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箏《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評分:8.0)

 

★近年難得一見的混種小說★

★廢柴、魯蛇、怪咖異攻隊的崛起★

★不瘋魔不成活的《大話山海經》系列小說之四★

★特別邀請阿尼默繪圖、設計封面。每冊再現經典角色場景,又能彼此銜接,最終將連綴成壯濶邐迤的「《大話山海經》萬里征妖典藏繪卷」。

 

◎長安城西有條甜水街,崇山峻嶺裡有座百惡谷……◎

西王母麾下的左右大夫,長年駐守在百惡谷,掌管最險惡的細菌病毒──姐姐黎青嗜甜如命,渾身肥肉團團,是身懷奇技的胖妞兒;妹妹黎翠貌似醜陋,性情孤冷,鎮日熬煮一鍋無名臭物。

長安城裡的兩位少年,薛家糖白白淨淨,說話嗲氣,總待在家裡學繡花、做衣裳;花月夜一臉誠實、討喜、俊俏模樣,然懷著不為人知的身世與目的。

出身百惡之谷卻對人情世事天真如白紙的姐妹花,遇上繁華城裡的兩位美少年,究竟是情感的點燃,抑或是傷心的開始?復仇與救贖,成長與幻滅,情誼與霸凌,往往都是繫縛在一起的……

 

◎最神的奇幻武俠,最痞的經典新編◎

「郭箏一邊將《山海經》原典小說化、戲劇化,一邊填充他嬉笑怒罵百無忌憚的喜劇本事,將神話世界寫成鬼話連篇,透過各種魔瘋亂狂的描寫,具體展演他心目中的神鬼(人性)劇場。」──沈默(作家)

「小說家的故事峰巒層疊,如武俠小說裡常說的,內功已臻化境高到了一個境界,泥牛入海再不可測。」──祁立峰(作家)

糅合奇幻、武俠、歷史的長篇小說。援引《山海經》若干天地神靈、異域奇人與珍禽怪獸,予以延伸發展,演繹出神、妖、人共存的奇幻想像世界,鋪排出刀光劍影的武俠江湖。

語言對白葷素不忌,角色人物鮮活靈動。顛覆上古神話的正經八百,打破傳統武俠的道貌岸然。藉由跨越時空的驚天對決,牽引出真實人性的嗔癡貪怨、俚俗市井的善惡悲喜。更縱情想像,加添新時代語彙與思維概念,寫來煞有介事,實則句句突梯;看似滑稽無厘頭,卻又常常有源有本。

◆《大話山海經》官方粉絲頁:facebook.com/beautyandlegend/

 

現年63歲,有另一個寫武俠小說筆名為「應天魚」的小說家郭箏,祖父是曾任政府國策顧問的知名學者陶希聖,本身也是優秀的編劇,五度獲得行政院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金鐘獎最佳改編劇本獎。最有名的編劇作品是吳宇森導演的《赤壁》以及電視劇《施公》。1984年在在《中國時報》副刊上發表了〈好個翹課天〉,在台灣造成一股風潮。至今出版了三本短篇小說集與五套長篇小說。《大話山海經》系列共有七本,是他2018年發表的全新奇幻武俠系列小說,由遠流出版。目前《傷心百惡谷》是系列的第四本。

 

P.23 薛記的對面是一間天竺人開的店,招牌商品是拔絲香蕉。

時當「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中原還不出產香蕉,貨源都是從天竺來的。

 

奇妙的是,明明就是第四本了,在閱讀的過程中卻幾乎沒有「銜接不上劇情」、「跟不上世界觀」的感受。系列作品其實也沒有集數與編號,郭箏本人說明,「我嘗試以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式寫法,不是像《哈利波特》一系列同一個主角,也不像《楚留香》雖是單元式仍是同一主角。」在《大話山海經》裡,可能第一部裡的酒樓洗碗丫頭,卻成為第五部的主角。主角與配角的轉換,更似真實人生場景,而這樣的寫法也挑戰閱讀習慣。」小配角可能會某一天成為大主角,更像真實人生一般。故事互相不冒犯,獨立閱讀卻又相互共通,能隨著不同的閱讀順序而有不同的感受。

