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千丈、張恆《夜光》

(評分:7.0)

 

★延續遊戲《夜光》細膩又震撼人心的故事,添加遊戲中未曾說明細節與後日談。

★熱銷全球,登上PLAYSTATION《拉比哩比》製作公司「CreSpirit酷思特」最新灰色系文字遊戲改編授權。

★東津萌米、高捷少女遊戲製作人,遊戲界知名編劇家,夜光遊戲原劇本撰寫者 張恆 親自監修。

★角色設計與繪製分別為台灣新生代實力派繪師NuDa與.知名人氣繪師空罐王。

★文化部「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推薦作者 川千丈 執筆改編小說。

★世界最大募資平台Kickstarter近百萬達標。

★上市獲得玩家廣大好評 Steam好評率96%。

 

「在這不公平的世界,我們從沒機會選擇。」

甦醒時,江皓辰身處荒廢殘破的房間。

綁縛的手腳、手拿小刀的少女,在在證明被綁架的事實。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人。」

「妳到底對我有多大的偏見?」

為了生活而死命掙扎的偏激少女;

如機械般過著反覆日常的富裕少年。

背景迥異的兩人,長達數日的監禁,

在一次次的衝突下,碰觸不曾了解的世界、動搖根深蒂固的成見。

種種迷惘與抉擇後,兩人將迎來何種的救贖——

 

 

之前在作家友人川千丈老師的粉專上看到有《夜光》這本書的心得抽獎活動,就抽出時間來讀完並寫篇文章了。也終於在三年的時間內讓部落格書評的編號數字從700字頭順利進展到800字頭,真是漫長的時光啊……書是看了很多但沒有那個時間每本都寫書評起來。只能期待自己能想辦法多加速一下,在之後的六年內盡早達到一千大關吧,用千開頭感覺超威的~~

 

P.110 真實的人生,永遠比電影的情節還更誇張。因為劇本需要符合邏輯,而人生,卻無範例可循。

 

尖端這幾年一直在與國產獨立遊戲的合作上有很突出的成績,出版了包含《雨港基隆》、《返校》等驚人的大IP作品小說版,也為自身培養的作家們提供了不同的出路機會。這一本由尖端新人賞出道的作家川千丈老師(得獎時是用羽宸寰這一個筆名)執筆的《夜光》便是與台灣數位遊戲新銳「酷思特文創產業」的同名遊戲所合作的小說版。酷思特前身為台灣同人圈中小有名氣、收入位居前十高的社團,曾在台大同人展中創下一天近 50 萬元的銷售紀錄,在2014年正式轉型為股份有限公司。以一年開發出一部新遊戲為目標。目前他們在2016年推出第一部原創作品《拉比哩比》──以萌系兔耳娘為主角的2D橫向卷軸探險動作遊戲,在全球最大的 PC 遊戲平台 Steam 上架後就獲得壓倒性好評。接著再接再厲於2017年推出的《D級特工》則同以2D橫向卷軸的玩法,以殺殭屍的故事更進一步地從單機轉化為連線手遊、免費增值的商城模式。

 

P.40 「老天!妳到底有多大的偏見?有錢人難道都是天天花錢,過著糜爛奢華的生活嗎?我告訴妳,雖然我對我爸很不爽,但是他在工作時卯起來拼命的模樣,就連在商場上競爭的對手也不得不豎起大拇指佩服。」

那些人能夠坐擁財富,是他們透過努力才能積攥的結果,並不是每一個生活條件比自己優渥的人就一定幹了甚麼不法勾當。

 

P.74 在這種連食用油跟布丁都有人造假的年代,為什麼偏偏製造童軍繩的廠商仍是品質保證的良心事業?繩子堅固耐用就算了,還能把皮膚摩擦出痛得要死的勒痕。

如果能順利逃脫出去,他絕對要寫信給市長,讓政府好好獎勵這樣難得的優良廠商。

 

