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8.0)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獎作品獨家出版
景翔、杜鵑窩人、既晴聯合推薦
你的心,究竟賣給了誰?

多馬∕文善
你因看見了我纔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我要追尋事件的真相,而神真的讓我解開整件事的真正謎底,這是神和人開的小玩笑嗎?

傑克魔豆殺人事件∕陳浩基
如果傑克是無罪的話,火是燒不到他的,但若他是跟撒旦結盟的孩子,火焰會把他燒成灰燼,叫他墜入永劫的地獄!
 


說來確實慚愧,早在出版時就該讀的,但因四月在忙碌於跑新聞,完全沒有空看,而之後又花了許多時間在試讀本與島田莊司上,所以最輕薄的明日工作室反而一直沒有動。小弟我在這次入伍的新訓期間帶了明日的三本書進去軍中,分別就是這本和《謎霧殺機》、與寵物先生的《吾乃雜種》。但是當兵果然是非常忙碌、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因此我也直到昨天的懇親會時,在等待父母的期間、寢室中把這一本看完的。另外《謎霧殺機》也進行了一半呢!


這次既然放假出來了,雖然只有短短兩天,也是要把握機會趕快更新書評的,否則人氣真的很慘澹呢。QQ


第一篇是文善小姐的《多馬》,在去年第五屆人狼城頒獎典禮上,已經拜見過文善小姐本尊,今年能再次見到入圍,確實也為她感到開心。與去年《瑪門》相同,本篇作品同樣帶著濃濃的宗教意味,然而其中的說教意圖卻已比《瑪門》更為減少,而著墨於許多更現實層面的東西,這對一般讀者而言可稱為一種突破呢。畢竟在小說中濃縮自己想說的話,是不容易的。(島田就是個例XD)


《多馬》裡沒有殺人命案,以相同的女主角盧學庭敘述著一個平淡的故事。在加拿大生長的學庭回到香港,遇上老同學、帥氣的阿智。他在販賣著可吸收輻射、養顏美容的NORAD電器。而溫柔、彬彬有禮的他卻突然被學庭撞見在養老院大肆破壞電器。雖然他後來馬上把電器照價賠償,但人卻突然失蹤。他的失蹤隱藏著什麼秘密呢?


看似平淡、不算吸引人的開頭,卻在故事發展中一一出現令人驚愕的變化。在NORAD代言人的歌星突然爆發出性醜聞後,一切都開始變調,阿智也失蹤了。學庭自己調查事件,揭開了NORAD這個機器中隱藏的秘密、更發掘出阿智破壞電器的神祕舉動之意義。這樣的過程非常有趣、令我喜愛。


不僅如此,
文善小姐還在最後來了個回馬槍,讓事件中的動機再次反轉,其中角色的面目反差,也令人嘖嘖稱奇呢。看似平淡的破壞事件,能夠牽扯出幕後這樣多重的犯罪意義,看得出文善小姐的功力又進步了,本作可謂一種由「日常之謎」轉變為「犯罪」的傑作。


照寵物先生所言,原來文善小姐對學庭的一系列故事是精采的成長小說,在《瑪門》與《多馬》前還有三篇作品啊。有機會的話我也想拜讀看看,畢竟將聖經意義與犯罪結合,也是文善小姐所建立的,獨樹一格的寫作風格了。不過,在《多馬》中,引用耶穌對多馬的話,套用在犯罪上其實並沒有很大的關聯,總覺得重複這樣多次的聖經語言有些牽強。希望文善小姐以後能運用其他的聖經故事結合出更精采的推理小說!我前陣子閱讀的精采傑作,
史迪格拉森《龍紋身的女孩》在這方面就有滿優異的成績,推薦給文善小姐閱讀看看,如果再試著將故事格局放大一些,相信以文善小姐日益進步的寫作功力,將來很有機會能夠榮獲首獎的!


而由陳浩基先生創作的《傑克魔豆殺人事件》,
由於在今年首獎還未公佈的三月份以前,就一直聽到評審寵物先生對其大力稱讚,自然也令我期待已久。這次閱畢,確實令我感到佩服。以一位首度提筆創作的新手,處女作有這樣的成績,確實令人極為驚艷。我十分認同所謂創作是需要才能的,而陳浩基先生在本作所展現的,便讓我充分體會他是一位極具潛力與後勁的推理界才俊。


本作改編於知名童話《傑克與魔豆》,大家都知道傑克爬上由魔豆一夕間長成的巨大豆莖,而到了神祕巨人的家。他偷走了會下金蛋的母雞與會自動演奏的豎琴,並在被巨人發現後,將豆莖砍斷,讓巨人摔死了。如果這個故事真正發生,那就成了犯罪事件了。


是的,陳浩基先生便將本作設定於16、17世紀的英國,讓一對旅行的主僕遇上了這個事件。但是被殺害的不是巨人,只是一位高大的鐵匠。但是犯了殺人罪的傑克,卻堅稱他沒有害死巨人,而且金幣和母雞、豎琴都是巨人的太太送他的。面對這樣各說各話的難題,就需要名偵探出場了。


陳浩基先生也在本作中創造了福爾摩斯式的偵探組合,分別為貴族霍夫曼與助手漢斯。兩個人各有所長,而霍夫曼是以寫作奇聞軼事與傳說為志的作家,旅行途中聽到這個事件,就參上一腳。而偵探也確實不是蓋的,對兩方進行問話,一一釐清故事中的疑點,藉由抽絲剝繭的過程而推理出真相。


本作在創意方面可謂無可挑剔,將運用童話故事改寫的功力發揮的淋漓盡致,在辦案過程又充分合乎邏輯,從每個不合理的小事情中一一挖掘真相,如下金蛋的母雞、自動演奏豎琴的秘密、突然長大成豆莖的魔豆之謎等等,再到鐵匠摔死的事件,各個謎團都有極為合理的解釋,可見到陳浩基先生擁有的高度理性分析能力,是位具有深厚推理底蘊的推理迷呢!


如同陳浩基先生在入圍感言表示的:「推理小說最重要的不是翻天覆地的詭計,而是能否讓讀者覺得有趣」,本作便是他充分實踐理念的証明。能在處女作中便確立自己的風格與理念,確實是很不簡單的成就,不得不說,本作沒有獲得首獎,確實在我的意料之外呢。


如書中角色提到的,霍夫曼與漢斯在本案前還解決過了德國童話的「哈梅林魔笛兒童集體誘拐事件」。想必陳浩基先生對這個童話也有了一定的構思,非常期待,能在日後見到這個童話推理故事。如《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將童話一系列改寫的構思,將其改編成童話推理系列,將會是推理史上了得的創舉呢!當然,中國的神話故事與鬼故事也都是可以運用的,這次陳浩基先生的成果,也為許多有志創作的作家們提供了一個努力的方向呢。


總覺得當兵沒有好好動腦,加上寫網誌時間緊迫,有點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的感受,真是抱歉還請見諒,以後我會繼續努力寫好推理小說書評的。也衷心期盼所有華人推理寫手,能持續努力,寫作更優異的華人推理小說!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