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斯諺《冰鏡莊殺人事件》 


(評分:9.0)!
第1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


這是座隱身於荒寂之地上的山莊,
冰冷的氣息,在灰色的世界裡凝結成霜,
而頭戴桂冠的月之女神,
正低頭俯瞰著這一場殺戮的誕生...... 


陷阱,你或許可以逃開;但,精心編織的謊言呢?

知名企業家紀思哲,意外地收到了怪盜Hermes的挑戰書,上面不但言明將盜走他收藏的康德手稿,甚至還大膽預告了下手的時間。

沒有多作考慮,紀思哲決定親手逮捕這個囂張挑釁的Hermes,並邀請眾多賓客來到他位於深山中的別墅「冰鏡莊」,一同為他作見證。其中,也包括了業餘偵探林若平。

但是來到「冰鏡莊」後,敏銳的林若平馬上嗅到一股不對勁,因為他發現,這山莊裡所有的人其實都各自隱瞞了一些秘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預定的時刻終於來臨,但怪盜Hermes不但沒現身,就連珍貴的手稿也好端端地放在桌上。

就在眾人以為是開玩笑之際,一具具的屍體卻陸續被發現了:躺在紫色棺木裡、死狀猙獰的女人、中彈而死的男人、被麻繩勒頸窒息的女人......

循著蛛絲馬跡推敲,林若平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整起事件都是個幌子,而他們每一個人,都只是被操縱在兇手手中把玩的棋子罷了......
 



這樣說吧,作為一個推理迷讀者而言,這是本讓我喜出望外、讀到廢寢忘食不可自拔的本格推理小說;而作為有志創作者的立場而言,這是本如果我能夠在一生中能夠寫作出來,就能感嘆於「此生無憾!」的經典傑作。很難想像,原本以為
嘉振《矮靈祭殺人事件》就是今年我所能讀到的最佳本土推理小說了,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推理作家們的作品水平已經到了超乎我能預期的水準,達到身為讀者令我歡欣愉悅、身為創作者卻令我感受距離遙遠的程度...《冰鏡莊殺人事件》就是這樣一部,驚人的作品。


對於喜歡金田一、柯南的讀者;或是喜歡島田莊司、綾辻行人、二階堂黎人作品風味的推理迷,或許也和我一樣,對現今的金田一與柯南日趨平淡的作品水準感到失落、對上述大師的經典作品也「好像都看過了」而只能引頸期待新作的粉絲們,似乎不需要再等待,因為林斯諺來了,他是位完美的接班人。是懷念過往金田一美好時光的讀者們萬萬不可錯過的作品。


斯諺筆下作品的《霧影莊殺人事件》、《雨夜莊謀殺案》與本作,皆具有本格推理迷最為熟悉也最為喜愛的充沛「暴風雨山莊」、「密室殺人」等元素。驚人的是,斯諺不會像長篇推理漫畫或大師作品般可能在詭計設計有所保留,需為下一個事件留著創意,斯諺在每部作品都像是瘋狂地詭計盡出,甚至讓讀者擔心他會不會太早就讓可用的詭計枯竭啊!
這樣的熱誠與能耐,讓我閱讀他的作品總是感覺到相當的「幸福」,為其華麗至極的詭計與謎題眼花撩亂之餘,沉溺於書中濃濃的本格香味,彷彿享用一道豐盛華美的滿漢全席。


對密室愛好者而言,《冰鏡莊殺人事件》絕對是令人相當興奮的。因為本作出現了堪稱哲學偵探林若平遇過的最可怕之犯罪者「密室傑克」!就像高遠遙一之於金田一、賽柏拉斯之於偵探學園、怪盜小子之於工藤新一,雖然這種「宿敵犯罪者」的設定略嫌老梗,卻不能忽視其具有的魅力與市場性,這些宿敵角色正是因其人氣而獲得活躍的機會。而值得稱許的是,即便創作這類角色,斯諺依舊寫出屬於自己的特色!我們可以來看看密室傑克令我驚豔之處:


首先,他是位智商極高的連續殺人犯,與英國殺人魔「開膛手傑克」使用相同名字的密室傑克顧名思義是推理迷,並與開膛手一樣寄了挑戰信至警方媒體,成為劇場型犯罪者。他犯案的最大特色,是將死者現場佈置成密室,並總是在現場留下一本原文推理小說,現場與小說的內容情境一模一樣,但是手法卻是不同的,並不能讓警方因為看過小說就能破案。在他前三次作案,分別仿造了范達因的《狗園殺人事件》、保羅霍特的《惡狼之夜》、卡斯頓勒胡《黃色房間之謎》三本赫赫有名的密室小說。


而潛入了冰鏡莊內,成為眾人一份子並大搖大擺展開殺人的密室傑克,總共再犯下了五件密室命案,分別遺留了約翰狄克森卡爾《燃燒的法庭》(密室中消失的屍體)、艾勒里昆恩《國王死了》(犯罪預告後在眾人守護下的密室槍殺)、林斯諺《羽球場的亡靈》(勒殺的女屍)、Joseph Commings《巨人之劍》(被人力不可能舉起之劍殺害)、Clayton Rawson《來自另一個世界》(密室內側貼滿黑色膠帶)....這樣的犯罪手法,這樣的劇情設定,不僅是展現了斯諺深厚的閱讀涵養,更是足以讓本格推理迷,感覺到「實在是太有趣了!」(福山雅治語氣)


