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村誠一《無情都市》  

(評分:8.0)

原名:《大都会》(1967)


三位年輕人,為了紀念大學畢業,相邀登山並於山頂立下友情的誓言。但當他們分別進入競爭激烈的企業界,權力與友誼發生衝突,導致了一場滅門血案。受害者本身雖然保住了一條命,但已家破人亡,「復仇」成了他活下去的唯一意義。


有一天,就在白雪玄岩的山頂,三位老友重聚在一起。他們要為過去的
恩怨作一個了結,只是青春已逝,傷害者與被傷害者都是輸家......



本系列歷史久遠,是故鄉出版社於民國七十六年所出版的森村誠一上班族小說系列。以前我完全不知道台灣有出過這個系列的作品!完全是因為好友買書的時候,由於合購,所以寄到我這裡的書中有一本是他買的這本書,才讓我意外且驚喜地讀到了這本相當精采的作品!一向對森村誠一有興趣、喜愛他的風格並有在蒐集作品集,而他這本比較不為人知的作品,具備了讓我一氣呵成讀完的精采劇情,雖然比較接近企業小說、商戰小說,不能輕易歸類於推理小說中,卻也包含了相當有趣的推理情節與意外性逆轉!只能說,真不愧是森村誠一啊!這系列當時另外有出的四本《上班奴》、《上班族罪刑錄》、《死亡株式會社》、《上班賊》,我也一本都不想錯過!!!不過目前在網拍上真的太難找到就是...ORZ


日文維基百科可以看到(中文維基還根本無法列出全作品表了...),森村誠一的作品數量相當驚人,雖然台灣從早期到現在出過不少書,但是別說是時代小說了,就連現代小說至今也只佔了其中一部分,這也是比較可惜的,尤其是目前新雨似乎也已經停下了出版森村作品的步伐...本作《無情都市》發表於1967年,是森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相當具有意義。初期這幾本作品當時也未受到特別的肯定,但很快地,人才並不會被埋沒。就在兩年後他完成了至今依舊是傳奇傑作的《高層的死角》榮獲江戶川亂步獎,就此一戰成名、奠定其作家地位,受到無數讀者的喜愛。


P.325 在一千個上班族中,能夠享有最高榮譽的,不超過七個。其他九百九十三的有形無形的上班族,在退休以前的上班壽命裡,都要為了盡可能登上較高的階級,而從事陰險、無益而熾烈的生存競爭,卻頂多只能在像繞著金字塔底邊的蟑螂一樣爬來爬去之間,迎接退休的來臨。所謂出頭,應該不是這麼回事。不是最高階層,就是零。其他所有職等完全等於沒有出頭。半斤八兩的較量,除了顯示上班族的無知和單純之外,完全沒有意義。


對於森村的作品印象,我想有涉獵過幾本的讀者可能會先想起「登山」、「社會寫實」、「旅館業」、「官能」這幾個形容詞。而《無情都市》就是這樣一本融合了日後這些為讀者所熟悉的元素,盡情表達出作家述說故事之熱情的處女秀演出!第一章中,描述了本作三位主角,東京帝都大學登山社成員-登山界中聞名的年輕登山家岩村、澀谷、花岡,在學生生涯的最後一次相聚中,一起合力攀登征服了險峻的白馬岳不歸峰。他們總是合力征服每次困難的山頂征途,在感動與不捨中,三位好友也正式宣告畢業,踏入各自的社會職場生活。他們各自錄取了東京、名古屋、大阪這三座大城市的公司,以後肯定聚少離多,然而學生時期在以生命付出的旅途所建立的堅貞友情,絕對不會改變!


