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飛鳥的玻璃鞋》 


(評分:8.0)

原名:飛鳥のガラスの靴(1991)


吉敷竹史賭上刑警生涯的最大考驗!
如果七天內不能破案,就沒有明天!

穿上玻璃鞋的灰姑娘,
戴著假面具,走入現實中的童話世界。
然而,等待她的是午夜來臨後的倉皇,
她只是命運的傀儡……

演技派演員大和田剛太在拍完電影「由美子之戀」後就離奇失蹤了!某天,大和田的夫人三枝子收到一個不明包裹,打開一看,裡面裝的竟然是丈夫的右手,從手腕以下被人截斷,還用鹽醃漬起來!

大和田剛太已失蹤十個月,案情有如石沉大海,但東京警視廳的吉敷竹史卻嗅到不尋常的氣息:在演藝圈人緣頗佳的大和田,似乎不曾與人結怨,為何會被人以殘忍的手段割下右手?而失去右手的他,現在又到底是生是死?

被這起案件勾起興趣的吉敷竹史,請命前往大阪、京都等地越區辦案,他的長官阻擋不了吉敷的執著,只好限期吉敷必須在一個星期內破案,否則,他的刑警生涯得就此終結……一意孤行的吉敷在關西地區四處走訪後發現,一本講述飛鳥地區傳說的書《飛鳥的玻璃鞋》,似乎隱藏著破案的關鍵?……

吉敷竹史探案的內涵,與追求浪漫解謎的御手洗潔探案截然不同,成功地打造出獨特的風範。吉敷竹史系列的《飛鳥的玻璃鞋》,宛如一代警探的回顧展,複習了吉敷探案所有特徵。在本作中,島田幾乎是以一種數學運算式的寫作態勢,很平均、很適時地在故事的每一個段落,加入讀者們熟悉的吉敷竹史元素,這些零碎、微小的細節,構成了讀者所喜歡的吉敷竹史。 


2010年所閱讀到的最後一本島田莊司,就是書名與劇情都令我朝思暮想、期盼已久,浪漫的《飛鳥的玻璃鞋》!距離上一本閱讀的吉敷竹史系列
《羽衣傳說的回憶》,不知不覺也已經過了十個月。本作出版於1991年,同年完成的作品就是巨篇推理《水晶金字塔》。包含該作的島田「四大奇書」,都有登上週刊文春等排行榜前列,而吉敷系列的這幾本則沒有。或許這可以反映這幾部作品在「推理」表現上的不足,然而,卻絕不能忽視,這可是吉敷與通子的系列故事啊啊!對許多島田粉絲的吸引力比起新˙御手洗來說反而是更大的呢~~上一集中,我們才看到了兩人因愛結合,吉敷多年的深情與努力,似乎已經有了回報,而之後兩人的相處模式也慢慢恢復甜蜜,然而....


卻是在數個多月後,通子又再次冷淡、不理睬、敷衍以對。非常憂心的吉敷,好不容易換到兩天假期,跑去通子的店所在的天橋立希望見面了解狀況,但店門是拉上的,只留了張電話的紙條。打過去,只聽到「我不舒服在醫院休息,不想見你不要來看我。」究竟為什麼,她要用越說越激動的態度,拚命地不願意與吉敷相見呢?


「是,我是不了解。妳在想什麼,我完全不知道。妳簡直是外星人,不是我能理解的。我這麼擔心妳,妳卻叫我不要去看妳,不準出現在醫院、不準打電話。妳不舒服我才會擔心跑來嘛,這有什麼不對?妳只認識十幾年前的我,那個不懂人情世故、經驗不足、又靠不住的傻瓜。其實我不太想提這些鳥事,但已經不一樣了。如今的我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刑警,妳知道大家為什麼會避之唯恐不及嗎?喂!想聽的話就別笑,因為我很有力。或許妳無法想像,但我已經是一課的人了...像我一樣的頂尖刑警,用五根手指頭就數得出來。妳把我當作嘴上無毛的小鬼,才用媽媽禁止小孩來醫院看她的語氣跟我說話。我昨晚也沒什麼睡,一路趕來,妳是這樣對待關心妳的人嗎?」 因為絕望和憤怒,吉敷也失去了理智。


這些話語乍看下似乎幼稚、自私,不為通子想。但遇上感情,的確是很難有人能徹底冷靜與理智的。對也曾愛得很痛苦的我來說,也許可以能比較理解。要一個男人維持長時間沒有回應的單戀、苦戀,不是那麼容易的。在離婚後的十一年間始終專一愛著通子、對其他女人視若無物的吉敷,內心累積的壓力與哀傷是難以想像的。更何況,在上一集中才有了復合的跡象,怎麼數個月後又變成這個樣子?以為得到的東西再次失去,對個性就是要追根究底的人來說,自然會「需要理由」。得不到理由,只好自己胡亂猜測,而且也可能土象性格所致(吉敷摩羯座的),而胡亂導向悲觀結論:「妳有別的男人了對吧!」而這也導致了又一次的悲劇...很遺憾,雖然對讀過《龍臥亭事件》、《龍臥亭幻想》的讀者來說,都可以知道目前究竟是發生什麼事,卻也無法跳入其中告訴他們真相呢...