在2018年酷思特與另一間台灣遊戲工作室STORIA合作開發推出的《夜光》則是AVG(Adventure Game)「灰色系文字冒險」類型。並且在推出以前募資成功,獲得927人參與、募款總金額近新台幣100萬元的驚人成績。酷思特創辦人梁以衡(倆儀)在採訪中提到,《拉比哩比》固然評價很好,但也被許多玩家詬病「文案力不足」。因此他們決定在《夜光》裡挑戰一個文案比很重的遊戲。在短短三部作品中均大刀闊斧地進行截然不同的作法與嘗試、不以複製上一次的成功而滿足,可說是極具創業家的企圖心與勇氣,獨立精神十分值得學習,也正是如此的決心才能夠持續地拓展台灣遊戲產業在世界的影響力,在全世界競爭的Steam大舞台裡獲得來自全球的肯定。

 

《夜光》的遊戲劇本由《東津萌米》、《高捷少女》的遊戲製作人/遊戲界知名編劇家,任職於STORIA的張恆所撰寫,以文字描述為主體、搭配同人人氣繪師空罐王's ART、NuDa的人物與背景圖繪製,使用調查行動系統講述一個台灣的「社會派」灰暗故事。。玩家扮演的男主角江皓辰是一名富家子,父親長年在外經商,養成他獨立又帶點冷漠的性格。一次回家路上他被綁架,醒來時只見一名持刀的神秘少女,看起來就是綁匪。遊戲片段透露出她因為出身低微而飽受歧視,因此對家境富裕的江皓辰特別仇視。後續還有另一位年紀更小的少女出現,看起來性格較溫和的她對男主角似乎無甚敵意,但亦戰戰兢兢地執行著神秘女子的指示,究竟二人是甚麼關係?神秘女子是單純為金錢而綁架主角嗎?

 

P.28 都說人類在緊張的時候,會不自覺地用一些小動作緩解當下面臨的壓力,比如抿嘴唇、撥頭髮、咬指甲等等。這些小動作也許連當事人自己也不曾察覺,卻洩漏了當下最真實的情緒。

 

P.39 突然有種感覺,覺得眼前的人就像飄散在空氣中的白煙,讓他始終摸不透她的想法。明明渾身上下充滿憤世嫉俗的戾氣,卻又透著難以忽視的悲戚。

 

一般的AVG對話通常是比較浪漫,讓男主角去攻略不同女性角色的打情罵俏。然而《夜光》裡同樣面對神祕美少女,但對充滿敵意、手上持有兇器的她,玩家只能靠對話安撫、套話嘗試得知她之所以綁架自己的原因,也可以挑釁綁匪令她崩潰然後吃上好幾刀,當然多吃幾刀是會讓體力耗盡後陣亡的。在廢棄屋的密室內,被綑綁住無法行動自如的玩家也必須仔細觀察相關線索,以尋找逃脫出去的可能。遊戲一共設定了七個結局,據說是都沒有「皆大歡喜」的喜劇收場,無愧其「灰色系」基調。而根據遊戲實況主蠢羊的心得分享,《夜光》裡還有「非即時存檔」──僅能在每一天結束時存檔使玩家必須專注體驗氣氛、以及與歹徒交談時不時出現的突發「限時選項」來增加主角被囚禁面對未知歹徒的回答不安感,是很有趣的兩種遊戲設計。在日本有推出許多款知名的推理AVG,但在台灣來說一直非常罕見(畢竟劇本是最大問題,能寫推理的人太少)。《夜光》雖然還不到正宗推理,但題材已經很接近、也很值得鼓勵了,在看似陽春的故事與人物下融入時下流行的「密室逃脫」與經典「攻略美少女」元素,可說是充滿新意與誠意的優質作品,讓一向很支持本土原創IP的我也覺得感動。以本作的規格來看,無論是電影、舞台劇、動畫,都極具改編上的可行性,對期望成為量產IP公司的酷思特來說是方向很正確的起點之作。

 

P.99 「從麵包店的垃圾袋裡撿來的,反正就算不吃也是倒掉。這些混帳,寧可把食物倒掉也不送給需要的人。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嗎?說如果把吃不完的東送人,原本的客人就不會想去店裡消費。」