P.100 在生意場上是交不到朋友的,所謂友情,必須是各別住在不同次元的世界的夥伴之間,才會開出的人類浪漫精神的花朵。


是的,他們曾經是如此地堅信著。然而現實的殘酷,終究會慢慢改變一切。由於科系相同,三人也分別進入了相同的電器業界任職。雖然三人也都是出眾的青年,但正如上述的比率所顯示的,想成為職場上的菁英,並不是成績好、表現出眾就能夠達到的。需要機緣、需要遠遠超越別人的功勞、需要攀龍附鳳的機會,以及可以擊敗任何敵人的手段與心機...澀谷所屬的雖然是間小公司星電研,但憑藉他被稱為「日本愛迪生」的頭腦與創意,發展出許多具革命性的產品,因而讓小公司得以股票上市成為業界中的一股新興勢力。然而,這樣的超水準競爭力,自然成為岩村所屬的關東大廠菱井電業、花岡所屬的關西大廠協和電機的眼中釘!而他倆與澀谷間的友情,也成為上司著力利用的關鍵點!然而,娶了星電研董事長愛女的澀谷,卻是對原公司抱持著感激與忠心,即使給他更高的薪水也不願離開...那麼,這些視他為死敵的企業大老們,只能選擇「毀滅他」這個手段...


P.117 平日難得一笑的俊一郎董事長,這一笑彷彿覬覦敵人屍體的食屍鬼一樣陰慘。進被這擅用權力寶座的龐大「資金操縱」震驚得啞口無言。


之後的劇情發展,雖然大致可以想像,卻還是超乎我預期地,非常精采、整個沉醉於劇情中!由於家中父母習慣收看三立鄉土劇,我有時候也會因氣氛或緊張時而看到一些劇情,但必須要說,如果要論及灑狗血、讓觀眾心痛又心寒的大悲劇,早在近五十年前、還未成名的森村誠一,就絕對可以把一大群編劇給打趴了!!!甚麼樣的人是「壞人」、而原本是生死之交的好友如何變為擁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死敵,在本作中都有深刻且血淋淋的描述...在企業爭奪營收與權勢的商戰中,下位者如何藉由傷害他人逐步成為上位者?上位者在光彩的外表下實際上要如何面對來自內部政敵與外部競爭敵手的暗招中傷?而這些上位者鬥得你死我活的背後,竟然還有著眼光更遠、掌握全局的大集團負責人在背後默默觀察著、獰笑著,如何以更隱晦的方式,達到他所想要的最大利益!?在這一層又一層的企業暗戰中,融入了企業間諜、匿名職員、秘密商務工作人員(就像是以前的秘密警察)、商法條款等相關命題,可以說森村在有限的篇幅中,將這個主題發揮得淋漓至盡,而且又可以開心地融入他所喜歡的「登山」等元素,而完整呈現出屬於森村誠一的風格,實在不愧是大師級的手筆。


如同一些介紹文章資料所提到的,森村誠一熱愛登山活動,而曾經在旅館櫃檯工作長達八年、也娶了旅館高層的女兒作妻子的這段經驗,都成為他在小說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元素。就像《高層的死角》中的驚人詭計,與旅館櫃檯工作就有著絕對的關聯。而在本作中,也出現了旅館業女王惠美子這位角色,除了可以用來敘述旅館業一些獨特的經營方式分享,更是在作品中佔有重要一席之地,成為擺弄三位主角於掌心的一個可怕人物。而雖然作品中可以很常見到這些元素,但是森村也是相當厭煩、甚至可以說是痛恨於自己的枯燥乏味工作,以及將日本企業倫理下種種不合理的「奴隸制度」。日本上班族對於企業、工作上的犧牲奉獻,以及過勞死等新聞,是我們也相當熟悉的。對森村而言,上班族系列小說,就是他藉由尖銳之筆用力地揭開日本企業種種醜惡姿態的最強大之反擊。以小說中闡述的種種現象,希望讓日本人們可以更為思考這樣的企業倫理是否真正洽當?就連之後有本作品書名《鉄筋の畜舎》之命名,將辦公大樓形容為鋼筋的畜舍,也可以感受到森村其對此日本企業文化的深惡痛絕!


