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憐如折翼之鳥般的表情,瑞生明白憐一定知道何謂"拉斐爾"! 但是無論怎樣問他,憐都不肯透露任何隻字片語.瑞生感受到了憐所背負的問題的沉重,為了該如何幫助他而感到苦惱不已. 瑞生找孤門商量,孤門也去找憐懇談.但是憐認為這是現在還不能讓其他人所知道的事情,堅決不說...
        回到基地的孤門被吉良澤優現身警告: "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要接近千樹憐嗎?太過靠近憐,最終痛苦的只會是你自己!" 
        沙耶與松永錯身而過,沙耶詢問瑞生的任務作得怎麼樣.松永莫測高深地回答:"年輕人真是可怕啊,他們無視組織的牽絆,順著自己的意思而行動..."
        吉良澤回想起過去,與憐一同住在宿舍的日子.吉良澤也是普羅米修斯之子,他能看到許多旁人看不到的東西. 當時憐對優詢問: "你總是在看著鳥呢."
        優笑笑回答:  "如果你以為我看鳥是因為嚮往牠的自由,那你就錯了.鳥一點都不自由,牠們飛翔是為了築巢,為了補食,為了生存而飛,不飛就活不下去,鳥其實很可悲."
        憐回答: "我同意你的說法,鳥並不自由,是人們將自由的形象強加於牠身上,因為人類自己渴望自由!"
        但是那個夜晚,憐卻帶著包袱拉著優,"我們出去吧,去海邊,去試試何謂自由!"
        另一方面,西條風不斷看著藍色NEXUS的作戰影像.她似乎從憐的作戰方式中找到了不協調感.
        上層高官詢問松永,就這樣放任那些年輕人胡作非為下去好嗎?松永回答: "請您放心,那些年輕人的日常生活就在戰鬥中.無論如何想逃避,在異生獸那巨大的敵人面前,他們沒有任何退路.無論多麼迷惘,多麼無助,也只能那樣永無止盡地戰鬥下去.就結果而言,就更好"控制"了!"
        異生獸里札里亞斯復活了,在黑暗領域G的控制下變得更強! 黑暗領域這次直接籠罩住了NEXUS與異生獸,憐面臨著被黑暗包圍的苦戰! 強化後的里札里亞斯變得極為可怕,並且看透了憐的作戰方式,使得憐竟然被打得陷入落敗危機. 異生獸接收黑暗領域G所傳來的能量,對準NEXUS要發出最強一擊的熾焰,NEXUS依然奮不顧身地往異生獸衝去! 西條在此時突然用飛彈攻擊NEXUS使其退開,躲過了怪獸的必殺擊;並趁勢用弓箭光波取得了最後勝利,十分驚險!
        戰後孤門向西條表示謝意,她的行動救了憐一命.西條反倒對孤門提出疑問,她無法理解藍色NEXUS的戰鬥方式! 一般人在戰鬥時都會有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的保護意識,然而憐沒有! 千樹憐的戰鬥方式從來不會保護自己,只以打倒對手為優先.到底是怎樣的過去造就他這樣的個性呢....?
        故事最後看到的是跑著步的憐: "優,不像以前所說的,我已經沒有好幾個未來能選了.我能走的,只剩下一條無可憾動的未來之路了!但是在那一天到達之前,我仍會繼續那樣地,戰鬥下去..."

        這集關於"鳥"的故事與涵義都很有意思啊,鳥兒並不自由這樣的說法很新鮮,也很有寓意,只是太過悲觀靠北了...習慣啦,這部作品很能將一些東西解釋得很黑暗! 憐最後的自白大概也代表普羅米休斯之子有著生命限制吧...他的願望就是在死前保護所有的人,所有愉快的家庭,雖然還是個17歲的孩子,但是千樹憐確實已經是了不起的男子漢了!

      爬蟲型異生獸  里札里亞斯古羅拉
        前一話中被NEXUS打倒的里札里亞斯殘存的一塊碎片,被"黑暗的未知之眼"的黑暗力量復活並加強威力成為進化的異生獸.  身上多了更多強而有力的觸角,胸口新長出的口中也能吐出強力熾熱光線.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