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星子《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  

(評分:8.0)

 

陰規疏漏、百惡叢生,

太子爺乩身,奉命斬妖除魔!

 

充滿現實感的在地魔幻風景

猶如臺灣版《康士坦丁》——鬼才作家星子,最新大作

 

罪與罰,欠債與救贖,古老傳說與現代鄉愁,以十年前的《陰間》系列為基礎,星子創造了充滿現實感的在地魔幻風景。熟悉的神明、日常可見的角色,這是屬於臺灣特有善惡信仰的原創類型。

 

「我錯了……」他全身皮膚焦裂,早已流不出一滴汗;嘴巴張開,吸入肺中的,是滾燙如火的風。

「你認錯呀?」牛頭男人摳了摳耳朵說:「認錯很好啊,不過該扛的罪,還是要扛。」

他沒有反駁,繼續跟著牛頭男人,踏著一階階焦燙鐵梯持續往下。

這個地方遠比人世間任何一處地方都還要深邃。

在地底的地底。

比陰間更底下。

煉獄。

 

一棟一二樓住人、三四樓住鬼的舊樓;

一隻不斷叼來各式廣告傳單的文鳥;

一疊畫著太子爺七種法器的尪仔標;

一個似曾相識的女孩;一個踏火伏魔的罪人⋯⋯

 

為了彌補曾經犯下的過錯,拯救受累的家人,

韓杰接受了太子爺的懲罰,

以嚴格的戒律和肉體的苦痛為代價,

成為神明於人間的代理人。

他想早些償還這一切,可以自由地活或死。然而那天,急促的門鈴聲響起⋯⋯

 

閱讀這本書時,不由得想起與友人作家張渝歌以前常聊的理念,不是純文學、也不是輕小說,我們想要尋找與推廣有質感的大眾娛樂小說,就是能夠更適合全年齡閱讀、也不粗製濫造或大量複製的台灣本土小說。而張渝歌在去年六月金車的精彩講座「我們在對抗什麼?——小說能給時代的想像」,也誠意滿點地向台下聽眾們介紹了30位優秀的、他認為很有特色值得閱讀的本土作家,其中一位──就是星子老師。在整份名單幾乎沒有輕小說作者的情況下,不免令我更為印象深刻。早想找機會拜讀星子老師大作,也很開心能有這個機會受好友小花之邀為這部全新重量級大作《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撰寫推薦書評。更高興的,是我真正地閱讀到一部令我熱血激昂、完全沒有浪費時間的好書,而不需為本文內誠實批判作品來得罪友人們,真是一舉數得呢!(無論如何寫評永遠秉持誠實!)

 

前段時間,由HBO Asia跨國製作的戲劇《通靈少女》風靡全台,成為2017年最具話題性與知名度的作品,僅僅6集的集數就締造的成就也著實打了習慣性無限拉長的台劇一巴掌,經典不在於長度、而是其創意與特徵。固然《通靈少女》的話題背後有些其他原因,但無可否認作品使用了「青春」這個在台灣最萬用也最保險牌的核心,搭配台灣人同樣著迷的「靈異」劇情,再披上一層稀罕的「本土民俗文化」外衣鍍金,等於是成功打造出雅俗共賞的特色、專家能夠推薦的著力點,才能夠引發一股全民熱潮。嚴格來說,我對戲中那台式青春偶像劇的同一種調調是很厭煩的(看看最近緯日的波瑠《我可能沒那麼愛你》,日本人是能夠把同一種婚姻題材拍出截然不同的氛圍)當然,《通靈少女》與之前《陣頭》的大紅也告訴了我們文創工作者,想要推廣在地文化、強調台灣特色,「民俗」確實是一個可以著力也很有教育意義的賣點。

 

神靈附體──以神明的力量來戰鬥,由於在宗教內本來就是一種「神蹟」的展現,所以也很自然地在各國都有類似的娛樂型作品。(反之「惡魔」附體也是)以前愛看的武俠港漫如《神兵玄奇》、《春秋戰雄》等更可說是主角必備的技能,女媧、黃帝和天魔、天妖等「背後靈」持神兵魔兵大戰根本是童年最印象深刻的回憶之一。「神魔附體」通常有個限制,現代科學太過發達,神蹟與作祟是離我們比較遙遠的,因此故事場景設定在古代,甚至越久遠越好,這種科技未開化、人比現在更為重視自然信仰也更虔誠的時代,借用神力無疑更具有說服力。因此──將背景設定於現在的台灣,《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是大膽的嘗試,與Div的《地獄列車》系列直接將角色群設定成神魔本尊於現代混戰並不同,這時候就確實能夠見到星子老師對於本土民俗信仰有所研究的真功夫了!

