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由皇冠出版社主辦的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入圍者創作分享會,因為斯諺似乎是不克前去,於是在此也將我對其專訪的文章內容PO文分享。讓讀者對於本次入圍決選的作品《冰鏡莊殺人事件》可以有更多了解,並藉此機會了解林斯諺的創作理念、聽他談談從本次《冰鏡莊殺人事件》參賽中得到的一些東西。也歡迎對林斯諺或是這本作品有興趣的推理迷,可以向作者分享自己的感想與建議呢。另外,本訪談只有最後一問是涉及劇情謎底,並有防雷標示。因此尚未讀過本書的讀者,也請放心服用本次訪談~



問1:請斯諺談談冰鏡莊,當初寫作的構思,自認為這是部怎樣的推理小說? 請以作者的身分介紹給讀者,或是自評對這本作品的滿意程度。 

斯諺:這部小說是爲了要參加島田莊司推理小說奬,臨時構思出來的,原本並沒有排定在寫作計畫中(我原本要寫的是一部實驗性較高的作品)。這本小說當初預定的方向,是想寫出一本《雨夜莊謀殺案》的姊妹作,兩本都讀過的人可能可以發現其中的許多共通點。不過冰鏡莊比雨夜莊更純粹本格,也更保守(雨夜莊用了一個以本格推理標準而言很有爭議的解答)。我是用「寫一本乾淨純粹的本格推理」的心情來寫這本書的,因為參加的是本格推理小說徵文,我便想藉這個機會寫出一本很傳統的本格推理。也因為是《雨夜莊謀殺案》的姊妹作,所以沿襲了暴風雨山莊、奇怪建築物、連續不可能犯罪的模式。此外冰鏡莊跟雨夜莊一樣,都是爲了要貫徹「詭計一貫說」的理論,這理論是我在寫雨夜莊時發現的,適用於有兩個以上的「詭計型謎團」的故事。

在這次的參賽報告中,我詳細介紹了詭計一貫說的理論,這個理論其實也是冰鏡莊一書的思想基礎,也是我持續探索詭計一貫說的試驗作品。但因篇幅所限,不擬在此詳細說明此理論,有興趣的人可以私下找我談。當初對冰鏡莊一書的期許,是想寫出一部林若平系列的本格推理代表作,寫完之際我認為我做到了。但現在我認為我失敗了,我覺得我應該要做得更好。 



問2:請問花了多長的時間寫完這部作品?比起之前的長篇小說,是否有什麼創作 思路上的共同點或不同點呢? 

斯諺:一個月構思,四個月寫作。共同點是繼續延續本格推理的方向,不同點是推理部份設計得比之前複雜許多。 



問3:若平因為三百萬而改變原本不想牽扯進事件的立場,有讀者覺得這有些不合常理或他的個性,你怎麼解釋呢? 

斯諺:若平是一個不懂拒絕別人的人,就算對方沒有拿錢出來,只要持續遊說,他最後還是會答應的。他其實對這件事很有興趣,也很想牽扯進去,但基於安全考量,當然表面上要先跟對方說明清楚狀況。三百萬並沒有改變他的心意,只是「看起來」像是改變了他的心意,因為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立場這件事,有的只是他那不熟練的「社交偽裝」,不過看來他這不熟練的偽裝騙過了讀者。 



問4:密室傑克這個新人物,在你作品中佔據很大的重要性。也許他會成為高遠遙一 、賽柏拉斯那樣的主角宿敵。請問為何會想創造這樣一個角色?怎樣構思出他的形象?有沒有參考甚麼作品中的人物呢?而未來會讓他再以甚麼樣的方式出場呢? 

斯諺:這個角色最早出現在另一部短篇,會創造這個角色是因為某位朋友很喜歡這個角色的「某一面」,我就量身訂做了這種角色,寫了一篇故事。後來構思冰鏡莊時便讓他再度出場。他的形象我並沒有參考任何人,只有名字的部份是參考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未來如果讓他再度出場,會交代他的過去(在早先那短篇中關於他的過去並沒有交代清楚),也希望能再增加他的人格描繪。 



問5:對於密室傑克是一種「新型態的犯罪者」之設定,感覺是相當驚奇的。請問根據你的研究,現實中會否出現這樣型態的犯罪者?或是以多重人格來解釋之? 

斯諺:據我所知,現實中似乎沒有密室傑克這類型的犯罪者,但難保以後沒有,只是機率比較小罷了。多重人格是一個解釋,不過異常心理本來就是很複雜的領域,也有可能是別種心理狀態促成(如故事裡所描述的那種)。 



問6:如你作中所述,美國是連續殺人魔的大本營,但台灣就幾乎沒有出現過。依據你的觀察,兩地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差異性呢?