斯諺在本作P.95開始分析了連續殺人魔的類型,精彩的內容堪稱是殺人魔分析講座:「FBI將連續殺人魔分為兩類,組織型和非組織型。組織型通常有高於一一零的IQ,並有計畫地規劃與行動,屬於高度智慧型犯罪。最可怕的是,這些人大多社會適應良好,有正常交友圈與婚姻。犯案後還會追查新聞動態,看著警方束手無策得到滿足感!非組織型正好相反,不但有平均九十以下的IQ,是社會適應不良者,少有朋友,並可能有心理問題。」

「連續殺人魔殺人動機大致分為五類,第一種是『幻覺型』,因腦中的某些妄想而行兇,例如德州電鋸殺人狂。第二種動機是『使命型』,將社會特定族群視為有害並排除,如專殺妓女的開膛手傑克。這種動機的最大特徵是不帶性色彩。另外還有為獲得利益而殺人,或為獲得權力與控制的滿足而殺人,這類殺手在童年大多遭受虐待。而密室傑克是屬於第五種,『享樂型』的殺人,殺人純粹為了樂趣與快感。殺人行為的某個面向讓他們愉快,密室傑克的面向就是『製造犯罪現場的不可能性』。」


正因為完整的研究分析,讓我們得以理解密室傑克之心理。卻也因此,被斯諺最後來了記回馬槍所擊中,說明了傑克其實是打破範疇,成為犯罪史上一種新型態的重大罪犯--這點能夠帶給讀者之震撼與新奇感,也是我最為欣賞關於密室傑克的設定。至於這個新型態的秘密在哪裡呢?就還是請讀者自己閱讀本作後體會吧。


除了焦點四射的密室傑克外,更不能錯過的是本作的詭計。本作詭計之豪華程度確實乃我閱讀書籍中罕見,在上述提過的五個密室殺人之外,還存在著許多與謀殺沒有直接關連的大小謎團!一是雕像,每次命案中庭院內重得不可能搬得動的雕像便會移位到別的位置,並裝飾成死者的死狀,究竟雕像如何移動?為何要裝飾?二為陸續失竊的物品,如眾人行李被竊是藏在哪裡?而曾被女僕打破的玻璃杯於隔天早上又再度完整出現的原因是?三是手機魔術,在變魔術時一瞬間消失的手機為何重現後卻完全無法開機了?四是藏匿,小小的冰鏡莊內消失的屍體與魔術師劉哲民究竟被藏匿在哪裡,為何遍尋不獲?五為隧道,唯一出入口的隧道被引爆時為什麼聲音沒有人聽得到,兇手又如何控制崩塌的範圍?


是的,這樣多變、眼花撩亂的謎團,同時在冰鏡莊內發生了。而最令人鼓掌叫好、或是最令人詬病的,就是最終的真相,原來都與冰鏡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冰鏡莊所隱藏的重大秘密,就是一連串不可能犯罪得以搭上線的最重要原因。換言之,本作的謎團雖然乍看下既多且雜亂,卻終歸於同一個最重大的真相內!所有的疑問可以藉由最驚人的秘密獲得解釋,而不只是單純的小謎團之結合,這樣的出色設定,不正是島田莊司《斜屋犯罪》起始,綾辻行人《殺人館系列》發揚光大的新本格推理之魅力的一脈傳承嗎....不也就是喜歡金田一故事的讀者們,夢寐以求的久違之感動嗎?


看多了本格推理後,已經很難得到感動的我,在《冰鏡莊殺人事件》得到了久違的真正感動,為構想壯闊、運用華麗的建築大詭計感到久違的幸福滿足。我們知道,本格推理越來越不好寫,愛好者可能也沒有以前的多;就連我這樣的死忠支持者,也在閱讀經驗的累積中漸漸地欣賞、喜愛並接受更多樣化、更有個人風格的現代推理小說。但是和我以前在
二階堂黎人《地獄的奇術師》裡提過的一樣,我相信對許多推理迷來說,即便推理小說再多變,再多個人特色的「天才」出現,大家的心中都還是留有一塊屬於本格的區域。不論這區塊是大是小,推理迷都一定曾經從中獲得感動或是享受,或者更是當初令您不小心踏入推理小說這塊美麗花園的契機--所謂的「初衷」。


想想您閱讀推理小說的「初衷」、回味密室或暴風雨山莊的美好,即便現在推理小說再多元,許多人應該都還是有些時候,在心血來潮的某個夜晚,想翻開充滿謎團與詭計的本格推理小說,享受那詭異的氣氛、、奇怪的建築、名偵探的華麗破案。也許本格已經逐漸邁向暮年,然而只要還存在著這樣的需求,本格推理就不會、不該消失!例如,《冰鏡莊殺人事件》就會是個第一選擇。不需要被多數人的網路評論或是島田莊司大師給的評語所影響,每個人的閱讀喜好都不同,不見得都是套用在彼此的身上。如果因為這樣錯過這部作品,確實是相當可惜的。如果像林斯諺這樣的作家,未來沒有太多作品出版的機會,更是台灣文壇上的一個缺憾!對於所有愛書人們,我誠摯推薦大家看看這本小說,嘗試著探索、追求,屬於本格推理群山裡的,巔峰之形狀吧!


PS:之後本部落格會獨家刊載作家林斯諺的訪談,會有更多關於島田莊司獎決選入圍作《冰鏡莊殺人事件》的祕密解說與幕後花絮,以及作者相關的問題回答,也請有興趣的朋友們不要錯過囉~~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