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斯諺《芭達雅血咒》 


(評分:7.5)
【推理作家、評論家】既晴.【推理評論家】Heero◎專文推薦
【日本推理重量級推手】傅博◎專文導讀


被隱藏的恨意,
在藍色鬼火中緩緩現身。
成為利刃,
粉碎那無情者的心臟……

泰國
度假勝地芭達雅的知名飯店,發生一起靈異事件。來自台灣的男子,莫名被藍色鬼火纏身,自飯店十樓陽台墜樓而下,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名男子竟然在墜樓之後人間蒸發……難道他被鬼火帶到另一個世界去?……

台北
一位熱愛拍攝靈異照片的攝影師,被女友發現陳屍在自宅暗房中。女友不解,平時交遊情況還算單純的他,並未與人結怨,是誰如此殘酷痛下殺手?……警方到場發現,攝影師的屍體旁,有個血紅英文字「SOl」,這難道是死者留下的破案關鍵?……

這分別發生在泰國與台灣的兩起案件,看似毫不相干,但經過偵探林若平與國際警察阪井誠司追查後發現,兩案的關係人竟有著連結!經過他們抽絲剝繭,那錯綜複雜的難解絲線,牽扯出不尋常的情感關係網。死亡,伴隨著失落的愛情而來,動機,如迂迴曲折的迷宮…… 


自得知皇冠簽下《芭達雅血咒》並將於暑假檔期出版後,我就一直感到相當欣喜。不幸的《芭達雅血咒》能重見天日(其不幸的緣由請詳見下列的推薦文中),還是要歸功林斯諺本身不懈的努力,憑藉
《冰鏡莊殺人事件》入圍島田莊司獎後,以成績爭取到這次的出版機會,在本土推理出版困難的現今更顯可貴。原本以為要先讀到簡體版的本作了,機會如此難得,希望大家一定要支持呢!


分享一點我寫本作序的小花絮(抱歉不是斯諺本人的花絮),因為上一本《於心而言,過於沉重》寫了爆表的太多字,所以《芭達雅血咒》打算控制字數的。只是,果然對本格派的愛很深、想法也多,讓本文在文思泉湧中其實用頗快的速度就完成、就這樣寫了不少字,也沒有花上太多時間修改。如果寫每篇文章都能這麼順利&流暢就好了...當然,能跟作者本人聊天、訪談些問題,更嘹解對方的理念與想法,是很有幫助的。


不過,生性囉嗦的我覺得結尾不夠完美,就套用了現實中的戀愛心情補強了最後一段,結果似乎造成了反效果...自己都覺得好像有點太超過的文章,他人看來果然更誇張啊!...被好幾人誤以為在寫告白情書、還有某編輯好友說根本是「狗尾續貂」XD 讓我好難為情~~但因為最後一天才交稿,我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修改了...相信之後本土作家們如寵物先生、斯諺、既晴、冷言、嘉振、秀霖都會持續出書,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注意不要莫名「超展開」的...(汗)


最後,不知道眼尖的推理迷們有沒發現,《芭達雅血咒》在博客來等網路書局的書介其實有個錯字,把偵探林若平寫成「警」探林若平了...雖然差一個字但是意思差超多啊啊!還是希望能更正過來囉!



攀向本格群山巔峰的探索者林斯諺,你並不孤獨
              喬齊安(Heero)


  不知不覺,認識林斯諺已經過了數年,從當年一個推理小說界的入門讀者,到現在有幸成為新書《芭達雅血咒》的推薦序撰寫人,歲月帶來的變化是巨大的。台灣推理小說的出版,在經過2006年的「爆炸期」後,也在近兩年比較沉寂下來。但已經培養出一批死忠的推理迷,以及穩定的出版市場。在這個東野圭吾、伊坂幸太郎成為社會大眾耳熟能詳的名字、推理小說已經成為書市不可或缺的時代,很遺憾的,與之相比,卻是本土推理出版的沒落。但無論是斯諺,或是我,對於推理小說、尤其是本格推理的熱情與支持,卻是從未改變的。 


  在台灣推理迷心目中,林斯諺或許不是最有名氣、最受歡迎的一位作家,卻無庸置疑,是一位作品產量最多、最驚人,也最有「份量」的作家。斯諺與我等眾多推理迷相同,由福爾摩斯開啟了其獻身於推理的將來。他高二就開始進行創作練習,大二時憑藉<霧影莊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佳作」、隔年(二零零四)再憑藉<羽球場的亡靈>榮獲「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首獎」。二零零五年,出版第一本長篇小說《尼羅河魅影之謎》(小知堂),能接續在既晴的夢幻作品《魔法妄想症》後出版,可以見得,年輕的林斯諺,已然不僅是有潛力的新人,而是登堂入室踏上推理殿堂的當代作家。 


