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悠介《貴族與奴隸》  

(評分:7.0)

 

原名:《貴族と奴隷》(2013)

 

★每日時報調查 日本讀者最愛的驚悚作家NO.1

★攻占日本TSUTAYA店暢銷排行榜前二十名!

★風靡全日本,總銷量狂銷20,000,000冊!驚悚小說天王‧山田悠介

★出書前即釋出真人宣傳影片

★每次出書都獲得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等各大書店驚悚類小說推薦。

★驚悚度破表的監禁生存驚悚小說!

★多部作品翻拍成電影、電視劇,收視率超過3,000,000人次。

 

「我是貴族,我的話就是命令!」

「貴族與奴隸」──一場極機密的監禁實驗。

 

基本規則

1.貴族的命令為絕對。

2.貴族可以任意處罰、殺害、凌虐奴隸。

3.貴族與奴隸的身分,隨時更換。

4.奴隸間、貴族間可以互相廝殺。

 

這場殘酷的實驗每年會執行四次,每次捕捉十四歲的男女共三十人。

全員分為五組,由一名貴族支配五名奴隸,各組囚禁在監牢中。

藉此觀察同一學年、同樣立場的國中生,看看他們如果被分成貴族和奴隸後的生活方式。並記錄他們的互殘手段、每天的死亡人數。

極度殘忍的生存實驗,你有本事看到最後嗎──

 

(欲購買本書可由此進入網路書店連結)

 

從開始在電視台與出版社工作以來,部落格的更新產量無可避免地減少,原本在終於踏入書評第700號的紀念數字時,是打算要撰寫對我來說具備工作重要意義的乾胡桃《愛的成人式》。但遺憾的是過年這段時間回家時發現忘了帶書回來,只好有些遺憾地跳過,先寫其他本書了,就是這本同樣由我企劃、並花費不少功夫製作【完成度極高的華麗官網】的驚悚系小說《貴族與奴隸》囉。

 

《貴族與奴隸》是逆思流書系的驚悚小說2015年的第一彈,確實在書市上相當地搶眼。它的書封很美,相信愛書人看到圖案都會有種熟悉感,正是出自名繪師ワカマツカオリ手筆。這位2001年畢業後隔年就開始活躍在文壇的繪師,人物的畫風很有特色。目前在台灣包含時報的木下半太《三分之一》、台灣角川的「輕文學」系列綾崎隼《蒼空時雨》、《初戀彗星》…等作品都是由他執筆。而《貴族與奴隸》新書最大的特色,就是除了全彩封面、黑白的內封外,竟然還像輕小說一般,附錄了好幾張精美的內頁劇情插畫。日本網友也評價這是驚悚書系的首創,新奇且具蒐藏感,對於喜愛這位繪師作品的愛書人來說,這是本作很值得帶回家的原因。

 

貴族奴隸 

 

日本文藝社可說對於《貴族與奴隸》這本作品是下足重本,除了邀請名繪師增色,更是在2013年出版之前找尋電影公司拍攝了氣勢磅礡的劇情預告片,整體規格完全比照電影等級,直叫人充分感受到出版社的「強檔大作」企圖。現在的台灣出版社們要能有這樣的預算砸在書籍宣傳上實在不可能了…(影片請點此觀賞)

 

作者山田悠介對台灣讀者來說肯定是個有點熟悉、但又還是陌生居多的名字。他在2001年以自費出版《奪命捉迷藏》的方式登入文壇,早年也經歷許多艱難,甚至曾經親自在涉谷街頭叫賣進行宣傳活動。但很快地作品就獲得大眾喜愛,連續幾本書都登上排行榜,並改編為電影。他的幾部名作包含都會恐怖小說《奪命捉迷藏》與《鬼來信》、短篇集《8.1》、校園驚悚小說《禁止入座》,都在2005年時隨著電影的改編聲名大噪後,由當年的小知堂引進台灣,並且由推理迷們耳熟能詳的名譯者林敏生操刀翻譯。然而,在小知堂這套「鬼餐廳」系列反映不算太好,以及出版策略的考量下,隨後山田悠介的書也就此消失在台灣書市。直到整整十年後的現在,才終於由《貴族與奴隸》重現,也真是命運多舛的...