 

P.32 我以前真的是在混的,我家開宮廟。愛能不能感化惡人我不曉得,天上神明有沒有另外找些大好人,用愛感化惡人我也不曉得,但至少太子爺找上我,不是要我去感化人的,那傢伙擺明了要我替他打鬼揍人的。他借我這些東西全都是用來打架的,沒有一個是用來愛人的。妳以為太子爺手上那把火尖槍是用來砍柴挖地瓜的嗎?我告訴妳,那是用來刺穿邪魔身體和心臟的!

 

P.67 陰差有名額限制的,但人生得太快了,這幾十年來增加了太多人,陰差忙得很──現在我幹的這些事本來應該是陰差負責幹的,但他們忙不過來,上頭才另外找凡人幫忙。

 

簡單來說,就是將主角設定成三太子宮廟子弟,以及源自道教的乩童身分,讓具備傳統背書的「起乩」轉化為神靈附體變得合情合理。顯然,是比起D51《墮神契文》這樣主角是個神偷卻能被雷神聞仲附身的設定有邏輯得多。而《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選擇的主角神是鼎鼎大名的哪吒三太子、「中壇元帥」也是台灣民間信仰的重要一分子。反觀後來被姜子牙封為「雷祖」的聞仲是《封神演義》虛構人物,也無宮廟祭祀,當然這兩本作品是走不同的讀者取向,小說創作本也不應受現實限制,但我個人確實是更為認同具真實性的設定,極具親切感,就影視改編的角度來看也更為便捷與觀眾市場的可期。

 

P.227 這些混混打架經驗不如韓杰,也不如韓杰有多年拳館格鬥鍛鍊和擔任沙包挨打的經驗,更沒有出生入死的實戰經驗,見韓杰不但打不退,且攻擊人時兇如猛虎,嚇得屁滾尿流。

 

聊完基礎設定,再來談談進階的主角能力設定。奇幻、玄幻小說,往往「設定」就先決定了作品的成敗。好的設定可以有無限的衍生發展空間,即便劇情結構不佳仍能再做改進修正。我是比較對所謂龐大壯闊的架空奇幻世界觀無感(例如《魔戒》),但個人很喜愛設定較單純的這種「神魔or英靈對決」,除了先前提過的幾部港漫,也很推薦的是《FATE》系列與《地獄列車》系列,另外還有我自己製作出版的,以知名世界童話「傳人」為創作背景的海德薇《禁獵童話》系列。這些作品也還有共同的特色是:帥氣也有所典故的武器或招式。好比說亞瑟王Saber的聖劍「Excalibur」、《禁獵童話》讓我大為驚豔的「法器」,將「花衣魔笛手」、「金斧頭銀斧頭」等童話內的出現的道具轉化為具魔力的法器代代相傳,讓廣大讀者能夠瞬間就懂的「設定」,我認為是最為優異的表現。《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也確實做到了這點,哪吒三太子在《封神演義》與《西遊記》裡有大量戲份,風火輪與火尖槍這些武器的形象可謂深入中華子弟的民心。甚至打開一下WIKI百科哪吒條目,就已經記載了他詳細的七種法寶全名與功能,根本就是現成的最佳創作素材來源,於是我們看到經由星子老師的巧思包裝,讓主角韓杰能夠攜帶著輕薄便利的尪仔標在身上,需要與妖魔戰鬥時扔出尪仔標,就能變出「混天綾、火尖槍、風火輪、乾坤圈、豹皮囊、九龍神火罩、金磚」這些神靈法寶,戰鬥起來變化多端也極具特色,用了連我這種七年級生小時候都碰過得童年回憶尪仔標做為獨特的變身載具,不比假面騎士與戰隊系列愛用的手機或悠遊卡等科技產品,更容易讓讀者我們有「愛台灣」的代入感與親切感。

 

P.33 他家裡那座香爐小櫃終年堆著一張張遍布香燒字跡的廢紙,那些字跡正是「上頭」交代的訊息──都是些需要他動手處理的人事物,有心術不正的真法師、有行騙斂財的假法師、有蓄意害人的餓鬼、有無意害人但偏偏嚇著不少人的枉死冤魂們……韓杰不需要處理每一件事,他可以自行挑選想接的案子,在籤上簽下名字和日期,表示接手此事,一但簽了名就要有始有終,不能虎頭蛇尾。

 