「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啦!畢竟要建立商譽很難,可是要毀掉它卻非常容易,所以堅守商品的品質也是人之常情。」

就像之前頻繁出現的食安事件,知名的廠商不也是寧可全面性下架銷毀,也不願意繼續販售其中一部分毫無汙染疑慮的商品。

「人、之、常、情?所以你的意思是商譽比人命還重要?即使看著別人餓死,也不能把快要過期的食物分給有需要的人嗎?這就是你所謂的人之常情?」

「對!人、之、常、情!因為不這麼做的話公司可能面臨倒閉的危機,難道妳希望看見員工統統被裁員,拿不到薪水、養不活家人的慘況嗎?妳覺得這樣的結果會更好嗎?再說,就算妳不認同又怎樣?店家想採取甚麼樣的經營模式那也是他們的自由跟選擇,妳能不能別一提到這種話題就像被戳到痛處的刺蝟,只會一昧地批評、諷刺或是辱罵?」

江皓辰皺起眉頭,看著只要一提到階級差距或者認知差距,就會立刻變得難以溝通,並且渾身充滿尖銳仇視的人。

「自由?哈!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從來都不覺得我有機會選擇?無論是從小就得打工還債?還是因為學歷不好被別人歧視霸凌?」

江皓辰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忍不住想起耳邊常聽見的話……

「只要努力,就有機會。」

「有實力的人,總能被看見。」

「這是個人生而平等,沒有任何階級存在的世界。」

卻忘了說出後半句的真話,忘了耳提面命每一個曾經對上面的鼓勵深信不疑的人們。

只要努力就有機會,是的。

但如果你的經濟條件疲弱,所謂的「機會」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有實力的人總能被看見,沒錯。

卻沒說貧窮線下的家庭光是要賺到換取食物的金錢就已經用盡力氣,根本沒有額外的時間與力氣,去儲備被人看見的「實力」。

這是個人人生而平等,沒有任何階級存在的世界,表面上的確如此。

然而在表面之下,不平等,才是真正的「平等」。

 

小說比起遊戲,可說是更能夠發揮出《夜光》的劇本特色。這是一個嚴肅探討「階級、貧富差異」的價值觀對立故事。江皓辰是個不愁吃穿、穿著名牌的冷漠富家子,黃以妤則有著家破人亡的窮苦過去,兩人看似活在完全不同世界的組合,自然有許多針鋒相對的對話。然而張恆的劇本也很巧妙地表現出每一個人「主觀認定」上會有的疏漏、而天與地的二人也可能彼此有意外的共同點:他們都是家庭失和、成長過程中沒有親情滋潤的孤獨青年。皓辰並不瞭解以妤那種為還債毫無自由的悲慘生活感受、以妤也不會想到「有錢人們」並不都是壞人而或許許多態度上是值得敬佩和學習的。這個劇本中皓辰的回應,可說也是對台灣近年瀰漫的「仇富」心態做了一定程度的漂白與澄清。同時,我認為很精彩的是皓辰的反思也是很有意義地去反駁政客、有錢人的傲慢觀念:並不是貧困的人們就好吃懶做不努力,而是他們能擁有的「成功」機會在起跑點上就已經遠遠落後了,白手起家的大企業家終究只是一小搓勵志典範,在M型社會裡那些底層掙扎的「低端」居民與年齡老化的照護問題、家庭疏離問題才是台灣社會無法不面對的巨大陰影。

 

P.122 他不想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八卦主角,就像網民談論著另一個地方的天災人禍,雖然嘴巴很有同情心地說「好可怕好危險」、「願主與你同在」、「R.I.P.」,卻始終只是事不關己隔岸觀火。

除了自我感覺良好地昭告天下「天哪我真善良」、「我好棒棒」以外,對於在遠處遭受苦難的那些人,根本沒有半點實質上的幫助。

 