斯諺:寫這本書時我讀了不少關於連續殺人魔的文獻,研究中有提到連續殺人魔的地域性,這有很多種解釋,種族、大腦構造、文化、地理環境……等等,台灣跟美國兩地的差異,我覺得這些因素都有可能。 



問7:對島田莊司自稱「嚴厲」的評語,你認為是否有些評論是值得商榷、其實可以和他溝通的看法?被稱為「形式化的詭計」,你認同這樣的評語嗎?而島田提及的「延續館系列生命」,會不會是將來影響你的一個方向?還是說會因這次本格作品的挫敗,而轉移方向創作比較不同型態的推理小說?

斯諺:我虛心接受島田大師的指教,他是很有經驗的前輩,他的看法必然有他的道理,而事實上,我完全理解他評語中的所有意見。我覺得這跟個人創作理念的問題有關,比如說島田大師相當注重謎團呈現的手法(這也是他所提的冰鏡莊缺點之一),但我認為這不是必要的,但我也同意冰鏡莊中如果做到這點,謎面的呈現或許會比較漂亮有秩序。如前述,一開始我並沒有將此點列入考慮。至於形式化的詭計,島田大師指的應該是詭計原理已有前例,這點來說,我當然認同他的看法。但「詭計原理」這個概念要化約到什麼樣的程度,並沒有說得很清楚。

目前有一些讀者認為冰鏡莊詭計老套,我認為這是我們對於「詭計原理的化約程度」認知不同所造成。舉個例子,假設有三本小說的詭計都用到了鏡子這種道具,第一本小說「利用A類鏡子製造出a類錯覺」,第二本小說「利用A類鏡子製造出b類錯覺」,第三本小說「利用B類鏡子製造出a類錯覺」。針對這三個詭計,如果我們對詭計原理的概念化約到「鏡子」這個概念,那麼三本書其實都是一樣的。如果化約到「A類鏡子」,那麼前兩本就是一樣的,但跟第三本不同。如果化約到「a類錯覺」,那麼一、三本就相同,但跟第二本不同,而且反而跟鏡子都沒關係了。如果要分析得更深入,甚至還可以區分成「利用A類鏡子用r類方式製造出a類錯覺」、「利用A類鏡子用c類方式製造出b類錯覺」、「利用B類鏡子用r類方式製造出a類錯覺」。而可以化約的概念群又更多了:「A、r」、「A、a」甚至「B、r、a」……由此可見
對詭計原理化約程度的認定不同,對詭計素材是否新穎的斷定也會不同。

其實我對館風格的作品並沒有強烈的偏愛,也沒有打算變成延續館風格的作者,雨夜莊、冰鏡莊都只是心血來潮的產物,以後也許還會有類似風格作品,也或許沒有。但至少在現階段,這類作品在我的創作時程表暫時告一段落。這跟這次的參賽挫敗沒有關係,因為如同前述,冰鏡莊是臨時插隊,本來就沒有預定要繼續寫這類作品。我並沒有限定自己一定要寫哪類風格的本格作品。 



問8:對於這次沒能獲選首獎是很遺憾的,但相信你能再接再厲,為許多依舊支持你的讀者們貢獻出更精彩的小說!最後,也請你談談一些對讀者的話,經過這次的參賽後,是否學習到些經驗,是可以與推理迷們分享的? 


斯諺:首先謝謝支持我的讀者,我一直覺得喜歡我作品的人應該是很稀有的,光想到這點就覺得很難能可貴。最後讓我們輕鬆一下。這次參賽之後,我深深體會到熱情是持續創作的動力,請容我用典型的「林斯諺愛情描述法」來比喻推理小說(我知道又要有人說我「很瓊瑤」了,不過請再忍耐一下,訪談快結束了)。我是那種相信真正的愛情是「一見鍾情」的幻想派,而我對推理小說就是一見鍾情,所以這種真正的愛情可以持續到永遠。這次落選就像是感情中的波折(度過感情危機反而更甜蜜),我跟推理小說的感情又更好了,我絕對會持續創作,也不可能忘記我愛上推理小說的「理由」,以及說什麼都不可能放棄的「堅持」和「原則」。我會在這些前提之下,以各種形式繼續自我挑戰。也希望各位能以相同的熱情,繼續愛著推理小說! 



(以下的問題含有本作劇情雷)

問9:我認為冰鏡莊的概念相當驚人,請問這次是甚麼樣的「天啟」讓你創造了這棟建築物?是否在見過旋轉大廈的實物後聯想出這個概念?還是經由某些推理小說的概念加以改良的? 


斯諺:我先想好了詭計,但我發現如果無法在現實生活找到實際存在能這樣運作的建築物,小說的說服力會減弱很多。正在苦惱之際,於網路上偶然發現旋轉大廈的資訊,正好可以完全套進我的設計中。因此這次的詭計是先有了設計的藍圖,再去尋找實物套進去的。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