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日劇《女法醫朝顏》.jpg

在2019年7月播出的令和第一套月九劇《女法醫朝顏》(原名:《監察醫朝顏》),雖然播出期間可說是多災多難,第三集因京都動畫縱火案事件影響而延遲一週、接下來也有好幾集因為運動賽事而在該晚被迫延後播出,但也沒有影響到這部劇以12.47%坐收的好收視與口碑,力壓同期播出的《科搜研之女19》、或者《凪的新生活》、《輪到你了》等SNS話題作品,勇奪去年夏番的收視冠軍。

 

富士電視台也對本劇抱持高度肯定與信心,不但接著推出了兩小時SP,更在超過一千位觀眾致電迴響後,在今年三月火速宣布了第二季的消息,成為月九史上「破天荒」,要一次在夏秋兩季連續播出半年的作品。這部平實、溫暖的作品,是怎麼做到這樣的成績?

 

《女法醫朝顏》原著漫畫

▲《女法醫朝顏》原著漫畫(圖片出自「mangazenkan」)

 

由香川正人擔綱原作、木村直巳作畫、更邀請到法醫學教授佐藤喜宣擔任劇情監修的《女法醫朝顏》,漫畫從2006年開始連載至2013年,共推出30集的單行本。

 

香川正人曾任《羊之木》(2018)電影編劇,也身為多部醫療漫畫、刑事犯罪漫畫作品,對於這類題材掌握可說是駕輕就熟。再加上有兩位現任法醫學者的監修指導(日劇版由上村公一負責),讓一向注重寫實性與品質的職人劇,在本作中擁有最專業的保障。

 

從《CSI犯罪現場》(2000)興起的鑑識科學劇中「分支」出來的法醫劇,兼具推理懸疑、職人、醫療、成長勵志等多元特色,一向有很穩定的收視群眾。在2018年石原聰美主演的《法醫女王》大紅之後,更讓法醫劇的聲勢在全亞洲的日劇收視族群中攀上顛峰,隔年便由其他電視台接棒推出了《女法醫朝顏》與改編自韓劇的《SIGN》。

 

「監察医朝顔2」官方推特預告.jpg

▲第二季中,朝顏將正式前往震災區的東北展開故事(圖片出自「監察医朝顔2」官方推特)

 

法醫劇異軍突起?女星限定的秘密

為何過去偏冷門、甚至艱澀的法醫劇能在主流的刑事劇、愛情劇中異軍突起,殺出一條血路?以筆者的觀察來看,與這個職業的「靜態」特徵合適女星主演有關。即便日本醫學院的錄取比率男多於女、實際上擔任法醫的男性也多於女性,但在全球戲劇收看族群女多於男的情況下,無論哪個國家,針對年輕女性的愛情戲始終不會退流行。而為了商業考量,在不做愛情戲的情況下,安排成熟、幹練的職業女性擔任其他類型劇主角是必然的政策。

 

即便刑偵劇中女警是必備的角色,但往往流於花瓶,一般而言也不方便讓女星們上演太多的追逐、打鬥戲,因此不需要過多大動作場面的醫生、法醫,便成為平成中期以來性平意識在日本覺醒後,既符合觀眾喜好、又合適女星們拍攝的類型。無論是自1999年首播至今仍未告終的長青劇《科搜研之女》,或是《暴走女法醫》(2011)、《零的真相~監察醫.松本真央~》(2014)、《希波克拉底的誓言》(2016),到近兩年的諸多新作,可以看到其逐漸成長的趨勢。

 

長青劇《科搜研之女》.png

▲長青劇《科搜研之女》(圖片出自「朝日電視台」)

 

掌握熟齡族群的心才是收視率關鍵

然而,回溯觀察,會發現《女法醫朝顏》雖然勇奪收視率冠軍,但在SNS的討論度上確實不如其他幾部同期作品,就連台灣觀眾在網路上的關注也不多,甚至出現「節奏太慢」、「太平淡」的聲音。以筆者的觀劇經驗,全劇的拍攝手法、每一集的簡單謎題設計,都與習慣了好萊塢刺激、燒腦大片的現代日台觀眾有點格格不入。為何與收視率出現這樣的反差?其實正來自收看者的習慣轉變,以及富士月九的戰略演變。

 

眾所皆知身為日劇招牌的「月九」經歷漫長的收視低谷期,在《HERO》(2001)以後再也沒有辦法達到平均20%收視率的數字,甚至2015年後連續跌破10%的收視,讓這座老牌名店岌岌可危,直到2018年重啟的《絕對零度3》才開始穩定回升至10%以上。

 

隨著網際網路、智慧型手機普及,年輕觀眾往往不再看電視,而是選擇其他的娛樂方式(如遊戲與動畫),或者線上串流平台來看劇,再加上日本人口的高齡化,導致電視的收視族群年齡不斷上升。以風行全日的《派遣女醫X》為例,媒體分析師鈴木雄二在2016年做的報導顯示,第四季的年輕觀眾族群從第一季的18%下降到11.3%;反之50歲以上的族群卻不斷再增加。

 

經典月九《東京愛情故事》.jpg

▲經典月九《東京愛情故事》(圖片出自「Girls Channel」)

 

富士發現了必須擄獲年長觀眾的心,才能夠提升月九的收視率。在黃金時期1991年《第101次求婚》、《東京愛情故事》的收視族群,現在可都五十歲以上了,自然不會再觀看《有喜歡的人》(2016)或是《夢想結婚》(2017),而是選擇自己最感同身受的「家庭」主題。

 

作家/評論家木俣冬在文藝春秋官網發表的專欄,提出了《女法醫朝顏》的成功關鍵,除了筆者上述提到的,結合「推理」(由父親時任三郎負責)與「醫療」(由上野樹里負責)兩大不敗主軸,其中最大的原因在於,是打造出宛如「晨間劇」一樣的「家庭劇」。

