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紅杰《惡欲森林》 

(評分:7.0)


這是人性黑暗中的最黑暗!
要不是葛紅杰,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潛藏心中的欲望角落!

「法國的史蒂芬.金」極惡第三駭!法國熱賣突破20萬冊! 

這座森林的最深處,
是沒有任何光能透進去的全然黑暗。
惡獸以曲解的愛撕碎了靈魂與血肉,
再重新拼湊成最極端的恨……

三十多歲的巴黎女法官杰娜是個芳心寂寞的敗犬女王,她無法忘情於前男友,但男友卻總是對她愛理不理。於是她利用職權,「順便」在前男友常去的心理診所裝設了竊聽器,希望藉此能更了解男友的心意。

但在一次又一次的竊聽中,杰娜卻發現她逐漸喜歡上了擁有溫柔聲音的心理醫師費羅,她更發現,費羅的一位病患尤西姆似乎非常危險,他具有多重人格,並且預告他將在何時殺人。這陣子的巴黎並不平靜,年輕女性接連遭人殺害分屍。負責偵辦的杰娜學長泰納,從被害人的背景中找到了命案的關聯,但當他正要告訴杰娜案情關鍵時,卻在自己家裡葬身大火,所有線索也付之一炬。

傷心的杰娜決定代替學長追查下去,她直覺費羅的詭異病患與此案有關。但她前往費羅的診所,卻發現尤西姆和父親帕林已返回老家阿根廷,而費羅也隻身跟隨而去。杰娜手上的所有線索都指向尤西姆,她誓言替泰納報仇,也希望保護費羅,於是,她坐上了飛往未知恐懼的班機……

被譽為「法國史蒂芬.金」的驚悚大師葛紅杰,在這部集結了他所有招牌元素的驚悚傑作中,深入探尋了罪惡的起源。他好奇「人類何以是唯一會同類相殘的物種,可以出於好玩而殺人」,而這本書,就是他令人震撼的解答! 


第一次閱讀法國驚悚大師葛紅杰的作品,就是接續在《死亡黑線》、《地獄誓約》後的「極惡三部曲」第三作《惡欲森林》。本作令我聯想起塔娜法蘭淇的名作
《神秘森林》,主角都有著極為傷痛的灰暗過去,而揭開一連串事件真相的指南就在那座暗無天日的森林中...本作女主角法官杰娜是情場失意的三十多歲女子,遇上了震撼國內的連續血腥女性被害案,被害者的屍體都被兇手吃得面目全非、現場更遺留大量詭異的圖騰或文字。杰娜回想起童年時姊姊被害慘狀的痛苦回憶,這一連串事件有否關連?宿命將她捲入這件原本與她無關的案件,更讓她在奔波世界各地的追查過程中,探究了屬於人類的邪惡起源...


一張一九八一年十月的剪報,記者發現兇手的佈置和藝術家漢斯.貝爾默的「球型關節娃娃」有相似處。與杰娜姐姐被肢解的屍體一樣,同樣的手腳位置顛倒、同樣的金色假髮、同樣的白襪黑鞋、同樣的鐵圈...


無人不認識的「精神分析學之父」佛洛伊德,以「潛意識」的理論著稱。他在《圖騰與禁忌》這本著作中,提出了「伊底帕斯情結」,也就是希臘神話中弒父娶母,取代父親地位的想法潛藏於人類男性的天性中;以及「厄勒克特拉情結」,人類女性弒母嫁父的天性。這種充滿禁忌性,至今不可能獲得多數人認同的原始慾望,會不會是所謂邪惡的起源?從這類多方心理層面精采的假設和探討,是《惡欲森林》的經典之處。


勒內.吉拉爾是人類學家,名著《暴力和神聖》中解釋原始社會部族如何透過獻祭儀式排解暴力問題。用代罪羔羊抑止暴力、緩和緊張關係,用濺血儀式安定靈魂。吉拉爾認為在古老的部族社會裡,暴力扮演這樣的雙重角色,具有「毒藥」和「解藥」的涵義,以暴力治癒暴力...也許兇手想解救目前的社會亂象。


《惡欲森林》中的杰娜沉迷於這一連串的血腥命案中,也因為好友泰納在查出事件相關線索後被害,藉由竊聽的非法手段,她偶然從心理醫生費羅的醫療過程中聽到了真兇「尤西姆」的告白,決心與法院院長決裂,拋下事業被就此冷凍的危機(法官是終生職,但上司讓她永遠無案可辦的方法很多!)與不安,自行投入搜查範圍跨越歐、美洲大陸的這場與真兇「尤西姆」不斷追逐的旅程...


「杰娜,妳的案子是雕刻。妳老是想把它們雕琢到最完美,讓證詞符合時間點,讓動機分毫不差,找到唯一的犯人...我建議妳把程序倒過來。像希臘人一樣工作,把缺陷放進去,那些兜不起來的地點和時間、證詞裡的黑洞、矛盾重重的殺機。尊重這些反常之處,尊重案子自己的生命!妳會驚奇地發現其他的真相!


