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翠克.鄧恩《亡靈的頌歌》 

(評分:7.5)

原名:Patrick Dunne 《A Carol for the Dead 》(2001)


考古學家伊嵐.包爾授命來到米斯郡調查幾具古屍,但卻遇到了有生以來最駭人的怪事。死者的慘狀揭開驚魂的序幕,伊嵐發現死者的眼睛被挖掉,喉嚨被割斷,死者身旁的地面上還有些許冬青莓果的殘渣。到底是誰用這麼詭異又殘酷的手段殺害死者呢?

接著,數起謀殺案陸續發生,那些曾經跟伊嵐一樣到過古墓遺址的人,一個接一個被同樣的手法殺害——眼睛、耳朵、嘴唇被割掉,嘴裡啣著冬青莓果。看來埋藏在古代黑土內的,除了屍體之外,也埋藏了某些驚人的秘密。而且,還有一位神祕人士準備不惜一切地保護這個秘密……
 


本書為尖端出版社將於十二月出版的「逆思流」系列作品。這個系列選書最為接近推理小說,過往也是推理迷蒐集書目的一個大宗,其中我最喜歡的莫過於
麻耶雄嵩的《鴉》啦!那本作品也是我參與的第二本試讀活動,以及上活動網頁的推薦,著實令人相當懷念...遺憾的是日系推理如今已銷聲匿跡,幸好歐美作品依舊有繼續出版。雖然水準與評價不一,但《霧中的蕾雪兒》、《黑色密令》、《惡魔的足跡》等近期作品也都是舉辦過試讀活動,並令我深感興趣的小說。


派翠克.鄧恩是愛爾蘭的國家電台RTE節目製作人。他首度發起「環保綠化」的議題,當時在英國和愛爾蘭的電台中都尚未出現過。2003年時,派翠克轉為全職作家並回到都柏林大學進修,取得了考古學家的證照。《亡靈的頌歌》是他的第三本小說,是以女考古學家伊嵐包爾為主角的全新系列,至今已在歐洲有八種語言版本。


P.79「甚麼行為能區別我們人類和其他動物的不同?答案是,我們是唯一一種會埋葬死去同伴的動物。但有些東西是不應該讓人看見的。我進入考古學的世界,等於選了一個把隱藏在地底下的東西挖出來的事業。每隔一陣子父親的話就會讓我思考反省,不知道讓那些東西重見天日是否正確?」


P.211「豐富的想像力對考古學家的確很重要,但是如果妳想當另一個艾瑞克 丹尼肯的話(瑞士作家,1968年發表的《眾神的戰車》成為暢銷書,之後繼續圍繞這個主題寫了十餘本書,從世界各國的古蹟中找『證據』支持他的理論。)我建議妳乾脆去學飯店管理算了。這就是專業人士對《眾神的戰車》作者的看法。可以想像,但不要幻想!


故事中充分發揮了作者對考古學的知識,以及考古學者的理念。從一個極具懸疑感的謎團開場:考古現場中挖掘出了疑似活人獻祭的嚴重毀損女屍及可怕畸形的嬰屍。挖眼、割喉、耳唇被削去、加上勒死的悲慘死狀的隱喻涵義為何,女屍手抓之物、男屍口中的冬青莓果又挾帶何種象徵意義?最讓人恐懼的,是此地的地主商人竟在干擾考古發現後被以女屍完全相同的淒慘手段殺死,而一身白衣的奇異「養蜂人」,下一個盯上的就是主角伊嵐....


調查本書的懸案,與愛爾蘭莫納西的古老傳說息息相關,作者也藉伊嵐的男友費尼安等學者之口,講述了許多知識雜學。雖然不見得與命案真相相連結,不可否認卻是很有趣的!好比修女院的由來與禁忌,有那麼多的隱喻意思;而且也清楚的分析了隱喻為什麼重要,就是讓我們看起來好像沒有意義,卻對古代人含義重大的原因所在。

P.263「這些教堂外面的動物雕刻都代表著意義。蠍子跟性慾有關,牠有一張女性的臉孔,意思是說牠以美貌誘惑你,只為了要用毒刺螫你。拱門上的大寫字母設計成蜜蜂形狀,那個時代蜜蜂在宗教語詞上的含義,由於社會結構的關係,修道院必須有領導者,修女教團就被比喻成蜜蜂。蜜蜂象徵死亡和再生,因為大家相信蜜蜂冬天死去之後,春天還會再回來....還有,蜂蜜代表慈愛的耶穌,蜂刺代表耶穌的審判和聖母瑪利亞的貞潔。因為有人相信蜜蜂是花朵中採集到幼蟲,而不是自己孵蛋成蜂的。」

「我們大概很難用中古世紀人的心態去解讀這些東西,就像他們也很難了解我們現代文化中的某些圖像。如果我問你和中世紀的人,環形代表的含義,你們可能都會說『永恆』,這個含義幾百年都沒變。但如果我讓你看一片白色的旗子,上面有五個連在一起的圓環,分別是藍黃黑綠紅,對中世紀的人可能毫無意義,但我們都知道是奧林匹克運動會。而且不只是運動會的概念,許多議題也會出現在你腦海,毒品、業餘者定義和相關商品之類的東西。還有這些圓環渴望達到的目的,五個圓環代表五大洲,藉著運動會達到和平統一的目的。你一看到這些圓環,所有的知識和概念都會立刻出現在你的腦海。所以當中世紀的人看到石雕,或是彩色玻璃窗的圖像時,他們的解讀可能不只是表面上的,還包含好幾層重要的含義。」


以及令人震驚畏懼的,關於教堂外各種神話怪獸的形象,其由來並不是只憑藉空想!?背後隱藏著戰慄的秘密!

