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黑廟》

(評分:8.0)

 

陰間惡鬼大鬧陽世,城隍廟的牛頭馬面們疲於奔命。

出竅生魂、出陣陣頭、跨越兩界的牛頭鬼差……

熱鬧的台灣奇幻繪卷,民俗與幻想小說的絕妙融合。

 

「這廟裡一點神味都沒有,是不是裡面神像沒開光?」

「有,以前有。但我後來動了點手腳,封住了。」

 

奉靈宮是座由透天公寓改建而成的不起眼小廟。逃家少年柏豪得到廟祝收留,和廟中其他蹺家少年們一起生活。廟祝不只教他們跳官將首出陣,更利用法術讓少年們得以生魂出竅、遊走辦事。

 

柏豪發現自己在生魂出竅上很有天分,靈魂能夠長時間在外遊蕩。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靈魂長時間離體,會對自己產生什麼影響,廟祝的其他法術,又將召來什麼。其實,廟祝的野心慾望遠比他的術法能力更巨大……

 

本書是星子又一部熱鬧的台灣奇幻繪卷,民俗與幻想小說的絕妙融合,從詭異離奇的情境中窺見人性與情感的光明。

 

在2007年的《陰間》後,隔年星子再推出了第二集的本作《黑廟》。有些經典電影三部曲中,「第二集」往往意外是最高評價的,例如《星際大戰》的《帝國大反擊》、以及諾蘭蝙蝠俠系列的《黑暗騎士》以星子的《陰間》三部曲來看,人物與劇情豐富度更勝前作的《黑廟》也似乎正是那麼一部具備特殊魅力,不容錯過的代表作!還滿同意Anobii上的一則感想:「要不是粗話實在太多,不然絕對會大力推薦給各國高中」。確實故事中很忠實地反映了大量8+9的生活描述所以粗話多、反應中二,但要這樣寫才夠接地氣,不是粉飾太平,而是足以代表台灣在地文化的作品。對於學校主動推薦的優良課外讀物,相信也不見得能被學生們自然地接受。以娛樂小說、大人眼中的「不正經讀物」方式來出版,反而更有推廣向善教育的效果!很高興看到星子老師能以這麼有鄉土味、台灣味的娛樂小說博得廣大讀者認同,成為暢銷作者。

 

P.31 將首喲,是地藏菩薩收伏的惡鬼,在地上代神出巡、鎮壓奸邪,是浪子回頭、是改過自新呀……阿豪啊,跳將要尊敬神靈呀,打了臉、著了裝,就是神將肉身,不可以頑皮、不可以講壞話、不可以吃葷、不可以喝酒吃檳榔,知道嗎?

 

P.37 小滅等將首成員的動作也越漸誇張,還不時發出大喝,早已和傳統官將首藝陣步伐相去甚遠,更像是一群抓狂暴動的狒狒。他們搖頭晃腦、尖聲叫著,有些還持著鯊魚劍打起雲肩和靠腿。事實上鯊魚劍並不是官將首陣頭的正式兵器,鞭打自己也和官將首步伐動作天差地遠,不過,少年們又哪裡知道這些,田叔並沒有認真教導他們官將首陣頭的種種規範和全部的一切。

 

與第一集不同,《黑廟》主角不是已成為牛頭的阿武或是他的好幫手小歸,而轉換為逃家國中少年柏豪、以及一批無家可歸,被宮廟廟公田叔收留作些見不得人壞事的不良少年,再度維持著星子擅長描寫社會低端人口(X)角色的特性。故事設定在《陰間》事件的兩年後,王智漢還是個不上不下的小隊長,人緣太差沒能在逮捕賴琨的功勞中分得多少成績。但他也不改正義本色,依然強悍地找各種難搞惡棍麻煩。主角柏豪因失去母親後、父親老陳變成一個愛動手打他的酒鬼,極為痛恨家裡與學校的生活,逃家後在網咖遇到小滅一票不良少年,就也跟著他們進入奉靈宮中給廟祝田叔養,認為自己或許尋找到了一個容身之處。然而,天下真有白吃的午餐嗎?田叔真的是個廣施善緣的大好人嗎?很快地,柏豪便跟著學習打臉(化妝)與跳將(官將首演練),但田叔真正要幹的不是培養少年們跳演正宗官將首,而是運用邪門法術「開爐」,讓少年們能夠靈魂離開肉體,以「生魂」的型態出去遊蕩,為卑鄙的大人們幹見不得人的醜事……

 