  台灣推理創作者的路是艱辛的,並不容易找到作品出版的機會,也因此往往需要努力地「推銷」自己的作品。斯諺也自始至終在這樣嘗試、努力著,因而在《推理雜誌》、《野葡萄文學誌》、謎思推理報以及明日工作室等出版品中常可看見他的中、短篇作品,也因此累積了足夠的名氣。使得去年榮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決選獎」後出版的《冰鏡莊殺人事件》,竟然一時內成為三本決選作中銷售量最好的書。這樣的成績也足以證明,斯諺的耕耘沒有白費,已然吸引固定的粉絲群。他筆下活躍的哲學家偵探林若平,也成為台灣推理史上最具知名度的偵探之一。 


  與二零零六年起的「爆炸期」相比,近兩年的推理書市是沉寂不少。國外的作品仍持續出版,但留給國內創作者的空間卻減少太多。《推理雜誌》、《野葡萄文學誌》消失,連曾開闢專門「推理館」的明日工作室都不再願意出版推理小說,使得今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第八屆徵文獎作品集必須自費出版…在這樣不利的環境下,不幸的《芭達雅血咒》能在此刻出版,的確是得來不易的驚喜。 


  為何說這本《芭達雅血咒》不幸呢?因為這本原創作於二零零六年的斯諺第三本長篇小說,其實小知堂也早有出版計畫,卻因財務問題而擱淺,到現在能藉由皇冠出版重見天日,中間歷經的種種磨難過程是難以言喻的。但,等待是值得的,對所有和我一樣愛好本格推理小說的粉絲而言,《芭達雅血咒》是本展現斯諺「不可能犯罪」與「旅情推理」長才的傑作! 


  《芭達雅血咒》與斯諺前兩部長篇的幽默、驚悚風格有所不同,走的是恐怖片的詭異氛圍。一名攝影師被刺殺於暗房之中,死者被殺的原因似乎跟他在泰國所拍攝的一張靈異照片有關,該張靈異照片並非假造,而是在真實的靈異現場拍攝到的!原來該名攝影師在先前泰國的旅遊中,實際目睹了一樁震驚芭達雅的靈異事件:一名男子從酒店十樓跳下,全身遭到鬼火焚身,他掉進遊泳池之後再也沒有爬出來,在目擊者包圍泳池之後,憑空消失了…他被鬼火燒盡了?還是被泳池吞噬了?攝影師所拍攝到的照片,內容正是一名「靈體」將男子推落陽台的一瞬間,而根據目擊者證詞,當時陽臺上沒有任何人…為了解開靈異照片之謎、泳池密室消失之謎以及謀殺案之謎,林若平前往泰國芭達雅調查,但這次他卻遇上了大危機… 


  這樣的劇情,的確很難不讓推理迷們熱血沸騰起來呀!靈異照片這類恐怖元素,本就具備吸引力,再融合推理智性遊戲後,是自「密室之王」約翰.狄克森.卡爾、二階堂黎人、到廣受歡迎的《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偵探學園Q》作品皆具備的獨特魅力。在台灣,也有既晴《魔法妄想症》、《請把門鎖好》這類優異的作品。 


  但這類「恐怖推理」作品尺度的拿捏並不容易,太過傾向神秘元素,就失去推理小說的本質;若過於注重邏輯與真實,卻又會浪費了恐怖氣氛的塑造。斯諺在《芭達雅血咒》中卻沒有出現這個問題,在氣氛營造與邏輯解謎並行的挑戰下,將推理性與故事性做了最大程度的結合,再次展現其寫作不懈所培養出的深厚功力。 


  當然,若還是要作區分,斯諺作品定會是更為注重科學、理性的推理本色。如本作中對靈異照片做了鉅細靡遺的解釋,說明百分之九十九的靈異照片是因為光圈、電腦合成等方式製造出來,只有百分之一可能是真正的靈異照片。但他也不否定這些神秘事件的存在、不刻意渲染誇張離奇的鬧鬼,而是平穩地將其融合於整部小說中,單純地為完成一本小說而努力著。在這之中,也讓我感受到了無須言喻的邏輯之美。


