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凱爾曼《都嘛是怪腔男孩》  


(評分:7.0)


我沒有偏心哪一滴雨,每一滴我都喜歡。
我沒有害怕任何罪惡,因為我跑得比誰都快。
我的皮膚和怪腔調裡包裹著一顆熾熱的星星,
就像鴿子一樣飛翔自在……

天空想下雨,把地上的血沖走。
這是死掉的男生的血,他在阿喬炸雞店前被殺了,血流得到處都是。
小孩子不應該被殺,但在倫敦這裡似乎不是。

我叫哈利,今年11歲,剛剛從迦納搬來倫敦。
學校裡的老大叫我幫他們做事,說不做就是敵人,但我才不幹呢。
要我做壞事,我寧願當警探幫死掉的男生找出兇手!
我去河邊找兇器,收集嫌疑犯的指紋,用望遠鏡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找出兇手,我們才能跑在死亡的前頭,才能「永遠」和愛的人在一起。

我愛媽媽,我愛爸爸,我愛姊姊,我愛還是小貝比的妹妹。
我愛同學帕琵,我愛常常來陽台拜訪我的鴿子,我愛泰利的狗。
我愛把自己指紋燒掉的阿姨,我愛我最好的夥伴狄恩。
我愛我的飛毛腿,我愛樹,我愛星星……我愛這個世界!

努力好幾個月,我快把證據找齊了,快要天下太平了啦!
可是好像有什麼人在等我。從跑過的風中,我嗅到恐懼……
抬頭看,我的鴿子站在欄杆上,用牠粉紅色的眼睛看著我,
好像在對我說:別擔心,我會為你帶路…… 



千禧年的倫敦發生了一樁震驚社會的青少年兇殺案。來自非洲尼日的十一歲男孩泰勒和姊姊為了治療癲癇來到英國倫敦。沒想到幾個月後,泰勒被發現倒在倫敦派克漢區空屋的血泊中,兩名兇手竟是十三、十四歲的青少年。這樁犯罪引發英國社會空前輿論,也引發作家凱爾曼寫作的這本小說--《都嘛是怪腔男孩》(Pigeon English)的種子。 


本書中以十一歲、來自迦納的男孩哈利,以第一人稱敘述他眼中看到的英國移民社會以及犯罪暴力。以孩童天真無邪視點觀看殘酷世界的反差作品甚多,如
約翰‧波恩《穿條紋衣的男孩》愛瑪‧唐納修《房間》等。而這本《都嘛是怪腔男孩》在今年三月出版後,立即賣出廿個國家版權,也入選布克獎(Booker Prize)最後決選名單,英國電視台BBC立即買下版權,可說是一夕轟動!
 

「在貧民區長大的孩子們其實也有正向的一面。」凱爾曼對於大眾不斷將貧民區青少年與犯罪連結在一起深有感觸,當年他讀到新聞寫著「泰勒最大的願望是希望當醫生,治療好姐姐」,知道泰勒是個不折不扣的好孩子,而在他的小說中,也設定主角哈利即便面臨校內同儕霸凌,鄰居男孩被殺,依然抱持樂觀態度面對世界。


《都嘛是怪腔男孩》中所描寫的底層社會、孩童們的特殊腔調與口音可說讓讀者是非常印象深刻的,非常忠實地反映出這個移民世界的各種圖像。這點與作者凱爾曼出生於貧民區,且致力親身觀察、研究,並曾做過清潔工、倉管、地方公務員等工作有關。他說,為揣摩年輕人的對話,常在家附近的高中閒晃,聆聽他們的遣詞用字。他也因此在書中讓哈利吐出「Asweh」(I swear,我發誓)等結合英語和迦納語尾音的怪腔怪調、獨特文字。所下的苦工與用心,是值得讀者們敬佩的。


哈利與同學們目睹了同學被殺害的命案現場,對這些貧民區的孩子來說,這可是件大事。因此他與好友喬登自己當起偵探,開始進行「調查」,並因此看到校園惡霸組成的岱爾農場幫的許多惡行,被控制的其他孩子們所不得不為的壞事。即便是哈利本人也始終無法逃離這樣的殘酷現實,以至於最後出現如此突如其來、諷刺卻也真實的結局。在哈利本人與讀者的一片錯愕中,畫下句點。在心痛與惋惜的感想中,我們也不禁深深地思考更多書中意象、劇情所代表的意涵,以及在這個移民社會的底層中,大人與孩童們是如何地面對世界,如何充滿希望地努力過活下去。無論是現實命案中的泰勒、抑或是書中的哈利,他們的悲劇與命運,都讓我們是可以更為重視、讓社會更為美好的。


《都嘛是怪腔男孩》原文的書名是「鴿子英文」(Pigeon English)。凱爾曼表示,「鴿子英文」帶有雙關語意,其一指書中常出現鴿子這個意象,象徵哈利父親的空缺,成為哈利喜歡對話的對象。另一個涵義則取自「洋涇濱英文」( Pidgin English),也就是英文常常融合外來語,最後成了正式英文之意,這也代表了移民和寬容的象徵。 


PS:感謝大田出版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