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德兒.布雷克《血衣安娜》  Kendare Blake《Anna Dressed in Blood》

(評分:8.0)
柯克斯書評2011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2011年最佳青少年小說TOP 5
美國圖書館協會2012年最佳青少年小說及讀者票選最佳年度小說
西北奇幻科幻作家2012年奮進獎



原名:Kendare Blake《Anna Dressed in Blood》(2011)


十七歲少年卡斯是個亡靈殺手。三年前,他的父親在一次獵鬼任務中不幸遇害,只留下一柄魔法儀式匕首給卡斯。他繼承父業,隨著祕密委託與傳說在全國各地奔波,獵殺四處作亂、危害活人的鬼魂。多年來,卡斯過著沒有朋友、沒有安穩未來的生活。他不計代價,只為總有一天要回去殺了害死他父親的惡靈。


為了獵殺被當地人稱為「血衣安娜」的女鬼,卡斯和身為藥草女巫的母親搬到新的城市。他原本以為這次的任務就像以前一樣:搬來、追捕、下手,卻發現了一個被咒語和冤屈怒火纏身的女孩。六十多年前被殘忍謀殺後,只要有人膽敢靠近,安娜就會殺死每一個走進門口的活人。那一天,卡斯追查線索的過程出了錯,照理說安娜應該會殺了他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最後一刻,她居然沒有取走他的生命。


而他,原本該將她送回死者該去的地方,但卡斯卻發現自己不由自主受到安娜的恐怖與美麗吸引……



這本書真的很神奇呀...明明是本乍看下相當老梗的劇情...人鬼戀?啊不是我們從小在《倩女幽魂》等知名電影、或是《聊齋誌異》中有名的<嬰寧>、<小謝>、又或是講人妖戀的《白蛇傳》等傳奇故事中,都看過的男女主角設定嗎??當初看到在亞馬遜網路書店goodreads的兩大網站本書頁面上,本作都有平均四顆星的高度評價,普遍都獲得不少好評,而且也跟上一本剛讀完的喜愛傑作《瘋狂畢舞夜》一樣,受到歡迎的本作都在讀者迴響下成為系列作品,已經出版了第二集,感到實在還滿好奇的,所以也報名了這本作品。讀完也確實沒有令我失望,就算題材看似老梗、即便看起來很像普通的流行YA小說,但有口碑的果然就是不一樣地好看啊!雖然青少年「YA」小說至今出了很多書,水準也參差不齊,但可以確定的是連續讀完的《瘋狂畢舞夜》與本作《血衣安娜》都是青少年小說中相當優異的作品,可以放心地推薦給大家一讀!!!


P.17  我爸喜歡傳說,可以讓世界感覺比實際更酷的傳說。希臘神話是他的最愛,甚至還以此為我命名。因為媽媽喜歡莎士比亞,他們最後各自退讓一步,於是我的名字便成了西修斯.卡西歐(Thescus
Cassio)。西修斯是殺了人身牛頭怪物邁諾托的英雄。而卡西歐則是《奧賽羅》(Othello)裡被害死的副官。我認為它聽起來很蠢。大家都叫我卡斯。我想我應該覺得慶幸,因為父親也喜歡挪威神話,所以我很有可能會被命名為索爾(Thor)。那就更慘了!



P.25  父親常說,水讓亡靈有安全感。沒有甚麼比水更能吸引他們,更能藏匿他們。


還滿討厭自己那神話般的名字的男主角,暱稱「卡斯」的十七歲少年西修斯繼承了罕見的家業,成為一位「亡靈殺手」。這項工作不斷奔波於世界各地,接受委託獵殺會作祟、危害人類的鬼魂。他敬愛且強悍的父親在一次獵殺中被更為強大的厲鬼殺死,死狀甚慘。為了替父親復仇,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擊敗那個強大厲鬼的卡斯不顧巫師母親的勸告,使用著家傳的武器,可以徹底將鬼魂消滅的「儀式刀」(一把匕首)執意進行鍛鍊與獵殺工作,以現役的亡靈殺手活躍著。故事的一開始,就是卡斯展現了殺鬼的計謀與功力,順利解決了造成十二死八傷慘劇的「十二郡便車客」。接著他準備再度搬家,對付下一個知名的惡鬼「血衣安娜」。