葛紅杰的「極惡三部曲」等作品特徵是都有厚重的篇幅,並帶入相當多的各類知識理論,與命案背後的動機、人類邪惡的起源緊緊相連。起初的確會讓讀者有點難以消化,但一旦進入狀況,就能完全沉浸於作者創造的世界中。再怎麼難以洞察的命案,背後一定有原因。無論是情殺、仇殺、財殺、就算是沒有動機好了,也有一個「為好玩而殺」的理由。這是社會事件和推理小說告訴我們的。然而,本作中的兇手何以採用生食人肉的做法?又在現場畫上原始圖騰?葛紅杰帶領讀者大膽探察人類最兇殘的犯罪-同類相殘的意義,以及之所以導致兇手如此作的起源。不僅僅歸咎於所謂患者的自閉症,而是有著太多太多,讓我們難以想像的悲劇與環境所造成。可以說,尤西姆罪無可赦,但造就他的背景,那些軍閥的無恥嘴臉,相較下也是令人感到恐懼作噁的!正視邪惡的同時,更該勇於正視人類世界中那無窮無盡的戰火、貪婪與罪孽。


「自閉兒有語言障礙,用第二人稱或第三人稱代名詞稱呼自己,彷彿他說的人不是自己。他不會使用『是』,常以重複別人的問題來表達肯定的意思。還有鸚鵡式的語言仿說情形,自閉兒一字不差覆誦別人說過的話,語調平板沒有抑揚頓挫。鸚鵡式仿說基本上不具意義,但這些重複話語的涵義跟自閉兒首次聽見它們的情境有關,是那次情況和經驗的隱喻。可能是心理創傷,也可能是孩子記住開心時聽過的一句話。他每次重複這句話就表示『我很開心』,我正在把人類典型的情緒、反應投射到一個超脫人類心理的世界,自閉症的世界確實...自成天地。現今研究證實某些自閉症是由基因造成,自閉症甚至是遺傳因素佔最大比例的精神疾病。但目前還無法確定由哪種基因控制,再說也有後天環境因素的觸發。」


想偵破事件,勢必要了解兇手心態。許多名偵探的思考模式就是,「如果我是犯人我會怎麼做?」杰娜走訪了每個被害者的工作環境,了解被害者的共通點,推測兇手那無法捉摸的動機。中間與兇手尤西姆其實有過會面,有過接觸,但他都放過了她,將她慢慢從法國引領到尼加拉瓜、阿根廷,到達尤西姆的人生起源-也就是被狼群所撫養的恐怖「陰靈森林」裡。


那裡是數千公頃被水淹沒的土地,只有複雜的沼澤和網絡,完全無人居住。那是大部分浸入水裡的亞熱帶森林,充滿鱷魚、食人魚和流砂。那是真正的泥坑,不斷變化地貌的土地,或多或少相連的浮島,我們稱為堰塞湖。樹木、土地、動物、植物不斷變化形貌的迷宮。為什麼將這座森林翻作「陰靈森林」?「靈魂」和「鬼魂」的意思並不同。貝托回答了她的問題:我們使用幾個字彙來指稱森林裡的鬼魂,像是almas[靈魂]、espiritus[精神]、fantasmas[鬼]。事實上是另一種東西...印地安人說這座森林是「未降生的靈」,誕生為人之前的另一個世界。這些「未降生」的靈魂在堰塞湖遊蕩,因為它們是「流浪的鬼魂」。有些印地安人說它們是巨人,有些說是小矮人,還有更現代的版本說它們是基地囚犯的靈魂,被軍人從飛機上扔進潟湖,遭到鱷魚吞噬的囚犯。杰娜這下理解為什麼將這些信念總結為「陰靈」這個字眼。古代羅馬人將脫離身體的人類靈魂稱為「陰魂」、「亡靈」,每年一次在慶典崇敬它們。


埋藏人類原始罪惡與恐懼的這座陰靈森林,是杰娜費盡千辛萬苦,才成功與擁有意外真面目的尤西姆「相聚」的初始之地。為何要引領杰娜來到這裡?對真兇來說或許他也無法真正明白,但也可以說,希望杰娜是一個能真正「理解」她的人。奇妙地,即便兩人的關係錯綜複雜且絕對矛盾,卻彷彿因此才能真正理解。從中感到一股法式的浪漫,雖然作者不見得有那樣的意圖,但與島田莊司《占星術殺人魔法》最後兇手對御手洗潔的感傷雷同的,從廣泛長遠的角度,我們看到了偵探角色與兇手角色在人類歷史以來那千絲萬縷的各種關係之定義與解讀。偵探不是神或正義,正因為是人,才擁有如此精彩激盪的感情交流。任何邪惡與罪惡都應該被正視與理解,理解並包容、寬恕他人,這世上才能變得更為美好一些吧...《惡欲森林》是本內容充實緊湊、觀點大膽直接的作品,雖然我對杰娜姐姐命案毫無解釋的結局略有不滿。相信日後我會再找機會將《死亡黑線》和《地獄誓約》讀完的。逃避是一種簡單且直接的做法,但如果你能不逃避自己該面對的所有事物,你才能真正地成長,邁向成熟。


PS:感謝皇冠文化泓伸先生提供的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