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7.5)
2004年直木賞入圍

鈴木;他潛進詐騙公司伺機為妻子報仇,不料仇人竟在自己面前被人推入車道,遭車輾斃。跟蹤之下,發現殺手竟與凡人無異,有個美滿的家庭……

鯨;他是專替政治家滅口,迫人自殺的「自殺屋」。杜思妥也夫斯基的《惡與罰》是他唯一的心靈歸依,為了擺脫糾纏自己的受害者亡靈,他決定一一清算過去……

蟬;殺人對他而言易如反掌,擅長滅門血案。不甘被「經紀人」指使,時時試圖證明自己不是「被操控的人偶」……

三個互不相識的人是如何遇上彼此?這場相識又是幸與不幸?!

精妙的伏筆設計,不看到最後永遠不知道真相!

幽默、寫實、懸疑、奇想天外
殺手業界菁英盡出,演奏一首灰色的末日交響曲!
幽默、寫實、懸疑、奇想天外! 


即使這本作品是走比較灰暗、憂鬱的風格與取材,但依舊維持伊坂極為傑出的輕快節奏感與幽默感,在上一本作品《孩子們》那超爆笑作品後的下一部新作《蚱蜢》,風格完全不同,卻是一樣的精采好看!閱讀本書時還是數度想敲開伊坂老師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異於常人的鬼點子呀!


好比P.59中超愛碎碎念的嘮叨殺手蟬面對女人認為不該被殺時,作出理所當然的嗆聲:「是有那樣一部電影,明明是個優秀殺手,卻又自命不凡地說什麼我不殺女人跟小孩。專家才不可能那樣哩!醫生動手術時會說我不醫男的嗎?就算上門的客人再怎麼醜,特種行業的小姐也還是會好好服務人家啊!什麼No woman,no kids,這根本就是歧視!」 明明就是很冷血的歪理,可是卻又中肯地讓人無法反駁呀XD 讓我聯想到《孩子們》的陣內,行事不能用常理規範,但又自有一套道理。


而P.123中「鈴木先是雙腳交叉又立刻擺正,右手拇指在左手食指拇指間來回摩擦冷靜不下來。如果有『手足無措』這種死因,自己應該差不多快死了!」這句描寫,以及P.250「危機感這種東西就算腦袋明白,卻意外地沒什麼真實感。寫著危險的箱子實際打開以前,都會以為不會多危險吧!就跟通緝犯會去打柏青哥是一樣的心理。他們深信危險會按部就班一步步造訪,就像即使被警告會得肺癌,人們也不會戒煙一樣。」 這兩句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很好笑卻又一針見血的名言呢,尤其第二句值得讀者深思,這樣的心理確實人人都有。


而伊坂描寫的人物相處也是一絕,《重力小丑》的溫馨兄弟檔對話、《孩子們》陣內與永瀨令人噴飯的奇想,本作雖然沉重,但還是有幾次妙筆存在,像結局前知道黑道公司要殺過來滅門了,讀者我自己跟鈴木老師一樣緊張個半死,但「推手」殺手槿與老婆一家人卻還是老神在在,完全不符讀者想像般地冷靜,連逃難的意思都沒有,究竟他們在搞什麼著實讓讀者被玩弄的很慘呀XD 不合常理的情節構想,正是伊坂老師最為獨特、自成一派的功力!


讀過伊坂三本書後,我要好好稱讚獨步廣告的宣傳詞,「無法歸類的推理,推理從此進化,全方位娛樂小說誕生!」實在是非常貼切。乍看下有點不明白意義,但讀過作品後能充分理解,由於日本被歸類於推理小說的作品定義太過廣泛,有時會出現讓我不願意認同的書!然而伊坂不同,充滿各種娛樂趣味學識,推理謎團仍舊中規中矩,讓讀者樂在其中並恍然大悟,尤其是最後黑道頭目大逆轉劇情,從頭到尾只像是隨意一提的殺手虎頭蜂,竟然早就以伏筆的身分出現埋伏,委實令我心服口服、拍案叫絕!這樣子的作品,才有資格稱為是進化的推理小說!


讀完書後不免有疑問,書本原名「Grasshopper」和故事中其實都沒有出現蚱蜢,提到的本能都是在講蝗蟲呢。這在獨步本書的討論上有說明過後便令大家明白了,除了是伊坂老師本人內文中寫法的差異,也因為曲辰的解釋了蝗蟲蚱蜢其實是同一種生物,居住地狹小的蚱蜢會因為變形機制變成恐怖的蝗蟲呢!真是繼《昆蟲偵探》後又上了一堂精采的昆蟲學課呀!


確實感覺伊坂老師連續四度的直木賞入圍落選十分可惜,但是我並不難過,正如東野圭吾多次失敗後粹煉出更經典的《嫌疑犯X的獻身》,相信以伊坂幸太郎才三十七歲的黃金年華,還有充分足夠的時間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小說,以他如此天才的奇想筆力,大獎總有一天會給予肯定的!現在我更疑惑於他1996年拿山多利獎的作品《礙眼的壞蛋們》,沒在獨步的出版計畫內,究竟有否其他出版社會將之出版呢!?伊坂兄的作品我可也是一本都不想錯過呢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