 

雖然現在年輕一輩的讀者對這位作家陌生,但隨著他出道以來每年維持著兩部以上新作的產量,他在日本也是建立起足夠的地位與實績。累積銷售總冊數超過兩千萬冊、並在日前「每日時報」的讀者調查中成為讀者最愛的驚悚作家第一名。光是改編成電影的次數就達到十四次,而且代表作《奪命捉迷藏》儼然成為日式B級驚悚片的一個「標誌」,以不同主題的改編方式登上大銀幕五次,甚至在今年又被第六次的改編,演出的角色包含前AKB48人氣女星筱田麻里子。同一本書能夠被拍攝那麼多次,也算是創下難能可貴的成績。(關於這部作品的電影改編介紹可見此文)2011年由如今大紅大紫的橋本愛演出的《Avatar》,也在網路上可以看到有不少相關評論。影視圈這麼愛山田,也確實讓出版社與我們,都抱持著對於這部氣勢大作《貴族與奴隸》未來影像化的期待。

 

但在閱讀《貴族與奴隸》時、與之後,都讓我體認到,要將這位作家與熟悉的本屋大賞、直木賞文壇名家相比是不現實也不太可能的,這勢必要先告知給朋友們。以台灣來比擬,這類B級驚悚小說大概就像是便利商店、二手書店常能看到的口袋書、鬼故事,只是又更為高檔一些,沒有那麼廉價的感覺,畢竟出版社也重金去打造了。不過儘管做包裝,作品本身的「文筆」絕對不可能改變。「文筆」是《貴族與奴隸》最大的缺陷,太過直白無文采、太過簡潔無修飾,當然這可能是山田悠介作品吸引年幼讀者便利的一個特長,但也絕對限制了以小說來說向上提升層次的可能性。很好讀、很通俗,但這樣的簡單文字,沒有辦法讓人在心裡留下點什麼。比起故事的掌握度,這點反而是最讓我失望的,一位在文壇也打滾了十幾年的作家,怎麼會文筆還是只有這種粗淺的學生程度呢…?(汗)

 

這裡是哪裡完全搞不清楚。該說是露營區呢,還是別墅區呢?總之是個大自然環繞的地方,到處都有照明設備,九點鐘方向有一、二、三、四、五間老舊的房子排成一列,三點鐘方向反而有超大的牢籠,像是要關猛獸似的,牢籠同樣有五個,裡面還有廁所和自來水線,但沒有隔間。隨便數數也有三十人。大家都差不多年紀,幾乎都是男生。女生加上藤木共有五人。幾乎所有人都被套上黑色的衣服,但不知為何,有五人是金色的衣服。穿著金色衣服的人沒有腳鐐。

 

「為了觀察你們。看看同年紀、同樣立場的你們,如果被分成貴族與奴隸,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不管你們有什麼意見,模擬都要開始。」

 

那麼我們接下來討論的就是關於故事本身。「貴族與奴隸」的設定是全書最大賣點、最誘人之處。經由友人的提醒,我們可以從心理學上著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來發掘之間的共通點。這個1971年的實驗就是將志願生分為囚犯與看守這兩種角色,關進監獄中進行身分模擬。第一天大家還相安無事,但很快地就場面慢慢失控,自以為能定善惡的認知劃分造就了狂人與暴亂。這個實驗也因此誕生出「路西法效應」這個名詞,人性中的惡是可以在人為或自然的環境下被造就!原來善良的心是如此脆弱的。

 

