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東野圭吾 


本篇文章內容,來自於高寶書版將於九月三十日出版的東野圭吾《瀕死之眼》(《Dying Eye》2007)的博客來網路書店獨家試讀本之附錄。內容詳盡的訪談,不僅為讀者介紹了這本《瀕死之眼》的幕後秘辛,更說明了現在成為暢銷作家後,心路歷程與創作概念的一些改變,是一篇很有價值、相信能讓粉絲看得津津有味的訪談。在此本人便將全部專訪內容親手key in至電腦中,並分享給更多喜歡東野作品的推理迷們觀賞。


東野圭吾專訪──摘自光文社PR誌月刊《我喜歡書》 


這本小說的緣起 


問: 《瀕死之眼》是《小說寶石》從一九九八年二月號連載到一九九九年一月號的作品。可否請教為何這本小說從完結到出版,一共花了九年的時間呢?

東野:太過忙碌也是原因之一,不過真正的原因,是出自我自身的恐懼感。這部作品完成之時,我記得當時有種寫了一部怪作品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一直殘留在我心中。我想,如果要出版這種麻煩的作品,想必很多地方都需要再進行修改吧,所以我對這部作品一直抱著視而不見的態度。 



問:為什麼這次還是決定出版了?

東野:我會想出版這本書的原因,是因為這九年之間我寫出了各種類型的作品,我想讀者們應該有了「東野的作品風格多變」的想法。以前我認為只有推理小說迷才會看我的作品。可是在這九年之間,增加了許多「我雖然不太喜歡推理小說,可是我還是看了這部作品」的讀者。因此,我的觀念才有所改變,只要我自己覺得有趣不就好了嗎? 



問:九八年正好是東野先生筆下風格呈現多元化的時期呢。

東野:九六年我出了五本書,於是九七年我決定「我不出書了,我必須好好檢討一下。」而九八年就是我重新出發的時期,而這個時期也是我開始向各種風格挑戰的時候。當時《白夜行》也在進行連載。 

(小喬的OS:九六年的東野確實是個分界點,寫作出讓我很喜歡的本格(OR 反本格?)類型作品《惡意》與《名偵探的守則》之後,經過一年的沉澱,便轉變方向寫作出《秘密》與《白夜行》這一系列踏入直木賞入圍之路的鉅著了呢。)



問:因此九八年可以說是您的第二期,或者說是新生的東野圭吾誕生的一年呢。那麼,這次重讀這睽違多年的作品後,您自己覺得如何呢?

東野:雖然大致上還記得故事設定,不過理面的細節我全忘了。就像是在讀別人的作品一般,感覺十分新奇。而且還可以知道九年前的我,原來是這麼想的啊,這一點真的十分有趣。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唉呀,如果是現在的我,一定想不到這個點。不是我不寫,而是我完全想不到。」雖然有點自賣自誇,不過我從這部作品中感覺到一股能量。這讓我覺得,我必須重新尋回當年那種能量才行。 



突如起來的死亡所帶來的怨恨


問:當時連載是以甚麼為主呢?

東野:一開始我想到的主題是交通事故。我有一位在很小的時候就因為交通事故而失去母親的朋友。當時她跟我說,她也不知道肇事者在那之後是否入獄了。就算真的入獄了,他現在大概也被釋放出來了吧。那個人一定非常想忘了那個事件,或許他早就忘個一乾二淨了….我聽了之後,覺得這真的是非常殘酷的事。肇事者想忘了自己所造成的意外事故,但是被害者的親友卻永遠也忘不了。那時的我,覺得忘記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真的是一件非常殘酷的事。
所以我才會以「事故」以及「遺忘」這兩個詞彙為主題,寫出了這部作品。 



問:小說開頭逼真的車禍事故描寫,真的極具震撼力呢!

東野:那其實也耗了我一番功夫。筒井康隆的著作《救助》(收錄角川文庫「璀璨未來」)中也描述了車禍場景,我個人很喜歡那一幕。我想大概是受到那部作品的影響吧。那段車禍場景,對這部作品來說十分重要。又不能把死亡的那一幕處理得太隨便,如果不讓讀者留下深刻印象的話,後面解謎的部分就很難順利進行。雖然可能會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可是還是希望讀者對這部分多多包容,繼續往下看。雖然只是一瞬間的畫面,但是在劇情上,還是需要受害者瞪視對方表達怨念的動作描寫。如果一個人真的過得很幸福的話,對於突然造訪的死亡真的會感到怨恨,對吧。我是基於這樣心態描寫的。 



喜歡的主角


問:主角雨村慎介,在東野先生的作品中是個風格特異的角色。這個角色是如何誕生的呢?

