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丰《巫王志‧卷一》

(評分:8.5)

 

亞洲最暢銷武俠女作家,作品全系列熱銷五十萬冊!

女版金庸──鄭丰

出道十周年紀念全新玄幻奇情力作

一段遠古偉大王朝皇室傾軋,列王更迭,動蕩起伏祕史!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

 

卷一:天邑商

昆侖之虛,赤水如血。日正當中,五輛裝飾華麗的大商牛車在土道上轆轆急行,車上載的除了掩人耳目的貨物之外,竟還藏了一位奉商王之命祕密去往西南神山求醫的大商王子。但任誰也難以預料,此行竟是一段掀起驚濤駭浪,動搖大商根本,震撼王室命脈之旅……

 

 

P.21 商朝以青銅器聞名天下,商都遺址出土了大量的青銅器物,然而甲骨文中並沒有「銅」或「青銅」等字眼。由周朝金文推測,商人很可能稱青銅為「金」或「吉金」。青銅通常是純銅與錫的合金(甲骨文中有『錫』字),也有銅與鉛的合金。青銅中含錫量愈高,光澤和硬度就愈高,較適合用於兵器。錫較鉛貴重,因此王室所用青銅器通常含有較大比例的錫,而平民所用青銅則多含鉛。書中所用「金」或「吉金」即指青銅器。

 

藉由試讀來認識許多平常沒契機接觸的大作家、新作家,總是充滿出乎意料的驚喜!赫赫有名、被譽為「女版金庸」的鄭丰老師作品,便在這次的《巫王志》試讀中讓我感到「相見恨晚」地首度相遇了。剛好最近才和華星娛樂的副總有詢問到IP授權的狀況,而得知《巫王志》就是最近在大陸售出IP版權,有望後續再看到強勢陸劇拍攝上映的盛況,而對這部作品具有更濃厚的親切感。讀這本第一卷時也不斷發出一次又一次的讚嘆聲,名家不愧是名家,這是繼去年的星子老師之後另一位名聞遐邇,並讓我在第一次接觸時就感到「沒有過譽」、甚至「立刻被圈粉」的暢銷大作家。只能說暢銷作家必定是其來有自,小說中具備無可形容的魔幻魅力啊!如果也跟我一樣是「老武俠迷」但尚未接觸過鄭丰老師作品的讀者朋友,確實可放心一試!

 

P.123 古代稱事鬼神者為巫,祭主贊詞者為祝。祝也是通鬼神之人,在此書中身為巫的助手。

 

P.133 本書中的甲骨卜辭大多引述真實卜辭,此處關於商王武丁貞卜婦鼠和子辟的卜辭皆為真實,出自殷墟出土的武丁時期之甲骨,此後不再一一引述。

 

《巫王志》在2017年的八月先一次推出了前三卷,並在相隔一年後完成剩下的四、五卷,2017年時奇幻基地也大手筆地為前三卷製作了一套限量的燙銀書盒蒐藏版,並搭配了鄭丰老師簽名的精緻藏書票,後來也是無意外地銷售一空。這套作品可說是鄭丰一轉過往風格,大膽挑戰全新路線「奇幻」的歷史鉅著,評價在前三卷是有褒有貶,讚賞的稱之為「東方版的《冰與火之歌》」、不喜歡的則說她的作品還是武俠的比較好看。因為我是第一次接觸鄭丰,在沒有其他前作可供比較之下,我會非常推薦本作的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其「寫作取材上的困難度」。如文中大量作者注釋中所說明的(是的是作者許多貼心的說明,而不是一般翻譯小說的譯者注)。本作的許多劇情發想都來自於真實出土的古物記載:甲骨文卜辭,而不是作者本人全然天馬行空地想像。在採訪中老師說光是蒐集資料就花了半年的時間,商朝是西元前1600年就成立的朝代,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漫長歷史。商朝的甲骨文和金文是中國目前被發現最早的文字符號,至今已有不少文字已經不再被使用,因此在辯讀、研究上是非常辛苦的。出土的古物記載的都是熱愛卜卦的商朝人占卜前後的「文獻記錄」,而關於他們「正史」的反而只能在周朝人的文獻中看到為數不多的資料。商朝歷經漫長的六百年,還有太多的空白與不解之處。而鄭丰老師竟然決定在堅實的歷史基礎上加入自身奇幻異族設定的構思,不走架空世界的捷徑或者是乾脆直接忽略正史的脈絡、只是單純借用商朝背景等取巧做法。(武俠港漫時常就這樣,只使用自己方便的歷史設定,考究部分一團亂)。讓讀者能夠在欣賞小說的同時認識商朝那些神秘陌生的人事物,上一堂堂超有意思的歷史課,這是最困難的一條路,卻也是成果斐然的正宗「中式奇幻小說」之演練,那些有關東方式奇幻該怎麼寫的爭論──還真的可以在《巫王志》之後劃下句點了。

