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清張《歪曲的複寫》(新版)  

(評分:8.0)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推理評論家喬齊安專文推薦!

東華大學講師,《從「在地」到「台灣」──「本格復興」前台灣推理小說的地方想像與建構》作者洪敍銘好評推薦!

 

原名:《歪んだ複写―税務署殺人事件》(1966,文庫)

 

我們所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然而,僅僅這一角,便足以震撼社會――

 

腐敗,無所不在,

在這錯綜複雜的官僚體系裡,又有誰能潔白無瑕?

 

社會派推理巨匠松本清張 挑戰現代黑霧代表作

讓官吏的貪婪嘴臉攤在陽光下,無所遁形!

 

在東京郊外的武藏境,發現了一具腐敗的男屍;

經調查發現,這人是因貪污罪退職的稅務員沼田。

記者原田典太竭力追查,發現沼田很有可能只是代罪羔羊,真正的貪污者另有其人,

於是他向資深前稅務記者橫井請求協助,但逼近真相的橫井卻同樣慘遭毒手,

唯一留下的遺言是一句「兇手是階梯」,緊接著又發生了第三起凶殺案……

究竟「階梯」的意義為何?

稅務署爆發的官商勾結弊案,與這一連串殺人命案有著什麼樣的關連?

原田真能找出兇手,遏止接二連三引爆的殺機嗎?

 

  人性的自私能夠造成多大的恐怖? 《歪曲的複寫》中忠實地表現出加害者/被害者間複雜的關係——利益與利用,以及關於犯罪決定的掙扎與動機的糾結,且構造了一個應受批判的「稅務署」——貪婪、要脅、私相授受及不為人知的黑幕,據以使讀者意識到社會中可能存在的醜陋惡性與陷阱,提供自省的空間。--洪敘銘 東華大學講師,《從「在地」到「台灣」──「本格復興」前台灣推理小說的地方想像與建構》作者

 

  清張不斷提醒讀者,還是有很多來自過去的不公不義狀態尚未被矯正,在面對新時代的「惡」之外,舊封建的「惡」也絕不容寬待。本作《歪曲的複寫》所拼湊出的巨大官僚、企業勾結之醜惡,恰恰正來自於台灣人擁有類似價值觀,自古沿襲的「官尊民卑」感。也因此一樣要納稅的台灣讀者,勢必能夠輕易融入本作的情境、對故事中荒腔走板的稅務署員貪汙畫面同感悲怒。――喬齊安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推理評論家

 

繼2016年九月出版的《憎惡的請求》掛名推薦之後,這次我再幫新雨的新版《歪曲的複寫》撰寫一篇推薦序。是在2017年一月初完成的,但本書也延了好一陣子到四月底才出版,因此我也直到現在拿到成書後才趕快找時間來補完這篇部落格紀錄。這是我相隔六年多,再度有機會為尊崇的清張大師作品撰寫推薦序,真是時光匆匆歲月如梭啊!《歪曲的複寫》是舊版的新雨松本清張系列小說的第一本推出作品,是具有意義的經典之作。而這次新版的封面設計也由我的好友家合親自操刀,極具精美質感。新版的翻譯都有重新譯過,也期許能有更多讀者藉此閱讀到日本社會派鼻祖的這些重要代表作品,肯定是能夠得到不少收穫!為了這篇推薦序,我也花了時間先讀完了想看已久的傳記《半生記》,從中再擷取一點素材作為參考,接下來也希望可以有時間盡快補完《半生記》的書評了……

 

「沒錯,就是像沼田先生這樣的好人也才會落入這種陷阱。腐敗的稅務署,只靠一個人擺出正義的姿勢是不行的。不,如果要說得更正確的話,應該說即使原本是有正義感的人,也會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一種無形的束縛而動彈不得,不得不與同事同流合污。在這樣的環境裡,個性強硬、蠻橫,會裝腔弄勢的人總是會佔便宜;而個性懦弱、膽小,會屈服於自己的正義感的人則是會事事不順利。有正義感的人,會在不知不覺中遭到其他同事的排斥,永遠都不會有好的升遷機會。」