「站在你們班排頭的是貴族,看清楚他們的臉。現在映入你們眼簾的人物已經不是同學了。他們是你們的主人、你們的飼主。」

這說話方式彷彿是在對奴隸方的人洗腦。這男人企圖創造出貴賤有別的社會,我不至於被他迷惑,卻對他的作為感到恐懼。

「你們既是人,又不是人。千萬別忘了,你們是被上流階級的貴族所飼養的。

貴族的命令絕對要服從!當然也不准你們在對等的立場說話。」

沒有人回應他。男人也不在乎,繼續說著。

「相對的,貴族要怎麼使喚飼養的奴隸都無所謂。這裡允許任何作為。講極端一點,你也可以沒由來的揍他們。

要是奴隸有反抗性的態度,就讓他更加痛苦。這裡是個無法地帶。」

 

「貴族與奴隸」很可能就是藉由「史丹佛監獄實驗」的靈感而發想出的故事。主角黑澤伸也與自己兩位青梅竹馬某一天在街上就被軍隊給抓走,醒來後發現共有30位國中生面臨這樣的遭遇,並被無情的男人強迫要求開始進行這樣的奴隸實驗。由於被冷血的神祕男人與軍隊挺槍包圍著,他們也只好默默地遵照指示。五位貴族可以居住在大房子裡,擁有食物的支配權,奴隸們必須去田裡勞動,睡覺時擠在冰冷的大籠子,祈求著這莫名其妙的實驗可以早日結束...

 

被人隨便分成貴族或奴隸,強制宣布模擬開始,這教人怎麼認同?至少我是不認同的。

但我不敢對男人說我拒絕參加。

我真的很怕他。

有一部分是因為他有槍,我不禁覺得,人類真可怕。

我想大家都和我有著同樣的恐懼。

因此即使男人宣布開始,現場也沒有更加吵鬧,也沒人反抗。

畢竟不知道會被怎麼樣。

搞不好還可能被殺掉。

「剛才我也說了,這裡是無法地帶。無論怎麼使用槍枝都不構成犯罪。不騙你們。這場模擬是根據政府指示執行,我們被賦予一切權力。」

 

故事角色介紹

 

雖然彼此都是國中生,大多還都相識,小孩子中二歸中二,總不至於做出太傷天害理的事情吧!但山田考量後選擇創造出一個大魔王似的人物,也就是一碰面就明顯看黑澤極不順眼的平瀨正勝。他與其他不知所措的貴族們不同,一開始就把這場實驗看待成遊戲樂在其中,理所當然地差使同學們,更甚至去挑撥、說服其他貴族們也要跟自己一樣,視同學們如糞土!正如同史丹佛監獄的結果,只要有一個人成為「惡」,很快就會相互影響、其他人也跟著淪陷。看著本來擁有領導力與照顧他人同理心的班長阿所、被霸凌的懦弱小男生二宮,一一變得失去理性,這種人性崩壞的過程,就是全書最為有趣的地方,也最值得讀者們來注意與欣賞。當現實中的被霸凌者成為貴族,霸凌他的同學成為奴隸,這種身分顛倒後的強制規範會發生什麼樣的慘劇呢?這確實值得好好書寫。

 

 

起初阿所就像學校的班長,做事的氣氛也像是在指示同班同學,如今說起話來卻讓人覺得他看不起扮演奴隸的同伴。

無論他是否有意識到,我覺得這都是因為環境所致。

 

二宮現在是用著什麼表情、什麼眼神看著四個扮演奴隸的人呢?

不過是一把槍,就能賦予二宮權力,甚至還能改變他的人心。

我的腦海裡浮現一個瞧不起奴隸的人。

他的樣子,彷彿是被權力的魅力給附身了。

 

