極為相似的背景設定與議題探討,但並沒有使用一樣的世界觀──被玩爛的平行世界。因為辻村老師很友善地給了很多提示,所以我有先判斷出來七人的關係是怎麼一回事,可以稱讚這是個「好梗」。但除此之外整部作品的完成度極高,且還是帶給我預料以外的驚奇。文案所說的「知道結局後會想要再讀一遍!」並沒有錯,《鏡之孤城》的「首尾呼應」此點做得非常棒!類似的概念,比陳浩基《13.67》從最後一篇再連結到第一篇的寫法還要好得多(畢竟第一個短篇〈黑與白之間的真實〉完成時間最早所以想再串連起來還是不容易),而本作這個結局處理方式更是讓讀者心頭洋溢難以言喻的巨大感動,忍不住摀面讚嘆與壓抑溢出眼眶的熱淚,友情與親情、青春成長小說的精髓可說盡融於此!「他們」彼此間那環繞一生的緊密聯繫,在重讀一遍的時候便更清晰於紙上(小小提示:請注意每個人的「姓氏」),也會再度敬佩起辻村所精心設計的巧思──往往這是刻意在敘事手法上做文章曚騙讀者的「敘述性詭計小說」才能辦到的啊!推理迷作家辻村在這部生涯代表作《鏡之孤城》用推理迷熱愛的手法漂亮地翻轉了「故事」所能擁有的無窮韻味!

 

那個人剝奪了我的時間──她心想。

上學的時間、社團的時間、學習的時間。

她咬緊牙根,恨得嗚咽出聲。這些自以為是的人,憑什麼當學校的中心人物?一想到此,她就好想搔頭出氣。

 

結合世界知名童話的鑰匙之謎、神秘的「狼小姐」之所以戴上狼型面具的原因、整座城堡內所埋藏的邏輯問題(有一個很棒,為什麼這座城堡裡沒有水與瓦斯卻有電?),在許多其實可以靠「這是奇幻設定啦!」就呼嚨帶過的謎點上,辻村深月都很認真地去面對與設法構思出合理解釋,這種「職人態度」便是十分值得各類創作文手所參考的。而在華麗又寫實的奇幻氛圍包裝之下,本身已是無可挑剔好劇本的《鏡之孤城》,我十分期待之後能夠以日本最擅長的動畫電影的媒介上映、帶給更多為孤獨所困的人們感動與救贖!這部作品作為動畫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彷彿新海誠與細田守的美麗畫面已近在咫尺!總是在創作中傳達「生活很辛苦,但世界還是很溫暖」的信念,《鏡之孤城》深入淺出地為大人與拒學族青少年建構起一道名為成長的橋樑。(故事中的那位關鍵人物,不正是經歷了那一段無可取代的冒險,而成為很棒的大人嗎!),是一個不失現實殘酷卻也極度溫柔,帶給少年與大人不同方向勇氣的現代美妙童話,不僅是辻村作家創作生涯的集大成,也肯定是囊括本屋大賞冠軍、達文西雜誌小說部門第一名等多項殊榮後,2018年您非讀不可的一本日系小說!

(欲購買本書可點此進入網路書店購物車!)

(以下為參加皇冠書評大賞的2000字精簡徵文版,勞煩小編評分請參考下面這一篇囉!不含標題的內文就差不多是2000字!)

NO.799 本屋大賞史上最高分冠軍!這裡是溫柔接納拒學族的奇幻國度……辻村深月《鏡之孤城》

文/喬齊安(Heero)

   回顧辻村深月的作品,幾乎是以學子與年輕女性為主角,探討著青春與人性的議題。主人翁們往往會遭遇人生關卡,如人際關係上的、社會適應上的……但克服後必定對世界重新抱持希望與良善,是很溫暖的基調。而歷經13年不中斷努力的辻村小說登峰造極之作《鏡之孤城》,正是以這條她最擅長的寫作路線,以誇張的史上最高分(651.0)一面倒地勇奪2018年本屋大賞冠軍!辻村深月就此成為三浦紫苑、恩田陸後,能夠同時拿到本屋、直木兩項大眾小說最高榮譽,並能在台灣出版十幾部小說、家喻戶曉的第三位文壇天后!

 

  作為生涯代表作,《鏡之孤城》可說是反璞歸真地重返出道作《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的原始設定:一群青年男女、共處不可思議的封閉空間──而且不是推理小說連續殺人的那一套。國一的小心以彷彿《愛麗絲鏡中奇遇》的起頭一般,被房間中的鏡子吸進去一座西洋城堡。自稱「狼小姐」的神祕狼頭小女孩,宣布現場七位少年少女如果在堡內找到一把美夢成真鑰匙,就能夠打開「許願房」完成願望。互不相識的七人不知道為什麼狼小姐會選中自己,但其實他們已經默默地發現了彼此無法講明的共同點:他們都是無法上學,被同齡層所排擠的「拒學族」!