 

「野吉的話就另當別論,那個崎山人長的瘦巴巴地還竟然那麼好色。而且,那個小夏還對他死心塌地的,真搞不懂女人到底在想什麼。依我們看的話,那樣的男人只是令人覺得很倒胃口而已……」

時枝笑著說道。

「不不,他靠的不是長相和外表。像崎山這一級的人物的話,會受到各種業者的招待,也由於是在花別人的荷包所以花錢的方式會非常大方,如果被這種人獻殷勤的話,陪酒的女人很意外地都很容易上鉤的。」

「即使花錢是很大方,但花的又不是你自己的錢,大概也只是打個電話叫一些跟你有特殊關係的業者吐錢出來給你花而已,沒有比這個更好賺的了。」

「當然,這樣的行為本來應該算是貪污的,但是這些人即使拼命地接受招待,就像有了免疫力似地,腦袋裏可是沒有所謂『貪污』這兩個字的觀念。」

 

當時的事,問一個剛從中央調來的人是沒用的。

即使現在的確是當了稅務署署長,然而實務方面的工作應該也是完全交給了他的部下,也就是對於實務工作已經非常熟練的課長們。換句話說,就尾山署長的情形而言,他也只要在他的履歷表中再增加曾在第一線擔任過稅務署署長這一行就可以了。

 

清張的作品有多好看不需要再多費唇舌,推理迷通常比較需要care的大概還是在他作品太多,水準質量略有差異,後期更大為減少了推理成分發展成純粹的社會小說,因此如果有特定的喜好,在篩選上是需要稍微注意的。(觀察清張作品年表也可以自然發現,台灣所有的中譯本是以他的前期創作為主)。值得慶幸的,是《歪曲的複寫》也屬於推理元素一應俱全的社會派推理小說,與《砂之器》、《霧之旗》、《影之地帶》、《黑色畫集》這些詭計傑出的重要作品是在相同「黃金時期」所連載與完稿的,我也給予了8.0的滿意評分,雖然本作可能是因為太過針對稅務署醜狀進攻,尖銳得國家無法放行、電視台也自律,所以沒有相關的改編日劇電影出來過,但作品裡確實蘊含不少「清張文學」的中心思想:幕後元兇為保護自己的身分階級地位而犯下罪行(《砂之器》、《危險的斜面》)、日本政府官商勾結中飽私囊的自私醜態(《點與線》、《中央流沙》),當然還有精心設計、難以破解的完全犯罪詭計(《眼之壁》、《影之地帶》)……滿滿熟悉的清張味,無論是作為理解清張風格的入門書、或者進一步體驗清張魅力的拓展閱讀嘗試,《歪曲的複寫》都具備著其獨特意義,就我本人來說也是讀得津津有味又膽戰心驚的。(本書也掌握了不錯的驚悚氣氛)而本作在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上有平均四顆星的良好評價,在豆瓣上也有諸多好評。

 

「如果是戰前的話──」

年紀已過四十的搜查主任開始用一種追述往事的口吻說道。

「在大概有了把握的時候,會臨時叫管區內所有的家庭做大掃除。然後去徹底搜索榻榻米,壁櫥,屋頂後面,地板下面等等。可是,現在的話這是辦不到的。」

 

「那兒沒多遠的地方就有電話亭了。」

只要當了計程車司機的話,好像整個東京所有公用電話的地方都知道似的。

 

他想要在一個遠離喧囂的寧靜場所沉思。

然而,在城市裏的話只有咖啡店了。但是這裡其實也不適合。不管是哪家店,都是人滿為患。而且,最近每家店都擺著電視。他們似乎以為提供客人這些噪音就是一種服務,簡直就是搞不清楚狀況。

 

