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7.0)
日本新潮社&幻冬社輪流主辦「第五回驚悚推理大獎」作品


文彥晚上出去倒垃圾之後,就沒有再回來。他不可能就這麼無緣無故消失,因為他什麼東西都沒帶,腳上也只穿了一雙拖鞋……

就在我為文彥的失蹤而慌張失措的同時,沒想到第二天晚報竟然出現曾經與我有一段情的犀田教練,從月台跌落摔死的新聞。

我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家庭主婦,幾年前離婚,跟兒子文彥相依為命生活著,犀田教練比我年輕許多,他因為喜歡冬子而向我訴苦,冬子是我前夫再婚的對象的女兒。

我詢問文彥的老師,同學,甚至冬子,我越尋找,越發現文彥和冬子之間,犀田和冬子之間,甚至我的前夫雄一郎新組成的家庭之間,一件件的秘密牽連著每個人內在的閉塞感,恐懼感,還有最使人不能明白的失喪感,如果沒有遇到犀田的那個九月,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但如果惡夢般的九月不結束的話?我又要以怎樣的人生來面對未來呢? 



這本書很符合時節的在九月前推出,可惜我沒能在九月結束前讀完它,不過好像也沒差就是了。沼田真帆香留,應該是個大多數人都陌生的作家,本書出版前我也從來沒聽過她。看到她的介紹才發現,原來是1948年出生的作家,距離現在已經足足60年了,這樣五十九歲的高齡作家,也難怪我們不甚熟悉,或者可說其實她不算是推理作家吧?至少從本書來看,確實是驚悚、懸疑成分多過於推理。


就像寵物先生的讀後感,我也給予本作正面評價、值得一讀,但是囉唆的混濁感與黏稠感揮之不去。差不多在40頁便宣告失縱的文彥,節奏不算慢,讓我很快進入期待狀態。畢竟之前讀過一堆謀殺案了,也是時候換換口味來個不血腥。然而隨著主角母親佐知子四處碰壁,幾乎人人都不知道文彥的下落,加上多餘的內心戲不免令人感到不耐。


重翻一下,大約270頁就有文彥的下落告知,倒也不算隔太久,只是作者寫作的筆法稍嫌囉唆,雖然從中穿偛的前夫雄一郎、前夫現任妻子亞紗實的故事頗為好看,但因為第一人稱是母親佐知子,對她的內心就描述地過多,從「四天後」這章的中半段開始便重複了佐知子對兒子失蹤的悲傷與痛苦啦、對鄰居服部感到的不耐啦、對情夫犀田與冬子等人的感想啦,過於細膩的描寫非常女性風格,但是讓整個節奏感覺緩慢,讓區區四、五天的故事好像延續了好幾年般,讓我這樣注重謎題設定的讀者感到無力。


相較之下,一樣是探討謎樣失縱的故事,佐藤正午的JUMP有明顯的好看,讓我讀完感到久久不散的餘味,那樣淡淡的惆悵與感傷,比本作遺留的混濁與黏稠還要舒服、享受得多。那本JUMP是少數我會推薦可以隨時再看一遍的小說。


當然,這樣的感覺也與兩書題材不同有關。畢竟本書所得的是「驚悚推理大獎」,本來我一直不覺得本書哪裡兒驚悚了...直到148頁開始講述的亞紗實過去,才真的讓我傻眼,大約六頁的過去回憶,只能用不忍卒睹來形容...經歷那樣最悲慘的女人過去,也難怪亞紗實會退化呈嬰兒狀態般的統合失調性自閉症,而在精神醫師雄一郎的細心照顧下逐漸回復正常,兩人卻也產生移轉作用,彼此吸引產生複雜戀情,醫師與患者緊緊地束縛在一起...這樣的例子不是不曾聽聞,只是為什麼結合後又有日後被冬子所偷看到的書房那醜惡一幕?這直到書末都沒有解釋,讓我也不大滿意,總覺得有些不夠滋味。


本書我最喜歡的角色也就是亞紗實了,是很有特色的設定,如同傳說的美女「衣通姬」,有著一身白皙發亮到能夠穿透衣服的美麗肌膚,不管穿再多層衣服也無法遮掩私密的身軀。那肯定是具有致命吸引力的身體,另男人發狂、極度欣喜、使其毀滅,自己也會破滅。讓男人想嚐嚐那被蹂躪時的肌膚彈力,骨頭的柔軟度,想確認她會在做愛時發出什麼聲音?露出什麼表情?在亞紗實體內存在著會喚起這股狂暴之氣的動力...藉由同為女人的佐知子所表達,亞紗實確實是個神奇的存在,也許不論任何時代都有這種女人存在,成為世人的話題,就像陳圓圓、楊貴妃、西施那樣嗎?


而這樣的女人生下的冬子,只是個高中生卻懷抱原罪出生,極富魅力、聰明,思想成熟的冬子,其實也是個很好著墨的角色,可惜她的戲份卻也太少了,最後的結局也是既突然又悲哀。感覺上呢,作者自由自在地讓筆下的角色譜出充滿光怪陸離戀情的悲劇,死而生生而死,關係越演複雜而且亂七八糟,到最後雖不能說失控,但是過於怪異的失蹤真相與結局另讀者有些難認同。因為讀者只站在佐知子的觀點,也只能從中體會部分冬子、越智、文彥等人的苦惱,對於雄一郎亞紗實等就難以熟悉;加上文彥失蹤所給的解釋完全想像不到的詭異,這樣的理由真的很難讓人認同,裡面角色的想法都成熟、彆扭的過分,脫離讀者可思考的領域很遠。


孩子超乎想像的成熟、成人出乎意料的幼稚,都讓這個故事的背景距離讀者頗為遙遠,比起那些暴風雨山莊、密室殺人,我反而無法體會書中角色的心情、悲傷憤怒的原因,尤其是失蹤的文彥,他所憤怒的、喜愛的,都讓我覺得,莫名其妙。簡單地說呢,這本書是作者意識流的無限展現,與推理小說給讀者的挑戰書恰恰相反,讀者無法跟著猜想文彥失蹤的原因,無法跟上角色們心路變化的歷程,所以這本書稱作懸疑小說確比推理小說洽當得多。即使最後有個命案的轉折,但力道也太為薄弱了。


久久讀次這種推理味不濃的作品倒也不錯,比較接近的體驗就是野澤尚的「擁抱不眠的夜」吧,但是這類作品我也是很難喜歡上,終究我比較頭腦簡單,需要作者告知既定、必然的解答,不愛在作者的意識流中尋找她所想表達的軌跡,特別是那種意識形態不是我能接受的時候...好比恩田陸的「三月的紅色深淵」。但是比較起來,本書「如果九月不永遠結束」還是比以上兩本好看了!


(以下有雷)
------------------------------------------------------------------------------


仔細想想,關於雄一郎與亞紗實在書房的可怖行為,也是必然的吧。亞紗實因為悽慘的過去而精神始終不正常了,還會產生那種自慰的行為,說她產生了一種對於「強暴」的依戀性也許也不為過...這種情節雖然在限制級書籍可見,不過實際上是否為真當然不可得知。就像是綁匪與被綁架者的互相依賴情節,被強暴者會產生依戀強暴情節的心情,再很多時候回憶起來時,不但是惡夢也是美夢...所以雄一郎也必要採取那樣的治療手法,來平伏亞紗實陷入狂暴的心理吧。根據全書中他為亞紗實認真付出的照顧行為,我不認為他是內心變態骯髒的人,而是不可為而為知吧。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