《夜光》的劇本看似簡單,卻在富含「台灣味」的地景描述中言淺意深地點出了諸多社會現象。台北車站的孤苦遊民、八卦新聞與網路酸民的嗜血肉搜與事過境遷後的無情遺忘,或許我們對以妤這種小小年紀就被迫落入還債的社會新聞並不陌生,但與皓辰一樣直接面對面傾聽她們內心的痛苦與疑惑,再搭配這濃厚本土氣息的場景時,就很難不感同身受地去理解:這些悲劇都在我們的身邊發生著。(最近看的日劇《華麗大復仇》裡面也有愛梨這樣類似的經歷)。除去某些天生的「精神變態者」,沒有人想犯罪,但在現實生活的欺壓下只有選擇犯罪才能夠保護重要的人、得到幸福,於是他們只好賭上一把做下去,在教育受限的知識水準較差、可運用物資匱乏的狀態下,他們的犯罪往往也更容易失敗,背負前科後鹹魚翻身更不可能,這一切的悲劇根源都來自於「貧窮」二字。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

 

P.250 她們可以申請破產或拋棄繼承,在法律上與父親的債務劃清界線;當姐姐被押去酒店陪酒的時候,可以去警局求救;當債主用債務威脅她們走上綁架一途的時候,社會上其實有很多很多協助弱勢解決危難的機構,等著需要的人發出求救訊號,隨時準備伸出支援的手。

然而真正需要這些資訊的人,卻往往是最不清楚有哪些管道可以求救的那一群。

資訊的不對等,不是他們應該承擔的結果。

而是整個扶助體系必須更有效率,以更簡單明瞭的方式,將所有的資訊傳遞到社會的每個角落,比如透過教育、透過各種網路平台、甚至藉由鄰里的在地化互助,將支援的雙手主動伸向每個可能需要幫助的人們。

 

在小說版所新增的「後日談」,可說是添補《夜光》探討議題的最後一塊核心骨。遊戲內丟出了很多關於貧富交鋒的爭辯、窮人的無助痛苦與角色們的心境,但某些無奈的「問題」也是有「解決」的方案的!作者群以四年後成為社工系學生、並擔任志工不斷做善事,從聊無夢想的少爺大為轉變的皓辰身體力行告訴讀者們人類可以成長、社會可以慢慢改變、窮人也可以得到救贖,好比說社會福利制度就是一個幫助弱勢的重要政策,在本週看完的另一部日劇《健康又有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正是描述社工們如何利用大家的稅金所提撥的補助金幫助生活上有不同困難的國民,達到生活上的基本需求。此外也有很多固定做善事的基金會、育幼組織可以去求援,《夜光》提出了台灣「資訊不對等」的現狀,該如何讓需要被幫助的人們得知訊息是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利用各種平台的宣達幫助性格「聽天由命」的台灣人們擺脫困境,看似無解的貧富差距能夠有方法應對,而不只是唱高調的批判與怨懟,讓這部作品著實提升不少值得探討的價值。或許沒辦法影響讀者、玩家直接捐錢或者當志工,但光是能夠對周遭的人事物改變自掃門前雪的心態、願意為其他人多想一點,可說已具春風化雨之意義了吧。我們都嚮往著漫威電影的超級英雄,實際上如果願意多付出一點愛心,你們就是那些弱勢族群心目中的大英雄了。「夜光」的含意即再怎麼渺小的微光,都能夠成為照亮闇夜的點點希望。

 

P.149 報導中提到,在美國越是仰賴救濟金過活的窮人,以速食餐廳的食物或肉類食品打發三餐的比例就越高。因為在酪農業發達的當地,這樣的食材非常便宜。

反之,有錢人則多以白肉和蔬果等地中海飲食,為主要的養分攝取來源,可是這些對健康有益的食物,價格卻十分昂貴。

於是窮人大多都有體重過重或血脂肪過高的問題,而最常罹患的也是醫療費最為昂貴的心血管疾病,或糖尿病等慢性疾病。

最後,他們只能靠著借貸或抵押唯一的資產──生活起居的房子──做為換取生命延續的代價。

那麼有錢人呢?有錢人的情況則剛好相反。

因為能用金錢換取品質較高的食材也有悠閒運動的時間,所以白領階級不但身體健康,花在醫療費用的比例也相對偏低,且擁有較長的壽命來享受愜意優雅的人生。

 