 

P.74 一行人在鼠戍的押解之下,來到了婦井的宮殿「后井宮」。后井宮以宏偉華美著名,王昭登基為王、立婦井為后的次年,便特意派遣王室多工赴井地替婦井興建這座后井宮,以彰顯王昭對王后婦井的尊重榮寵。王昭和婦井成婚甚早,王昭青年時曾遭其父王斂(小乙)流放,遠離天邑商,婦井便帶著三個幼子回到母方井方住下。王昭在外流浪了十六年,直到四十餘歲才回到天邑商,登基為王,這時婦井已三十有五,過了生育年齡,而且兩人分別已久,因此她雖受封王后,卻仍長年居於井地,並不與王昭同住天邑商。王昭感念婦井這十多年來吃了不少苦,對她深懷愧疚,因此待她極厚,不但為她建造華麗的宮殿,更賜與她豐饒的土地,並讓她擁有自己的井戍和井師。婦井也如其餘多方之長一般,定時入天邑商朝見商王,進獻黍酒和甲骨等貢物。

 

P.138 大商王族極為重視王族子女的教育,王昭登基後,更在王宮內的東側建造了一座新學,稱為「左學」,並規定王族多子、多女、多生五歲便需入左學,學習射箭、操戈、文字、樂舞和種種王室的制度儀規。年長學成之後,地位較高的多子便可轉入位於王宮西郊的「右學」,學習祭祀之儀和師戎之道。祀與戎,乃是維繫大商王族武功威勢和繁榮富庶的兩件首要大事;王室多子之中,有資格登上商王之位者,有資格分封領地者,以及有資格領師出征或擔任輔政之卿者,都必須嫻熟祀戎之道。而在「右學」中表現優異、出類拔萃之王族子女,往往能得到商王的青睞,或受召出征,或受封職位,或受命輔政。

 

《巫王志》的故事設定在晚商的第23代君主「武丁」王昭朝代,主角則是王昭體弱多病、並不被其他人重視的王子子曜(又記為子躍),也就是日後的第24代君主「祖庚」。而小說的內容主軸就是少年祖庚的成長史與武丁的征戰偉業。作者這樣子的設定也有其必然因果,因為現今出土甲骨文的記載有70%都來自武丁的時代,這位在位長達59年的商王打造了「武丁中興」的盛世,據統計他的四處征戰大大開拓了商朝疆土,征服了81個敵國與叛亂的方國。在中國的傳統文獻《尚書》、《逸周書》、《詩經》、《史記》、《國語》、《呂氏春秋》等書中,都對他有很高的評價,認為他是一個虛懷若谷、寬厚仁慈、為民服務的優秀政治家。甚至稱武丁是先秦時期(包含夏商周三代)最有作為的君主!既然選擇由正史下手撰寫商朝故事,那資料最豐富的武丁確實是唯一、也最恰當的選擇。然而,鄭丰厲害的是仍然強調了自己的獨創性,選擇讓僅在位11年、歷史資料幾乎沒幾句話的「無作為」帝王祖庚為主角。她用現代人的觀點去嘗試闡述、創造祖庚為什麼不征戰、也不消滅其他民族的真正理由。也用血淋淋的滅族描寫,顛覆了史書對於大中國主義的一昧歌功頌德。武丁的「豐功偉業」,在其他弱小民族看來卻僅是個恐怖獨裁的種族滅絕專家。那些在河南安陽挖掘出來的「殷墟」遺址內大量活祭用的「人牲」,也是武丁無法否認的罪孽證據。誰才是宅心仁厚的仁君?或者在《巫王志》之後,歷史學家與讀者們會有另一番的想像空間。

 

