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漢鎂《殺手,出租中》  


(評分:7.0)


「這樣的小說,沒被拍成電影真是太可惜了!」

御我 × 雪奈日劇部屋 × 蔡阿嘎× 影評人火行者 風火推薦。


不要怪我沒事先警告你,對,這的確是個無比驚悚恐怖的故事,日劇達人說她看了晚上做惡夢……如果覺得生活太乏味、缺少剌激,來吧!


「我就是忍不住笑了!!!」
明明是個詭異的犯罪故事,為何還有人笑得如此大聲?

「看完眼睛會濕濕的,請舉手!」

除了編輯自己,聽說還有小說天后御我……

奇怪ㄋㄟ,你們!


奇怪的案件、奇怪的殺手、奇怪的小女孩、奇怪的鬼屋、奇怪的少年、奇怪的狗、奇怪的路人甲乙丙……層層疊疊,如迷霧般,交織成一部從黑暗升起,又在絕望中看到光明的怪奇傑作。


請忘掉所有你以前看過、聽過的殺手們……
這故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驚悚趣味+驚奇感人之妙作

對付豬頭老闆、恐龍法官、十方惡人
就使這招~~~~

奢華大客廳站了六名警察,目睹此景都震驚得說不出話。

警員們面面相覷。後來,終於有人開了口。
「好像充氣娃娃。」
幾秒後,「娃娃」咻一聲,氣沒了,只剩下一張人皮!


現場沒有血跡反應,沒有掙扎和打鬥痕跡,就像被吸塵器徹底吸淨灰塵一樣……
目擊者?只有一隻變成啞巴、呆掉的獒犬。

物證,僅有狗嘴中的一塊布、一件怪衣、一點ㄕˇ,和一封「情書」!
然後接連數起詭異案件,這個城市,快要爆炸!


融合驚悚、推理、奇幻、動作與黑色幽默的犯罪小說,
是一部從黑暗中走來,但完全又顛覆想像的動人之作,

劇情從接連數起,恐怕連FBI也束手無策的殺手懸案開始,
深具電影視覺感的文字、諧趣對白及輕快節奏,

巧妙的在五段看似不相干的故事,和數路人馬之間游走、跳躍、拉扯……

帶給讀者驚奇連連的五味饗宴



「火氣怒焰」、「氣焰升天」、「富家梅乾籽」、「冰爪眼神」...耶??這是什麼形容詞?還沒完呢,接下來還有著「笑容蜜蜜」、「如電如爆」、「微秒速度」、「魂不附鬼」、「貓屁道理」...,在這些乍看下為之一愣,實際上稍花點時間就也能明白在形容些甚麼的句子,嗯,好像還滿有梗的?這就是閱讀這本《殺手,出租中》時,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個部分。我想,有在持續關心台灣推理小說出版狀況的推理迷朋友們,都會對2011年底悄悄出版的《請問,蒼蠅神探》這本書有所印象,也會抱持一定的興趣。因此,這次看到出版社的試讀推薦邀請時,我也是立馬答應,並期待著一讀這兩本作品。在這段時間中,也花了一點時間與飛行貓創意社的主編李先生進行請教與交流,在此也將這些資訊,分享給有興趣的讀者們。


首先,是關於作者柳漢鎂的介紹。在作者簡介中有提到:「曾出版溫馨青少年小說,曾為名人代筆寫書,曾是知名國際手機品牌邀請的駐站作家」。根據這幾項經歷,以及最主要的,在本書解說中所提到的「她」這個字,才讓我發覺,作者可能是位女性。這點在小說中著實讓我看不出來,我覺得本作的文筆比較偏向男性的口語。(除了安晴與公主姊姊相處對話的那幾個段落)而這個筆名也讓人很容易以為是男性。所以,或許像當年揭露身分後都讓粉絲們大吃一驚的《鋼之煉金術師》荒川弘與《鬼眼狂刀KYO》上条明峰一樣,這是一種作者刻意而為的敘述性詭計吧?