在整本作品中,雖然結構極為單純、但作為一本驚悚懸疑小說,我覺得山田悠介還是有達到應有的職業作家水準。在殘酷實驗的人性崩壞描寫之外,他設定了兩個成功前呼後應的謎團。天生全盲的主角黑澤,在故事開頭時有提到屢次受到別人的惡作劇攻擊、相當不舒服。而極有義氣的好朋友直人為了保護黑澤不被欺負,被其他的貴族帶進屋子裡,慢慢地變得越來越奇怪。他是遭到過度的凌虐嗎也不像,因為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在那棟屋子裡發生些甚麼事,當真相揭曉時也不免叫人心痛。中間這一段黑澤在好友漸漸變異的情況下感受到的痛苦,如果作者的文筆更好一些,想必是能動人許多的。謎團的真相不突兀或超乎常理,算是將伏筆收得恰到好處,這也是《貴族與奴隸》的第二項優點。對比較聰明的讀者來說也不會太難猜,閱讀時可以自行來挑戰看看喲,也有點樂趣。

 

這件事我還不曾向媽媽說過,大概從三個月前開始,我一直受到騷擾。

在上下學時,有人會趁我一個人行走的時候,從背後偷偷靠近我,突如其來的用腳踢,或者用手拉我的白杖。

我想那應該是同一人物所為,但我不知道犯人的真面目。儘管他就在我的眼前。

就算我請他住手,他也不會罷休,而是笑嘻嘻的看著,以我困擾的樣子為樂。然而,他絕對不會說話。

只要我大聲呼喊,他就會逃走,但過了一個禮拜左右他又會出現。

 

 

我突然聽見直人的吐氣聲。他好像正用嘴巴呼吸,這種呼吸方式,彷彿他所有的體力與精神都被剝奪了一般。

 

與其說直人忘了自己的處境或立場,還不如說他好像忘了自我。

泥土的味道好香,這種話他從來都沒說過。應該是我才會這樣說吧?

我只覺得,直人是被高村過度毆打,所以變了個樣了。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直人會不會又變成「別的直人」回來?

我希望他早點回來,可是又有一點害怕。

 

這是直人的聲音。可是他不是直人。

我也不想承認,但直人已經徹底的病了。他好像被附身了,被侵蝕著,彷彿一切都受到控制。

究竟高村對直人做了什麼?

 

有謂「瑕不掩瑜」,但《貴族與奴隸》的情況卻是顛倒過來的。它依舊是劇情單薄且設定上乍看有趣但卻漏洞百出的小說。它的眾多設定實際上都沒有發揮出效果,或甚至毫無意義可言,是最大的敗筆。首先是主角黑澤的天生全盲,雖然看不見但他擁有天才般的觸覺,喜愛繪畫的他甚至可以藉由手指的觸感來辨別顏色,進而畫出讓他人驚嘆的圖。嗯,但這項技能對於之後的發展毫無幫助,除了可以把平瀨畫成黑色的人來激怒他...拜託,設定成瞎子我們還能理解,是為了讓讀者們站在與黑澤相同的視角,無法得知周遭所發生的詭異事件而感到驚恐(不過這也因為文筆的關係而沒有氣氛可言就是),但這項觸覺技能一定是可以讓它有發揮的好嗎~例如說最後一段在密林中找槍,是不是可以藉此反將平瀨一軍呢?而不是「只是看起來很帥」而已!

 

畫畫時,我完全不用筆。不,正確來說是我無法用筆。

我只需要用到右手的食、中兩指。

當我決定好用色以後,我就以指代筆,將腦海中浮現的形象展現在紙上。

現在也是。我知道櫻花的形狀和顏色。

在腦海裡想像櫻花,運用兩根手指繪畫。

我畫出來的櫻花應該很漂亮吧。

然而,我自己覺得很遺憾,我的作品有個特別乏味之處,就是我的畫完全不會有風景。

風景是我無論如何都畫不出來的。

花、人、物品等等,只要是能用手觸摸的東西我都能畫,但風景無法觸摸,因此也無法想像。

對我而言,畫風景是個難題,就像有人問我,昨晚夢見的是什麼樣的影像?

