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詠琛《即將遺忘》  林詠琛《即將遺忘》  


(評分:8.0)

最絕望的毀滅來自最深刻的愛

一部無可匹敵的四度空間愛情奇幻物語!

華文小說世界新旋風,攻陷兩岸四地話題大作

倪匡大師盛讚新品種!

暢銷作家 水泉 好評推薦

都市魔幻創夢師─林詠琛代表作【著謎系列】首部曲

「這是個以蜘蛛網為靈感和架構的故事,正因為每個角色都無路可逃(讀者也一樣!),惟有縱身跳進愈織愈大的蜘蛛網裡,才有希望變成真正的強者。

我一向喜歡寫純真但黑暗,美麗但悲傷,而且不可思議的故事。因為,這就是我們活著的世界。

然而,惟有在故事的國度裡,人們總能無怨無悔、勇敢和坦然地接受和承受發生的一切,而且從當中成長。也惟有在寫故事和讀故事的國度裡,我們終將超越自己,成為最溫柔也最堅強的人。」── from 林詠琛

如何能讓記憶超越時間,永不遺忘所愛?

如何在世界毀滅之前,終止更多的對決?

擁有預知夢能力的中年型男陶源與貓兒眼少女初蕾,經營了一家滿載不可解現象的奇妙古書店,表面上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古書店,其實是一間「超感諮詢室」。

這對父女天生具有特殊的感應力,專門替不請自來的「客戶」處理一些「無法以常理解釋」的神祕事件,更吸引了一些具有「超能力」的感應者上門光顧;像是陰陽眼、瞬間移動、預知未來,甚至長生不老的奇人。

一天,在發生一連串神秘事故之後,一個不老之身的讀心男鳴海現身了,鳴海與能瞬間移動的慘白少年阿等,引領初蕾翻開命運契約的第一章,而她極力想要遺忘的悲慟回憶也席捲而來。

這樁奇遇將會把她帶往何處?

始料未及的是,這竟是世界毀滅的開端,一場善惡對決的起點!



P.66  遺忘,是很可怕的事情吧?雖然記憶不全真實,但也是我們最珍貴的寶物。如果記憶被剝奪的話,我們曾經存在的證據也被抹掉了。這樣想的話,就會覺得生存是寂寞又悲傷的事情吧,因為有一天,我們每一個人,都終將遺忘一切。


香港作家林詠琛,1999年自資出版出道,至今已寫作出多部長、短篇作品。其中《魔幻廚房》於2004年被改編成電影,由鄭秀文、劉德華與言承旭主演。在台灣亦有皇冠代理一系列「微妙物語」作品出版。她在作者自介中表示因為愛看推理小說,所以十分熟悉身為讀者的心情起伏,每一部作品都是在向讀者下戰書,讓人捨不得偷看結局,只能隨著故事情節一頁頁猜測下去。筆下的故事常與奇蹟、魔法、鬼魂等超現實的題材有關,並充滿懸疑謎團,巧妙兼融推理、奇幻與浪漫氛圍,跨越類型藩籬,深受讀者喜愛,作品每每登上香港暢銷排行榜。


之前正好與推理作家既晴老師有過多次聊天,評論家何以為評論家,就是要用自己的見解做到為作品定義,而不是只翻譯國外早已有人提出的論點。對待一本全新的作品,觀看你如何為其定義。若這樣的見解獲得多數認同,那就代表著地位的建立。對我來說,我喜歡這本「著謎系列」的第一作《即將遺忘》,它有帶給我驚豔感,以及許多讓我欣賞之優點。我會持續閱讀系列下去,並抱持著期待,但也必須因此,對這系列作品做出一些評論與質疑。


女主角19歲少女初蕾,擁有一雙古靈精怪的貓兒眼,與過於年輕(35歲)的父親陶源生活於古書店中。父親與這家書店都不是平常人。這家古書店裡匯集了無數亡靈和生靈的龐大意識能量,呼喚著那些擁有第六感的人從那扇門走進來。這個場所,被「業界」稱為「超感諮詢室」,有緣人會感應到呼喚而來。初蕾在這裡相遇無數擁有特別能力的人,擁有著不太一樣的成長過程。父親陶源是個神祕卻深具魅力的男人,對與初蕾同歲數,擁有瞬間移動能力的阿等曾經說出這樣一段話:


P.30 「你不是特別或奇怪的人。這世上每一個人,都具有意志能量,不是嗎?每個人都是依靠自己的意志行動,一步一步活下去的。只是阿等你的意志能量比別人稍強一些,所以擁有這種能力。有些人的意志能量能感應到未來發生的事情,有些人能感應到別人的回憶或情緒,但你將能量內化在自己的身體裡。一切都是意志能量這普通不過的東西搞的鬼,不是甚麼不好的事情喔,也不是什麼特別值得驕傲的事情。你有比別人強的意志波,但也可能有比別人差的數學頭腦、方向感、美術才能等。所以,沒有甚麼不好,只要接受這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就好。」


本作以初蕾的視角描述全書,在描繪少女情竇初開、欲語還休的心事之筆法很有味道,加上林詠琛在文藝素養的造詣,寫出了無數發人深省、觸動心靈的名言佳句,讓我感覺相當過癮。或許這類有點接近言情小說的筆法會無法讓所有年齡層的讀者接受,
但我可以認為,對曾擁有顆「少女心」的讀者而言,這些關於「美」的敘述,是感同身受的。這些細膩、對人生某些事物觀察入微的描寫,也絕對是鍛鍊過文筆的作家,才能用心表現出來的。