P.344「這些拱門的雕刻是一系列先天發育不良的症狀。或是紀錄畸形和先天有缺陷的嬰兒。拿獨眼巨人作比喻好了,是臉長出了葉子,兩眼很接近,臉皮有點厚重,嘴巴向下彎,沒有大腦的嬰兒外型。而無頭怪人,是腦積水引起的無腦症兒童。頭蓋骨很大,沒有脖子,下巴連在胸前,所以看起來眼睛嘴巴好像長在身體上而不是頭上。接著是美人魚,這是一種叫作美人魚症候群的畸形,手是網狀的。還有手變成鉗子的,叫做龍蝦爪手。

專業術語經常參考動物的名詞來命名,獅頭人,我認為他是患了柏哲德氏症--頭蓋骨越長越大。還有像章魚的東西,其實是一對連體雙胞胎,這些不是八個觸腳,是雙胞胎的手腳。在很多書本、地圖和中世紀的石雕中,幻想的怪獸很可能是他們在分娩時見到的東西,或是黑暗的茅舍、某個村莊的牢籠中發現的。」


隨著揭開各種隱喻背後代表的毛骨悚然之意義,讀者也重新將謎團中心指向神秘的格蘭治修女院(聖瑪格利特騎士團)。修女一年一度的放鬆日習俗,以及自古以來幫貴族少女處理嬰孩的傳統,還有那句「龍的十字架是享樂的懲罰」警世格言,也是串穿全書的核心,凡存貪念者必受懲罰。原來未婚分娩的痛苦是貪著情慾的後果!而後果更可能嚴重至怪物的新生?同時,如書名的頌歌,修女自古以來耳熟能詳的頌歌代表著意想之外的意義,則成為了揭開本書神祕大門的鑰匙。


種種豐富的謎團、雜學融合一起,配上懸疑詭異的氣氛,讓《亡靈的頌歌》具備了暢銷小說該有的要素。中間的過程數度讓人擔心,究竟會走向何種類型結局?該不會突然就變成靈異小說了吧?幸而作者還是給我們一個合情合理、推理應有的解答。但這過程嘛,卻是忍不住讓人有點兒意見,雖然文筆尚算流暢、不至於閱讀難滯,但過多的雜學資料堆砌選在讀者忙碌時出現,是比較讓人難受的。而且許多的雜學,最後也很難與極為簡單的真相搭上邊,是很可惜的。(雖然說身為愛用雜學大師島田莊司信徒的我來說這樣講沒有說服力~XD) 我確實喜歡讀雜學,但是也需要口味的符合,相關學問會是我們所感興趣的。以《亡靈的頌歌》來講,雜學是有趣的,卻有點不上不下之感,流於「複製貼上」與「融匯貫通」間的尷尬。


另外,談說本書恐不恐怖?我覺得是普普,詭異是有了,但作者沒有刻意在嬰靈、沼澤靈的故事中多加著墨。在拉得很~長~的雜學穿雜後,其實詭異的氣氛已經消磨了不少。疑似兇手的白色養蜂人的模樣與行為不是多兇惡、對主角伊嵐的威脅也不到多嚇人的程度。反而是「伊嵐在明知修女院大有問題是黑手喲的情況後,還因為擔心吵醒好夢正酣的親朋好友,而單槍匹馬闖進這鬼地方打算營救可能已被殺死的警察!?」這段讓我感覺比較驚悚XD 因為明知主角不會就這樣掛點,所以倍感對這位學者的無腦之震驚與傻眼,或許是作者刻意營造「最後對決」的場面,但對我而言是不太成功的。


謎團真相的解釋單純,是另一令我比較失望的原因。雖將格局拉得很大,遠至中古世紀與神話傳說等等,但最後的動機還是...就這些現代中的種種爭執,而且只侷限在寥寥數人中、超乎想像的少。雖然是頗為悲傷的原罪,但比照起之前的設定,總不免有點雷聲大雨點小之感。若以歷史推理小說來評價,本作在佳作如林的當今書市中並不算是突出的。然而,《亡靈的頌歌》還是在亞馬遜上獲得兩人五顆星的成績,也獲得灰鷹爵士優異的評價,因此還是建議您親自一讀,體會出在下我才疏學淺而不能感受到的各種精彩處喲!~^^


PS:感謝尖端出版何小姐本次提供的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