P.34 倘落他完全停手不處理事情,他的身體便會開始找他麻煩,從感冒症狀到手腳抽筋都會陸續浮現,如果他賭氣死撐著不工作,那條爬在他肩頭上和後背上的蜿蜒疤痕就會發出撕裂甚至火灼般的劇痛,逼得他投降開工。

 

在帥氣華麗的法寶之外,星子老師在本作中為主角韓杰追加的「罪人設定」與「任務規則」,更是一大成功亮點──悲劇英雄的形象昂然而立。星子老師在後記中說明,由於哪吒三太子在傳說中本因性格關係犯下殺害東海龍王三子並抽筋作為腰帶的錯,並在父親李靖欲將他以死謝罪時怒而自戕,爾後在師傅太乙真人的救助下以蓮花和蓮藕作為肉體復活。因他本來就是改過自新的大神,因而在尋找陽世代理人時也偏好尋找曾犯下大罪但有心改過的人。歷任乩身都因具備罪人之身分而需遭受懲罰,韓杰在一開始就說明P.19 「我不是不想接生意,是上頭不准我接。我不能靠這種事賺錢,賺到了也不能花,花了就會出事。我平常吃飯喝酒看醫生、連買藥膏的錢,都是我另外打工賺來的血汗錢!」運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來為人消災解厄也不能夠收錢,跟妖魔鬼怪邪門外教打生打死都是「贖罪」的過程。不只是收錢連收禮物、女人以肉體回報等等都是禁止的,一做就會遭遇懲罰。更衰洨的是,由於太子爺與乩身們的約定是把一整盒尪仔標都使用完,就能夠解除身分回歸正常人生活,為了避免乩身們走「奧步」,在戰鬥中刻意過度使用尪仔標法寶來早日解脫,又設下了「副作用」這招,每一次使用完都需遭遇程度與時間不同的肉體折磨、而大絕九龍神火罩更會用完極為痛苦怒躺多天讓乩身們不敢妄用(往往作為壓箱底絕招)。明明是在行正義之事,卻得遭遇如此苛刻對待,太子爺乩身們無法像鋼鐵人、蜘蛛人這類美式英雄帥氣豪爽地使用特殊能力教訓壞人也不需要有任何負擔也能飽受愛戴。比起那些假神之名歛財騙色的神棍,真正的神明代理人/黑暗騎士卻必須過得如此艱苦,在生理與心理上都持續地煎熬,自然是令讀者們抱以疼惜之心。能夠打動讀者,「罪人設定」與「任務規則」也因此顯得格外出色。可回想一下經典的《獵人》、《死神》等動漫名作,「具特殊規則的職業英雄」正是其暢銷原因之一,相較下《一拳超人》這點就弱上一截。值得注意的是,優秀的「任務規則」設定是能夠繼續衍生的,顯然星子老師如果日後要再創作其他大神的乩身故事,這種「因應神明歷史與個性所訂下的規矩」是能夠善加發揮的有趣之處!(補充一下也不是全然都是壞的副作用,因為成為乩身擁有神力加持後也讓韓杰擁有很難打死的小強生命力在。)

 

P.31烏蒙流茅山術,烏蒙是中國西南部一座山,烏蒙山一帶不少人會蠱。蠱傳到東南亞一帶後,就變成了降頭。陳七殺本來修的是茅山術,去了幾趟烏蒙山學了蠱回來,就自稱烏蒙流茅山,到處搞出一堆事情……

 

P.195 第六天魔王需要機伶的凡世跑腿,吳天機需要靠山庇蔭,第六天魔王表示他有本事與管道,可以讓吳天機即便身死,也能恣意遊走三界而不受陰司律法管轄、牛頭馬面拘捕。

 

分享完主角方的設定,理所當然要談談反派的設定。好作品不能沒有反派,有魅力有自我信念的反派往往更能撐起作品的深度。《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裡還真是將反派安排得滿齊全:雜兵、中頭目、大頭目與大魔王。尤其將大魔王設定成「第六天魔王」是具有教育意義的,畢竟在電玩遊戲薰陶下現在年輕學子可能聽到這個名詞會只想到織田信長…XD 第六天魔王來自佛教經典,又稱波旬、摩羅、六梵天主,是三界中的欲界天魔之首,喜愛以誘惑、脅迫等方式阻礙或讓修道者走歪。這也讓星子老師運用在本作中,設定讓摩羅大王擅長誘惑壞術士來做事。而三太子乩身與摩羅的人間下屬自然時常需要一戰。本作中的陳七殺、吳天機兩個摩羅下屬各具本事,能夠叫出各具特色的鬼怪、犬魂、古屍來戰鬥,自身也有有所典的邪門法術,整部作品的打鬥場景熱血與緊張刺激感兼具,也很難做更多挑剔了。每個角色各具其位妥善發揮自己在娛樂小說中的功用。星子老師可謂深得我們男生愛看的玄幻武俠作品要領,在一本小說內就把可出的牌打得很齊全不「藏招」,全書最高潮、也是讀者在閱讀時最默默期待的哪吒太子爺神靈附體與第六天大魔王附體決戰(還加上嘴砲吐槽)更是精彩得不得了!之前我總覺得《地獄列車》系列好看但打得暢快淋漓的決戰後期不夠多,如果皆能維持本作的打鬥戲水準,那我想星子老師的其他作品是很值得我再去閱讀的了。(男生就是愛看打架嘛~)