P.35 小巫閉上眼睛一會兒,又睜開眼睛,說道:「我的巫術並不比巫韋差,但是魚婦屯處於大荒山地界,那兒是百巫禁地,巫術在該地盡數失效,任何巫者去了那兒,都只能任人宰割,因此我也無法對付魚婦。」說著攤了攤手。

 

P.45 顓頊帝乃是帝嚳之父兄,並非商人的直系先祖,而屬於旁系先祖;只是商人認為所有的先祖都有能力護祐子孫,也有能力降下災禍,因此寧可多多益善,不論直系或旁系先祖全數恭敬祭祀,絕不敢漏了哪一位先祖先妣,免得替自己招來禍事。

 

P.67 「這一路上,我們需得避開敵對多方的地盤,也須避開山神水靈和諸般邪祟。你熟悉道路,前路是否平順無舛?」

每當商王車隊遠行時,商王大巫都會派遣一名地位較低的巫者跟隨車隊,負責在途中替眾人治病、驅邪、祈禱、避災等。但隨行的巫霍被巫韋殺死了,此時車隊中並無巫者,一行人彷彿在黑暗中摸索而行,甚感岌岌可危。

 

根據我們所知道的歷史,商朝是個對巫術、祖先、鬼神有著狂熱崇拜的朝代,與講求禮樂的周朝其實有著極大的差異。說難聽點就是思想還滿落後、並未開化發展出真正的文明觀念。然而這個特色卻也成為創作「奇幻小說」最好的著力點,在這個人、巫、獸、鬼神間的界線都還有點混沌不明,敬仰超自然力量遠重於現實科學的時代,「巫術」(魔法)的存在顯得是那麼地順理成章。因此具法力、懂卜卦的巫師們備受尊崇,甚至加入了人能夠變幻為野獸的設定。以往的商人能夠化為玄鳥,其他方族如羌族、虎族、鼠族也都有變身能力的傳統。這些設定搭配真實存在與動物為名的方國們,並不顯得過於跳TONE不搭嘎,反倒是基於演化論之上的合理條件。於是一個不遜《魔戒》與《冰與火之歌》的武士與奇獸、武器與巫術之戰的幻想世界觀便搭建完成,中間有相當多的元素與可發揮空間,我想這個成就,還真是滿讓中華文化子民的我們可以感到興奮的。

 

P.90  我聽大巫䐨說過,他方異族之人,還有歷代大巫,很多都能變身為禽為獸。只不過商人把變身看成莫大的禁忌,一見到巫者或方族之人變身,便立即打死燒死,因此沒有人敢在天邑商左近數百里內變身,以免招來商人的憤怒殺戮。我倆在天邑商長大,自然從來沒見過人變身為禽獸了,許多人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據大巫䐨所說,他小的時候,村裡幾乎人人都會變身,不只是巫者。甚麼都能變。熊啦,虎啦,貍啦,鳥啦,兔啦,魚啦,甚麼都行。大巫䐨跟我說過,遠古之時的多方之人,虎方的人能變身為虎,羌方的人能變身為羊,犬方、馬方、龍方、鹿方、鷹方、鼠方等等,都能夠變身為方族名稱的禽獸。各方的名稱和圖騰,就表示了他們與何種禽獸關係特別緊密;而法力高強的大巫則能隨心所欲,變化成各種禽獸。但是大巫䐨又說,今日方族中能變身的人愈來愈少了,只有大巫和少數族長直系的子孫能夠變身;而且當今之世,連懂得變身的大巫也不多了。

 

P.114 子曜知道小巫身為巫者,因須時時與天帝神靈打交道,必得嚴謹維持己身的清潔淨純,不但一輩子不能婚取,飲食規矩也極為嚴格,每日所食必須清淡而簡潔,有時甚至一整日只能喝清水,因此小巫一直十分嚮往王族的酒肉美食。子曜微笑道:「你來吧,我給你準備你最愛吃的牛脩和羊羹,還有梅飴。」

 

而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其實可以引經據典的創作真的非常多,好比「古之巫書」《山海經》裡的學問多多,不但有女媧補天、夸父追日、黃帝大戰蚩尤這些上古神話的記載,成為中國神話的代表;還有許多巫師的方術儀典,遠古的妖怪、怪獸等大量記載,具有珍貴的歷史、地理考究價值。當然也成為現今許多文創作品的資料來源,本作中距離《山海經》的時代近,也因此更有底氣使用大量有本所源的奇獸融入於故事內做為輔助,又加強了深度與娛樂性。雖是初次挑戰奇幻小說,但鄭丰的準備確實十分充足,把能夠運上的資料都盡量用得盡善盡美,這樣認真做事前準備的敬業Study讓我十分佩服。卷一中戲分意外多的讙可就是故事裡不可或缺的重要吉祥物呢,又可愛又實用,逼人好想養一隻!如果《巫王志》推出線上遊戲版,已經可以想像畫面會有多唯美與生動了!