吉敷把臉埋向枕頭,試圖聆聽被雨聲蓋住、沉悶的都市聲音。這種無趣、並不特別動聽的日常聲音對吉敷而言,卻有安定心靈的效果。說到安定是怎麼一回事呢?原來它就像上天給他的啟示一樣:只要你乖乖待在這裡,繼續聽這個聲音,你的人生就不會比現在更糟。這種乏味生活的代價是,我保證你不會過得更糟。只要別越活越回去,自己就該滿足了。


喝得爛醉的吉敷,隔天在旅店醒來。身旁陪伴一位正在讀書的美麗女子,而且衣服包含內褲還都被換過了!自己究竟是不是幹了什麼蠢事呢?提心吊膽的他,想不到接下來遇上更驚人的發展,與女子談天的方向越來越奇怪...傳說中的豔遇!?


「喂,你覺得我吸引人嗎?」女子朱唇輕啟,說出了這樣的話。媽的,我是不是還在作夢啊?吉敷自問。他的腦袋肯定還沒有清醒。

女子的臉近在眼前,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自己瞧,那表情讓吉敷覺得還挺有魅力的。

女子的唇貼上了吉敷的唇,吉敷只好逆來順受、按兵不動。但並不表示很享受。之前受了人家那麼多照顧,現在只希望別做出什麼失禮的舉動讓對方難堪就好。女子的接吻技巧很笨拙,她的眼睫毛一直在吉敷的眼前眨啊眨的。吉敷的感覺是,她根本沒什麼經驗。(接下發展的劇情...逼----請自行購買實體書翻閱XD)


「問你,要怎麼做男人才會高興?才會覺得興奮?請你告訴我。」她問。

女子低著頭笑了笑。接著她抬起頭來,看著吉敷。她的臉都紅了,卻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拜託你,雖然我已經是歐巴桑了,但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信心?好不好?拜託你了!」

「妳很有魅力的。妳這樣哪算歐巴桑?妳還很年輕。今天的情形,換成是別的男人,任誰都想跟妳上床。我也不例外,如果是在平時的話。不過今天我因為宿醉,根本就提不起勁來。我頭痛欲裂、噁心想吐,身體完全不聽使喚。男人啊,只要喝了酒,那方面就不行了」。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吉敷突然覺得很內疚。


這段是在吉敷系列中至今不太多見的爆笑劇情,也讓熱愛這個角色的讀者就像閱讀御手洗與石岡的互動般,感受到相當大的樂趣。但~這畢竟是島田莊司哪!本格推理大師的高明處,就是在寫作這一類看似無關痛癢的主角逸事時,仍舊與事件核心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當吉敷為之後的命案所苦惱時,偶然回憶至此,才發現了一個曾經掌握的重要線索!


《飛鳥的玻璃鞋》再次穿插了島田擅長的手記敘事,透過女孩出版的一本自有書《飛鳥的玻璃鞋》,讓她念念不忘的故鄉飛鳥,是個日本版《灰姑娘》(仙度瑞拉)童話「金鐘兒、金琵琶」故事的發源地,這個故鄉也有特殊方言、以及曾經發生過的奇妙災害,讓女孩失去父親。而這個女孩,正是當紅大明星西田優(本名梅子)的姐姐禎子。當時的西田優卻在拍完一部電影後突然失蹤,讓人再也找不著。


《灰姑娘》是講述一夕成名的女孩故事,這樣的女孩人們稱之為「仙度瑞拉女孩」,在女權主義者口中,那種不質疑父權社會、安於傳統女性角色,意即乖乖結婚生子、當男性助手的盲目心理就叫「仙度瑞拉情結」。這個人人皆知的格林童話,究竟起源於何處?而這個故事中有名的道具「玻璃鞋」,為何在義大利作家版本的仙度瑞拉中變成了「室內拖鞋」呢?以及,為什麼要一雙最小的腳才能夠套上這雙鞋,是否與中國的纏足文化有關聯呢?於是,循著各式文獻找到了西元860年,中國唐代段成式所著作之《酉陽雜俎》中「葉限」的故事。可能是有文字記載以來,最古老的「灰姑娘」故事版本。而在這段探索童話的趣味過程中,我們再次見到了島田莊司對研究領域的楔而不捨精神。


像仙度瑞拉一樣由平凡女孩一夕成名的西田優為何失蹤?她從小就是「金鐘兒、金琵琶」故事的愛好者,蒐集了非常多的玻璃鞋,來自飛鳥的玻璃鞋。同時,吉敷因強烈的宿緣,抗命、賭上警察工作,踏入大阪調查明星大和田的失蹤命案。大阪警署花了十個月還無法偵破,吉敷卻因在
《奇想、天慟》後就結下怨仇的上司主任相逼下,必須在七天內偵破。然而他卻遇上困難的問題,始終找不到動機。大和田是個對週遭人都很好、豪爽正直提攜後進的演員,有幸福的家庭,長相平凡的他在演藝圈內也從未惹花拈草,這樣一個彷彿「聖人」、只有得到稱讚的人物,究竟有什麼樣的理由必須死亡、甚至被砍下手臂寄回家中?