斬魔兵器七夜志貴
(持著匕首獵殺惡鬼的主角造型,卡斯會讓我很容易聯想到《月姬》中的「斬魔兵器」七夜志貴XD)


P.34  真的很奇怪,通常死後變成壞鬼的反而都是被害者。真正邪惡的加害者則毫不留戀地往前走。不知道是被燒成灰了,還是化為塵土了,甚至變成一隻糞金龜也說不定。是因為他們的憤怒已經在生前全數爆發,所以沒有必要再留下來了嗎?


P.111  草率的搜索隊和幾個隨便問問的警察,他們夢遊般的眼神,彷彿等不及要結束這件事,好吃頓熱騰騰的晚餐,把腳翹起來,躺在沙發上休息。我在猜,他們是否能感覺到事情並不是那麼單純,已經大大超出他們能處理的範圍。彷彿麥可的死透過了詭異而無法解釋的低音波,輕輕地告訴他們別多管閒事。



這一次的卡斯與母親搬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雷灣,要對付遽聞在這五十年間已經殺死了二十七個青少年的血衣安娜。如此恐怖的「戰績」,而且似乎還擁有著能夠迷惑眾人不把這些青少年失蹤事件放在心上的魔力...!她死時才十六歲,在去學校舞會的路上被殺,喉嚨被割開、整個頭都幾乎快被切下來了,而她死前穿著的雪白禮服完全被染紅了,因而被稱為「血衣安娜」。是心有不甘還是甚麼詛咒才會讓她成為厲鬼呢?而她與卡斯初次會面,便將亡靈殺手玩弄於股掌間的異常強大能力又是從何得來?安娜的死亡真相背後又隱藏著甚麼驚人秘密呢?


P.37  我必須和這裡的社交管道搭上線。我得讓人們過來和我聊天,這樣我才能向他們提問,得到我需要的答案。於是每次我轉進一所學校時,我總會先找出他們的「社交女王」。每所學校都有一個。那女孩會對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瞭若指掌。我對女孩子很有辦法,我不知道為甚麼。或許是外來者的魅力加上適當的憂鬱氣質。或許是某些我有時會在鏡子裡看到的特質,又或許是因為我長得太他媽的帥。


轉學到新的學校邱吉爾中學的卡斯自有一套獵殺鬼魂的SOP流程,應該就像他自己所說的是個氣質帥哥,總是能夠讓女孩子們喜歡上他,告訴他殺鬼的相關情報,雖然他總是不會對女孩子產生感情,對於進一步的發展也絕對不會接受。在這裡他很快就引起校花卡蜜兒的興趣,與這位「社交女王」的朋友們得到許多情報,並很快就順利地找到安娜本人。就像他事前的預感一樣,不也只是一個要殺的普通鬼魂嗎?為什麼自己會對素未謀面的這個女鬼莫名抱有高度的興趣、期盼看見她、與她聊聊天,最後再次殺死她?


P.89  大多數的鬼其實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他們只是生氣、害怕著,比較像是一種情緒的複印,一段恐怖時光的再現,而不是一個實在的形體。你可以和他們其中幾個談話。不過他們通常會以為你是別人,是某個他們以前認識的人。但安娜的清楚認知讓我有些不知所措,她的力量好像沒有盡頭,她的手段也是一樣。她不是因為被人射殺而滿懷怨氣的幽靈。她不會閃閃躲躲,她就是死神,陰森可怕、毫無人性。


