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津田信三《如山魔嗤笑之物》三津田信三《山魔の如き嗤うもの 》

(評分:9.0!)
2009年「本格推理Best10」第一名!
2009年「這本推理小說真想讀!」第二名
2009年「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八名
2008年週刊文春傑作推理第七名



原名:山魔の如き嗤うもの(2008)


鄉木家的四男靖美向來給人柔弱的感覺,和他勇猛的三個哥哥完全不同,從小被欺負的他離開故鄉後,根本不想再回到這充滿悲慘回憶的地方,可是為了完成家族中的成人式,不得不硬著頭皮回來並且必須獨自穿越鬼怪遍布的山中。結果他誤入了當地居民最忌諱的「乎山」,並遇上一位疑似「山魔」的老婦人,靖美想起祖母曾說「要是被山魔嗤笑就完了」,嚇得他闖進一棟深山中的小屋,這裡住的是一個避世獨居的家庭,男主人是鍛炭家的長子立一,在很久以前他曾離家出走,不知為何又回來住在山中。

靖美在接受了鍛炭家一夜的招待後,第二天起來卻發現全家竟然消失無蹤!這讓靖美大受刺激,後來他把這經歷寫出來,結果不但沒有因此解脫,反而更走火入魔,靖美的堂哥就要靖美把寫好的稿子寄給刀城言耶,請刀城來幫他調查此事。向來最喜歡「獵奇」的刀城,前往查看後發現靖美闖入的乎山又被稱為「金山」,多年前鍛炭家的立造(立一的三弟)曾召集人馬挖金礦,結果陪同他挖礦的五人全死去,每具屍體被各別丟在一個洞穴中,唯獨立造不見了。

隔了這麼多年後,一連串的殺人事件又登場!先是鍛炭家的立治(立一的二弟)死在立一家那房子中,還被燒得面目全非,屍身擺成爬山的姿式!接著立治的兒子也被虐殺,連內臟和腦子都被挖出來!當地有首童謠是:「白地藏菩薩,爬∼上來。黑地藏菩薩,找∼出來。紅地藏菩薩,躲∼進來。藍地藏菩薩,分∼開來。黃地藏菩薩,燒∼起來。金地藏菩薩,亮∼起來。接下來的六個地藏菩薩一個接著一個地,消失了。剩下來的,會是誰呢?」

很多人都覺得這一方面是用極為隱晦的方式暗示世人金子的存在,另一方面也是要警告世人,絕對不可以動那批金子的壞腦筋。但現在這首童謠似乎變成兇手的預言了,立治就是死前正在「爬上來」的白菩薩,立治的兒子是內臟被「找出來」的黑菩薩,那麼還有四個被害者?而立一家中存活著的還有父親、大老婆、小老婆和小老婆的兒子,剛好剩下四個人… 


不愧是讓兩岸眾多推理迷引頸期盼的作家,實在太強悍了!在一長串推理排行榜中名列前茅、尤其於「本格推理Best10」這個最喜愛榜單中高居榜首、壓下東野圭吾《聖女的救贖》、道尾秀介《老鼠男》的作品,
這本《如山魔嗤笑之物》完全是我理想中最完美的推理小說!幾無可挑剔之處!能在第一次閱讀該位作家作品就讓我給予如此高的分數與評價,至今也只有歌野晶午《櫻樹抽芽時,想你》、島田莊司《占星術殺人魔法》、東野圭吾《惡意》、桐野夏生《異常》的經驗,三津田信三,你真是本格推理小說的救世主啊啊!請趕快來台灣辦簽書會吧!(淚撲)


三津田的風格,可以說在氛圍、設定上具有橫溝正史、道尾秀介的味道,然而他卻是「進化版」!詭異、陰森的氣氛比起橫溝還要嚇人;結合超自然現象於完美邏輯解釋,又如
道尾《骸之爪》那樣巧妙、卻比其中規中矩更多了意外性,本格推理小說往往有的缺點會是詭計重於小說、或是氣氛不入味,然而三津田卻正大光明地擊敗了這些限制,讓小說既具有絕佳的本格謎團、破案過程,強烈意外性,再加上引人入勝的超強氛圍,以及些許超自然、卻不讓嚴格的本格迷們感到無法接受,而是享受到一場刺激紛呈的鄉野奇譚之旅!


三津田的刀城言耶系列,非常成功的要素,便是將時代設定在昭和二十~三十年代,是江戶川亂步還在世活躍的年代。在不受現代科技鑑識、網路發達的影響下,得以將日本鄉村間的各類民俗學與怪談之氣氛發揮得淋漓盡致!在某程度上是類似於京極夏彥的京極堂系列。然而對我來說,就《如山魔嗤笑之物》而言,無疑對各年齡層的讀者接受度是更高的!京極的讀者非常廣泛,其書中的雜學皆非常精彩,但就如《姑獲鳥之夏》當年曾令許多讀者無法吞嚥的第一章吧,要讀完這樣的作品是有些門檻與耐心的。
三津田沒有這個問題,一來鬼故事很少有人不愛看,本書從鄉木靖美令人毛骨悚然的山中撞鬼記起,就完全讓讀者沉浸於故事中了。再來是書中適量地帶入淺顯有趣的學識,讓讀者可以更為「輕鬆」地從書中求取新知,我對一本推理小說理想中的需求,他幾乎都做到了,那麼,夫復何求啊!?