 

P.28 巫韋冷冷地瞪了老臣樸一眼,從懷中掏出一隻鳥,模樣頗似鷂鷹,卻生著一張人的臉孔,雙足猶如一對人手,乃是一隻名叫「鴸」的奇鳥。

巫韋對那隻鴸說道:「稟告王后。子曜治病。赤水昆侖。」

那頭鴸點了點頭,張開人口,複述道:「子曜治病。赤水昆侖。」展開翅膀,沖天飛起,轉眼便鑽入雲霄,再也看不見了。

「鴸」,音同「朱」,出自《山海經.南次二經》的奇禽:「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土。」

 

P.64 「這是生長於冀望山的奇獸,叫作讙,能夠辟禦凶邪之氣。你將牠帶在身邊,便能暫時保住你的性命。」

子曜睜大了眼,但見那頭小獸生得極為古怪,身形彷彿一頭小貓,皮毛黃中夾著棕黑斑紋,但臉上只有一隻巨大的眼睛,臀上卻有三條尾巴。

「這隻讙狡詐得很,牠知道你喜歡貓類,便裝出貓的叫聲。其實牠懂得百獸之聲,熊羆虎豹的叫聲牠都能夠模仿。對了,必要時你還能將牠殺了,吃下牠的肉,能治百病。」

 

在卜辭記載結合作者的妙筆之下,商朝的武丁盛世仍須面對選擇繼承者的各方勢力之角逐,並不是他想做什麼便能橫行無忌的。可能這也與先秦時期的朝代屬於部落共主性質,在尚未完成秦始皇的中央集權前,仍須多加考量其他順服方族的想法。武丁妻妾與子女眾多,在60多位妻子中最有名的有三位王后:井方的婦妌、兕方的婦嬕與商方的婦好。同時也帶出我們所意想不到的商朝的王室夫妻生活方式是很不一樣的,武丁王昭因年輕時不受父親小乙喜愛而在外流亡很長一段時間,婦妌則長期待在自家井方,雖然有幫丈夫生下孩子,包含嫡長子子弓(號祖己),但夫妻聚少離多,即便武丁登基為王後她仍未前往天邑商同住,而是繼續統治著井方,以井方之主的名義朝貢商朝。這種部落共主制所造成的特殊夫妻關係很難想像能在秦始皇以後的中國集權朝代中再出現。而這種早年的特殊現象也存在於小王(太子的意思)子弓與他妻子婦鼠間,讓故事得以有子弓之子子辟的身分玩弄可解釋的空間。

 

P.118 子曜雖是王昭親子,但王昭即位後廣取他方之婦,子女眾多,這時已有三十多個王子王女,因此子曜見到父王的機會並不多,加上他自幼體弱,原本便難以得到父王的青睞。大商以武力稱霸天下,商王自然希望王子個個體型高大健壯,勇猛善戰,對弱小多病的王子往往不屑一顧。王昭本身擁有大商王族最理想的偉岸體格,也最鍾愛與自己形貌相似的王子,而子曜顯然並非其中之一。

 

P.134 「不錯。每位王婦分娩之前,每位王子王女出生之後,我王照例都會貞卜該子女是否他的親生子女。這是因為許多王婦都擁有自己的封地,並不與王同住。你明白麼?」

 