 

事實上,有許多觀眾提到,《朝顏》很有晨間劇劇名,一個簡單好記的名字的風格。而故事中有大量與主軸劇情沒有關聯的家庭生活:失去母親的父親與女兒間的日常對話、或是第二部中增加了丈夫風間俊介、4歲小女兒加藤柚凪,他們都住在「具備昭和風情」的房屋中,三代同堂面對面吃飯、進行著柴米油鹽的瑣碎話題……帶給婆婆媽媽族群最熟悉的親切感。晨間劇,通常就在描繪宛如她們女兒一樣的稚嫩女主角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包含結婚、生育和撫養孩子,這都成為《女法醫朝顏》的劇情走向。並啟用與她們相同世代的偶像時任三郎擔任另一位主角。

 

昭和風情的三代同堂家庭相處畫面.jpg

▲昭和風情的三代同堂家庭相處畫面(圖片出自「監察医朝顔2」官方推特)

 

精準六十歲以上的團塊世代

根據NHK公佈的數據,2017~2018年的晨間劇,「60歲以上」的觀眾,女性占了53%以上、男性也占了39%以上。掌握到這一群人數龐大的團塊世代、冷漠世代觀眾回流,就是富士電視台的戰略。而為了配合她們的喜好,將故事節奏放慢,不強調辦案與鑑識的手法,而是深入刻劃人情間的交流,呈現出風格截然不同的法醫劇,也是非常自然的。

 

筆者另外找到講談社發行的「FRIDAY DIGITAL」雜誌網站上做的專題報導,這張表格能夠明確地確認,比起青年戀愛的《戀仲》(2015)、輕熟女戀愛的同期對手《偽裝不倫》(2019),《女法醫朝顏》在F3與M3的50歲以上觀眾兩個項目,都取得完全的勝利。

 

包含《女法醫朝顏》在內四部劇的觀眾年齡分布調查.jpg

▲包含《女法醫朝顏》在內四部劇的觀眾年齡分布調查(圖片出自「FRIDAY DIGITAL」雜誌)

 

另外一個成功的「類晨間劇」關鍵,就是應用了「日本國民集體的傷痛與失落」。在原作漫畫中,朝顏的母親是死於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但在日劇版中,改編為2011年的東日本311大地震。在今年公佈的最新資料中,即使災害已過了九年,仍有4萬7737人在避難用小屋生活,死亡人數達1萬5899人、失蹤者更仍有2529人。換言之,仍有無數家庭還活在傷痛之中,迷惘之中。

 

平成時期重新點燃晨間劇熱潮的《小海女》(2013),正是以311大地震前後的東北災區人民生活為主題,而受到廣泛的注目與認同。二戰與震災時常是晨間劇的主旨,主婦們在劇中分享了集體的傷痛與恐懼,從故事中的女主角們率領家人重生的堅毅中得到勇氣。

 

《小海女》中觀眾所熟悉的海景,在災後一片狼藉的慘狀.jpg

▲《小海女》中觀眾所熟悉的海景,在災後一片狼藉的慘狀(圖片出自「ama chan」)

 

朝顏與母親里子在311時回到娘家岩手縣釜石市,卻遭遇海嘯,里子就此消失,找不到遺體、永遠列為失蹤人口。朝顏與父親平八年來生活在失去里子的家中,他們雖然努力在職場上維持著法醫、刑警的工作,心中的缺憾卻一直無法彌補。朝顏沒有辦法再踏足娘家的土地,強大的恐懼與倖存者的罪惡感折磨著她。當時忙於工作沒有一塊回去的平,也抱持著罪惡感與愧疚,多年來每逢休假日總是隻身前往災區,進行一個人的孤獨搜索,盼望著某一天能夠發現妻子。

 

主角群以真誠不浮誇的演出,忠實反映了遺族複雜的心境。周遭同事溫柔的關懷,他們努力生活、為沉冤的受害者理清案情,都帶給了觀眾救贖感。「朝顏」就是日本的牽牛花,形容在早晨開花的牽牛花,隨著夕陽西下就將逝去。即便如此,沒有明天的它們在日落前仍美麗、奮勇地綻放著。就像日本人對櫻花的崇尚一樣,無論是否遭逢變故都會開花的朝顏,彷彿成為國民震災後復興的一種心靈象徵。

 

第十集上野樹里一鏡到底的精采演說.jpg

▲第十集上野樹里一鏡到底的精采演說(圖片出自「監察医朝顔2」官方推特)

 

在第十集,被譽為全劇經典,並讓上野樹里獲得第17屆「CONFiDENCE AWARD DRAMA PRIZE」最佳女主角的八分鐘一鏡到底演說中,也傳遞出導演、編劇所想要告訴心靈受創的觀眾,與其他法醫劇完全不同的觀點。

 

「我認為在日本這個災害頻繁的國家,知道真正的死因,能減少今後的傷亡。法醫學者雖然已經無法挽救生命,但卻是唯一能傾聽逝者給我們留下的信息的人。我們陪逝者走完最後一段旅程,這是我們唯一能作到的,憑弔死者的方式。」

 

也正是《女法醫朝顏》這部戲能夠深入日本民心,藉由311,讓法醫學真正走進民間老少的關鍵。法醫學不只是追查兇案、緝捕兇手的深奧學問,而是撫慰近年不斷受到地震與颱風(現在又多了個病毒)等重大災害創傷者,為那些猝不及防逝去親友或失蹤創傷所苦的遺族,提供真相與預防未來的不可或缺方式。

 

《女法醫朝顏》劇照.jpg

(專欄全文原刊載於Pocket Japan 口袋日本)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