「我認為這無非就是一種社會的病態。之所以這麼講,我們從最近出現非常多的神經過敏的患者的這個現象來看也可以了解。隨著現代社會環境的逐漸複雜,人的思考狀態也變得愈來愈神經過敏,這是一項不容否認的事實。你看,最近的報紙廣告上,治療神經過敏症的藥不是也相當多嗎?從這個現象我們也就可以了解了。以前不曾有過這樣的現象。我哥哥是個精神科醫師,他也是這麼說。根據他表示,以前來的患者大多是梅毒性的腦部疾患,或是先天性的分裂症;然而,最近的話,因為神經過敏而住院的患者佔了絕大多數。」

 

因為好幾個月來讀的書都幾乎是現代這幾年出版的(出版社都不太出舊書啦~),也感覺滿久沒看到上述這麼有時代味的描述。也因為緯日的關係讓我這些年來自《小海女》以降的晨間劇都看得滿勤的,對戰前、戰時、戰後的日本景觀有了不少認識;搭配起現在清張的作品腦海中更容易建立起畫面了,這種書中人物隨口而出的東京文化特徵彷彿帶我們回到那個時代的車水馬龍,湧起奇妙懷舊感。但感嘆的是,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清張所描述的這些社會弊病都難以真正地根除,畢竟貪財好色這些人性原始慾望,是不可能被抹消的……以下摘錄的是《歪曲的複寫》裡的大量稅務署貪汙手段紀實,直叫我目瞪口呆瞠目結舌,清張大大到底是打哪得知這~~麼多的驚人資料啊??應該是有長期跑稅務單位新聞的記者朋友私底下提供的素材吧!太勁爆了!!可以從這些話語中感受到清張從筆鋒溢出來的憤怒。或許,個人不負責任猜測,本作中擔任偵探角色的社會新聞記者田原典太,其原型正是來自清張的稅務新聞記者朋友吧!XD

 

「這樣的話,是不是幾乎所有的署員都在做這種事?」

「應該都是在做著吧。而且,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一副天下太平無事的樣子。他們已經被訓練得可說是麻木不仁了。更過分的是,有的甚至還叫那些公司或商店什麼的派車到稅務署門口來接他們」

「太誇張了吧──」

田原吃了一驚。

「如此一來,好像說接受招待是理所當然的。」

「沒錯,這些惡劣的傢伙是毫無罪惡感的。甚至,其中還有些傢伙還直接特地跑到公司、商店去要求招待的。那些傢伙首先會在吃晚飯的時間,跑到自己所負責的公司或商店去,明明沒什麼事,但就是拼命講話賴著不走。這麼一來,對方也了解他們的來意,於是就會帶他們去想去的地方。不過,這還只算是初級者。慢慢熟悉了之後,就會自己隨意地打電話去邀:『喂!一起到某某料理店去吧!』。更熟悉了之後,那些傢伙就隨意地到想去的店吃喝玩樂,然後再把帳單轉到有特殊關係的公司、商店。當然,他們會以在稅金徵收這方面放水來作為交換條件。」

 

有不少是資金雖不多,但是營業額卻是很高的公司或商店。也就是說,其實年收入在一千萬圓以上,但是沒有確實申告的業者是有不少的。這些全都是屬於稅務署在負責徵收。所以說,本來實際上應該是由國稅廳負責來徵收的,但由於他們沒有確實申告,結果變成由稅務署來負責徵收,像這種情形多的很。

 

稅務署的工作可以大致區分為賦課與徵收這兩類。其中課稅賦課被稱為是稅務署中的最佳單位。而在其中,又特別是法人稅課和調查課是最有貪污、收取賄賂機會的單位。徵收這一方面的話,就如其名,只是收集所課徵之稅金而已,不太有那種機會。一般而言,最為普遍的收取賄賂方式是,在稅額要重新更正及決定時對署員的酒食招待。

例如說在結算期實際上有了一百萬圓的盈餘,倘若照實申告的話,會被徵收約五十萬圓的稅金。於是業者就假報為赤字來申報。這麼一來,稅務署就開始作調查,實施稅額的重新更正。