 

必須坦承,《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的成績比我原先預想的還要出色得多,大作家郭箏前輩的說故事能力真不是蓋的。文字淺顯易懂、讓人十分容易進入故事情境中。角色個個形象鮮活,對白也確實如同文案推薦所寫的「葷素不忌」──明明是個發生在北宋第三任皇帝宋真宗的古裝劇、出場角色還有眾多「理當」正經八百高高在上的神明,然而不但沒有過往習慣的武俠小說稍有咬文嚼字的書卷味,甚至是大膽使用了「奶油小鮮肉」這種現代口語與其他粗話。這種白話文沒有用好,就會讓整部作品不倫不類的,然而在郭箏的小說中呈現出來的就只有更強化了趣味感與易讀性,更讓人物個個可愛有個性、很有《明朝那些事兒》那種用歡樂搞笑口吻說歷史故事的FU,也是時下說歷史最流行的方式,當真不是尋常作者能夠駕馭的寫作手法!

 

P.58 西王母跟王母娘娘沒有關係,她乃「崑崙山」眾神其中之一,掌管災癘瘟疫與五刑殘殺,也就是世俗所謂的瘟神。西王母掌管天下瘟疫,她兩姊妹是西王母座下的左右大夫。左大夫黎青負責在外捉拿病毒,右大夫黎翠負責在谷中看管、研究病毒。

 

P.180 崑崙山的組織架構是這樣的:天帝手下有四方總管,東方木神「勾芒」,南方火神「祝融」,西方金神「蓐收」、北方海神「禺彊」;負責打考績的則是特別助理「西王母」,她不但主管災癘瘟疫與五刑殘殺,還掌有考核大權,隨便一個字就能影響眾神的升遷。

 

台灣一向神魔鬼妖小說十分盛行,近年更是爆發驚人的「台灣妖怪熱」,也相對應的生產出不少衍生小說、漫畫、桌遊甚至手遊出來。中國歷史上最古老的神鬼記載《山海經》也不例外地搭上這股熱潮,2017年我便收下了大塊推出的《山海經圖鑑》。然而正如郭箏老師在自序中開宗明義提到的,「知道《山海經》的人多、讀過的人少。」因為此書文言文體、每一篇神話與奇特神怪的記載文字又才寥寥幾句,圖片畫得也醜醜的,對現代人來說實際閱讀的門檻高、樂趣低,也因此容易把中國傳說中的神話都加進去《山海經》裡混淆。因此郭箏作了這件事,用正統山海經神話中的神怪來書寫歷史奇幻武俠!近年的經典陸劇《三生三世千里桃花》與《花千骨》都是融入山海經神話的精采原著小說,在這裡我也十分樂見我們有一套足以分庭抗禮的台灣出產小說出現!而且《大話山海經》系列也早在數年前被大陸投資方買下版權,期待未來電影早日出現,結合小說成為一個新的大IP,更加活絡本土創作市場。

 

由於《大話山海經》中的神明們佔據一定程度的重要戲份,但我們對他們一知半解,最麻煩的是與道教的神明混雜不清,作者的說明在此就極為關鍵。山海經諸神居住在崑崙山──就像希臘的奧林匹斯山、日本的出雲那樣的存在。崑崙山有我們熟悉的火神「祝融」,也有身為中國最古老女性神祉的西王母。有趣的是,在戰國、西漢以後,她便成為「王母娘娘」,因母字被認為是天帝之母,雍容華貴擁有長生不死之仙藥。然而,在《山海經》原典的記載中,她卻是天帝之女,位居瘟神、形象更是豹尾虎齒善嘯的「妖母」,帶來疾病與災禍。《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便充分運用了這個鮮為人知的「原始設定」,來發展整本故事。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黎翠黎青等弟子對瘟神的恐懼,與認知上溫柔有氣質的王母娘娘是截然不同的──為民間傳說賦予新的面貌,著實概念值得嘉許。