然而,在這個小疑問上,我所當面請教得到的資訊是,由於作者為了與過去的創作風格徹底劃清界線,所以希望以覆面作家(性別與居住地等一切不詳)的方式重新開始與努力,所以這一點我們也就無法得到答案。這倒也是無所謂,就好好純憑作品決勝負吧!更何況「覆面作家」對推理小說迷而言,是多麼興奮與喜愛的一個梗哪,哈哈。


那麼,將討論主題換放回本作上。在部分閱讀過前作《請問,蒼蠅神探》的前輩評語中,該書可以視為推理小說,當然我還沒看那本就先不評論。但就《殺手,出租中》而言,我想就不應該視為一般推理迷們所習慣的推理小說看待。由於身邊目前還沒有詢問到有讀過本作的推理迷朋友,如果有人讀過並覺得它是推理小說的,可以與我討論分享。每個人所認定的推理小說尺度並不相同,但大致有一個接近的標準。由於說出來就爆雷所以這裡不說太多,可以簡單說明的是本作有謎團、有命案、但真相解答的方式,就超出了某個可以理解的邏輯範疇。我認為本作要做分類的話,還是如同主編信中所聊及的「奇幻驚悚小說」,或者書上所標示的「邪氣幽默小說」。這幾項元素,作者都有充分地融入於作品之中。


相同地,在這篇文章快寫完的時候,才查詢到原來杜鵑窩人前輩也在一月份的推理新書評價中有提到這本書的評論。在此也引用前輩的這段評論,提供給其他讀者們參考參考。01.06 【小說】《殺手,出租中》柳漢鎂/飛行貓:雖然說這本書後面建議放在推理小說區,但這是一本驚悚恐怖小說,幾乎沒有推理成分存在。作者說故事能力強,但是說到推理小說,我只能唱梁靜茹的「可惜不是你」!


因此,我們就不討論推理了。談談作品本身,李先生與我提到,《殺手,出租中》歷經三次的重寫艱辛過程,而中間也一度因故改寫成為電影劇本的形式。在小說出版環境的嚴苛狀態下,許多小說家改往向電影電視劇本創作中綻放光芒與開創另一塊天地的確可以得見,就像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陳嘉振,就有令大家驚艷的成績。而在這本《殺手,出租中》也確實可以看到,柳漢鎂除了在前作中就有發揮的台灣特色口語,也有不少讓我感受到香港戲劇、電影元素的地方。無論是節奏進展、還是某些插科打諢的對話,以及製造誇張性的各種惡搞戲劇效果,都給我一種濃濃的「港味」。這與故事幕後真相的選用題材也有一定關係,比起台灣本土創作,這本反而沒有這樣的「台灣人」親切感,而是屬於另一種童年的港式親切。也的確可以想見,改編成電影的話會呈現甚麼樣的有趣風貌。


本作分為四個看似沒有關聯的主角與劇情,各自發展其故事。刑警與一件件的怪異人皮命案、罹患絕症的女孩安晴一場人生最後的冒險、失去父母的男孩學成禁術特技與他的狗狗家族們、以及似乎穿越時空復活於現代卻又格格不入的明朝公主...乍看下風馬牛不相及,但卻又可以察覺到彼此間藕斷絲連般地隱晦關係,會讓讀者抱持著一定的期待心理。而就每個故事而言,我認為也都有做到「流暢好讀」這項通俗小說應該具備的特質。而在作者希望表現出的幽默搞笑方面,我想「笑點」這是頗為主觀的一種思考方式,不能說甲覺得好笑的笑話乙就一定也會笑。但對我來說《殺手,出租中》就確實有不少很有趣的章節,好比說學著武俠電影打拳的狗狗冬冬這句:「你看,我是冬問!」是個讓讀者想起畫面就會覺得很爆笑的場景。


而書中諸多非人類角色擬人化的表現,為作品塑造了一種相當「活潑」的氣氛,也是讓我印象深刻的。像在鬼公寓中三個死了很久、又沒有人類敢上門被嚇的鬼,總在互相鬥嘴;還有被男孩張太飼養的一群醜野狗,都會互相對話表達意見與想法。作者也站在他們的立場,而創造出「魂不附鬼」(因為是鬼自己被嚇到嘛...)與「貓屁道理」(狗總不能說自己說的話是狗屁吧,這也真有道理!)這類頗具新意與創意的名詞。再加上罹患絕症但相當有活力、喜愛惡作劇的安晴與明朝公主在冒險中所展現的內容,可以說是達到了充足的娛樂效果。