P.64 小滅雙腳一蹬便是三、四公尺,他的雙手抓陷進牆裡,雙腳也踩進牆中,壁虎似地往上爬。

阿彥有樣學樣地亂扒,卻不得要領,有時一巴掌在牆上按不進去,有時卻又像是拍入水中一般無法施力,爬上幾公尺又唰地落下。柏豪倒是在落下數次之後掌握了訣竅,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手腳陷入牆面幾分,可以讓腳踩著那些突出的壁面施力向上,也可以讓手陷入牆面後又改變成能夠施力的觸感。

 

道教中的「生魂」是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代表著生命能源。雖然不確定本作中的生魂是否引用這個概念,但總之就是負責人類意識的靈魂,跟前作剛死去的阿武有點相似的過程描寫,阿武是學著怎麼當鬼,柏豪則是控制生魂,但都要練習怎麼掌握穿牆、與拿起實物的「虛實之間」訣竅。平常在學校沒什麼專長的柏豪,這時才發現自己生魂出竅的天賦遠勝於其他人。其他少年能移動的距離、出竅的時間都很有限,靈魂歸位後還會累個半死宛如大病初癒需要好好休息;但柏豪卻能幾無限制地四處遊蕩、整晚都不歸位也不會累,甚至在初次離體時還順利逃過了牛頭阿武的追緝,被田叔視為珍寶奇才,成為自己巴結國際富商許先生的秘密武器。柏豪很高興自己有被人重視的才能,但在進行田叔交代的搞破壞任務中,也逐漸質疑起自己是非善惡的價值觀……當他去破壞父親也協助施工的大樓建案時,看見自己離家出走後變得十分憔悴沒精神的父親面龐,對於他的厭惡也慢慢地動搖了……

 

P.84 曉武哥,別鬧彆扭,忌日只慶祝三次,死三年之後就不慶祝了,超過三年還沒輪迴,就不值得慶祝了。只有三次,所以要好好慶祝,祝你忌日快樂!

 

P.179 這是擬人針,注射以後,可以暫時擬化出類似凡人的肉身,擁有五感,但是砍不死、打不壞,因為本來就是擬化出來的假人身體。陰差裝備對凡人無效,瘋狗集團躲在失了生魂的肉身裡,不怕我們的武器和抓拿,但用這玩意兒擬出假肉身,可以用拳頭把他們打出來。

 

另一方面,雖然先前扳倒了骯髒的司徒史後順利接班,但俊毅掌管的這座城隍府還是因為特別清廉的作風被其他城隍視為眼中釘,也因打倒黑白無常後與閻羅殿有嫌隙,兩年來幾乎都處在孤立無援的狀況,不但沒有後勤,現在還在轄區內遭遇凶狠的陰間幫派「瘋狗集團」的作亂,瘋狗集團有一批跑得飛快的重機車隊,性能比城隍府的車子還好,在總是追不上的狀況下也總是耐不得他們。現在甚至變本加厲地攻擊陰差,擄走了城隍府的一批新型武器裝備。很可能是當初被俊毅開除了司徒史前手下陰差們,去其他城隍府工作後懷恨在心,所以協助洩密的報復。阿武與俊毅腹背受敵,情況似乎不比兩年前被抓去給卞城王審判前還要好上多少……

 

P.108 臉上畫這些圖紋,是避免給人認出來。其實一般人是看不到靈魂出竅的,不過世界上人那麼多,有些人就看得到,鬼也看得到,畫成這樣,看上去兇,一些妖魔鬼怪見到了,也不敢來找麻煩。

 

P.131 田叔將父親過往教他的道術,和四處所學的旁門左道揉混成自己的偏門法術。那開爐術本是在廟中請神作法時,和神靈溝通方便行事,田叔將它改良成暗算他人、行竊盜取之用的邪術。幾年下來,他收了一群青少年作為子弟兵,又憑著三寸不爛之舌,結識了一些老闆人物,當中最知名的,就是早年和田叔父親有點淵源交情的許先生。這些年奉靈宮的名氣比以前大了一些些,卻臭了很多很多。

田叔其實也從來沒駛過這招魂大法,他早忘了這招魂大法必須在神壇祭祀之後,擺出結界陣、畫出金剛符,在其中施法,有名、有性、有生辰八字,才能調來記錄,招得鬼魂。但柏豪未死,招魂法對他一點效用也無。田叔也異想天開,自以為這鬼魂招得越多便越又效用,也不顧老灰仔的反對,擺了個宴請四方孤魂野鬼的普渡大陣來招魂。

 