除了對於企業之痛批,本作在追求權力的日本男人的女人觀這一點上,可以說也是相當諷刺、尖銳的表現出來,我覺得是很有意思的地方。除了真心相愛的澀谷與春美、追求權力的岩村與花岡,都為了自己的仕途,而有著不同的家庭觀、愛情觀,並因此努力追求高貴的董事長千金,而後他們也達到了這個目標。然而,他們真的有因此得到幸福嗎?相信在讀者的閱讀過程中,自己完全可以體會,這種為追求權力最後所落得的悲哀下場...能說他們錯嗎?不能,那是屬於他們的信念。能說他們不幸嗎,好像不至於,至少他們有著看似貌美的妻子。然而對閱讀全書,已經可以認識到這兩人的想法的讀者來說,他們卻已經是落入了最為諷刺的結局。對照他們所做的惡行,或許這也只是應得的...然而,我卻也無法開懷地取笑著他們活該,因為,錯的似乎並不只是他們...而是他們最後的體悟,是這整個無情都市的恐怖企業制度,讓所有人都成為了受害者...即便是稍嫌刻意所賣弄的種種悲劇,森村卻依舊是漂亮地,讓讀者可以擁有自己的思考空間。也因此,更提升了本作的價值。


P.189 女人對丈夫不能露一點破綻,這正是不愛丈夫的證據。一個妻子和丈夫見面,多麼邋遢都沒關係,不,理應如此才對。按照丈夫的要求,多麼不雅的姿態、多麼露骨的樣子都會做。只有如此,戰得筋疲力盡的男人們到家才能求得安適。

像玉石一樣硬的女人,就算多麼潔淨美麗,也沒有做妻子的資格。對丈夫武裝,因而反射性地使男人也對妻子武裝起來。這種女人一開始就不該成為人家的妻子。


P.296 原先顯得那麼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美奈子,現在忽然失去了魅力。女人的美,畢竟也有個限度。在盛川的權力光輝照耀之下,美奈子才閃耀著美麗的光輝。女人的美,唯有能夠包含著權力的夢,才足以吸引男人。如果脫掉華麗的權力薄紗,女人赤裸裸的美,已經不足以引誘有野心的男人了。

女人應該從比男人更高的世界來勾引男人才對的。唯有如此,一個單純的女性,才能化身為像天上飛下來的仙女或公主一般美麗的生物。而且,當有一天她們飛回天上時,男人也可靠著她們所留下的美麗羽衣而飛上青天。正因為擁有這樣的夢,男人才會迷戀上女人。



最後,也一定要提一下,聽朋友說森村作品在還未暢銷之時,為了希望吸引更多讀者,而總會擁有一定程度的官能情節描述。果然,《無情都市》在第一章之後,三位主角的第二章全部都在床戲,實在讓我忍不住笑出來,就以前閱讀其他幾本作品的感想來說,發出了「果然是森村誠一」的小小讚嘆。當然啦,如果年紀比較輕的話,應該比較容易對裡面的劇情臉紅心跳就是。也節錄一小段我覺得想像起來很爆笑的敘述分享。


P.74  我們有一段時間沒見面,她胸部和臀部似乎豐滿了些。我擔心慾望使得長褲前面的扣子都快蹦開了。她眼睛濕潤地說快點回來。好可愛的傢伙,今夜我將好好疼疼她。


很高興這次意外地閱讀到這本森村的精彩作品,而其實我對他最有興趣的還是《惡魔的飽食》這部極具話題性的精彩紀實,很遺憾的是舊版真的難找,之前又默默期待的新雨看起來也沒有要出,只能再慢慢找看看囉...希望台灣可以再出版他更多的作品!


P.77  輕輕舉起手告別,各自又回到所屬的組織。但是並非全心投入於組織。每個人對組織來說,雖然大小有別,但都是以自己的某一部分投入而已。岩村、我、還有澀谷,都只不過是人類的碎片。活在今天的世上,人們並不以整體互相接觸,只是彼此的某部分碎片忽然遇合,在人生不同階段的短暫時刻裡,做部分的接觸而已。即使過去那段像瘋子一樣,登到山頂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或許也是部分碎片而已。只不過那碎片是相當大的部分,因此偶而會覺得懷念。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