這類情形的話,送給惡劣的調查員的賄賂金額,相對於實際利益的稅金的一半為其一般的行情。

也就是說,相對於一百萬圓的盈餘,需課徵五十萬圓的稅金。為了逃漏這五十萬的稅金,就用這金額的一半,也就是二十五萬圓來賄賂,使得實際一百萬圓的盈餘消失。一般最多的是這種類型。

惡劣的署員侵入各類商店的最普遍手法是,假借所謂的『會計事務指導』跟商店來往。這個當然是違法的。

然而,商店這一邊,或者是公司這一邊一旦有稅務署員來接近的時候,是沒有辦法拒絕的。因為他們怕會受到報復。

 

或許沒有那麼多人,可以像崎山亮久一樣在高級料理店接受招待;然而,稅務署員似乎沒把在一般的料理店接受有特殊關係的業者招待當作一回事。還不止如此,據說他們甚至還會在同事之間互相比較、互相炫耀接受業者招待內容的多寡。

 

和稅務署員沒有特殊關係的善良百姓們啊……,田原在心裏哼唱著。你們可以看一看眼前這個景象。稅務官員從你們的微薄的收入中毫不寬容地抽取稅金。如果稅繳得慢了一點,就會寄來催收函、扣押令等等的。如果跑到稅務署去請願的話,年輕的署員會對你惡言相向說:「這位大叔,稅金不繳是不行的。先繳了後再發牢騷吧。」

如果你在申告單上稍微動點手腳的話,立刻會被看穿,署員會如獲至寶似地重新更正你的稅額,甚至是以不實申告的罪名再加重稅金。可憐的一般老百姓們,因為和稅務署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必須按照他們的指示乖乖地繳稅。

的確,納稅是法律所規定之一項義務,國民都必須盡這份義務,然而,徵稅工作必須做到公平和公正。絕對不能因私情而有絲毫的偏頗。可是他們一方面,按照規定向微薄所得的國民徵收稅金,另一方面,則對大宗的稅金繳納者放水。更何況,若是稅務官為了一己私利而對某些納稅人放水的話,那真的是豈有此理。

 

「就如我剛剛所講的,稅務每報完全是靠國稅局或是稅務署的幹部的捐助才得以存續的報紙。然而,所謂的捐助那也只是在表面上說得好聽一點而已,實際上,是報社這邊去挖掘出國稅局或稅務署的一些缺失,然後再藉這些內幕情報去敲詐、勒索他們這些幹部。嗯,大概可稱之為耍詐專業報紙吧。哎,接下來這個說不定是不該講的,其實啊,大概所有跟政府機關有關係的專業報紙,平常就在接受政府官員的招待;我聽說過有些記者會受邀去熱海啊、箱根等地,大吃大喝的還不說,最後甚至還拿了錢回家。反過來這其實也是政府官員操縱新聞的一種手段,他們彼此間就是存在著這種難以斷絕的關係,就是一種你幫我、我幫你,相互勾結的不良關係。對了,我還聽過這樣的事。曾有一家大公司招待一名稅務署長去箱根,結果就有專業報社的記者偷偷地開車跟蹤,然後還闖進了他們商談的地方,並且從兩方都勒索了不少的錢,連這樣的事都有。」

 