再來,也是善用早期年代,設定一連串精彩至極的本格詭計!《如無頭作祟之物》的無頭屍體、《如密室牢籠之物》的密室、《如山魔嗤笑之物》中的童謠殺人!我都感動到要掉眼淚了!就像天蠍小豬兄說的,台灣本格推理迷稀少;日本近年一長串讓我流口水的「本格推理Best10」榜單作品就是不會出,除了獨步去年六月的《異人們的館》、新雨的數位作家傑作選外,也就剩皇冠「推理謎」系列扛起大旗!本格經典詭計除了讓人懷念其美好的金田一一之外,最為「大眾」所知的反而是那個《名偵探守則》!?終於,默默地等到今天,我看到了一個不過時、寫得極為精彩的童謠殺人故事,實在感動得難以言喻。


三津田在作品中,還能細心地為讀者服務,《如無頭作祟之物》的無頭屍體講義;以及本作的「童謠殺人分類」!這不禁又讓人聯想起認真的林斯諺與二階堂黎人,已經多久沒有看到出版這樣充滿熱情的作品了呢?童謠殺人是開發窮盡、難以寫出新意的作品沒錯,三津田在這點上的確沒有超越前人,但能善用、營造詭異氣氛與大量殺人的恐怖,便已相當成功!而且如《無頭》般,運用刀城的筆記,作者為讀者整理出了詳細且完整的全書謎團一覽,《無頭》的三十七道謎題只靠一個真相就可以完全解開,而《山魔》中驚人的四十六個謎團亦如是!在揭開靖美山中遇上的立一全家類似瑪麗賽勒斯特號消失之謎後,讓我也能夠「一理通百理明」,推理出後半段童謠殺人的真相,這樣高度結合謎團的能力著實令人讚賞!


同時,在驚悚的序章手記中,主敘者鄉木靖美在魔山乎山裡遇到的毛骨悚然嬰兒啼哭聲、左右交錯飛掠而過的尖叫聲、死盯著他的詭異視線、山女郎老太婆的現身、朝他飛撲而來的鬼火、山魔的「喂....」之呼喚、出現在寄宿家中的山女郎、六墓之穴中令人心驚膽戰的叫聲、伸出的泥巴手、山魔詭異的模樣與最後瘋狂的嗤笑聲,這些呼應全書傳說的最可怕遭遇都讓他碰上了,但這些遭遇又在最後能用合理、再現實不過的種種詭計與假象所解開,其發想也令我是嘆為觀止啊....


當然,《如山魔嗤笑之物》對我來說意外性還是稍嫌低了些,或許是心有靈犀,除了靖美的山中離奇遭遇外,對童謠殺人、雙重密室的連續詭計我都莫名有所概念,對真兇的推測與動機等也都吻合上了,降低了自己閱讀的驚喜感真是頗為可惜。我想,這或許也是《如山魔嗤笑之物》在極為遵守邏輯規範下而不得不的遷就,讓本格推理迷們留有自行推理的空間。倘若讓三津田自由發揮創意,他能寫作出何等驚人的恐怖小說啊!?因此,實在熱烈期盼,皇冠能繼續引進這位超強大師的推理小說與恐怖小說(可以出在奇怪系列呀!),
三津田信三,也絕對是推理小說迷今後要牢牢記住的一個名字了!


最後附上本作的童謠殺人講義:

「模仿殺人又可以稱為童謠殺人,我想兇手之所以會這麼拘泥於童謠殺人,應該可以大致區分為以下三個理由。
  
第一、兇手被這首歌洗腦了,這個理由完全無法用一般常理來解釋。也就是說,有一種強迫觀念驅使兇手一定得照歌詞的內容把被害人殺害、並且布置屍體才行,兇手只是被心理上的強迫症逼著做這些事而已。關於強迫症,對於當事人來說,應該會覺得那是一種使命感吧!或者兇手是在極端恐懼或憤怒的情況下聽到這首歌,因此深深地烙印在腦子裡,那麼就算原本是很正常的人,也可能變得不正常。
  
第二、這首歌裡蘊含著兇手想要表達的意念。也就是兇手想要透過這首歌的構成要素、歌詞的涵義、演唱時的狀況等等,對世人表達些什麼,所以把這首歌當成語言來用。一般的模仿殺人,其用意往往是在這一條。舉例來說,假設兇手和家人一起坐在巴士上,長途旅行中,車掌唱起當地的民謠,車上的旅行團因為這首歌吵熱了氣氛,也不管巴士正在行駛,就開始大吵大鬧了起來,這時司機為了阻止大家繼續鼓譟,一時忘了注意前方的路況,結果使得巴士翻落山崖。在這起意外中,只有兇手的家人死亡,於是兇手便依照那首民謠的歌詞,把司機和車掌、以及當時大吵大鬧不聽勸告的旅行團員一個一個殺死……換句話說,兇手所要表達的意思是,這一連串的殺人事件都是有其意義的,自己並不是沒有原因地到處亂殺人,所以才要模仿當時的民謠。
  
第三、犯人打的是讓警察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這首歌上,藉以誤導調查方向的如意算盤。這方面可以舉出各式各樣的例子,而且每個例子在意義上都有著微妙的不同……再舉上面的那個例子,假設真正的兇手其實是旅行團的其中一個人,而他也有殺害同伴的動機,但是如果同伴一個個死去的話,警方總有一天會懷疑到他頭上,所以他就想到要利用那起巴士意外,好掩蓋自己的罪行。而要達到這個目的,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模仿殺人。
  
除了這三個理由以外,其實還可以想到各式各樣的理由,好比說兇手就是看準了我們會陷入連續殺人是依照歌詞順序的盲點,但實際上被害人遇害的順序卻不是這樣的,這只是兇手為了替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所使用的手法而已。還有,像是按照歌詞殺人,或者是把死者的屍體故布疑陣,藉以混淆警方視聽的方法,其實是為了掩護什麼對兇手不利的證據也說不定。
  
簡而言之,模仿殺人這種手法,無論是在心理學上還是物理學上,都是兇手用來掩護自己的方式。」


PS:謝謝皇冠文化林小姐提供的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