用嚴厲一點的「腦補」角度來作解讀,我認為以妤代表的可說是負面形象的台灣人,而皓辰的作用便是理智面的、作者所希望傳達「改革」意念的發言人。台灣之所以近年政治與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有個關鍵是在於「民族性」不如日本韓國的堅定與大膽、團結,上則國會政黨殿堂、下則鄉民討論區,往往針對重大議題各持己見互不退讓,很難互退一步地去達成共識,讓時間與氣力在內耗中消磨殆盡。我們缺乏體諒敵對立場的「同理心」以及對方邏輯的「理性」,容易盲目地擁戴自己支持的人物/成見,所謂「含淚支持」或者「就是要反對到底」的性格是需要改進的地方。以妤有善良的心也很照顧自己的親人,但她因生長環境所造就的偏激「性格」與根深蒂固的「成見」才是她走上犯罪之路與悲劇下場的原因,開場時她說:「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人。」這種人是哪一種人?有錢人就全部是同一種爛人嗎?每個人的論點都有其涵義與成因,但如果在自己堅持的偏激論點上鑽牛角尖,並不見得就是正確的做法。以妤在成為綁架犯以前也有別的路可以選擇,或許更艱苦、但不會成為犯罪者。她是一個很警世的案例,無論身處何種情境,偏執與走上犯法的道路都是錯誤的選擇。我們同情她、希望她得到簡單的幸福,但──性格決定命運。以妤是一個極端的,走錯路的案例,所以她也得付出代價。是不是,現實中的我們在忙碌過活追求自己生活時,也應該多開發一些「關注世界角落」的同理心呢。

 

P.241 只有八、九歲甚至還不到的年紀,就已經失去孩子的天真與任性,圓融地像個老練的成人,精通社會上每一條的遊戲規則,並隨時警惕自己無論情緒抑或言行舉止,都不可以超過名為規則的那道分界。

讓自己「聽話」的標準、讓自己不被討厭、讓自己得到更多的喜歡。

 

以前作《公審直播》獲得文化部106年度「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推薦的川千丈老師,與編劇張恆老師合作的《夜光》是一部精巧細緻、極具思考與討論後勁的本土IP好作品。看到遊戲上市前推出的台灣區限定典藏版,包含了原聲帶CD、鑰匙圈、前傳漫畫,甚至另外還設計了我都會想要的「姊妹丼抱枕」限定商品預購,也對酷思特將自家IP價值最大化發揮的努力深感佩服,確實是在遊戲業界內在第一線的優質公司典範,後續也非常期待他們的作品推出與受到支持,為台灣遊戲IP再創更多佳績。這部小說版也無疑是遊戲編劇與小說家的一次漂亮合奏,以評論人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就是故事劇情內太過於聚焦三個主人翁,反而忽略了一些該交代的支線與人設,例如皓辰的父親為何不願意付贖金?還有始作俑者「坤哥」的下場吧。前者只有提到父親和皓辰的感情比較疏離,但疏離跟自私小氣到不願意付贖金是兩回子事,從皓辰的短暫回想片段內來看父親也只是忙於工作、並沒有真的很不愛他之類的描寫,父子只是需要更多的相處與溝通吧?而坤哥雖然不是很重要,但對於《夜光》的一系列灰色結局裡,如果在犯罪落幕的情況下他還是甚麼事都沒有、沒被逮捕也沒人去找他算帳也過太爽了吧(皓辰少爺快出錢找人打死他啊這口氣不能忍吧),讓他也有報應多少讓玩家們也安慰一點~~

 

《夜光》遊戲限量典藏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齊安(Heero) 的頭像
喬齊安(Heero)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