貪汙是清張很早就開始追蹤探討的問題,在本作中的小松伸六先生解說內,也引用了清張早期在《某位小官員的抹殺》此部短篇作品裡就深入分析了貪污事件的本質:「貪污弊案裏並沒有直接的受害者。不管是送賄賂的,或是接受賄賂的都是享受著利益的人。如果採用一種比較一般的說法的話,受害者會是國家本身,或是國民大眾。然而,這個說法也十分地籠統、含糊,事實上並不會帶給特定的個人受害的感覺。……貪污弊案裏並沒有特定的個人是受害者,而只存在著獲利者。獲得利益的這些人,為了維護彼此的安全會保守著秘密。對方一曝光的話就會立刻牽連到自己,所以沒有比這個更為堅固的同盟了。他們的確必須十分小心,然而,官僚的欲望和業者的老奸巨猾會使得保守秘密的方法非常的高明。(中略)(然而比如說有人密告)可是如果太大意的話,獲得利益的人就不知哪一天會成為被害者。其內部是如此地複雜的。」這種關係堅固卻又會彼此出賣陷害的同盟,就在《歪曲的複寫》裡有著描寫以及進一步的衍伸發想。貪汙的人不但盡情揮霍這些不屬於自己的利益,為了持續享有一己之私更會想盡辦法把無關的人拖下水、無所不用其極地地拉攏為共犯結構,甚至把妨礙自己貪汙的正義之士給殺害掉,人性之醜惡顯露無遺。實際上本作的兇手也是這種國家官場亂象中的可悲受害者之一,讓讀者不由得寄予一些同情,更進而深刻反省這種「中央菁英」VS「地方士兵」的陳舊政治體制應該如何去改革?這也是我在推薦序中所列為主題的「舊封建之惡」,清張所書寫的現象包含了過去的時代與現在的時代都沒有解決的問題。但比較慚愧的是,因為我這篇導讀距離中山七里《嘲笑的淑女》其實中間已經隔了近一年的時間,所以在寫時沒有特別發現到有在標題上用到了重複的詞彙「時代之惡」啊啊……是這次連假再補部落格書評時才驚覺的。雖說「時代之惡」同樣吻合《歪曲的複寫》之官僚惡行,但其實現在重看後再想想,應該是可以特別強調「官僚」、「制度」、「政治體制」這些關鍵字才對……例如「光怪陸離的官場現形記」這個寫法就很符合這本小說的主題──道貌岸然的稅務署職員們私底下是多麼卑鄙下流的醜態,然而也只好再下一本合適的清張主題書再來用了,相信清張還有一堆這種諷刺政府機關的作品待出XD 最後附帶一提,清張在本作裡設計了一個滿有特色的人物橫井,形象致敬經典《角落裡的老人》,讓我印象深刻,也有日本網友特別談論到這個角色,可惜這個角色雖然在辦案上有發揮,但對於整本小說裡所佔據的重要性並不大,或許這也是清張社會派文學的特色導致,往往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還是兇手本人(與他的動機)啊!偵探與警察往往都只是個配角~

 

「那種傢伙有時候是會有相當精湛的推理的。你知道一個叫歐爾齊夫人的人嗎?」

時枝這時突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嗯,好像在哪裏聽過啊。對了,是不是就是寫《紅蘩縷》這本書的作者?」

「正是。她的確是以那本書成名的,不過我要提的是她的另外一本叫《角落的老人》的偵探小說。這本小說裏,有個每天都在巷口邊曬太陽,邊繫一繫繩又解一解繩的怪老頭。當小說主角的那名偵探在辦案時遇到瓶頸無法突破時,總是會去找這個老頭商量。這個老頭就光只是聽了他描述案件的經過之後,就能立刻像快刀斬亂麻似地開始對該案件作推理。大概就是這麼一部小說,剛剛聽了你講了之後,總覺得那個叫橫井貞章的人在脫離世俗這一點,就跟那部小說裏的那個老頭很像。」

「或許吧!」

田原也漸漸頗有同感。

「乍看之下,可以感受到像從前那種武裝農民的氣概,而且感覺上頭腦也不差。況且,可以那麼詳細地透露出稅務署的內幕,可見那方面的知識也相當有。依我的推測的話,這個叫橫井貞章的人,可能以前本來是從事稅務關係的工作,而後為了某個原因辭去這份工作,之後,又從事了新聞記者等等之類的工作吧!」

 

推薦序

反權貴的先行者,刻畫的新舊時代之惡

                            喬齊安(Heero)

 

