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鳥雞《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  

(評分:7.5)

推理評論家喬齊安:「用輕推理的魅力角色包裝了扎實有趣的謎團,無論你是不是推理迷都能樂在其中!」

 

原名:《パティシエの秘密推理 お召し上がりは容疑者から》(2013)

 

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 

護玄(知名作家)

曲辰(推理評論家)

喬齊安(Heero) (推理評論家) 真情推薦!

 

離職刑警化身甜點師傅,私房菜單竟是推理辦案!?

辦案奇才豈可被麵粉、砂糖、鮮奶油給埋沒!

心思善良敏感的甜點偵探,以一雙溫柔巧手解決謎團!

 

★鮎川哲也獎得獎作家、《戰力外搜查官》原作 似鳥雞,真情獻上療癒系推理小品!

★吉卜力工作室《貓的報恩》重量級人設 森川聰子 繪製精美封面!

★日本最大書評網站「讀書 Meter」留言數破千!輕推理話題作!

 

這家甜點咖啡館的常客,竟然是縣警與嫌犯!?

罪人是否一定十惡不赦?刑罰就能解決人心的衝突嗎?

四樁以誘人甜點相佐的懸疑故事,有沒有興趣嚐嚐?

 

忽然辭去刑警職務的阿智,在哥哥阿季經營的咖啡館擔任甜點師傅,帥氣的外表與精湛的手藝,讓他廣受少女甚至熟女的喜愛。

 

但辦案碰壁的縣警總部,想借助他卓越的推理能力,於是派遣祕書室女警小直前來遊說。愛弟心切的阿季,不希望纖細又怕生的弟弟難做人,只好自己下海協辦。一個祕書和一個咖啡館老闆,居然學起刑警涉險追凶!阿智看到哥哥一再蹚渾水,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成為無給顧問,揭開一個個出人意料的祕密……

 

每一樁案件當中,都不是只有被害者與加害者如此簡單的關係,其中難解的人性故事,隱藏著嫌犯糾結的心事。每一個嫌犯,都能激發阿智的靈感,研發出一道甜美誘人的糕點,在揭發真相的同時,也撫慰了一顆顆受傷的心靈!

 

溫暖人心的甜點推理咖啡館,隨時恭候您的造訪!

 

欲購買本書可至此連結網路書店

 

每當關注日系推理出版消息時,最讓我興奮的不是什麼xx獎第一名的重量級作品代理(畢竟總是會有人肯出),而是「全新作家」的出現。先不談世界,光是發展成熟的日本推理小說界,就有諸多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傑作、與位於中間或底層的基石,所謂的水準平均作,是值得讀者去全面性的理解。追隨流行話題以外,每個派別、各個面向都不錯過,才能成為一個足夠專業的讀者與評論者,甚而去大肆批評自己不滿意的作品。所以,當這次收到圓神邀請,見到這本似鳥雞在台灣的第一部推理小說時,我是相當感到期待的。雖說是擔任推薦人,也絕對希望推薦的作品能夠對得起自己良心,沒有太過誇張的缺點。顯然,這部《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是通過我的考核的。尤其一向對輕推理沒有太多好感的我而言,更是難能可貴。

 

似鳥雞1981年生,在2006年以〈因故冬天出門〉入選第十六屆鮎川哲也獎佳作出道,產量不多,平均一年就是交出一~三本作品。大家從亞馬遜書店中的作品集可以發現,他的作品幾乎都是輕推理,伴隨著可愛漫畫的封面。目前他的創作主要分為三個系列作:にわか高校生探偵団の事件簿系列(也就是他出道作的學生偵探團)、楓ヶ丘動物園系列、以及台灣人比較熟悉,2014年1月撥出的日劇戰力外搜查官系列(武井咲主演)。《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目前是單本非系列作,但依照故事的走向與發展情況來看,未來也是滿有可能出現續集成為系列的。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前輩東君姐在2011年就介紹過似鳥雞,在當年的鮎川哲也獎頒獎典禮上與寵物先生、陳浩基兩位作家作伴和他相遇與聊天。據說他的身高超過190公分,在日本人裡面是名副其實鶴立雞群。而這個奇妙、獨特的筆名由來,原來與丹頂鶴的日本贊助企業似鳥公司相關。當年的似鳥先生也有些哀怨地說自己很多朋友的作品都已經被引進台灣了,真希望自己也能早日被代理。如今《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終於是讓他一償宿願了!相信他也會對本作的反應極為關注,台灣讀者們也可以透過出版社的粉絲頁來分享心得感想。或許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不會像當年同行的友人作家北山猛邦一樣,在台灣市場早早宛如流星一般消失…(默)