柏豪一次「出任務」害得父親受傷後,他也心神大亂,就此不理會田叔的呼喚歸位,躲了起來。田叔為了尋回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出竅奇才,竟亂使用招魂大法顛倒陰陽,產生了《乩身:地獄符》裡的劇情前身,陰間的諸多鬼魂被拉來人間,搞得阿武等人手忙腳亂,偏偏招進來的惡鬼包含了瘋狗集團一夥,臭味相投,瘋狗與田叔湊成一塊,決定合作,分別侵占王智漢與富商許先生的身體,讓一直找田叔麻煩的王家萬劫不復、並直接奪取許先生的商業帝國……俊毅城隍府因為其他城隍府的陷害、洩密,許多同僚遭受瘋狗集團偷襲,甚至連能夠提升戰力的牛頭馬面面具都被惡鬼搶走濫用。雖然得到已躍升為雜貨店老闆(根本是黑市之王)的小歸一批重武裝協助,但勢單力孤的三人組仍必須在絕對不利的情勢下進行反擊,打了新道具「擬人針」的阿武得到人類假肉體,也與附在人身上的兇悍厲鬼瘋狗老大展開最後的單挑;而先前在奉靈宮裡唯唯諾諾、看似毫無身分地位,田叔的長輩「老灰仔」,竟也帶領柏豪與另一個少年阿彥悄悄打臉,請到「官將首」降世附身,對霸佔廟內的這些無腦惡鬼進行轟轟烈烈的大反攻!

 

P.136 神壇上面的神像看來和一般神像沒有太大差別,但此時惡鬼進廟,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田叔取起一座神像,露出底座,底座貼著一道符,那是封住神像與天界聯繫的一種符術,自他從一、兩年前異想天開地打算將開爐術用來替自己辦事時,便將廟中大小神像全封了。

那叫做臭皮的學生鬼持著噴漆罐,又在每個神像臉上噴了些深紫色怪漆,這漆的功用同樣也是切斷神像與天界的聯繫。

 

在本作中的故事高潮是如此地熱鬧與熱血,也是星子老師非常擅長的風格書寫,維護自身信念的主角群吃盡苦頭與委屈後,還是能夠完成代表正義與善念的反擊之戰,讓惡人得到應有的制裁。之所以我也更喜愛《黑廟》這一集,自然是多了官將首文化這一環的描寫。星子老師在後記提到說本作的原案是來自喜愛民間信仰的舞蹈團體的委託,原本是寫八家將,在小說時改為了官將首。都是台灣類型小說中很罕見的本土意識題材。我們也可以發現,早在2008年時出版的本作,於2012年大紅,由九天民俗技藝團故事改編的《陣頭》電影出現以前就深入淺出地描寫了台灣社會的宮廟、陣頭文化,而且是大膽地揭露出負面的這一面。即便陣頭是台灣重要的獨特文化資產,但不良宮廟、私人廟壇,結合在地黑幫等地下犯罪卻也源源不絕,四處吸納中輟生成為小弟,進行圍事、討債等暴力行為,嚴重的還到販毒與吸毒、賣春經營等,儼然是另一種難辦的黑道組織。自2010~2013年間,皆有地方政府列為目標掃黑,如當時的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在舉辦全國神將大賽前所說的:「和地區幫派分子最有地緣性的就是宮廟,藉由八家將等活動吸收在學生和中輟生加入,成為媒介毒品進校園的通道。」新北市政府並要求宮廟提供八家將或陣頭的成員清冊,以清查是否有未成年、中輟生或黑道背景的人等,不願意配合的宮廟也會祭出手段開罰。可說是雷厲風行,保護少年少女的一個重要措施。星子老師願意不惜自己的人身安全(X)揭發出本土作品很少談及的宮廟陰暗面(一般故事大多都還是停在講信仰虔誠面),我也十分欣賞他的敢作敢為。或許不是創作的原意,但無疑地達到社會派小說的「發現問題、反映現實,鼓動改革」之功效,這是以文學評論角度來看,《黑廟》於時代內不可抹滅的研究價值。而更進一步地可以看見,無知8+9們出賣自己的靈魂做壞事,卻發現最終連肉體都被奪走,什麼自主的權力都沒有,十分具備呼應現實的教化意義,提醒年輕讀者們壞事做不得,這些惡鬼就等同於現實中巧言令色利用你們的惡人!看看小滅、嘉宇不聽教誨過度開爐,最後身體重創的下場是如此的怵目驚心,警世意味十足。而主角柏豪也在迷惘間遊走灰色地帶幹了些壞事、他也付出了不少代價,但因為他還擁有判斷是非的準則,知道在走錯路後要回頭,最終才能保有「善終」的結局,而故事中對於柏豪與父親老陳間的情誼描寫也頗為動人,包含我在內的滿多讀者都給予好評。忍不住又令我想起來,《乩身:地獄符》這個第二集中的亞衣與外婆間相依為命的動人親情,是否也是呼應了這十年前的《黑廟》之主角劇情核心呢?星子老師有你的!

