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津田信三《如凶鳥忌諱之物》 三津田信三《凶鳥の如き忌むもの》


(評分:8.0)
2006年「本格推理Best 10」第23名

原名:凶鳥の如き忌むもの(2006)


什麼樣的執著,
才能讓人可以無視恐怖的禁忌,
甚至不惜賭上性命?!

三津田信三再次融合人性與怪談的神來之筆!

在海底要注意共潛者,在海上要注意船幽靈,在空中則要注意鳥女……

十八年前,鵺敷神社在鳥坏島上舉行了一場祈福的「鳥人儀式」,整場儀式是在面對懸崖峭壁的密閉式拜殿內舉行,所有細節只有代代相傳的巫女知悉。令人錯愕的是,當時的巫女竟突然從拜殿裡平空消失了!連六個見證者也全都下落不明,僅有巫女六歲的女兒朱音被發現藏在櫥櫃中。

十八年後,「鳥人儀式」終於要再度舉行了,獵奇流浪小說家刀城言耶受邀擔任見證者,而主持的巫女正是十八年前的唯一倖存者朱音。言耶萬萬想不到,一切恍如歷史重演,短短二十分鐘內朱音竟也人間蒸發了!難道真的是大鳥尊顯靈嗎?這時言耶想起朱音在進入拜殿前給了他一封信…… 


《如凶鳥忌諱之物》為三津田信三於2006年出版的「刀城言耶系列」第二作,在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上獲得平均四顆星的評價。與去年閱讀的傑作
《如山魔嗤笑之物》相同,本作也具備了鄉野奇譚與本格推理絕妙融合的特色,系列取向鮮明。雖然《凶鳥》接續在《如厭魅附身之物》出版,在當年份的「本格推理Best 10」之榜單中有著20名的名次落差(《厭魅》是當年的第三名!甚至高過京極夏彥的《邪魅の雫》),但並不代表這就是本平淡不值一讀的小說,在《凶鳥》中同樣具備讓推理迷喜愛不已的種種元素。


本作中來到瀨戶內地區兜離海灣,試圖一探「鳥人儀式」究竟的刀城言耶,在這裡聽到了「在海底要注意共潛者,在海上要注意船幽靈,在空中則要注意鳥女…… 」這句傳說,共潛者與船幽靈都其來有自,那麼最神秘的「鳥女」是甚麼呢?卻連當地人都說不出個準...


「海上幽靈的成因主要還是來自於對死在海裡的人的敬畏之情吧!淹死在海裡的人會變成稱為鬼火、亡魂、引亡靈、引亡者等各種名稱的船幽靈現身,出來找人做伴。絕大部分的傳說都與柄杓幽靈有關。如果被幽靈要求『把柄杓借我』的時候,乖乖把柄杓交出去的話,幽靈就會用那把柄杓把海水不斷地舀進船裡,直到讓船沉沒為止。所以在把柄杓借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把底部挖空再借出去...

所謂的共潛者,是一種很可怕的海中魔物。當海女(潛水採貝的漁女)潛進海底的時候,不知不覺間會感覺身邊出現另一個海女。當海女還在想對方到底是誰的時候,對方就會說要帶海女去一個有很多鮑魚的地方。如果不疑有他跟去,馬上就會感到呼吸困難。發覺不妙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活活溺死。也就是說那個素未謀面的陌生海女就是共潛者。」


《如凶鳥忌諱之物》的篇幅相較其他刀城系列並不顯得較少,但架構可說是最單純直接的。雖然接連出現多起「人間蒸發」事件,但其實真相比想像中還簡單,謎團並不複雜。而除了怪談與謎底的相互搭配外,本作的篇幅不少就使用在述說歷史、傳說、奇譚之上。從兜離海灣這個地點的人民起源可能來自平家源家之戰後,到鵺敷神社的信仰之背後含意,以及對鵺敷巫女一族重新開創出的「鳥人儀式」之秘辛之推理,
從西藏密宗到神道、甚至是在京極夏彥《狂骨之夢》中有著讓人深刻印象的邪教立川流...等,這些或許是讓部分資深推理迷詬病的資料推砌,但這搭配於該作背景-江戶川亂步活躍的昭和二零~三零年代那種神秘封閉氣氛,那種橫溝風貌,卻更是讓古典推理迷著迷不已的!


「鵺的頭是猿猴的頭,身體是狸貓的身體,腳是老虎的腳,尾巴是蛇的尾巴的妖怪...或者也可說是怪物。最有名的應該是源三位賴政把盤旋在紫宸殿上空的鵺射落下來的傳說吧!這麼說來,中、四國有很多附身血統的起源,都跟這個傳說有些相近之處呢!」


「人類這個物體,是由具有形體的肉身跟真理的身體構成的...類似西藏密宗所揭示的虹身與光明心的理論。西藏密宗將佛陀身體的物質因分成幻身、虹身、空色身等等,而將心的物質因指向與生俱來的光明。換句話說,前者是具有形體的肉身,而後者則是真理的身體。朱慧巫女大人受到西藏密宗的教義影響,重新打造鳥人儀式這點是不會錯的。在儀式中巫女會捨棄具有形體的肉身,變成只有真理的身體,這時就必須提供具有形體的肉身給只剩下真理之體的巫女。而要提供的,就是施過還魂之術、即將回到這個世界的死者肉體。在儀式中,讓巫女與大鳥尊的靈魂對調。」


有些遺憾的,雖然有三句驚悚的傳說,但「共潛者」與「船幽靈」於本作中完全沒個影兒,沒法出現夢想(?)中的不同死者死於不同妖怪傳說之宏大詭計。但這也讓「鳥女(凶鳥)」的主角戲份是可以專注讓作者發揮的。鳥神信仰在世界各地也很常見,《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中的《魔神遺跡殺人事件》裡信仰的凶鳥是烏鴉,而本作中所信仰的「大鳥尊」真面目則是日本最大的鷹類影禿鷲。而這些不詳的「凶鳥」,也不僅是作為命案的形象存在,更實際與本作中的神秘事件緊緊相扣,其中的串聯性絕對是高明的!