東野:關於這一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笑)。基本上我覺得人性本惡。我自己本身信奉的不是性善說而是性惡說,因此我很喜歡這種角色。拿最近的作品來舉例的話,大概就是《綁架遊戲》裡的佐久間駿介吧。比起好人,我會更喜歡這種個性的角色。因為好人實在太老實了,很難下筆描寫。 

(小喬的OS:我也非常喜歡佐久間這位主角~當然和藤木直人的形象也有關係...然而,比起寫天真的好人,東野確實還是適合寫壞人或亦正亦邪的角色。 )



問:很難下筆描寫嗎?

東野:在描寫好人的時候,那種人很容易顯得虛偽。尤其在描寫內心戲的時候。因為在內心戲的場景,說的全是實話,而好人就會變成只會說漂亮話的角色。我經常會在想,世界上根本不會有這種人存在。所以當這部作品出現內心戲場面時,例如女友失蹤的時候,主角當然會擔心失蹤的女友。不過在此同時,主角心裡也會有「這樣反而落得輕鬆」的感覺(笑)。雖然是男女同居,但不是所有男人在女性收拾包袱走人之後,都會緊追在後立刻找人的。一定有人會想,這是天賜良機,剛好藉此做個了斷。我覺得書裡的主角正好需要這種時機。 

(小喬的OS:不由得想到標準「好人」的石岡和巳,他的內心其實就常充滿著對里美&御手洗的妄想(?)....)



問:本作在罪惡的關連性上,讓人覺得和《嫌疑犯X的獻身》的主角之間有表裡關係呢。

東野:因為寫作的時期不同,我本身沒特別去注意兩者間的表裡關係。不過這部作品,是一部我刻意不太描寫人類善良一面的作品喔(笑) 



問:閱讀了您最近作品的讀者大概會嚇一跳吧?

東野:不過
《白夜行》《幻夜》以及《紅色手指》也都沒描寫到人性善良的一面,所以我想應該沒關係吧…



在這九年之間改變的地方 



問:從這本小說完結後過了九年,您覺得您身為作者有什麼地方改變了嗎?

東野:以前我會覺得一本新書問世後,只要讓一萬個或是一萬五千個喜歡東野作品的人高興就好。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出現了許多因為看了
《伽利略》 ,而想去看我其他作品的讀者。所以在創作的想法上,就不能以「這麼寫推理迷會喜歡、我的書迷喜歡這種風格」而去寫作了。現在的我,會盡量寫出不分男女老幼、即使不愛推理小說、甚至不喜歡閱讀的人,不管任何人看了都會覺得有趣的作品。 



問:您的讀者的範圍的確變廣了呢。

東野:不是推理小說迷的讀者,人數大概比純推理小說迷還要多吧。實際上,不管我寫出多少讓推理迷興奮的高超手法、或者是急轉直下的劇情發展,這些非推理小說的書迷,都不會因此感到興奮。所以,我現在會考慮要怎麼下筆去寫,才能讓這些讀者也看得過癮。

我並不覺得這樣不好,或是很辛苦,相反地,我覺得這樣反而更適合我,我也很喜歡這種寫作方式。過去的我也不是什麼愛書者,因此我更能理解這些讀者的感受。 



問:剛才說《瀕死之眼》是您第二期的作品,說不定這已經是第三期的開始呢。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您接受訪談。

東野:閱讀自己許久以前的作品讓我嚇了一跳,這部作品寫出了即便是現在的我,大概也描寫不出來的東西,隱藏在我心裡的「某個東西」。 



經由這段訪談,確實讓讀者更為認識了《瀕死之眼》這部作品。對我來說,由於並不是很喜歡東野的近期作品,因而減緩閱讀速度之下,這本作品是勾起我的興趣的。我想看看,在東野圭吾從《惡意》到《秘密》這段沉澱的期間,具有一定實驗精神與嘗試性的《瀕死之眼》具有什麼樣的魅力呢。同時,也能夠明白東野現今的創作概念,是為了更多不是推理小說迷、或不是愛閱讀者的人們,在心血來潮想找一本書看看時,會想要選擇以及能夠獲得樂趣的作品。也許,這就是東野圭吾之所以能保持著廣大人氣的原因,或許也是,台灣推理作家們可以試著努力的一種方向。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