P.81 安晴:「我跟妳說我的名字才真是討厭,什麼安靜的安,晴天的晴,我恨不得叫做動感的動,陰天的陰,有個性多啦,比較符合我本人。」


P.106 月光斜斜灑落,今晚是滿月呀,這麼好的日子,為什麼沒有人來鬼公寓玩玩呢,大家寧可坐在電腦前玩鬼屋闖關,也不願意走出冷氣房到這棟公寓看看真正的鬼?難道我們這麼不吸引人?到底我們是太可愛、還是太可怕?倒楣鬼嚼著骨頭,慢慢思考這類攸關生存的哲學問題。



而作者在吐嘈的這類字句表現,也是讓我感受到出乎意料地犀利。一連串在電視影像化中得以氣勢十足,又滿有另一套說服力的吐嘈,也確實充滿了對於現實世界某些合理的狀況下一種不願就此示弱與放棄的諷刺與反擊。帶給我另一種思考的角度,這也是其他讀者可以欣賞的地方。


P.32 偉雄最討厭裝瘋賣傻的犯人,這種傢伙犯罪時自以為是劫富的救世英雄,被捕時卻哭得像全世界都對不起他的童年,問他犯罪動機,他就回答爸媽不愛他,問他犯罪過程,他就打自己巴掌嚷著要精神鑑定。


P.250 我最討厭心理醫生,那些在冷氣房蹺二郎腿賺飽飽的九官鳥,只會重複別人的話尾,什麼嗯,喔,啊,咦,是這樣的,你覺得呢。隨便找一句格言和一張標籤黏在別人臉上,這位先生,要懂得原諒自己,才能原諒別人,你這樣的症頭就是戀父戀母還是戀奶情節,今天到此為止,待會到櫃檯付帳結現,別忘了預約下次掛號。健保?抱歉我們沒那種東西。刷卡?抱歉我們也沒那種東西。分期付款?幹,你再不趕快拿出現金,我就叫資產管理公司送張本票給你簽大名。



就一本小說的完成度來看,這的確是本已經具備成熟水準、也足以讓我感受得到作者企圖心的奇妙作品。我想就在許多小說或電影中常見到的拼圖式手法,運用一塊一塊線索協助讀者拼湊出完整的故事全貌這個寫作技巧,柳漢鎂也是表現出應有或超乎預期的水準。我尤其讚賞在張太的段落,一開始慢慢敘述他小時候與父母發生的意外,再發展到他被道士領養,而後ooxx...的這段劇情設定,由於全書的節奏本來就很快了,所以在這裡比較緩慢的發展中,反而成功地塑造出激起讀者強烈好奇心的懸疑感。結果也確實達到了效果,至少讓我倒很後面的章節才能夠真正恍然大悟張太的身世真相、以及關於書名中老早就提及卻始終沒見著影兒的「殺手」,究竟是怎麼個一回事!


每本小說作品中,應該都會有一個以上的,作者希望帶給讀者的理念。從《殺手,出租中》的書中我可以見到其努力的軌跡、屬於作者獨樹一格的特色,是已經成功表現出來的。再加上得知作者與出版社抱持著希望有一天從台灣走向世界的夢想,也要從紙本走向影視,「一百年都不想買國外版權!堅持作苦工,跟勇於自我挑戰的作家,一起磨出好作品!」這樣的高昂鬥志與信念,確實是令我很感動的。華人出版小說實屬不易,要成功更需要太多太多的運氣與機緣。我也祝福與期盼著,許許多多認識的文字工作者們,可以達到這樣的夢想。


P.26 曾是一眉道長部屬的上千名員警,沒有人敢忘記一眉道長不只眉毛粗,牙齒更像是鋼鐵焊成的。他非常鐵齒,科學無法證明的事,他只會認為是科技器材太老舊。如果有人膽敢在他面前提怪力亂神的事,他會拔掉那個人的無線電,要那個人深夜獨自在荒墓當義工拔雜草。


P.67 唉,可憐哪--美女就在我面前,我與她的距離卻像地球與月亮,近得享受彼此光芒,又遠得不可思議觸不到彼此。



PS:感謝飛行貓創意社邀請本次作品試讀推薦。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