 

P.167 「他既然可以踩著韓杰命令他做事,又為什麼坐視那些魔王、壞人到處做壞事呢?神仙怎麼不親手除掉那些魔頭呢?」

「阿杰曾經說過,天庭神明不會直接干涉人世,尤其是與神靈無關的凡人行徑,那是凡人自己要解決的問題。但有些邪靈會借人之手為惡,或是惡人借鬼靈作惡,這時候神明也會降駕乩身出面處理。這也是摩羅大王要找那個吳天機幫忙的原因,如果他直接殺進人世,太子爺就有理由親自拿火尖槍捅他了,所以他老喜歡拐些誤入歧途的法師術士聽他指揮,弄些活人當成祭品讓他解饞,太子爺也只能動用乩身處理。」

 

P.202 太子爺和第六天魔王以前有點過節,是天庭所有神明盯得最緊的一個;但太子爺在天庭和其他神明關係不好,老是獨來獨往,所以第六天魔王也喜歡找太子爺乩身麻煩,那傢伙知道只要自己別把事情鬧過頭,其他神明不見得會出手幫太子爺。所以每當第六天魔王作怪時,太子爺歷任乩身都是最倒楣的傢伙。我算好運了,退休前第二次碰到他……聽說以前有個前輩幹了一輩子乩身,跟第六天魔王幾任使者打架,像是在打世界盃一樣,每隔幾年就打一次,每打一次要躺好幾個月。

打輸就打輸呀,舊乩身被打死打殘了,再找個新乩身就好啦。地球幾十億人,不差我一個人。所以他專找罪人,打贏有賺,打死也不吃虧。至於我吃不吃虧,有人在乎嗎?像我這種人本來就跟垃圾沒兩樣。他讓我們這種垃圾發揮用處,天庭應該要頒個「資源回收大師」獎給他了,哼哼……

 

講完設定與打鬥,再來就談談通常評論家跟導演很愛嘮叨的「人物塑造」。確實這較常會是台灣小說家的一個問題點,跟國外經典名著、好萊塢電影等相比下人物不夠立體。(好嘲諷w)而必須說本作星子老師的表現讓我十足感到驚艷。還真的就在一本書300多頁的篇幅內讓幾個重要人物的形象十足十地鮮明。刻劃人物的第一步──往往從他/她的外表開始著手。故事開場藉由女主角「葉子」的委託來帶出讓人意外的男主角韓杰──竟然跟經典的日推《櫻樹抽芽時,想你》男主一樣開場就在跟援交女脫光光打炮XDD 接下來還儼然是個難搞不想接案的「刺青流氓」、「熟男8+9」!竟然不是浮濫的花美男耶!雖說配合宮廟出身、罪人混混的設定,但這種大膽反主流、追求現實的做法真是叫我激賞啊!而韓杰既然能被太子爺選上,肯定還是有著善良與正義的心,只是面惡口惡,這種嘴上抱怨但還是很認真做事的個性自然是很討喜的。因為韓杰幹這份工作也幹了十多年,累積了不少年少輕狂的過去,也讓他有更豐富的故事性可以在本作內一一披露。故事中有不少關於他的描述是能夠默默打動人心的,例如長居火災枉死鬼魂的大樓內安撫他們、保護他們;在大決戰時即使知道會過度消耗力量與尪仔標仍以保護打救其他居民朋友為優先讓自己不惜限於不利之地等。他不需要什麼驚世美顏等浮誇修辭、就是個有勇氣也有善良之心只是曾做錯事情的平凡台灣人,也能永留讀者心中。另外,本書還有多個有血有肉的人物,女主角葉子並非花瓶,而是同樣有致命缺憾但仍努力過活的少女,也有那有點莽撞但勇敢的青春揮灑著。而反派的陳七殺、吳天機,星子老師也滿詳盡地為他們賦予了性格上的獨特點(陳七殺只做黑吃黑殺壞人的事,這個角色寫得非常不錯;吳天機的過去還巧妙諷刺了少年法令一把……)就連大樓管理員的老伯、宅男鬼王小明、四個乾奶奶鬼這些過場解任務的角色,都個個活靈活現、描述得極為有趣,也讓他們在最後決戰時各自有所發揮,固然他們的對白不算少、讓作品文字變得稍嫌多了,卻至少不影響整體閱讀節奏,也豐富角色們的群像魅力,「不重要的角色們也能寫好並幫作品加分」這種寫作功力,還真是有點讚嘆作者是怎麼辦到的呢!最後集結眾人之力的善惡大決戰更只有「熱血到爆」來形容!