 

  所謂的拒學族,原文「不登校児」是日本社會一大問題。根據2016年統計,全日中小學生不登校児已經多達20萬7600人,其中「完全不去上學」的孩子有13萬人以上、而出席日不到一半或者是缺課90天以上的長期拒學族有7萬2000人,20年來中小學生拒學族增加了2倍以上。公視大戲《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以犀利且沉重的手法引起台灣親子教養界限的討論熱潮──即便血濃於水,父母與孩子們依然無法相互理解。而《鏡之孤城》同樣探討到此議題,只是換以孩子的角度看待無法體諒她們的父母、沒有辦法接受與理解她們內心,只希望她們「正常一點」的家人。這些在學校與家庭找不到容身之處的小孩,也無法擁有身心正常的學習過程,逐漸成為與世隔絕的「社會難民」……

 

  日本政府、善心人士有在嘗試協助拒學族,例如說成立「人之間」,打造一個全年開放、人人可以自由進出的空間,讓拒學族、繭居族等弱勢族群可以平等共處、相互交流,並在輔導老師的協助下有進修的機會。這種場所自然便是本作「孤城」的概念來源。根據統計,拒學族不想上學的原因佔最高的是「沒有精神」的26.4%,接著是「不安與情緒混亂」的25.1%。看起來很籠統的「沒精神、情緒混亂」,實際上裡面有不少被霸凌卻不敢說的受害者──就像女主角小心。為什麼不說?同學間沒有人敢站在弱勢的她這一邊以免自己跟著被欺負、說出來被言語霸凌的現象但大人們不當一回事覺得這只是孩子的吵架(因為沒有肉體上的傷痕)、甚至於被強迫要回去適應學校,所以說了也沒用、只會變得越來越膽怯與沉默。短短幾個字的理由可說是蘊含了無數的悲哀。

 

  小心七人不是每人都直接受到欺負,但他們就是無法融入同濟,那是生長環境所造就的性格問題。辻村深月很深入地以孩子們的角度去描寫這些被排擠的原因。其實從理音、風歌、嬉野等人的案例也可以看出辻村的善意提醒:父母的教養方式可能正是孩子在學校的痛苦來源,請用心傾聽他們的聲音。從小心願意開口告訴媽媽不去上學的理由後,認真反省自己的媽媽為她所作出的努力也可見作者的價值觀。這也是本身就是家庭主婦的辻村育兒經驗的深刻體悟吧!她與湊佳苗都是將自身經歷與親子議題融合得淋漓盡致的主婦作家。

 

  而更厲害的是,辻村埋下的伏筆與貫穿全書的謎團,讓《鏡之孤城》在中後段成為一部不可思議的奇幻推理小說!七人組明明就讀同一所中學,但學校內的班級數、社區建築都不一樣。本來鼓起勇氣在學校相約碰面卻撲空無法遇見彼此,但知道眾人底細的狼小姐卻表示他們在外面並不是無法見面!究竟七個人的現實世界暗藏著如何驚人的謎底?作者並沒有使用被玩爛的平行世界,文案所寫的「知道結局後會想要再讀一遍!」的驚奇並無誇飾,本作的「首尾呼應」做得非常棒!而結局處理方式更讓讀者心頭洋溢難以言喻的巨大感動,忍不住摀面讚嘆與壓抑溢出眼眶的熱淚,青春成長小說的精髓可說盡融於此!他們彼此環繞一生的緊密聯繫,在重讀一遍的時候便更清晰於紙上,也會再度敬佩起辻村精心設計的巧思,推理迷作家辻村在這部代表作用推理迷熱愛的手法漂亮地翻轉了「故事」所能擁有的無窮韻味!

 

 結合世界知名童話的鑰匙之謎、狼小姐的祕密身分、整座城堡內所埋藏的邏輯問題,在可以靠「這是奇幻啦!」就帶過的謎點上,辻村深月都很認真地構思出合理解釋,這種職人態度便是十分值得文手學習的。而在華麗的奇幻氛圍包裝之下,我十分期待本作之後能夠以動畫電影的媒介上映、帶給更多為孤獨所困的人們感動與救贖!《鏡之孤城》深入淺出地為大人與拒學族青少年建構起一道名為成長的橋樑。(故事中的那位關鍵人物,不正是經歷了一段無可取代的冒險,而成為很棒的大人嗎!)這是一個不失現實殘酷卻也極度溫柔,帶給少年與大人不同方向勇氣的現代美妙童話,肯定是囊括達文西雜誌小說部門第一名等多項殊榮後,2018年您非讀不可的一本日系小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齊安(Heero) 的頭像
喬齊安(Heero)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