 

《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雖然有著十足十輕推理的外貌,但作家不愧是本格派大獎鮎川哲也獎出身,對於推理小說我最為重視的「謎團」是花了一番苦功去設計的,這也是最後能獲得我的認同與推薦主因。想想鮎川哲也獎還真是個台灣出版界有夠冷感的獎,在早年的二階堂黎人、近藤史惠、1994年第五屆的愛川晶《化身》、1997年佳作柄刀一《三千年的密室》後,就再也沒有得獎或佳作的作家「任何作品」引進台灣…囧 似鳥雞總算終結了這項紀錄。就各方面來說,圓神代理本作對推理界還是具備著多項紀念性意義。

 

當今流行的輕推理小說不外乎幾個特徵:逗趣可愛到甚至以賣萌為主體的人物群、架構單純不複雜的故事內容、輕鬆愉快的文字與氛圍營造。「推理」不是主角,反倒是構築整體的其中一項元素而已,這是吸引一些讀者的要素,也是老派評論家往往皺眉頭的地方。但《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基本上是把這幾個環節都兼顧了,四個短篇故事乍看輕盈,其實蘊藏著超乎原先想像的「重量」,不是能夠等閒視之、輕言以待的。以下我也會來進一步地分析這部作品的魅力。

 

P.10 小直:「警部,你在秘書室也大受歡迎喔。偷偷告訴你,根據秘書室最想和誰結婚的課員排行榜.搜查課篇的問卷調查,你榮登堂堂第一名呢…啊,我這次要深度烘焙咖啡續杯!請問草莓千層派還有嗎?我要一份。」

阿智:「……深度烘焙咖啡和草莓千層派是嗎?好的。」

小直:「拜託你回來嘛,連局長都都哭說:『我本來想讓那傢伙接下下任局長,繼承我的位子。』」

阿智:「……」

小直:「案子只會發生在警界前線,不是咖啡館喔。」

阿智:「……」

如此詭異的交談最近幾乎每星期都會上演一次。

 

主角是惣司季與惣司智這對兄弟,哥哥繼承了父親開的咖啡館「皮耶爾」(法文祈禱之意),弟弟原本是警官,但後來因為發生「某件事」讓他辭掉工作後回來幫忙咖啡館生意。阿智不但長相俊美、舉止高雅,更有一手製作甜點的好手藝,成為店中的招牌,兩人合力讓咖啡館的經營蒸蒸日上。阿智由於原本在警局中擁有備受肯定的才幹,這讓他的離職為人惋惜不已。阿智過往的大學學妹,現在於縣警總部秘書室任職巡佐的直井楓,暱稱「小直」的她是個機靈的小惡魔,總想著讓阿智重回第一線,或者是用他聰明的頭腦協助解決懸案,天天來到咖啡館裡「糾纏」著阿智。而本書中第一起事件的嫌犯.年輕幹練律師的場莉子洗刷嫌疑後,也不知不覺成為皮耶爾的常客,由這兩男兩女的四人組,聯手合作解決疑難雜症。

 

P.38 「警察是專業人士,無論預算、人手、技術、設備都與我們一般人層次不同,如果是警察解不開的案件,整個日本也沒有其他人能解開了。」

「但那些警察指望你幫忙。」

「大哥,你是希望我回去當警察嗎?」

「不是,反而是相反的意思,這有點難解釋…我出面幫忙解決這件案子,也是為了避免你被帶回去當警察。」

「直井學妹威脅你,對吧?」阿智低著頭,以陰沉的聲音說。「既然是她,應該會使出這種招式,比方說:『我要告訴局長阿智學長人在這裡,如果他不肯回去,愛吃甜食的搜查人員會每天到店裡說服他,讓店裡坐滿警察!』一定也打算叫警察校的學生過來把我們店裡的食材吃光光吧。」

「你根本就是名偵探啊!!」

 

P.48 也就是說,這既不是有計畫的犯罪,也不是突發的犯罪嗎?怎麼可能?甚至不是因為中間發生什麼意外所以變成突發犯案。而且嫌犯全都有不在場證明!

