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竹七海《我的日常推理》

(評分:8.5)
1992年「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6名


你有沒有仔細看?仔細聽?
千萬別放過日常生活中任何一個小細節,
因為那都可能埋藏著驚人的惡意……

OL若竹七海莫名奇妙被派任為公司刊物的總編,主管還特別要求必須刊登小說來增加可看性。學生時期是推理小說迷的她,只好寫信向大學學長求助。沒想到學長引薦了另外一個朋友,對方願意以自己周遭生活為題,每個月寫一篇推理小說,唯一的要求是──作者必須匿名。

於是,若竹七海每個月都收到一篇以「我」為主角的小說:瀧澤告訴我,他晚上都會夢到一個哀怨的女人跟他說話,沒過多久,瀧澤居然離奇死亡;坊野最近常常突然昏迷,醒來之後發現家裡多了好多平常不會買的東西,為了找出真相,他請我來跟蹤自己;芳野學姊發現男朋友的弟弟寫給朋友的留言:別讓哥哥活著……

一年過去了,當若竹七海手上握著第十二篇小說,感到自己的心情已經從期待逐漸轉成恐懼。因為她發現,這些推理小說居然愈寫愈深、愈寫愈奇,愈寫,愈像「真的」…… 


非常有趣,今年至今讀到最驚艷精彩的推理小說!(因為今年書還看太少...)若竹七海本名小山ひとみ,1991年以《我的日常推理》嶄露頭角,不但處女作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更由東京創元社名編輯戶川安宣推薦給推理大師逢坂剛閱讀,並譽為才女,成為文壇新星。以她名字為主角的「若竹七海系列」尚有另一部作品『心のなかの冷たい何か』



說到日常推理,在台灣也已經出版了不少相關作品,如北村薰的
《空中飛馬》這個系列、米澤穗信《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甚至西澤保彥的匠千曉系列,都已經讓大家耳熟能詳。然而,向來也看得到,有一些推理迷並不見得對這類作品捧場,覺得太過平淡,希望還是能看到更有刺激感的推理小說之需求。就這點而言,我想《我的日常推理》絕對是本值得推薦、讓人耳目一新的驚人作品!


本作的篇幅輕薄短小,但相當有趣地,融入了書中書的概念。故事由OL若竹七海的一封信開始,突然被指定成為真田建設公司內部月刊總編的她,為了編輯刊物絞盡腦汁,為替雜誌帶來比較不同的元素,透過佐竹信寬學長的介紹,邀請到某位匿名朋友展開短篇小說連載。從四月份創刊號開始,總共帶來了十二篇各具特色魅力的奇妙作品。無論是<鬼>這種充滿懸念的未解之謎、<紙盒之蟲>融合驚悚故事與憑空消失謎團、或是<消滅的希望>與<吉祥果夢>這兩篇看似純粹怪談的短小說,
雖然閱讀時可能令推理迷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因為作者的說故事能力高超,這些20年後讀來也絲毫不見陳舊的精采短小說,具備讓讀者可以不抱疑問地開心閱讀下去的魅力。


也就因此,落入了《我的日常推理》的絕妙設計中。短篇小說之於長篇小說並不會更好寫,但最高明的,或許還是本作所展現的「似短實長、長短兼具」的驚人功力!每個小故事的詭計雖然看似平淡,有些怪談更令讀者抱持疑惑,然而卻能在最後的真相揭曉時讓讀者大吃一驚。當這位神秘的天才覆面作家身分揭曉,與編輯若竹七海正式會面時,作者也巧妙地運用數種邏輯推論方式,透過七海與作家的針鋒相對,推理出他在十二個短篇故事中所隱藏的秘密--
牽扯到命案的「非日常」之謎。


透過不同的邏輯推導方式,演繹不同真相,本就是推理小說的一種迷人特質。而在編輯七海的慧眼下,漂亮地指出了十二個短篇故事中那微小的「不自然」,將讀者感覺到的不對勁具體反映出來。更訝異地發現,原來在這些「日常」的描述中,埋藏了這麼多有趣的線索,等待讀者發掘。當然,更讓我為之嘆服的,還是若竹七海能將一個看似歡樂平常的作品,在推理的步調中逐漸轉移,化為一個令人不安與恐懼的開放式結局。在事前完全難以想像,這樣一本日常推理的作品,能在結尾帶給讀者們如此「非日常」的特殊感受!不僅有這個非常漂亮的收尾,《我的日常推理》那種看似短篇連集,實際上也具備長篇小說才有的特性;以及那種長篇與短篇小說兼具的魅力,至今讀來仍舊令人印象深刻,也難怪,要稱揚若竹七海這位才女的面世!


若竹這位年輕女作家的巧思不僅埋藏在本作各個章節中,就連看似充篇幅、沒甚麼意義的每期公司月刊「目錄」都很有趣!每期都有些讓我們都會有點想看的有趣小企畫,還有小高女士 VS. 近松先生來回多月的筆戰與各種趣味投稿,都讓本作的書中書構想變得豐富生動,彷彿讀者也伴隨編輯若竹七海走過了這一年的編輯甘苦,身歷其境的感受,是難以言喻的微妙。大力期盼推出這位作家的其他作品!~


PS:每個短篇小說中,也可以看到若竹精心營造的人物特色、對話風格,維妙維肖且各具笑點,讓讀者實在是看得很開心哪!

我閱讀西行和認識坂口安吾都不是在春天,他們描寫的櫻花形象深深吸引了我,讓我很期盼趕快看到櫻花。等到櫻花綻放時,卻又不覺得怎麼樣,只有煩躁的感覺。這種情形,或許就像看完羅伯.派克的書後,莫名地想喝啤酒,喝過後才發現自己一點都不喜歡啤酒。剛開始被吸引的形象太過美好,就無法從實物中得到滿足。


極短篇可是一點都不淺顯呢。一般認為長篇深奧、短篇淺顯,那不過是日本人認為碩大就是美的窮酸本性波及文化的一種妄想。有時,精簡的極短篇反而比漫長又鬆散的大河小說來得深奧。


「催人說話的男人會不受歡迎喔。」
「不受歡迎也沒關係,妳的電話卡夠用嗎?」
「夠,還夠講一段時間。」
「好遺憾。」
「你說甚麼?」


PS2:感謝皇冠文化李小姐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