安娜的力量超乎想像的可怕,是卡斯有史以來見過最強大的敵人,宛如真正的死神一般。面對她自己幾乎沒有抵抗之力,而她極為輕鬆地便將嫉妒而暗算卡斯的男生麥可活生生撕成兩半!然而她卻放過卡斯,只把他踢出家門,要他不要再回來。極為挫折的卡斯,也發現這個女孩擁有許多秘密。她似乎有著善良的本性,只是被另一股更為強大的黑暗力量所控制著,暴走時她會化為死神、但這股力量沒有控制她的平靜時刻,她又只是個純良美麗的小姑娘。這就是命運吧!卡斯為她著迷,儘管隨時可能步上與父親相同的後塵,仍舊不斷地去尋找她,說服她,希望能夠「殺死」她。而面對這個極為少數能夠與她溝通說話的帥氣少年,安娜也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殺死他...


P.120  「我在生你的氣。」
「為什麼?」我問。
「因為你要殺我。」她說。然後我們兩人都笑了。
「就在妳這麼努力地不殺我之後。」我微笑。「我想我看起來似乎是非常不知好歹。」
我和她一起笑,兩個人正融洽地在聊天。現在是怎樣?某種扭曲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



相當奇妙且令人莞爾的對話,一人一鬼就在這樣弔詭的「殺來殺去」關係中逐漸建立起奇妙的情緣。或許就是天生要做這一行吧,總是對現實中的女孩子興趣缺缺的卡斯,偏偏就是被這個美麗嬌弱的女鬼給煞到了...感情這回事終究是要遇到對的人,彼此在多次的聊天中被對方深深吸引,然而畢竟人鬼殊途,沒有談過戀愛的呆頭鵝卡斯始終不能確定自己的感情是不是愛情,而懷抱著痛苦與罪惡感的安娜更是不敢多說什麼,而讓這兩個孩子只能在愉快的相處過程中,慢慢培養那淡淡的、青澀的、不敢說出口的戀情。


直到他們與朋友們一起透過魔法,合力解開了安娜的死亡真相與神秘的力量來源。這一段真的寫得很好,有很強大的意外性,也極具人性醜惡的描寫功力。安娜的死與束縛多麼令讀者們哀傷,希望她能夠得到應該屬於她的幸福呢!?而透過解開魔咒,安娜終於得到了自由,被束縛在陰宅中的自由。但她在被邪惡力量操縱的這五十年來,害死的無數生命,卻依舊是對善良的她而言無比沉重的負擔...而就在這時候,鎮上再度發生了殘酷的虐殺事件!死者與卡斯的父親一樣身上有著嚴重、慘烈的咬痕,這代表著那個強大的惡鬼已經來到鎮上尋找卡斯了嗎?身、心、技都還不夠成熟的卡斯又怎麼有可能面對這個殺父仇人呢!?


P.21  我不是超級英雄。那是個可怕的標籤。太過自負,也不適合我。我不會穿著緊身衣到處炫耀。我做事的動機,不是為了得到讚美和表揚。我在黑夜裡工作,殺死不該出來活動的死人。我比較像《守護者》裡的變臉羅夏,《屠龍勇士》中的格倫德爾,《沉默之丘》的倖存者。


作者布雷克在揭曉這個可怕的惡鬼「奧比巫魔」的真相時,同樣是讓讀者大吃一驚,沒想到說這最強大的敵人就在「這裡」!而且他所盯上的就是安娜的力量,試圖把這股力量與可憐的她也據為己有!在一場最後激烈無比的慘戰中,也就像諸多淒美、令人不捨的人鬼戀故事一樣,安娜犧牲了自己,保全了心愛的男孩的性命。是的,故事說起來真的好像很老梗。但讀者就是會在卡斯與安娜的青澀相處中不由得嘴角上揚露出微笑,回憶起初戀的美好;就是能在天人永隔的那一刻中深深感到哀傷,完全體會卡斯那死都不肯放手離開她的心情。他們不是正常人也不會是受到祝福的一對,但他們的悲哀宿命,卻更值得去得到幸福的...我想,作者的說故事能力,讓讀者們如此動容的能力,確實是無庸置疑地優秀!