 

輕推理可能會有故事只侷限在校園或某個場域,格局放得太小、或是謎團無聊的嚴重缺陷。(每次講到輕推理就忍不住要鞭一次,岡崎琢磨《咖啡館推理事件簿》的謎題真的無聊到比柯南TV版還弱!)然則本作還真的完全沒有這樣的問題!首先,由於故事的事件都是由身為警方的小直所帶來,發生在轄區各處的難解懸疑事件,所以不存在「只能發生在周遭的小事」這類常常「大驚小怪」的日常推理,四則故事都是紮紮實實的殺人事件──推理小說最應具備的王道訴求!而每個事件都有不在場證明、不可思議的密室殺人、甚至是相隔二十年的連續殺人懸案,在這些具有一定水準的謎團奠基下,總能在開頭就讓讀者提起興趣,想知道兇手是誰、想知道兇手的犯案手法與動機是什麼?中間則結合了人性與社會的議題,最終給予感人或是憂傷的真相。《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擁有看似輕推理的外衣,內涵則保有普遍日系推理小說的樣貌,著實值得稱讚,或許這本書就是讓年輕讀者群進而喜歡上推理小說的催化劑之一呢。

 

P.65 如果不告訴她,她將一輩子被中澤先生的死所束縛。就像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為了丈夫的逝世而悲嘆、遠離公務,兩年間始終在服喪一樣。

 

P.114 舒芙蕾這道甜點,自古以來就是「必須讓人等待」。舒芙蕾是利用打發蛋白的氣泡烤成,順利的話就會膨脹得很漂亮。但也因為麵糊的麵粉占總分量的比例很低,一出烤箱就會因為降溫而逐漸凹陷。因此,提供舒芙蕾蛋糕給客人時,必須一出爐就端上桌,也必須在點餐後才能開始烘烤,大致上得耗時三十分鐘,所以點菜後一定會告知客人要等待三十分鐘。

 

為偵探賦予特殊職業的推理作品有一點相當重要,那就是這項職業有沒有辦法對破案產生幫助,偵探在這項職業中的獨門知識,是否對於案情有著突破僵局的關鍵點。咖啡館第一集中的美星基本上就沒有做好這一點,這讓她的磨咖啡思考顯得只是賣弄噱頭,看多了就覺得煩厭。而似鳥雞則盡量做到就算甜點不是與詭計本身相關,也與他整篇故事想表達的宗旨有所連結。以第二短篇〈舒芙蕾的時間〉為例,製作這道甜點的方式竟然就是解開嫌疑犯不在場證明之鑰,簡易明嘹又有趣。至於第一短篇〈獻給服喪的女王陛下〉縱然事件跟維多利亞三明治蛋糕沒有什麼關聯,但透過書中角色的開導,我們竟能發覺當初王室為了服喪中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特別製作的簡單甜品,其涵義與現代的這起事件能夠有所呼應。有句成語叫做鑒古知今,甜點的起源故事慰藉了現在依舊為人生所苦惱的人們,極為溫暖,作者的巧思亦值得稱許。畢竟世上甜點如此繁多,要找到合適的故事來創作並不是件易事。

 

P.171 輻射劑量最高的區域也有每小時二.四三微西弗的程度,比平均值高出許多,因此可稱之為「熱點」。市公所的人似乎很小心避免使用那個單子,感覺就像是:「市區幾個出現這種程度數值的地方,都沒有傳出健康問題。既然對健康無不良影響,也沒必要使用這類會影響城市形象的字眼」,其中也包含了幾分「市公所自己也不確定」的意思。

 

P.194 「妳們不負責任地起鬨,給我們造成多大的問題,妳們知道嗎?桃子、紅蘿蔔、菠菜,我們一直辛勤種植著,每天照顧、注意天氣、嘗試各種農作方式和肥料。只要遭到買家嫌棄,哪怕只是外型稍微醜一點,即使好不容易才種出來的也要丟掉…然而,卻因為妳們造成的騷動,買家減少了,辛苦出貨的作物被當作是髒東西,這種心情妳們懂嗎?」日向原市裡還有許多從舊時代就存在的農家,長期以來,他們對於自己耕作的土地抱持的心情,只用「深愛」還不足以形容。結果後來搬來的新市鎮居民卻聲稱他們的土地有輻射汙染、引起騷動,他們會有什麼感受?而且這也不只是感受的問題。既然從事農業生產,姑且不論輻射量的多寡與真假,光是「輻射」兩字就足以嚴重損害農作物的形象。一般消費者都會認為,蔬菜等作物還有許多其他產地的產品可供選擇,沒必要特地買來自「疑似有輻射汙染」產地的產物。

 

