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個人覺得寒蟬鳴泣之時這部好看動畫裡,雛見澤的慘劇與本短篇的書名有一點相關聯...其實也只有書名像,不要被我誤導


霧林村的慘劇(Tragedy in the Wulin Village)發表於推理雜誌218期,全作17672字,緊接在上一篇「褪色的愛」之後出版。


主角陳折原(這個名字讓人會心一笑,難道斯諺也是秘密的折原迷?)返回了家鄉,位於台灣西部的霧林村,急著與母親、青梅竹馬綾羽重會。然而綾羽告訴他自己已非清白之身、被叫羅韋的青年玷汙過,憤怒的折原衝去教訓了對方後揚長而去,然而隔天警察卻登門告知,發現羅韋的屍體!在讀者確定折原並未殺害羅韋的事實中,真兇究竟是誰?


本作也很輕薄,出場人物也不多,然而除了折原外還真的是人人沒嫌疑,很難判斷出誰是兇手,也因此真相讓人意外了,但是對我而言,不喜歡這樣的解決,不甚喜歡這樣的真相。因為這是我設想中的一個答案,結果真如此令我覺得沒有爆點,所以失望XD


林若平在本案中藉由各種小細節分析不在場證明的證實,邏輯推演十分嚴密具說服力,這也是我認為全書中最精采的一段。垃圾桶、貓食、老婦的證言、折原的供述,以及著墨不少的咖啡機,這些都是乍看下容易忽略的線索,如何有效的整合並歸納事實,正是優秀名偵探們不同常人之處。


本案讓我立刻也聯想到了福爾摩斯探案收錄於「回憶」的<駝者>,不知道斯諺自己有發現到這兩案的微妙相似處嗎,哈哈。結果突然間又重燃我對福爾摩斯的熱愛了,也許找有空時再來全部重讀,把每個短篇探案都發表一下感想與整理!說實在的,隔那麼多年也該時常複習這個絕對經典!



若平在本案中的表現就十分溫暖,完全不同於「褪色的愛」,這才是在羽球場&霧影莊中所熟悉的若平啊。上案中那個冷酷的若平是誰!?冷靜是一貫他的特質,但溫暖與不慍不火也是若平特色,所以心機、冷血的那個若平實在很奇怪QQ


遠方的嫣紅落日嵌在昏黃縹緲的蒼穹上,點綴著幾隻意似倦怠的飛鳥﹔近處的蓊鬱綠林靜立於鄉間小徑旁,幽幽地譜出幾許遐思。
沉澱於四周的景物是靜謐、無語的,而他的內心,卻是澎湃洶湧,波濤不止。斯諺在本篇又充分發揮了善長寫景的句子啊!這在霧影莊也見識過,這種寫景功力也是屬於文科人的強項呢,基本上我覺得這類修辭比詭計揭發還難寫...


夏瑀,綾羽,雨伶,唯馨,斯諺取的女性角色名字都很有氣質啊!台灣人取名字真的滿沒創意,是該學學文學家~有意思的是排列起來便發現,諧音念起來都很好玩,斯諺這麼喜歡雨跟霧啊!在作品氣氛與角色名字中都表現的很明顯喲XD 而且還有一個名字的真人跟我很有緣...當初讀羽球場時我就已經嚇到了,ㄎㄎ


(以下有雷)
-----------------------

讀完本篇後我私心覺得原作名〈銷凝之村〉比較適合,因為這是起意外,所以使用「霧林村的慘劇」顯得有點誇張了XD 慘劇讓我一直聯想到福爾摩斯中的波士堪谷奇案 The Boscombe Valley Mystery,我會想把霧林村這篇的Tragedy 改換成Mystery 而且也因為慘劇兩字讓我一直聯想到圖片裡寒蟬鳴泣之時的血案...搭配起來,不免對霧林村的真相感到失望了,這是我的問題,對不起

 

全站熱搜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