歷史小說通常難寫的是在已經沒有雷可爆,有著「歷史之壁」的強大限制下,該如何把故事說得好、人物寫得生動,帶給讀者驚奇以外的享受。鄭丰把祖庚子曜設定成體弱不堪、不被眾人放在眼內,連活下去都有困難、更遑論有任何野心的平凡王子。即便擁有出色的才智也無用武之地,而且他的母親婦嬕也是病得奄奄一息,在宮內沒甚麼地位。活在豺狼虎豹環伺的朝廷中,「沒用的」子曜憑什麼在崇尚武力的商朝內獲得父親的賞識與其他方族的支持,而逆轉情勢登上王位?我常說的小說基本背景設定很重要,《巫王志》顯然玩得很大、使得很盡,讓我是被點起熊熊的好奇心與期待感。這是一個切合「宮鬥」、「權謀」題材的高質量IP。即使卷一中先提前告知讀者真相,武丁在外流亡時有得到巫師預示天命,須立婦嬕為后、其子為小王,才能讓他的大商保持強盛,否則婦嬕一家會遭遇報應。然更換王后、拔下婦井豈是如此容易兒戲?王后所集結的軍事勢力之龐大在卷一中也讓讀者所了解,接下來該怎麼樣鬥倒婦妌與有中國史上最早文字記載女將軍的奇女子王婦婦好,也著實很有一番發揮空間。本集中也已經有開始埋梗,子弓之弟,勇猛善戰的禁衛軍之長子央與子曜在獄中慢慢建立起的一段患難情,感人且勢必在後續的發展中有重要的定錨。

 

P.220 人牲的獻祭則較為繁複。行使「伐」法者,由力大的巫者專職執持吉金神鉞,斬下羌牲的頭顱,旁邊配有兩名祝者,手中捧著精緻的金卣,負責盛接牲血;每接滿一卣牲血,祝者便奔去將牲血倒入祖丁旦前的九只古鼎之中。鼎中原已注滿由井方進貢的上好之鬯,鼎中一加入牲血之後,便有多食忙著用金勺舀出殷紅的血鬯,注入吉金酒爵酒尊,捧去給參與祭禮的眾王族和佐臣享用。

負責「卯」法的巫者則讓牲者躺在石板之上,手腳牢牢綁住,以快刀將人牲從咽喉直至腹部剖開,取出內臟,在火上略微烤炙之後,便放在金豆中,陳列於祖丁旦的祭台之上,供先王享用。

行使「褒」法的巫祝,則將羌牲綁在直立的木柱之上,羌牲腳下堆滿柴火,巫祝點火燃燒,讓羌牲活活燒死。

大室中的商王族和佐臣並不參與執行牲法,他們的任務僅限於到場觀禮、飲用牲酒和食用炙羊。對他們來說,祭祀中最重要之事莫過於飲酒。商人無不好酒,然而商王為了節制殷王族日夜酗酒的惡習,規定平日不可多飲,每日最多一爵。唯有在舉行重大祭祀之時,所有參與祭禮的王族皆可毫無限制地飲酒,酒中摻入了「伐」法羌牲的鮮血,對他們來說,更加鮮美可口。

子曜不喜飲酒,眼見其他王族多子都搶著去祭台前取過裝了血酒的吉金爵,狂飲不止,他卻只坐在當地,低下頭,盡量不去看多巫多祝執行牲法人祭。不知是因為這些羌人原本就不能變身成羊,還是因為服了藥酒或其他原因,所有用作人牲的羌人羌女都未曾變身,一一分別遭巫祝施行伐、卯、褒等牲法獻祭。羌牲即使已服過藥酒,劇痛臨體時仍不免清醒過來,哀哭聲、慘叫聲此起彼落,淒厲悲絕,慘烈無比。

 

P.224 商代的人祭和人牲現象十分普遍,甲骨文卜辭中透露了數十種殺人牲的方法,包括斬首、解剖、擊斃、劈砍、焚燒、土埋、水沉、陳列、曝乾、烹煮等,讀起來頗為恐怖,很難相信孔子盛讚稱美的三代之一、中國正史一部分的商朝,仍處於如此原始野蠻的狀態。此處描述了其中三種殺人牲法,皆有甲骨文根據。詳情可參閱王平與顧彬所著之《甲骨文與殷商人祭》。

商人對祖先鬼神的崇拜,在現代人看來可能頗感陌生;商人祭祀時往往擊鼓、跳巫舞並大量飲酒,與周朝文質彬彬、尊禮重樂的祭祀氛圍大相逕庭。請參見《詩經.商頌》中的〈那〉、〈烈祖〉等詩篇,從詩句中可窺見商人對祖先的恭敬崇拜和祭祀時的狂熱情景。

 