 

P.26 薛家糖走路的姿態可真讓人受不了,比勾欄院中最妖嬈的旦角還要柔軟嬌羞,那腰肢擺得渾若細雨裡的荷梗、微風中的柳條。

 

P.45 花月夜雖然只有十六歲,那話兒可不小,而且舉凡生物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都會激發出拚命繁殖的衝動,所以他那根肉棒子挺得像根鐵杵一般。

「唉喲喂呀,羞死人了!」薛家糖不敢看。

 

高高在上的神明們始終只是配角,本作裡面擔綱主要戲份的還是兩個長相俊美、個性卻截然不同的美男子。一個是擅長「軟索飛抓」兵器、誠懇斯文的16歲花月夜,另一個則是不折不扣的娘娘腔、男人們都想玩上他一把的22歲薛家糖,別說武功打架了,他只擅長繡花作衣服呢!這一對奇妙的「搭檔」如何結上緣,並進入神秘莫測、看管人間病毒的百惡谷,與西王母的兩位弟子黎翠黎青姊妹發展出一段刺激又哀傷的冒險故事呢?在這之前,《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的開頭可更是令我叫絕了,長安城裡有三位吝嗇至極的富豪彭摳蚊、蔣摳針、汪摳門(不是本名,都是外號,意思是他們看到有金粉,就連蚊子的翅膀、針尖或者門框都硬要摳下來才肯罷休)竟然連續「被鬼迷」,大發善心地宴請所有居民吃飯還贈上銀兩,這種事一連三次可真是奇了,到底他們發生甚麼事,這事又如何與花月夜的「計謀」和山海經中的「奇物」有所連結呢?瞬間完全吸引讀者的好奇心,真是高超的破題法。在這本書中隨時可以見到這類郭箏老師說故事的本事,讓我十分入戲。而他描寫人物的技藝也是爐火純青,不囉嗦卻字字珠璣,往往用很逗趣又簡潔的方式便讓角色性格活蹦亂跳的,彼此碰撞出的火花更是極為絢爛亮眼。

 

P.41 長鞭這種武器的缺點是只能攻擊,無法防守。鬧天鷹面臨現在這種窘境,只得以攻為守,盡量進逼,讓對方沒有出手的機會。

 

當設定一個形象突出的「娘娘腔」薛家糖後,他與其他角色的互動便怎麼看便怎麼有梗。無論是他與花月夜的友情、仰慕黎翠卻被當成好姊妹的戀情、習得針法武功後與惡人交戰卻不改舉止上的花俏、或者歷經變故後止不住脾氣粗話連連的暴衝行為,一個設定上並不那麼討喜的角色,卻在過程與結局成為最扣住讀者心弦的悲劇性反英雄,這中間所下的苦功是相當有成的。而在武俠部分,《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讀起來可說是奇幻因子更重於武俠,但應該剛好是本作題材更重四位少年男女交情的關係,我想如果是第三本《大話山海經:追日神探》中的洛陽拳鬥大會,便會有更多的武俠元素、對戰描寫了。但也可從本作有限的篇幅中,見得郭箏老師在武俠小說上的造詣,自是毫不怠慢、舉手投足皆展名家風采。

 

P.105 這櫻桃當年因為生長在樹上的位置絕佳,得以盡量吸收日月精華,七千多年下來,一顆小小的櫻桃竟變成了西瓜般大,並且修得了一些成果,可以化為人形,到處搗蛋作怪。但她仍嫌不夠,還想多多吸取男子的元陽,以更上一層樓,其中尤以處男的元陽最為滋補寶貴,一個處南可以比得上一百二十五萬個隨意亂噴亂射的爛貨。

