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閱讀的名作北村薰《夜蟬》,不僅故事好看,解說也相當精彩。而吉田利子小姐《在時間長河裡盡情徜徉的一股清流》這篇解說文章,關於她本人的自述,我覺得很有意思。她可能道出了許多資深推理迷的心路歷程吧,而像她這樣一位資深的評論者,還會給予歸類本格的《夜蟬》如此高評價,確實是向北村薰大師致敬的最高推崇呢。


吉田小姐:「身為前本格派推理迷,我從國、高中起,就讀遍了艾勒里˙昆恩和迪克森˙卡爾等人的作品,發現日本竟然出現這種推理作家(指北村薰老師),我的驚訝真不知該如何形容,或許就像前昆蟲少年發現某種原以為絕跡的美麗蝶類的驚喜。我特別註明「前」這個字,是因為後來在繁忙的俗務下,推理小說在我生活中占的份量越來越少。不過,推理小說的王道畢竟是正統解謎,這個想法倒是從未改變過。


基本上,除了部分狂熱的書迷,一般來說,隨著年齡的增長,多數讀者都會逐漸脫離本格推理。我想,那是因為大家發現本格派的趣味總是以解謎遊戲為主,登場人物和情節設定往往侷限於謎底吧。一旦稍解世事,看過人性的表裡明暗後,很難再像年輕時只熱中於解謎遊戲,總覺得千篇一律,少了些什麼。可是話說回來,社會派(現在已成令人懷念的字眼)推理小說又缺乏古典派推理小說那種解謎的醍醐味。當然也可以選擇投向「冷硬派」的懷抱,不過,一旦讀遍了憤世嫉俗、成天醉醺醺的偵探,或者風流瀟灑、不似常人的偵探之後,就算讀得再多也只覺得異曲同工,想想還是本格好啊!


砰的丟出一個不可思議的謎團,狀況令人匪夷所思,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最後再乾淨俐落地解謎。不僅如此,不作他想的精采結局,更令人甘拜下風,讀來實在痛快。再加上,在破解的謎底背後,如果還能窺見人性、人生,以及令人淚下的美好人心,那簡直太完美了。這是推理小說迷的無上喜悅。而這些,北村先生替我們實現了。即便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感動與雀躍,連我自己都覺得不是沒有道理的。」


也許我還年輕不知世事,確實仍處於摯愛本格推理的心態。我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否如文中所述脫離本格推理、或是依舊狂熱,然而,本格推理過往帶給我們的感動,就是無限美好的回憶,這些歡樂的過去,不會因為之後脫離本格、就將其抹煞掉、甚至貶低的。閱讀本格是推理的初衷(當然不套用於非因本格愛推理的讀者)、而且我相當喜愛《夜蟬》P.89中主角「我」說的話:「可能有些結局不符合時代潮流需要更改,不過就是因為與時代不符才別具價值。」 雖然文中是指落語,但用在本格上,不也是如此嗎...「過時」這兩個字,也許可以再用另一種方式看待。


另外,雖然吉田小姐的這部分文章我都很喜歡,但是對於「本格派的趣味總是以解謎遊戲為主,登場人物和情節設定往往侷限於謎底吧。」這句話不僅傷感,更很想知道,究竟還有哪些看得到的本格小說,是可以超脫這個評論,足以讓人認為人物情節絕不是死板的而是鮮活有生命的呢~~;本格要怎麼走、怎麼創作,才能擺脫這種困境呢~~(抓頭) 

 

我指的不是廣泛的推理小說,而是一個具有本格遊戲性的小說,有了島田莊司的奇想詭計、綾辻行人的氣氛,還有北村薰的華美文字、又能貪心地融合橫山秀夫的犀利,如果再加上輕小說式的幽默與輕鬆、獨具魅力的人物設定,構築的故事是不是就能吸引更多的讀者,讓本格得到新生命呢?對並不在意是否本格是否社會寫實等讀者來說,又要怎麼發揮出一本單純「好小說」的吸引力呢...希望能看到,讓本格超越批評的方法啊....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