  近年看了許多部NHK收視長紅的晨間劇,在感受故事中主角們永不放棄的信念、為現實苦悶中的觀眾們加油打氣之餘,我卻時常聯想到松本清張。好比《小希的洋菓子》中描繪能登半島人文自然景緻之美,我們卻很難移除掉來自《零的焦點》最後一幕悲愴場景的荒涼、淒苦印象。晨間劇與大河劇固然年年為地方帶來龐大觀光收益,卻不能忽視推理小說同樣具備如此力量。且不論刻意結合觀光的「旅情推理」,光是能登在《零的焦點》大紅以後據說每年都有超過百萬人次的遊客前往朝聖,清張文學的穿透人心能耐可見一班,如果說熱熱鬧鬧的晨間劇代表日本人的光明面,有光必有影,那麼松本清張肯定代表著日本人的黑暗面,揭發無數不能說的秘密,對喜愛日本文化的讀者來說,若要真正認識大和民族,於表象的風光外,更需閱讀清張、理解清張的「怒」之何在。

  松本清張的經歷資料、文獻甚多,在此略過不提。簡言之,清張在四十一歲時獲得芥川賞出道,一九五八年以《點與線》、《眼之壁》開創了社會派推理小說,引爆清張熱潮。隔年清張開啟了極為瘋狂的連載人生,根據統計,最盛時期能夠同時連載十三本不同作品,一個月的產量達36萬字,完全是讓出版業界瞠目結舌的數字。更恐怖的是,他並未因大量的邀稿而降低了稿件的平均水準,一九五九到一九六○年間,清張完成的名作包含代表作《日本的黑霧》與《砂之器》;也改編過影劇無數次的《壞傢伙們》、《波之塔》、《黑色樹海》、《影之地帶》、《黑色福音》……等,部部膾炙人口磚頭級鉅著,同一時間他還能在描述社會寫實面時,著力發表被譽為「推理詭計寶庫」的《黑色畫集》,如此驚人表現堪稱文學史的奇蹟,而本作《歪曲的複寫》,在重量級雜誌《小說新潮》(至今仍在發行,幾乎所有日本名作家都在上面刊登過作品)連載自一九五九年六月自一九六○年十二月完,正是來自這段「黃金時期」的巔峰級清張流作品!

  任何作家都會在不同的時期擁有不同類型的思想創作,綜觀清張的創作史,自一九六二年開始的《獸之道》起已逐漸將作品中「謎團設計」的成分降低,朝強化「為何為惡的人性」甚至「懸疑冒險」的方向描寫,以筆者曾撰寫過推薦序的另一本政府官員弊案、與《歪曲的複寫》乃同質性作品的《中央流沙》相比,出版於一九六八年的《中央流沙》與七年前的《歪曲的複寫》在重心上是很明顯地有所差異,前者並不著墨解謎,而是更專注揭露公務員的黑暗面。相反,《歪曲的複寫》雖然也力道堅實地狠批稅務署上下貪贓枉法的醜態,卻在5W1H設計上毫不含糊,穩健地遵守了社會派推理小說的格式:懸疑的開端、勤勞的偵探/警察、如陷五里霧中的殺人謎團、結局揭曉的意外性、以及精彩的犯罪動機。甚至本作還埋了在《眼之壁》時運用過的現實可行之「完全犯罪」,如同《影之地帶》的另一種手法直叫人不寒而慄!在清張本人將「推理小說」的風向帶向「社會小說」以前,由他所確立的優秀社會派推理小說格式,本作肯定是非常值得參考的範本。對於如我般喜愛清張此類型作品的推理迷而言,《歪曲的複寫》也是部可以放心蒐藏、細細品味的黃金期佳作。亦有日本讀者給予本作「另一個職業版本的《砂之器》!」好評──這就是我們所愛的清張!