而在三津田獨擅勝場的「怪談」方面,與《山魔》中相似,該作有鄉木在乎山裡遇上啼哭、尖叫、鬼火、山女郎與山魔嗤笑的恐怖撞鬼體驗,而《凶鳥》中也不例外,以當年才六歲的朱音,於神社儀式裡所遇上的母親、其餘參與者之連續憑空消失事件!包含鳥翼的巨大振翅聲、血紅眼珠等不可思議,彷彿只能以鳥女現身來解釋的怪談...
然而,有些遺憾地,也必須承認本作在這一點上的發揮並不顯得突出,固然還是非常有趣,但相較《山魔》就顯得讓人嚇得頭皮發麻的力道不足...鳥女不怎麼讓人害怕XD 然而這也是見仁見智的看法,我也在網路上看到有些讀者被本作怪談所驚愕到的觀感,因此當然還是請讀者們選擇相信自己的感覺~


「門縫裡有一顆血紅色的眼珠子。那是一顆血紅血紅的眼珠子,直盯著我看...我常聽祖母大人說,鳥女的眼睛是血紅色的...」


「刀城言耶系列」裡另一個讓推理迷「狂喜」的元素自然是「詭計講義」了!《如無頭作祟之物》裡是無頭屍體詭計、《山魔》中是童謠殺人詭計,而本作《凶鳥》則是同樣經典的「人間蒸發(憑空消失)」詭計!這個詭計可與「密室脫逃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差別可算是在「開放式空間」或「密閉式空間」的人間消失。
其中我最喜愛推薦的作品,以《偵探學園Q》的《神隱村殺人事件》為首,這是個讓人在「開放式空間」中憑空消失的超經典詭計,至今令我讚嘆不已!!


另外其他於「密閉式空間」的(屍體or人類)憑空消失類型詭計,則有島田莊司《占星術殺人魔法》、
《奇想、天慟》、《龍臥亭幻想》、《犬坊里美的冒險》;以及夏樹靜子的《蒸發》、傑克.福翠爾的《逃出13號牢房》、莫里士.盧布朗《怪盜紳士》...等精彩作品,如有什麼遺漏的也歡迎給予補足推薦~當然《凶鳥》也絕對是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最後,也再附上三津田所精心整理的人間蒸發詭計分類講義,有這麼有趣、有價值的內容,就請千萬別再有「三津田的書看《無頭》就夠了?」這種想法吧...每本出版的推理小說都有其閱讀的價值,而那個價值,對每個人的定義都是不同的,最重要的是靠讀者自己所挖掘,從中發現別人不見得體會得到的樂趣。抱持這樣的想法,讀推理小說不是更有趣嗎?好比說,在較平凡的《凶鳥》淬鍊之後,三津田究竟是如何進步到下一本《無頭》的驚人創舉呢?研究這之中的奧妙,就是很有意思的啦~


人間蒸發(憑空消失)講義:

一、朱音->X拜殿=她從一開始就沒有進入拜殿裡。
1-1:她一個人獨自進行。
1-2:有協力者幫她。
1-3:她一個人獨自進行,卻反過來被非協力者利用了。
1-4:有協力者幫她,但也反過來被非協力者利用了。

二、朱音->拜殿->朱音=她進入拜殿以後,用了某種方法出去。
2-1:她是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出去的。
2-2:有協力者從拜殿外面助她一臂之力。
2-3:協力者也進入拜殿,然後和她一起出去。
2-4:進入拜殿的根本就是協力者(替身),之後協力者一個人出來,或者朱音從拜殿外面助其一臂之力。
2-5:非協力者闖入拜殿,和她一起出來後,再行使犯行與處理。
2-6:非協力者闖入拜殿,在裡頭行施犯行,然後把被害的她帶出來,在外頭進行處理。


三、朱音->拜殿(隱)->朱音=她進入拜殿後,暫時先躲在大家找不到的地方(或者是被藏起來),等門開了之後再出去。
3-1:她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然後再出去。
3-2:有協力者從外面幫她。
3-3:協力者隨後進入拜殿,幫忙把她藏起來,自己也躲起來,然後再溜出去。


四、朱音->拜殿(隱)=她進入拜殿以後,一直躲在大家找不到的地方(或者是被藏起來),如今也還在拜殿裡面。
4-1:她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然後再出去。
4-2:有協力者從外面幫她。
4-3:協力者隨後進入拜殿,幫忙把她藏起來,自己也躲起來,然後再溜出去。
4-4:非協力者侵入拜殿,在拜殿裡行使犯行與處理,自己一個人離開。


PS:感謝皇冠文化泓伸先生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