 

P.174 此時的嘉宇不是嘉宇,是瘋狗附在嘉宇身上,而嘉宇的生魂此時蜷縮在角落,和其他少年的生魂擠在一塊兒,望著自己的身軀讓陰間惡鬼幫派佔據著,他們臉上有些茫然。

 

P.228 牛頭馬面就好比是陰間的基層條子,黑白無常是高級條子,這官將首啦、八家將啦,就像是特種條子……像是凡人的霹靂小組、維安特勤隊,或是電影裡的香港飛虎隊!

 

因為我在這段時間連續拜讀的星子老師五本作品中很難找到其他流行作品的影子,看不太出來老師受到影響的對象,故在座談會時也有很好奇地詢問關於老師這方面的問題,老師有提到說,因為他是先當漫畫家,在畫漫畫的時候作品就會有比較多他受到影響的作品的影子,等到開始創作小說《太歲》的時候,已經進入了創作生涯的中前期,有開始經營出自己的風格了,到現在的中後期更是邁向風格的成熟階段,也難怪從《乩身》入門的我會很難去做判斷,真是叫我恍然大悟。那經由老師的「提示」,提到說早期還是看鬼故事、港片、日本動漫長大的,因此我在重讀《黑廟》後也能比較抓到些港式警匪片與殭屍片的動作與恐怖元素,也更能夠理解星子老師創作中早早結合他家之長自成一派的精彩創作史,是很能分享給亟需找尋自我風格的大量現代小說、輕小說作者參考學習的。讀《黑廟》的一篇2015年的香港書評便很有感觸,作者盛讚本作成功書寫了台灣的生活氛圍,並反省香港到底有沒有文化、與願意重視的讀者,來支撐這種具有在地特點的小說。最後更嚴厲地指出或許香港是由難民聚集的城市,是無根的,也或許根本就沒有自身的文化。不得不說,看看香港人對《黑廟》的強烈佩服,再對比台灣推理圈對數本香港推理的趨之若鶩、對諸多已經成功打造獨特本土性的台推之忽視,真是可笑的對比呢。

 

最後要談談的是本作重頭戲--官將首技藝的相關介紹。官將首是「增損二將」兩位將軍,相傳他們原是危害人間的魑魅,被地藏王菩薩佛法收伏後洗心革面成為護法,因為是諸官將之首所以被稱為官將首。增將軍又稱「增福鬼王」,紅面獠牙,若逢善士就增與福壽;損將軍又稱「損祿鬼王」,青面獠牙,如見惡徒便損其祿命。現在的陣頭上通常為增將軍二位、損將軍一位,三位一同出陣。如更大陣仗的亦會有陰陽司、判官、引路童子、白鶴仙師、虎頭鍘、五鬼等神祇。而官將首是佛門護法,步伐陽剛,口中獠牙,兩鬢長毛,與陰間差人,步伐陰柔,亦無獠牙、鬢毛的八家將是屬性截然不同的。兩者也會相互協力於陰陽界巡視,發現作怪的鬼怪即就地正法,是保衛人類非常可靠的大將,星子老師用「特種條子」來形容可說是有趣又精準,把民俗信仰中的職階人物以現代社會的語言來做解讀,塑造了自己的奇幻創作觀,這看似簡單實則深奧的譬喻手法真叫我喝采啊!在精采的娛樂故事中不僅有教化小朋友的意涵,還能傳承本土信仰文化,讓包含我在內的不少讀者,對官將首等技藝產生進一步了解的興趣,以後如果有機會親遇,也會想要當面仔細看看這種淨化與治病的表演儀式藝術性呢。比較遺憾的大概是官將首這麼帥氣,但戲份有點少,出來後很快就把惡鬼們給打爆了,滿意猶未盡的,期待之後《乩身》系列的無限之戰裡也會有他們本尊的正式現身,與太子爺協力大戰邪惡勢力!十年過去,星子宇宙的故事可塑性、魅力角色們也將提升到一個更為驚人的高度,真的只能用「我豪興奮R!!!」來形容此刻的心情了XDD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