  二○一六年底讓媒體、專家頻被打臉的美國總統選舉,由素人川普當選,反映出長年的貧富不均導致全世界人民的「反權貴、反菁英、反體制」已逐漸醞釀成一股風暴,權力板塊即將被革新與變動。在這個動盪的時代,我們卻會發現清張彷彿先行者般早就以手中之筆在與美國GHQ、日本政府機關這些巨大的公權力體制抗爭。正因他代表微弱速人們的力量,說出其他人不敢說的話,而廣受推崇。清張針砭的議題很多,但他極為重視的一塊就是「戰後」的價值觀顛覆。先前提到的晨間劇其實很多部都描寫主角在二戰前後的生活劇烈轉變,這也是與清張所探討的「日本人之生活」間共同點。日本平成時期最大的兩次價值觀崩壞來自一九九○初期的泡沫經濟破滅與奧姆真理教的東京地鐵毒氣事件、二○一一年的東日本大震災與核電廠事故,村上春樹的風格轉變與推理小說「致鬱系」的悄悄盛行都是文學界相對應的現象。回到昭和期間,更劇烈的國民變革當然就來自二戰以及美軍佔領時期的種種黑幕。戰敗後日本人的經濟、尊嚴都遭受嚴重打擊,稱為日本史上最黑暗的年代並不為過。在這段舊政體的崩潰、新階級的崛起過程,清張也擺脫了一輩子底層雜工的命運,蓄積長年觀察的人民之怒,成為代表「昭和史」的作家,紀錄整個時代、更深層地去探究「日本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民族?為什麼會作出這些事情?」──這也是現今許多平成名作家:島田莊司、東野圭吾、京極夏彥、宮部美幸所不斷在嘗試探討的終極命題!清張告訴我們,日本在「戰後」先天環境劇變,因而出現《零的焦點》與《砂之器》這種新型態的宿命殺人動機;但他也繼續提醒讀者,還是有很多來自過去的不公不義狀態尚未被矯正,在面對新時代的「惡」之外,舊封建的「惡」也絕不容寬待。本作《歪曲的複寫》所拼湊出的巨大官僚、企業勾結之醜惡,恰恰正來自於台灣人擁有類似價值觀,自古沿襲的「官尊民卑」感。也因此一樣要納稅的台灣讀者,勢必能夠輕易融入本作的情境、對故事中荒腔走板的稅務署員貪汙畫面同感悲怒。生活想要更美好,不能只靠教化、夢想式的偶像劇集堆砌,正視自我的卑鄙陰暗面、提起糾正改錯的勇氣,才是長痛不如短痛的解決之道。曾與清張研究學者的某位前輩閒聊過,山崎豐子可以,那我也好想看到清張被作為大河劇等級的長篇鉅著拍攝與推廣,而他則說「NHK永遠不敢這麼做。」或許不會,但又何妨?無論以何種形式,相信「清張思想」將會永久與庶民之影同在!

 

作者簡介/喬齊安(Heero)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推理評論家、百萬人氣部落客、電視台特約球評、運動專欄作家。掛名推薦與推薦文散見於各類型出版書籍中。長年經營「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現為出版社編輯,持續為台灣原創推理小說的出版與推廣竭盡心力。

 

 

(以下為本書精華的有雷勿入區紀錄,請小心~~!)

 

 

他對此感到很惶恐。如果這個被世人知道了,很有可能自己會因為擔負責任而使得他一時無法升遷。對那種秀才型的官員而言,升遷如果慢了一步,那簡直是比死還要難受的事。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署長這個地位其實也不過是個傀儡罷了。我雖然身為署長,但是即使是一件簡單的公文,也得靠部下來處理才行。而且我對於實務方面的業務一竅不通。如果我很強勢地命令他們立刻停止貪污行徑的話,他們一定會心術不良地、執拗地,而且很陰險地來折磨、刁難我。課長級和股長級的這些人幾乎都是從所謂的『士兵』慢慢昇上來的,他們對於實務的操作相當地熟練。而我不過是一名『學士』呆署長,對於實務根本就一竅不通。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是以一種如履薄冰的心情在過著。萬一在這時候被揭發了貪污的弊案,身為署長的我將必須扛起責任,這麼一來我的升遷就會暫停下來。跟我同期的人對我十分嫉妒。這麼一來的話,他們一定會嘲笑我。不,連那些嘲笑的聲音我彷彿都能聽得到。因此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早一天能夠被調回中央。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