以精緻甜點的香噴噴氣味引誘你進入本作,實際上就像甜中帶苦的巧克力一樣,犯罪與人生總是隱藏著我們無法想像的陰暗面。這部小說有一些理念都讓我想起暢銷日劇《王牌大律師》,許多嚴肅的社會議題會被公開地披露與討論。實際上無論是第三個短篇〈星空、死者、桃子派〉裡探討鄉下的環境汙染問題處理方式與《王牌大律師》第一季最後兩集很像;又或是〈最後的甜美結局〉那一點都不「甜美」的苦澀真相,已然超過司法本身,直指人性中的卑劣──或許才是導致罪惡無法被根絕,受害者與家屬們永遠處於弱勢一方的無奈。我邊回想起古美門洋洋灑灑、慷慨激昂的演說:要受害者們正視自己的現況,不被虛假的表面功夫或旁觀者的隨性發言所惑,邊為本作結局的真兇哀嘆所認同,沒想到《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竟藏有這樣社會寫實的內涵,果然不愧是作品同樣能被改編成日劇的作家,影像畫面十足且富討論度,已然超脫輕推理遊戲的範疇,正宗日本推理小說本當如此。

 

P.209 二十年前母親遭到殺害的的場小姐,又遭遇了一起案件。凶器是手槍,遺留在現場的子彈可以確定與二十年前殺害御法川佐美子女市的子彈出自同一把手槍;警方在附近水溝找到的手槍,也與這兩起兇殺案的子彈膛線一致,因此無庸置疑。兇手是同一個人。二十年前以強盜身分闖入,殺害的場小姐母親的犯人,在犯下那件殺人案的十三年後,再度殺人,這次殺死的是葛西和江太太。葛西太太擔心母親過世的莉子小姐,將她視為自己的兒女般疼愛。也就是說,又一位疼愛的場小姐的人被殺了…!無論二十年前還是七年前,現場內外都仔仔細細地搜查過了,卻只找到凶器,沒有任何遺留物或目擊資訊,也沒有指紋。這兩椿案子始終懸著。

 

P.272 葛西和江十三年來不斷「欺騙」真兇,然而這項事實不僅不會受到法庭重視,反而會被是減輕刑責的判斷依據。

被告在法庭上會受到保護,即使一開始以「不是我做的」當作藉口,一旦被判定有罪,又會改稱「我已經反省了,希望能從輕量刑。」而且這樣的說詞竟然還會被接受。我的母親沒有做壞事卻遭到殺害,而殺人的人只要反省就會得到原諒?我的母親已經什麼也不能做了.看電影、旅行、吃美食、彈鋼琴,再也不能做了。而殺人的人只要進進監獄,偶爾還可以享受美食,也可以見見家人,只要表現良好就會被放出來,到死之前都能幸福生活?這樣未免太不公平了,我不接受……我才不接受!

 

如果一個人的生命比整個地球更沉重,那麼奪走一條生命的罪,不是應該比毀壞地球更重才對嗎?為什麼只有加害者可以被原諒?為什麼只有加害者有權利找藉口、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為什麼就連面臨死刑的時候他們還可以選擇痛苦最少的方式?被殺死的人那條命,比殺人者那條命還不值錢嗎?

 

我不想交給法庭。交給法庭,大家一定會說:「被告不是已經好好反省了嗎?妳應該要原諒她啊。」無論是律師或判決結果,都會表現出這種態度。他們會告訴我,我必須原諒。法院不可能直接對遺族拋出這種話,但是當訴訟過程變成這種走向時,眾人就會對遺族投以這種眼光。我可以想像,這是一種靜默的威脅。──為什麼不肯原諒他?旁觀者人人都是如此,嘴上說著「公平」,事實上每個人都希望成為說「原諒他吧」的那個人,這樣子自己才能站在「我很善良」的位子上,才能被視為「明辨事理的人」。沒有人會告訴你:「你不一定要原諒他!」

 

當然,這本作品在輕推理之魂的人物設定上也是頗為成功的,兩男兩女的四位重要角色都有魅力,聰明帥氣的名偵探阿智性格懦弱、陰鬱沉悶,但與助手阿季間的兄弟情卻是堅定地叫人動容(自然也是可以感受到作者刻意的腐腐風XD)第二起事件〈舒芙蕾的時間〉就有清楚的刻劃,有個相當照顧並傾聽自己的好哥哥,是讓阿智沒有像嫌犯因此走上歧路、能夠心靈健康地成長至今的主因。兄弟倆都是成熟的男人,沒有多餘的吵架鬥嘴(打情罵俏),卻在沉靜優雅的環境中展現他們的格調與情誼,我也欣賞似鳥雞這樣的寫法,就像現在微腐是熱過激情腐一樣。想像空間就留給有這樣需求的讀者自己吧。