這對而言我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因為,我的雙眼看不見任何事物——

我生來就不能見物。並非弱視而是全盲,所以連些微的光都感覺不到。

 

我想一般人是難以置信的,其實水彩和彩色鉛筆或蠟筆不同,每個顏色的觸感和質地都有些微的差異。

例如白色觸感光滑,黏性比較低,帶有溫柔的氣氛。

綠色觸感輕柔,和手指的感覺很服貼。

紅色黏性強、有彈力,可說是有點野性吧。

像我這種有視覺障礙的人,相對的在觸覺、聽覺、嗅覺方面會比一般人好上數倍,而在這些感覺之中,我又特別積極運用觸覺認識事物,這種能力也似乎特別發達。

 

再來就是關於這項實驗,執行「觀察者」任務的神祕男人,講的話也是莫名其妙。這項殘忍實驗是政府的授權,每年執行四次,每次捕捉三十人…嗯,這是什麼腦殘的決策?真的有政府可以搞這種事情而不被揭發嗎?可想而知,就算實驗結束了也不應該有生還者,不然把這些參與實驗的倖存學生放回家裡,執政黨早就被推翻了XD 學生們再怎麼笨也應該推想到這個結果,而去想想看如何集體密謀逃亡,而不是天真地以為真的能被放出去吧!每年「處決」一百二十個國家未來的棟樑有什麼意義?人口過剩也不是這樣搞的好嗎?然後最重要的,就是舉行這種實驗到底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研究成果呢?想要得到不同的結果需要改變實驗的一些細節而不是照本宣科,但看來這次主角們參與的實驗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所以拉哩拉雜了這些五四三,不如請作者直接把這場實驗設定成一些有錢人閒閒沒事做而密謀的死亡遊戲還現實得多!當然啦,山田可能覺得那樣寫起來就太老梗、不夠獨特。但這也再次反映了這本書的巨大缺陷,為了帥氣與爽快、而忽略與無視了很多可以費一些心力去解決的問題。實驗是應該有意義的,如果想不到就不要這樣寫,直接講成打發時間用的遊戲就好了,不要勉強自己與讀者好嗎?如果山田願意再花心力在貴族奴隸身分逆轉後的描寫,讓讀者看見善之所以淪為惡、還有部分善並沒有被汙染成惡的不同角色相異心理,那這場所謂的實驗才會具有意義,才擁有觀察價值。但你啥都沒寫了,可不能靠我們評論者與讀者來幫你補完…= = 回想起小說原典的「史丹佛監獄實驗」,我們還不如去看這個實驗的詳細報告,對人性的理解更能有收穫吧!

 

「如果你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我處罰你的奴隸,那就給你打回去吧。你從這裡選一個喜歡的,隨便你怎麼處罰都好。」

 

平瀨正勝不是人。他並非失去人性,而是本來就沒有人性。

他說我們扮演奴隸的沒有人權,但我敢說……

就算沒有身為人的價值,我們還有人性。

現在我對於平瀨正勝,對於我們的處境,抱持著各種「黑色的情感」。

 

他突然把鐵棍塞到我的左手。

「你來罰他。」

我一動也不動。

我懂了,你是為此才讓我當貴族啊。

為了給我精神上的痛苦。

 

自立為王,還要人畫肖像畫,我深深認為,平瀨正勝的前世,恐怕就是某個地方的國王。

如果真是這樣,他肯定是史上最殘暴的君王。

 

《貴族與奴隸》是一部讀著讀著,會讓你有種感想:「算了,跟他認真就輸了」。這也是我會在這篇文章中強調讀者不要抱持太大期待的理由。純粹地享樂(就各種意義而言XDD)、放輕鬆用的消遣,然後圖畫值得欣賞,就是這樣一部娛樂用的小說,背後就不用去思考、浪費時間了。這樣一個饒富趣味的題材,作者沒有將它徹底處理完善的想法(或能力)。已經當職業作家這麼多年了還是這類水準的話,似乎也很難讓人再期待其他作品會好到哪去,之前上網查了查少數的《8.1》與《禁止入座》書評,也實在有些悲劇…之後還是有機會出版山田悠介的作品,希望他能有邏輯更為通順、設定考量更為嚴謹的表現了。

 

實驗規則.png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