卷一中花了不少篇幅在描寫武丁征戰滅族、且大量使用人牲生祭鬼神先祖或者是陪葬的殘忍之舉。商朝為什麼這麼「野蠻」?當時的商朝人的價值觀是甚麼,導致他們會有這些作為,搭配出土卜辭的大量不為現代人所熟悉的「奇風異俗」成為《巫王志》為歷史小說的深度價值,讀來也相當新鮮有趣。在歷史小說這些已經發生的事中,作者如合採用不一樣的觀點去敘事或評價十分關鍵,而這也是本作中做的很好的地方,因為她採用了一個與普世商人想法不同、悲天憫人的子曜來看待這些殘酷的習俗,子曜就代表讀者的視點,幫讀者發聲(看著人祭時衝上去喝血配酒的王族們覺得好噁心!),並藉此讓讀者更容易認同、喜愛這位看似無用的病弱少年。至於戲分意外的頗多,性格活潑討喜,與子曜年紀相仿、身世相若,因身分不同在左學內被其他王子王女看不起的大巫䐨之徒,本名為「載」的小巫,具第二男主角之姿的比重自然也有其背後原因,就留待後續集數再談了。可以想見有歷史之壁眷顧,與子曜一文一武功能互補的小巫肯定也有好多故事可講呢。想看他們之後戀愛的劇情啊~~

 

P.213 大巫䐨以善貞聞名,幾乎日日替王貞卜。然而今日卜問之事關乎是否出師征伐羌方,乃是王之大事,他比平日更加謹慎恭敬。這時他以金鑿在龜甲反面鑽鑿出了一個圓形的小孔,持起龜甲反覆觀望,感到滿意了,才以金夾夾住龜甲,置於火爐之上灼燒,口中誦念祝禱之詞。

龜甲在火上發出劈啪聲響,鑽鑿之孔的邊緣被灼燒出數道裂紋,所有人都凝神注目於那片在火中燃燒的龜甲;眾人皆知,以龜甲貞卜乃是巫祝最神祕的儀式之一,巫者藉由觀察龜甲在火中灼燒出的紋路,以得知天帝、先祖和諸多鬼神的心意。一位法力高強,能夠通天地、達鬼神的巫者,可在貞卜的過程中不斷與鬼神溝通,以其誠心和法力,令鬼神的意志完整地呈現在龜甲灼燒的紋路之中,從而讓王者獲得應當遵循的答案。

燒灼了約莫十個呼吸之久,大巫䐨將龜甲移開火爐,置於一塊白色綢布之上,閉目禱祝良久,才睜開眼睛觀察裂紋,最後稟道:「啟稟我王,天帝先祖的意思皆同。此卜為吉。」

 

P.303 鬼方與我大商非敵非友。靈師乃是天下多巫之中年齡最長、法力也最強大的一位。我曾聽大巫說過,各方巫者皆以鬼方靈師為尊,不僅因為鬼方靈師法力強大,更因為他年高德劭,睿智公正,更不時對他方巫者伸出援手,解危扶傾。

 

擺脫了連日本人都用過的老掉牙《封神榜》題材,在那個沒有少林、更沒有江湖;沒有天子與諸侯、甚至連「國家」的概念都還沒有的神秘遠古晚商時期。在他們心目中武是什麼?俠又是什麼?那個時代的「武俠對戰」又該是什麼樣的模樣呢?鄭丰以最紮實的考究手法,從卜辭到艱澀難懂的古文無不挑戰,嘗試還原了那些大部分創作者不敢、也沒有耐心與信心去書寫的禁忌領域,開創了嶄新的、合情合理的奇幻武俠世界觀。不故步自封而是開闢新局,這是我非常重視與肯定的創作者特質。或許以後仍會陸續有更多的甲骨文古董被挖掘出來,又再度顛覆了現在我們對商朝所認知的信史。但那又何妨,至少我們有了氣魄萬丈、劇力萬鈞的《巫王志》!上一本試讀的奇幻基地武俠小說Priest《有匪》系列我也喜歡,但同樣都是五卷的長度,現在《巫王志》卻讓我激起了好久沒有出現的,好想一次看完全套故事的強烈興奮感。可以先改編個漫畫先嗎!?推理小說迷們常會討論一個話題:如果被困在荒島,最適合看哪本推理小說?現在我發現,帶一套鄭丰的小說去荒島慢慢地獨自享受,應該才是最樂趣無窮的選擇吧!

(欲購買本書請點此進入網路書店購物車!^^)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