 

P.212 從小,阿智就不會隨便給承諾。他明明很有能力,卻絕對不會說「我一定能辦到」這種話,只會以「也許會失敗」拒絕後才行動。他生性膽小,極度害怕辜負別人的期待,不過,他也有他的堅持,正確的說法是,不確定的事情他就會老實說不確定。這種個性的阿智竟然說了「我會破案」,甚至還說「為了妳」。

 

P.78 「既然我們雙方都陷入僵局了,只要動手調查,找出真兇,手嶋就能獲得釋放,我們警方也能找到真正的犯人,這豈不是可喜可賀的雙贏局面嗎?畢竟這裡有三智的破案王子惣司智警部嘛!」

「那是他以前的稱號嗎?」

「不,是我剛剛想到的。」

 

「這是局長的案子,局長的案子就是我的案子,我的案子就是警方的案子,也就是惣司警部的案子,惣司警部的案子就是身為兄弟的季哥的案子,不是嗎?有甚麼關係嘛,四海皆兄弟呀。」

小直隨口亂說。依照她剛才說的邏輯推論下來,豈不是全人類的案子都是我們的案子?

 

作為男性評論者,我對男性角色間的曖昧沒有太大興趣,自然對女性角色是更為關注的。第一女主角小直的設定也可謂相當成功,擁有小惡魔的俏皮與心機,實際上又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女孩,熱心地希望破解案件以及讓周遭的人得以幸福(如搓合阿智與的場小姐),著實讓人很難不喜歡她。而且這也正是似鳥雞的另一個成功之處,筆下的角色如真人一般自然、純真(我自己就認識這樣的可愛小惡魔女性朋友)。基本上輕推理小說常出現刻意賣萌的角色,我不反對這樣的設計,我也喜歡萌妹子,但過度矯揉造作就會出現反效果,也就是「完全失真」的現象。《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當然是做得好的,人物在保持真實感之餘,依舊是那樣地可愛迷人,人物互動也很溫馨。小直莫名其妙跟阿季間變得氣氛很好的那一幕,她害羞不已的模樣可真是打動了我。我想,輕推理小說在這一層面的斟酌,仍需要作家自己多番努力琢磨了。至於第二女主角的場莉子沒有那樣地顯眼,因為比起活潑吵鬧的小直,她是個低調內斂的強悍女子。但似鳥雞也滿厲害的,竟然能讓兩個沉默寡言的無趣男女也用下面如此爆笑的場景來敘述相處的畫面火花,果真是沒有寫不好的人際關係,只看你會不會寫了…

 

P.74 「律師工作有許多必須自行判斷的地方,責任重大,越是熱心投入,離理想中的律師模樣越來越遠。」的場小姐本質很嚴謹,所以工作時看來也總是像現在這樣勞心勞力。但是,她今天遇到的瓶頸似乎有點嚴重,她已經那樣皺著眉頭超過兩小時了。我認為假如阿智對她說句話,應該能暫時助她「脫離」僵局,於是看向旁邊的弟弟。可是,他只是邊擦玻璃杯,邊若有似無地注意的場小姐,不打算行動。不曉得是哪裡出錯才會養出這樣的弟弟,明明有張俊俏的臉蛋,對女性卻很遲鈍。反正店裡沒有其他客人,如果好奇,幹嘛不出聲呢?

 

P.133 出發時,小直立刻把我拉進副駕駛座,讓阿智跟的場小姐比鄰而坐。盡管她這麼做了,或者應該說就是因為她這麼做了,後座的兩人完全沒有說話,只是偶爾有「天氣真好」「白鷺鷥好多」「稻穗長大了」等不動不癢的零星對話。我心想:「你們是皇族嗎?」阿智原本就不會自己主動開口,而的場小姐似乎也不是會與不說話的人主動搭話的類型。拿鐵咖啡加糖後如果不攪拌,糖就會一直浮在表面上不會溶解。同樣的道理,他們兩人看來都是沒有外力推波助瀾就不會有反應的個性。

 