 

P.358 「我不是說了,你有好幾筆帳,我看在你這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已經打了折扣給你,連同剛剛替你補身的蓮花和蓮藕,你向我借用的正版貨租金,再加上金肝臟,一口價全包在一起算的。」

「正版貨租金?」韓杰囔囔地說:「那是什麼?」

「你借了我的乾坤圈去玩呀,你想賴帳?」韓杰這才想起剛剛大戰第六天魔王時,太子爺曾讓他親手投擲乾坤圈。

「那明明是你要我扔的,現在說我借去玩?還要算我租金?」

「你摸過當然要算,我已經給你折扣了,但不管怎麼折,都沒有免費這回事。」

「……那些尪仔標裡的火尖槍、渾天綾都和以前一樣?不能讓我用正版貨?」

「這批是新造的,有稍稍改良過。」太子爺說:「正版貨當然是我專用呀,給你用那我拿什麼?難道你要堂堂中壇元帥拿著蓮藕降駕?」

 

更有趣的或者還是在「太子爺」的性格刻畫了吧!實在是太幽默了!就前半部來說因為男女主角的「缺憾」設定,其實是基調比較沉重、而警惡揚善意味也不輕的嚴肅作品。但藉由幾個特定「搞笑」角色的點綴,就成功地轉化了讀者的心情。太子爺本尊雖然親自出來說話(或是與韓杰通靈)的對白不算太多,卻幾乎是句句金言,歡樂滿點,賤賤的又很愛開毒舌嘲諷與吐槽,嘴砲功力十足,每每令我忍俊不住,韓杰老是被太子爺微整的橋段真的是很有趣兒,讓人期待太子爺出場變得有了另一層考量XD。考量到這是娛樂小說不是說教佛經,這種調整是必須的、也是看似綠葉卻不可或缺的關鍵所在。適當的幽默感有多重要?我知道很難(我自己就無甚幽默感),但也是作家可盡量創作時多嘗試看看的。多少有幫助,因為台灣讀者喜歡看「輕鬆好笑」的東西。

 

P.108 鬼有時情緒變化很大……前一秒看起來正常,下一秒翻臉也是有的……我剛開始不懂,吃過不少虧。鬼是人變的,很多人在比自己強和比自己弱的人面錢是兩種樣子。

 

P.343 就算是冤死鬼魂,也不能擅自復仇,要向陰間申請了復仇令,才能對仇人動手,不然去了底下一樣有罪。

 

一本優秀的好書,我想是可以從這個觀點來看的──看完書後想不想繼續追這個作家!剛好最近讀完的這兩本書就是個對比,香港作家陳浩基的《網內人》氣勢磅礡、醞釀數年,不過確實我看完後並沒有很驚豔也沒有被激起想趕快去補《13.67》的衝動;相反地在閱讀《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的過程裡我就已經確立了「這個作家的書值得追!」的想法,不愧是當初能夠在網路文學界和九把刀成為好朋友的作家等級!各方面的表現都很成熟!除了本作世界觀來源的「陰間」系列外,朋友推薦的其代表作《太歲》系列,看簡介有八家將、官將首、風獅爺與石敢當等在地民俗特徵,肯定也會是能帶給製作台灣原創的我不少收穫的!再次感謝邀請我寫本文的好友小花,不但讀到了一部好作品,更開啟了對一位可敬作家的啟蒙大門!之後希望有機會再與星子老師本人好好聊聊了!

(欲購買本書可由此點入網路書店) 

P.244 古屍和電影裡的殭屍有什麼不一樣?樣子差不多醜,但動作靈活些。那是第六天魔王不知從哪裡弄來的遠古先人骨骸,在骨骸上刻上符籙,慢慢養出血肉筋脈、再融入各種陰魂,讓那些古屍能跑能跳能咬人……不過被咬到不會變殭屍就是了,會四分五裂,最後變成那些傢伙身體裡的一部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