但她的道行有限,膽子又小,既怕水,又怕火,又怕寶刀寶劍、和尚道士,有時候反而需要莫奈何來保護她。

 

如同先前提到的,七部《大話山海經》彼此人物相互串聯,卻又可以獨立閱讀的奇妙特徵,在本作中便有明顯的成效發揮。第一部《靈魂收集者》的主角小道士莫奈何、櫻桃妖、梅如是;第二部《顫抖神箭》的「箭神」書生文載道;第三部《追日神探》主角姜無際的府內上司羅奎政等等,在《傷心百惡谷》裡均有不同程度的戲分發揮。而作者也善用他精妙的文筆,在他們出場的時候輔以說明,雖然或多或少有一點「暴雷」,但程度掌握得剛剛好,能夠讓讀者掌握這個角色資訊之時,也對前一本書中他們所經歷過的故事提起了更多興趣。文案之外,連故事內文都可以彼此作行銷,真是逼我們嗜讀者不得不看完一整套啊~也從中發現《大話山海經》系列似乎非常擅長塑造出韋小寶式的反英雄。原先不受世人與社會關注、也沒甚麼特別本事的「邊緣人」,卻能在劇情東轉西折的不思議冒險後成為跌破大夥兒眼鏡、顛覆讀者價值觀的大英雄(掛了一堆國家國師名號的莫奈何好扯啊XD)。這些「沒有英雄特質的英雄」看似荒唐無稽,卻巧妙地成為系列的靈魂、也成為《大話山海經》極為獨特的小說特徵地位所在。薛家糖這個娘娘腔,在最後扛起責任、勇敢迎接那淒涼孤苦的結局,不正是另一種出色的反英雄描寫嗎!

 

P.248 莫奈何想了想:「方丈應該知道,莫高窟有個洪辨和尚的影窟,那是個洞中之洞,不易被人發現,又有機關石門,頗適合藏書。」

住持一拍額頭:「還是天王厲害!我怎麼都忘了這個地方?果然很合適。」命令僧人將寺中所藏經書統統都搬到那小山洞裡去,這便是日後震驚世界的「藏經洞」的由來,當然沒人知道這洞窟當初差點成為莫奈何與梅如是的洞房。

 

郭箏曾說:「我的武俠小說是釘在牆上的鉤子,用來掛歷史。」他在小說裡看似不經意的細節描繪,常都是有所考據,契合小說的背景。這點比起我很熟悉的武俠港漫,畫面華麗但時代考究亂七八糟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層級。雖然不特別去強調其歷史真實性,但《傷心百惡谷》裡卻埋了不少讓我們更了解宋朝當代的彩蛋在。例如宋真宗趙恆與著名的劉皇后劉娥間可愛又感情深厚的小故事、他們在玩類似高爾夫球的「捶丸」也是宋代開始盛行的;另外故事行徑到一行人在敦煌城與突厥黑汗國爆發戰事,竟連舉世聞名的莫高窟藏經洞、日後效忠北宋,統一河西走廊戰亂的一代英豪夏景宗李元昊,都在小說中驚鴻一現,讓主角群這些虛構人物的行為成為奠基中國歷史大事的關鍵點。如此和史實天衣無縫的鑲嵌設計簡直讓我都要五體投地了,寫作難度實在太高,必須對郭箏老師致上百分百的敬意。我常提到,希望在小說中可以認識到更多自己原先不知道或者不清楚的事情,而小說中的娛樂性更是絕對不能被社會性或說教給犧牲的。顯然,讓我讀得又哭又笑、情緒波動不已又極為投入,該溫情與該殘酷時都毫不手軟地被感動與摧殘的《大話山海經》,就是這樣一套原汁原味本土出產而格外值得支持,內容看似嘻笑打鬧卻又深度十足十保證收穫滿點的優質小說啊!是2018~2019年間不容錯過的一套作品!

(欲購買本書可點此進入網路書店連結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齊安(Heero) 的頭像
喬齊安(Heero)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