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藍燈《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  


(評分:7.5)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

他是個「快遞」!但快遞的是浪漫的情歌。
沒想到這次竟然有人要他吹薩克斯風給屍體聽?
這麼「新鮮」的差事還真是史上頭一遭啊......


這不是阿駒第一次快遞情歌,但肯定是最驚駭的一次!

常有人問他,「情歌快遞」究竟是什麼?能吃嗎?他通常回答不出來,就像他現在瞪著眼前的屍體一樣,一整個無言!阿駒看到了這輩子都忘不掉的景象:一個赤裸女人的頭破了個大洞,斜躺在按摩浴缸裡,紅紅白白的血和腦漿從她破掉的腦袋裡流得全身都是......

不用說,薩克斯風根本不用吹了!因為這個死狀悽慘的女人已經被警方抬了出去,他也被當成頭號殺人嫌疑犯,扭送到警局去了!阿駒立刻急叩好友Andy來幫忙!他頭腦冷靜、思緒縝密,還是法律系的高材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現在是自己唯一的一根救命浮木!

果然,Andy不但把阿駒保了出去,還跟小平頭警官混成了麻吉,挖到了許多內幕!據可靠消息指出,死者名叫Angel,是個援交妹,目前涉嫌最重的三個人則分別是:阿崑、Monkey和張俊宇,三人都和死者有過一腿!但其實,兇手是誰阿駒根本不在乎,他只想知道,陷害他去「發現屍體」的那個缺德鬼,究竟是誰?......
 


在島田莊司獎初選的十一本作品揭曉後,這本作品並沒有引起我的注目。但是,當其成為決選作品出版後,雖然更多是替陳嘉振《不實的真相》與秀霖《魔球》感到無比惋惜,另一方面卻也感到喜悅,這代表著台灣推理界是臥虎藏龍的,代表在檯面上活躍的台灣推理協會作家們外,還是具有才華與推理素養的許多創作者們,憑藉島田獎這個機會脫穎而出,身為推理迷立場我是樂於見到這類情況的。


不藍燈先生(我起初在想這個筆名是否因為喜歡布蘭登費雪呢?)是第一次創作推理小說,而且本身為資深的推理迷,透過日前的創作分享會,發現其為卜洛克的支持者,其作品也有致敬卜洛克作品的意味。但很慚愧的是,我沒有讀過卜洛克的作品、無從比較。但是以詹宏志先生給予的評價「這本小說的腔調是新的」而言,我會因此去翻翻卜洛克的書。我想知道,在流暢易讀之外,《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其他足以被稱作嶄新的原因、怎樣才不會被認為太接近卜洛克的特色。


有意思的是,島田莊司評價本作是赤川次郎風格、而詹先生認為本作像網路小說風的文體,似乎都是作者事先未曾預料,甚至在理念與概念上其實有所落差的。確實,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本就不是他人自認能夠判斷了解的。要我做歸類的話,我也只能說這本作品並不如我認知的「網路小說」般,它更複雜些、卻也好看、更貼近我們的現實。


《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確實帶給讀者與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作品不一樣的感覺,與台灣市面上看得到的本土推理小說風格也有差別,所以是個令讀者耳目一新的作品。與事先預期的不同,或許部分人和我一樣,因為獎項名稱叫島田莊司獎,就認為需具本格風才能得勝。不過不藍燈先生抱持的心態確實令人欣賞:「不存有得失心、評審不喜歡沒關係、沒有要寫島田愛看的小說」。
這樣的心境寫出了一本不同傳統、獨具個人特色的小說,這就代表了一種成功。畢竟,許多作家被批評的原因就是過於接近前人,而至少《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就沒有這個問題!


以我對台灣推理作家們的認知,這該是一本成績超乎水準的長篇處女作。(第一的,自然是既晴《魔法妄想症》。)而更重要的,是不藍燈先生寫出了屬於台灣年輕人應有氣氛的作品。即便推理部分並不讓我滿意,甚至覺得過於簡單,倒也不覺得過於可惜。我想要看的本格,我想要求的詭計,相信斯諺與嘉振等作家已足以讓我滿足,既然《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是新的,那就是調劑身心、讀來別有滋味、更可學習到不同東西的好作品。


島田莊司說得好:「在日本,這種寫作風格的作家發行了許多暢銷作品,在經濟層面來看,他們足以支持包括本格在內其他類型小說的銷量。如果沒有這類作家(他在講赤川吧...)存在,許多實驗性高、具先鋒性格的創作大概也就不被允許(在講新御手洗系列嗎XD),就連推理小說的壽命都難以延續。」


這話同樣套用在現今情況,只要能暢銷,為台灣推理小說開展更多群眾,不就是成功了嗎?
尤其《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讓我認為,是本不會只被侷限稱為推理小說,而是具有其他類型小說魅力的娛樂小說,具有成為「暢銷」的資格。這種感覺接近伊坂,卻給我更多的好感,那麼,這樣的「輕推理」,就是有絕對必要存在性的。


每個人的才能不同,經驗歷練也不同,也就是為什麼日本那麼多作家喜歡島田莊司,後來創作的作品卻大相逕庭。對我自己也是,我沒有寫作優秀詭計的腦袋,就該從不同方向著手,
我一向認為,好推理小說就算沒有精彩詭計,也該發揮社會控訴的寫實力道,為社會問題發聲,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很喜愛橫山秀夫、松本清張、東野圭吾部分作品的原因。但除這兩大項外,如詹先生所言「輕鬆推理」也是推理小說的重要一支,而不藍燈先生為這個方向,為台灣冷硬派的方向,都踏出了穩健的一個新步伐,相信也能刺激更多對推理創作有興趣的人,不同的思考與創作方式呢!


在這種本格、社會派的方向外,我是ACG族群,所以我也一直很想看到有好看的推理輕小說。獨具特色魅力的人物設定與有趣的謎團,是我認為這個文類仍極具開發性的。市面上看到的日系推理性輕小說基本上在謎團上都讓人無言,所以,我真的很期待看到台灣這樣的作品出現呢。對我來說最接近這種風格的,是我喜愛的陳浩基先生《傑克魔豆殺人事件》、《藍鬍子的密室》這個童話推理系列。在看過冷言「郝仁系列」、秀霖《鄉民偵探團》、《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這類「輕鬆推理」後,我更期待看到「推理輕小說」這塊,台灣創作開發的處女地呢。


PS:謝謝不藍燈先生熱心慷慨的簽名!我喜歡您的輕鬆行文風格,如果將來有機會寫出更困難、更本格一點的大謎團,結合起來的作品相信會是本堪稱經典的傑作,小弟我衷心期盼著!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