本作兼顧了推理小說可能具備的其他元素,在不時出現的甜點「豆知識」(哥蛋:哥倫布的蛋的簡稱,意指利用簡單手法就能化解敵人的攻勢。蒙布朗的法文直接翻譯是白色山丘的意思)以外,藉由現任縣警秘書室要員的小直之口,也竟然呈現了警察小說的面貌。日本真不愧是警察小說大國,似鳥雞也確實是寫過警察小說而花過時間研究的作家,即使不刻意賣弄相關知識,卻是慢慢地藉由事件談進警察組織的思考邏輯與內部問題,讓讀者也感受到這種大型官僚組織的無可奈何。像阿季這樣的外人大概無法明白,為什麼警方遇到嫌疑犯只能咬得死死的甚至產生冤罪也不足惜,終究是諸多考量與傳統下來的不成文規定。即使是輕推理,也不會讓你可以就此徹底逃避嚴峻的現實,輕盈中微帶沉重,讓《甜點師傅的秘密推理:嫌犯請先享用》就此具有深度與廣度,也變得更為「耐看」了。

 

P.94 警方透過「比較」決定應該懷疑誰。所以,就算只能找到薄弱的證據證明頭號嫌疑犯就是犯人,只要沒有出現更可疑的人,就會姑且先忽略證據薄弱這一點。因為沒有其他嫌犯,只要繼續窮追猛打現有的現象,應該會有收穫──這就是警方的想法。一旦有了定見,他們就無法承認自己可能弄錯了。因為假如他們承認,就無法提升第一線員警的士氣。所以,指揮官的腦子裡沒有「可能弄錯了」這句話。

 

P.162 站在局長的立場,會認為與其讓阿智回去當警察,保持現在這樣自由自在更方便吧。一般民眾自作主張查案的話,就可以不在乎專案小組的行動規範,更重要的是如果因此破了案,可以隱瞞非警察身分的阿智與案子有關。而立場自由的阿智的傑出功勞,就由局長指派的屬意人選接收。

 

P.164 大概是我多慮了,她的肩膀四周,彷彿有一股生活在組織裡的人特有的沉重空氣糾纏著,那股緊繃的空氣使她的肩膀僵硬。

 

由於在本作的四個故事完結後,其實包含主角阿智「辭去警界工作的原因」、以及小直尚未澄清的警局內幕,都還沒有講明,所以我還是希望作者會寫續集,把讓阿智那麼困擾的心魔(想必是非同小可的大案)給化解掉。也希望再度看到小直與阿季的趣緻互動,本作中小直拿著各種假名片帶著阿季去招搖撞騙,到最後老實的阿季竟然也能說謊得面不改色的發展實在是滿好笑的。究竟似鳥雞這位現代高帥作家要怎麼繼續在輕重之間拿捏好分寸,創作出這樣讓各個年齡層讀者都能體會到推理樂趣的秀異之作呢,就讓我們繼續期待他的表現吧!能夠開導你的疑難雜症的甜點店,都市中有這麼一間神秘優雅的店家,還真是令人嚮往不已呢!生活總是有著苦悶與煩惱,但或許品嘗過兄弟檔親手製作的咖啡與甜點後,能夠重新帶給你勇敢前行的力量!

 

P.24 小直微笑說:「阿智學長的工作本來就是坐辦公桌聽取報告。他在戶山分局的時候也是,只要聽聽其他人報告,提供專案小組人員意見就能破案了。」

「這樣啊……」也就是說,負責走動的是我。原來我是阿智的部下嗎?

 

P.165 小直遞給我的名片上寫著:「最佳律師事務所 事務員仁木宏一」。

「為什麼妳有這種東西?」

「警備組的人之前給我的,認為或許臨時會派上用場,所以要我隨身帶著。」

「那傢伙的任務是維護公眾安全與秩序吧?」

「我還有其他的喲。議員秘書、瓦斯檢查員、公關…」小直拿出一整排設計不同的名片給我看。「還有搭檔專用、男生名字的名片,你可以挑喜歡的拿去。」

「我才不要!」

 

P.184 重點在於犯罪現場的小屋是「鐵皮屋」。也就是說它沒有水泥等地基,只要在柱子四周挖個幾十公分,就能帶著整間小屋移動了。你們的車庫裡有各式各樣的車子,其中也有吊桿車(有起重機的卡車)。你們連同倒在小屋裡的吳竹先生屍體一起用吊桿車搬運、安置在他居住的山頂房子旁邊。但是組合屋也需要取得建築執照,而你家原本應該存在的組合屋卻消失了…證據就留在西向原市地區整頓中心,無法抹滅。也有人在自家院子裡興建組合屋,卻沒有提出建築執照申請,這樣當然違法。但是三塚先生為人循規蹈矩,結果反而留下了證據。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