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屋隆夫《聖惡女》 

(評分:7.0)

二十一世紀超越自我之怪奇生涯犯罪故事!
土屋文學創新題材破格之作!
寫實大膽的側寫手法!殘酷犀利的人性剖析!
破天荒的驚悚詭計!令人意想不到的怪異結局!
真相不到最後無法大白!
切莫揭開乳房的神秘面紗,這裡隱藏著花朵的嫣紅濃烈……

擁有這樣的身體,會讓多少接近我的男人死於非命?這不是我所能預料的,我只要跟母親一樣活到三十一歲就夠了,因為死亡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可怕。

我發誓從此不再用情,但是,在我二十五歲那年,竟然愛上了那個叫高松浩一的男人,沒想到這份意亂情迷演變成日後無法挽回的悲劇……

星川美緒是一個天生麗質的美人胚子,不幸的是,父母在她三歲那年死於一場車禍,成為養女的她在十二歲那年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一塊位於下腹部的肉團改變了她,讓她從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變成了一株散發出不祥氣味的食肉植物……

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待己如親的乾姊姊、用情至深的有為青年……,在她身上那塊肉團的詛咒下,一個個死於非命…… 



2008年我讀了兩本土屋隆夫,就是《米樂的囚犯》與本作。相較於精彩、懸疑的前作,《聖惡女》確實遜色不少,讀完本作,可以理解所謂「土屋文學創新題材破格之作」的意義,原因於土屋的推理小說理念是:「事件÷推理=解決」。本格推理不能有絲毫交代不清的地方! 土屋一路走來,作品持續遵守這樣的理念。但本作《聖惡女》是一次例外,這次的犯罪事件,始終出於女主角星川美緒的自述與推理,沒有真正的證據、犯人自白可以佐證。也因此,這次的事件是有「餘數」的留白空間。


話雖如此,正如解說中末國善己先生闡述的,由於美緒的生平被描述得十分詳細,致使剩下的餘數實際上幾乎為零。宣告有餘數的存在,其實是土屋追求風格變化、或是自謙的一種手法。讀者不用擔心會有什麼不能解釋的謎團詭計。然而,沒有解決的餘數,卻還是有一個最大的疑問。由於本作是土屋本人為星川美緒寫的傳記,與已經踏入老年的美緒相處也沒有多少日子,單方面的紀錄,我們不能排除美緒本人有說謊、欺瞞的可能性。正因美緒、兇手的真正心態到最後都是謎,因此在動機、行為上讀者都需要自己思考。


本作同樣是擁有濃厚的土屋風味,正港的土屋作品。除了擅用文學作品的名言佳句,如水上勉的小說、日野草城的俳句集、與謝野晶子的短歌集等等;另外在犯罪詭計也是,土屋的詭計特長於不在場證明型的不可能詭計,而通常會以電話作為提示與解答。也常會讓讀者驚覺:「原來真相如此單純!」 本次的命案也是如此,擁有完美不在場證明的兇手,犯案的手法讓人不由得驚嘆「真是聰明。」


當然,另一個最有土屋風味的點是,他還是不怎麼會寫女人XD


PTT上就有很多次的討論,台灣女性讀者對土屋筆下的女人感到不滿,這點我認同。不但女人自己不會有那種想法,就連男性得我也覺得,土屋通常寫的是「自己理想中的女人」。但又不能像東野圭吾創造出《白夜行》雪穗這樣形象鮮明的女子,原因於土屋筆下的女人老是與「淫蕩、放浪」脫不了關係。這次的《聖惡女》亦如是,本作書厚達到480頁,卻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內容完全與犯罪事件無關,而是描述女主角星川美緒的生平。
自小就有第三個乳房「副乳」的她,生來就該是個淫蕩好色的女人、水性楊花的女人、讓週遭的人都會遭遇不幸的女人...


都什麼時代了,哪個女孩子會一直說自己淫蕩啊!?簡直就是「藍色蜘蛛網」類節目的劇情,而且美緒後來也「順利」墮入風塵賣笑賣身,然而她都是以假面具示人,只在愛人面前才會露出真面目,一個永保心靈純淨、出淤泥而不染的聖女。這樣的描述不但越看越像「蜘蛛網」的肥皂劇情,更是幾乎不可能存在的人,只能活於紙上、存於作者理想中的女人。


幸而,土屋隆夫還是擁有大師級的文筆,即便是個「俗氣」的題材,這整本作品讀下來倒是不令人乏味,雖然沒什麼高潮,還是足以打發時間。只是土屋將美緒人生寫得過於順利,不但擁有所有人都會喜愛的美貌與雙眼、還有貴人相助而不被欺負,賺錢多且逐步踏上酒店媽媽桑之路,這不禁讓人覺得,這個女人好像沒有不幸到哪去。而且
她不賣弄心機,就能逐漸得到一切的方式,更讓我認為是土屋某種「一廂情願」的寫法,比較起松本清張、東野圭吾筆下需要不斷奮鬥的惡女們,美緒實在算是夠「幸福」的了。


在尾聲裡,土屋以記述者之姿對美緒下了結語:
「說不定她天生就是個好色的女人,為了滿足性慾,治癒肉體的渴求,才用這種方法賺錢?恐怕所有見過她的人都被她那種優雅的儀態,秀麗的容貌給騙了,壓根兒沒想到她的內在會隱藏著貪婪的慾望和邪惡的念頭吧?跟她相處的十幾天裡,聆聽她的點點滴滴、面對她那含羞帶怯的笑容及款款深情的注視,我也不自覺地深陷錯覺--這個人保有不知世俗險惡的純真,聖潔無垢的軀體只留下歲月堆疊的痕跡。 聽說她的遺容就像神的睡臉一樣美麗,看過的人都會留下不捨之淚。一直到她闔眼前的那一刻為止,她都沒有以真面目示人。 星川美緒,在她的靈魂和身體裡,同時住著天使和魔鬼嗎?聖惡女,這樣的名詞忽然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尾聲的文字讀來不由得有些令人錯愕,原來這才是土屋創作本書的意圖,一個不知是聖是惡的女人。然而從整本傳記中,無論是美緒的想法、行為,我們只有看到她「聖」、「善良」的部份,對家人牢記恩情、對人事物充滿愛心、當酒店小姐時還照樣會讀書充實自己等等。美緒看起來如此完美,以致於即便作者提出質疑,認為她戴著假面具,其實內心險惡等等,還是很難說服我。當然,也許這是土屋特意製造的懸疑氣氛,試圖將美緒的「惡」隱藏至最小,但是,比較起書名《聖惡女》,以及文案中「怪奇生涯犯罪故事」,總有「文不對題」的感受。犯罪故事其實只佔了美緒生命的一個小篇幅,一起單純的事件。


同時擁有天使與魔鬼的女人,神祕且充滿不幸的「聖惡女」,其實這是很有創意、值得好好書寫的題材。但是土屋在本作中表現得並不算好,「惡女」得不成功。比較起來,也許桐野夏生《異常》裡的百合子,才是更符合「聖惡女」那種天真又淫蕩的稱號。還滿期待有其他名作家,能以「聖惡女」的概念寫作作品,相信別有樂趣。


土屋隆夫所有作品,還差《天狗面具》與《著魔》還沒讀過了。刻意把這兩本留到最後,正是要好好做個比較呢。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