  畢竟,斯諺是位尊崇艾勒里˙昆恩,注重邏輯與詭計的本格推理作家。他表示過,對他而言,創作以邏輯為重的作品比創作詭計為重的作品要難上許多。詭計需要一個中心的靈感,有靈感後餘下的細節便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但注重邏輯演繹時彷彿一張同等細密的網,必須專注於每個細節、假設、可能性,沒有一定的說服力便會功敗垂成。而《芭達雅血咒》卻是不同以往的,融合兩種取向的作品。 


  的確,對許多推理迷來說詬病的本格小說問題,就是詭計取向的作品常會出現「一廂情願的解謎」,自說自話的破案。因此斯諺在寫作詭計取向作品時,嘗試運用、依循昆恩式的邏輯,解開謎團時呈現出清晰的思路。這在島田莊司經典傑作
《螺絲人》抽絲剝繭的精采過程有著最完美的展現,也是斯諺本次嘔心瀝血的挑戰成果,以簡潔有力且理性的方式解決泳池消失之謎、鬼火之謎等超自然現象的過程,絕對是讀者不容錯過的。 


  「根據邏輯上的排中律,兩個互相矛盾的命題不能同假,必有一真;因此A與B中必有一真。兩者乍看下好像都能成立,但深究下去,你會發現其中一個站不住腳。如果肯定了命題B為真,那麼命題A當為假了。」就是這樣,邏輯與哲學看似複雜難懂,斯諺卻能用口語化、最簡單的方式讓讀者一目瞭然,進入林若平的思考模式中,一同參與解謎與破案,這是相當困難的寫作手法,也是艾勒里˙昆恩之後,似乎已逐漸失傳的一門絕學。好的推理小說,不應該讓讀者與書中的呆頭鵝警察、助手一樣,只能看偵探表演,看偵探接受「天啟」後華麗破案就了結的。如有栖川有栖於《第46號密室》中的名言,「來自天上的推理小說!」何在?或許就在驚人宏大的詭計與嚴密精準邏輯的完美結合出現的那一刻。


  《芭達雅血咒》同樣做到了本格推理小說中我相當注重的「意外性」。這可是相當重要的。一本非「倒敘式推理」的解謎式小說無論詭計如何精彩,如果犯人太過明顯,從頭到尾都知道是這個人的話,閱讀的期待性難免大為降低。也因此如「敘述性詭計」、東野圭吾《惡意》這類意外性高的故事,能有格外支持的粉絲存在。本作在結局真兇的數次翻轉之表現幾乎已超越了昆恩名作《十日驚奇》,令我產生瞠目結舌之感,得到極大的滿足。可以說,衝著這幾次邏輯推演的翻轉,買這本作品就是值回票價了。對喜愛本格推理的讀者來說,能在工作繁忙、小憩片刻的時光中閱讀到這樣一本作品,無疑也是調劑身心的高規格享受。 


  我在去年閱畢斯諺《冰鏡莊殺人事件》後得到久違的感動,燃燒起深入靈魂的熱情,回想起在眼花撩亂的書市中、當初那令我踏入這塊美麗花園的初衷。推理小說發展至今有著多變的形狀,宛如各具形貌的群山。在群山中,本格推理是一座古老、有所崩落、光輝已悄然淡去,逐漸被人所遺忘的大山。但在山腳下,至今也仍有部分癡情不已的人們,以堅定且充滿毅力的步伐努力攀爬上山,更試著創造屬於本格山峰的全新巔峰。 


  橫山秀夫於
《登山者》中的名言,「上山是為了下山。但登山客們不站在地球上更高之處絕不罷休!」這樣的意境,不僅與竭盡所能挑戰獨家報導的記者形象連結,也與現今的本格推理作家身影是重疊的。出道以來就致力探索、登上本格群山巔峰的林斯諺,更是在台灣這個充滿崎嶇荊棘的環境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位先驅者。然而,斯諺你並不孤獨,在你奮戰的背影後方,仍有無數像我一般對本格推理抱持無窮熱愛的朋友們,以深情的眼眸凝視著、以不同的方式跟隨著、那或許在將來會重新綻放出瑰麗花朵的本格群山啊!即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斯諺你也會在世界毀壞殆盡前再創作一篇小說,是吧?我也和你一樣,即便高山崩塌,我也會在崩落的石塊中持續努力攀爬至巔峰,到最後一刻。絕不坐在原地等待、絕不留下任何遺憾,如此才不枉活過、不枉對人生所愛投入的那份深情呀! 
 
(撰文者為推理評論家)<=皇冠編輯大人幫我換頭銜了耶,我本來是沿用新雨的說...這個頭銜比較偉大,總覺得有點心虛XD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