P.98  童年時和時雨曾經歷的一切,像是一幅很美麗的風景明信片。兩人曾經一起置身在那幅風景裡,但驀然回首,才發現大家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擺在手上的明信片,只餘下美麗的風景,主角早已不在。遙遠的美麗風景,在兩人的回憶中,也漸漸喪失了現實感。

無論是摯友或戀人,要是無法一起走在同一條延長的時間線上,就無法走到永遠。切割的時間,總會無情地切斷情感的絲線。或許,她們都沒有背叛彼此,只是時間背叛了她們。


P.153  動物之中,人是最可憐的,因為只有人被賦予了雙手,於是我們總想抓緊一切。只要無法抓緊想擁有的東西,就會感到難過失落。但是,在人生之中能抓緊什麼,從來只是一廂情願的幻象。一切都會在眼前經過,然後溜走。


P.214  保護自己,是動物與生俱來的本能。人類生兒來到這個世上,就已經註定了最愛的人只有自己,那就是生為人最大的悲哀吧。雖然也有人能超脫本性,做出很偉大的事情。不過,那已經是近乎神的作為。犧牲自己,從古到今都是屬於神域的傳說。所以,我們才需要相信神吧。仰慕神的心,就是渴求著超脫作為人狹隘的本性嗎?


《即將遺忘》這套「著謎系列」,根據作者的期望,終究是想創作一套難以歸類類型,具有科幻、推理、戀愛等多重元素的「魔幻感覺」作品。因而除了附上人物關係圖,又加上了一些專有名詞的透露。在營造背景世界觀上,算是不遺餘力,希望讓讀者能感受到這套作品的創作野心。然而,就單純第一作來看,我認為始終在比重顯得頭重腳輕。在尚未閱畢共有六本的系列完之前,還不能妄下武斷。而之所以感覺比例不均,在沒與作家本人溝通過前,更是評論者不該隨便定義謬誤的,因為,怎知道這樣的寫作方式不是作者的刻意而為?就算這刻意而為的作法讓讀者不滿,那也是作者自身的選擇,也理應接受會面臨的讀者誤解。


就這個角度來看,我所認為的《即將遺忘》缺陷,挑枝微末節的部分來看,就是在謎題設置上的線索分配不均、以至於最後結局揭曉時雖然頗具意外感,但未必能讓所有人接受這個解釋。但這樣的論點仍舊得建立在讀者「想創作推理小說」上,而林詠琛本人在序上已經表示,她想要的是「不可思議」的故事,那麼這點就無需多提。再換從另一個角度看,作者想要營造的神祕感與世界觀是否成功?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既然這系列有個背景壯闊的設定,在第一作中又幾乎沒甚麼提及,只透過陶源、髮型師阿猛、鳴海這幾位關係者的某些奇妙對話來透露線索,但這線索又給得太少,自然能做到成功吸引了讀者的好奇心、卻更感意猶未盡、甚至抱怨:本集中花了太多篇幅在探討關於遺忘的悲劇,沒有觸及過多核心。相信,這就是作者的刻意為之。再優秀的作者也未必可以自在地操縱每本作品的閱讀節奏,更何況是系列作。就我來看,如果林詠琛選擇在《即將遺忘》中盡量發揮出自己文筆的優點、敘述一個關於遺忘的悲傷故事,只想先放出比例夠低的設定,那完全是個可以接受的選擇。因為她在時雨、牽夏這幾位配角身上所表現的戀愛悲劇,已經成功地帶給我許多感觸。相較下,世界觀之謎的缺陷就得以彌補。


然而,如果作家本人非常注重這個世界觀之謎的設定,期待在逐步揭曉後帶給讀者夠強烈的感受,那就需要再進一步地小心描寫。高昂的食材,也需要用夠專業的手法料理,才能成為佳餚。一但中間出現差錯,讓這個爆點喪失了原先預期的力道,那麼就難以說服標準嚴厲的讀者們,也是浪費了一個好素材的遺憾。就《即將遺忘》來看,初蕾的身世背景可以讓我感覺有成功的素質,但這還需要持續的觀察。《即將遺忘》是本稍具魔幻味道、探討人生的戀愛小說,作者已經成功地將「即將遺忘」這個故事配合書名作了完整的發揮。但作者的企圖並不僅此。如果在之後幾本作品的發揮成功,那麼《即將遺忘》的價值也就絕不僅有如此。這是個大的挑戰,也是個全新的開始。在現代已經沒有那麼多的讀者能夠有耐心地,閱讀完一本又一本連續性的小說系列。如何在第一砲中打響讀者對自己的興趣非常重要,或許,這也是林詠琛選擇的一個嘗試方式。但當吸引到部分類型讀者後,如何創造吸引更多類型讀者的「作品深度」?是我接下來閱讀「著謎系列」時,深感期待的了!


P.152  想哭的時候,可以來向著大海哭,眼淚和悲傷會化成海浪的泡沫被沖走。

P.278  所謂戀愛,總是由愛上陌生人開始,也由大家變回陌生人結束。


PS:感謝本事文化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