伴隨吉敷的奔走、與冥冥中自有的宿命淵源,指往真相的道路就在《飛鳥的玻璃鞋》這本自製出版小說中。於是吉敷踏入了位於奈良縣的飛鳥,日本的精神故鄉。然而,裡面的飛鳥卻與小說中描述的截然不同!沒有人知道「金鐘兒、金琵琶」的故事、沒有人聽得懂那句方言、也找不著災害發生的報導!難道,書中的飛鳥只是作者的幻想!?吉敷真正面臨窮途末路!這裡的精彩劇情,讓人絕對馬上回想起
《螺絲人》中的《重返橘子共和國》童話。為手記、故事中的種種奇妙疑點解謎,是島田莊司非常擅長的一種詭計,真相也總是叫人激賞不已!當尋找到「失落的環節」後,對真兇那事前的確難以想像的動機,島田也藉由吉敷的想法,告訴讀者們現今對於社會的批判、與深刻感受。


所謂的現代,是新、舊觀念混在一起的時代。因此,對舊道德而言不算什麼的行為,對新道德而言,卻足以引發致命的殺機。這也算是日本特有的犯罪類型吧。吉敷心想。或許是因為自己正處於新舊時代交替的時候,最近頻頻碰到類似的案件。這種種現象,全是舊社會價值觀崩壞造成的。封建社會毀了,日本邁向民主時代,我們一直以為那是幾十年前發生的事,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一直到今天,這目標還沒有達成。如今,日本社會正處於渾沌和陣痛的巔峰期。從世界各地匯流而入的價值觀在日本列島內產生碰撞,互有消長。比方說,男女平等主義,對上了傳統的師徒傳授制度;個人的尊嚴,對上了公司第一主義;家庭本位主義,對上了勤奮工蜂主義....像這樣的矛盾、衝突,多到不可枚舉。堅信這其中的某一種為絕對正義的人,彼此之間頻頻產生對立,於是,連命案都發生了。


「不是有所謂的一見鍾情嗎?也有人才相處五分鐘就墜入情網的...」吉敷開玩笑的語氣說道。說著這話的吉敷心想:自己就不會。 是的,我也不會。對島田莊司就不是一見鍾情,但愛上了,就是再也無法離棄。吉敷是島田本人的一個肖像,或許,這樣的相合理念,也正是被如此吸引的一個原因吧。如同既晴老師在本作導讀中所介紹的,推理評論家岸洋一在《島田莊司讀本》(1997)裡所撰寫的「這是整個人變成頑固大叔了的吉敷竹史之信念。為什麼自己非得那麼深入地介入調查?並不是因為不成熟的正義感正在燃燒,而是猶如身軀自然而然地去追求那樣,默默地在日本來回奔走。這彷彿就是島田莊司自己。一邊承受著各式各樣的揶揄,一邊認真地為著本格Mystery處理著各式各樣的工作,那是身軀的追求。狀況棘手也沒關係,只想往自己相信的道路前進——我想,這的確是島田莊司給人的感覺,透過吉敷的角色表現出來。」


《飛鳥的玻璃鞋》不是適合島田讀者入門閱讀,因為它有太多屬於系列的元素。但絕對是本認識島田莊司、閱讀吉敷系列中絕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品,也可稱之為一本重要的「總集篇」!雖然可能都是在吉敷的回憶中匆匆帶過,但我們可以看到他與通子分分合合的戀愛故事、看到他在過去參與《北方夕鶴2∕3殺人》、《奇想、天慟》、《Y的構圖》及〈展望塔的殺人〉、《消失的「水晶特快車」》或《灰之迷宮》各事件的軌跡。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傷痕累累,但信念始終如一。而在解決飛鳥事件之後,吉敷也再次確認自己的信念:專業人士就該拿出專業人士的樣子!跑得腿快斷了,不管再被怎麼拒絕、再怎麼被挖苦,只要能釐清案情,掌握線索,什麼都幹。被人說笨蛋也好,罵變態也罷,只要相信這樣做是對的,就一定會去做!這時的吉敷,忽然覺得能當警察真是太好了。今後,也將繼續堅持下去!對我來說,也是這樣的。能夠活著閱讀推理小說、閱讀島田莊司、寫作島田作品的書評,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以本作為吉敷系列暫時劃下休止符後,除在《龍臥亭事件》中的驚鴻一現,作為吉敷與通子故事的「大結局」《淚流不止》,就遠在八年後的1999年才讓讀者終於等到這份感動。值得慶幸的,是台灣讀者應該不用等待那麼久。衷心期盼,能在明年初,就能閱讀到該本鉅著,為台灣讀者們劃下完美的句點。也要再次向島田大師致上祝福,一定要身體健健康康、筆力雄健地再戰至少二十年喔!XD


PS:感謝皇冠文化泓伸先生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