P.205  我們都不是小孩了。我們不相信神話。即使相信,我們又能是誰呢?不會是白馬王子,也不會是睡美人。我切斷謀殺案受害者的頭。安娜扯開皮膚,把人撕成碎片:像折斷嫩枝似的將人骨折成一小段又一小段。我們只能是醜陋的恐龍和邪惡的妖精。我知道,我都知道。


內容具有一定的深度(好比探討著亡靈殺手這樣的人生...),以及在現實中建構出的奇幻世界觀(沒有什麼名字難記的異世界大陸,就是你我熟悉的魔法、巫師這些元素),基本上都符合我們對鬼故事認知的一些說法,都是《血衣安娜》在諸多青少年小說中能夠展現個人特質的優點,感覺很有意思,具備淺深交融的舒適閱讀感覺。而且我也相當喜愛作者在幽默感這一點上的發揮,顯見在卡斯很多吐槽、心底話、對話,都相當好笑,讓我每每忍俊不住,覺得這孩子真是有趣。有這樣的外表與內在魅力,也難怪女孩們為他著迷,不管是人是鬼XD


P.146  遷移、尋找、獵殺。就像塗肥皂、清洗、反覆。我的一生就會在這樣的例行中度過。我同時感到空虛和沉重兩種極端的情緒。我想到安娜說過的,想要卻不能擁有。


P.217  我沉默地微笑了。她無時無刻都在我的心裡。我居然到現在才發現,真蠢。不過,至少我們以後就有不尋常的故事可以說了,愛情、死亡、鮮血和父女情結。媽的,我一定是心理醫生最夢寐以求的精神病個案了。



同樣地,作者對於其他角色的刻劃一點也不遜色,除了討喜的安娜、與巫師宅男湯瑪士預想得到的友情外,美麗的校花卡蜜兒可一點都不是個沒用的花瓶,相信她在最後決戰中的英勇表現絕對令讀者們都印象相當深刻吧!她在書中面對惡鬼,拿起球棒,多次展現出的勇氣,是令我非常喜愛與敬佩的,她是一個很成功的角色!而顯而易見的是作者布雷克非常喜歡1984年那一部經典的電影《魔鬼剋星》(捉鬼敢死隊),不僅卡斯自己吐嘈過,他只想當個專業的亡靈殺手、一點都不想跟這些「夥伴」組成什麼魔鬼剋星搭檔...偏偏這組合還真的莫名其妙就完成組隊,而且從四個年輕人到三人一鬼,持續維持著《魔鬼剋星》中的搭檔!也持續被其他人們吐槽根本就是魔鬼剋星,實在是超爆笑的www


P.235  「我沒有匕首。」我咕噥著。
「不要找藉口。」安娜說。她嚴肅地從我身旁走開。「亞瑟王沒有石中劍還是亞瑟王。」
我不知道她對傳奇故事了解多少,不過亞瑟王最後是被一個他沒預期到的從前鬼魂殺死的,所以其實不是個恰當的比喻。



在原作出版的隔一年,布雷克就推出了續集《Girl of Nightmares》,敘述與惡鬼同歸於盡的數個月後,安娜數度託夢給卡斯,她在不知道是否冥界的地方持續遭受到痛苦!她並沒有就此安息,而被她好幾次救了一命、至今依舊深愛著她的卡斯,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拯救她脫離這樣的折磨!感覺續集的劇情既熱血又會很動人哪!持續期待臉譜能夠繼續出版本作了!也真心期盼,卡斯與安娜都能夠得到屬於各自的幸福...!


P.160  我感覺到一種熟悉的「優化」。我是這麼稱呼它的,優化。並不是指我開始更用力呼吸,或是心臟在胸口加速跳動。它是一種更細膩的變化。讓我的呼吸更沉,心跳更有力。我周遭的一切全放慢速度,所有的線條變得更加清楚。我相信這一定和自信及我的天賦異稟有關。一定和我手指頭緊握儀式刀時安心的歸屬感有關。


PS:感謝臉譜出版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