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岡圭祐《惡德偵探制裁社》  

(評分:8.0)

◆在日銷量突破八十萬冊!日本《達文西》雜誌票選2015年度小說排行前十!

◆一推出即登日本書評網讀書Meter當周推薦、BOOK WALKER文藝小說周間第一!

◆清原紘擔任系列插畫,執筆綾辻行人《Another》封面、乙一小說漫畫改編!

 

原名:《探偵の探偵》(2014)

 

美麗得如怪物,凶悍得如野獸,

偵探所需的特質,她一個都沒有。

但偵探業界一聽到她的名字,無一不想置她於死!

 

★日本專欄作家驚嘆:我們正在見證一名劃時代的革命性女偵探誕生!

★大膽描寫真實偵探業,獲跨媒體青睞!小說旋即宣布日劇、漫畫改編!

★ORICON排行榜「心目中理想長相」冠軍三連霸,人氣女星北川景子擔綱演出!

★臺灣影視、藝文界盛讚!如入實境的緊湊劇情令人無法釋手!

 

真實的偵探和小說不同,那不是光彩的職業。

他們不解謎,無法逮捕凶手,沒辦法拯救被害人。

事實上,偵探活該遭人嫌惡——偵探並非正義一方。

棺木中,紗崎玲奈的妹妹閉上雙眼。燒毀的下半身被白布小心覆蓋,遺體乍看純潔完整,宛如沉眠。但玲奈清楚她死了。數個月前,兩人還興高采烈地計劃環遊東京、吃可麗餅、買衣服、到迪士尼樂園,但自己永遠失去她了。警察救不了妹妹,瘋掉的媽媽及外遇的爸爸也無法保護妹妹——

害死她的人,就是偵探。

然而,無人知曉偵探的身分,唯一手段僅有在偵探業中打聽。玲奈隻身進入偵探培訓學校。老師須磨康臣看不慣業界骯髒手段已久,成立「反偵探課」,延攬玲奈為獨一無二,制裁同業的偵探。玲奈手段俐落凶悍,很快成為業界的眼中釘,各路人馬設局陷害,她樂得血債血還!

偵探適合長相平凡的人,玲奈面貌出色,反而難以自然融入各種環境,唯有一顆燃燒復仇之火的心。須磨不知少女能在這條路上走多遠,但他懷疑,若此時不伸出援手,少女將墮入無可挽回的犯罪地獄……

可是玲奈早有覺悟,妹妹深愛的姊姊已一同陪葬,她捨棄笑容,放棄正派道路,在心靈外戴上鎧甲。傷痕是她的商標,暴力是她的榮耀,她和偵探鬥智與搏鬥,立誓找出害死妹妹的凶手——如今,她就是從復仇之火中重生的怪物偵探!

蔓延偵探界的燎原野火,即將燃起!

化身惡鬼的異類偵探vs非法犯罪的惡德偵探,

作惡的偵探啊,她將找出你們,一網打盡!

即使要背對所有愛著她的人們……

 

 

當初得知是獨步要出版這套作品,內心有點小小的意外,但非常高興的,在皇冠的「千里眼」與「魔術師」系列、圓神的「萬能鑑定士Q」系列之後,作者又有新的系列由不同的出版社引進,這當然也顯現了松岡圭祐這位我拜服不已的一代推理名家,其席捲文壇、影視圈的驚人實力。而比起前幾個系列,《偵探的偵探》這一套作品更為台灣讀者們所熟知。因為這部作品於2014年11月同步發行了特裝版單行本與文庫本第一集後,以穩定的速度在2015的7月出至第四集完結。而且在第一集出版後就已經確定要改拍為連續劇,並由超人氣女星北川景子飾演女主角紗崎玲奈,在2015年7月至9月共11集播畢,北川也因本劇拿到了第1屆 CONFiDENCE電視劇(日劇)獎最佳女主角獎,毫無疑問是去年夏天的熱門話題大作之一。小說部分與「萬能鑑定士Q」系列一樣,由非常有名的清原紘老師繪製封面,中文版使用的正是文庫版的清原紘封面,想想讀步或許也正是看中了這樣的封面而選擇引進這套吧,省掉《退出遊戲》這類要自己找畫師的工程。

 

翻開辭典查「偵探」這個詞,可以找到明確定義:暗中探查他人的行動或秘密,或是以此為業的人。小說世界中的偵探則天差地別。身為民間人士卻深受警方尊敬,德已介入調查,在相關人士聚集的場面展開邏輯推理,指出嫌犯。辭典裡可沒有這樣的敘述。

平成十九年六月實施了「偵探業務管理辦法」,俗稱偵探業法。過去事務所能自由開業,但從這一天開始有義務提出營業申請,且根據該法第一零條規定,須嚴守保密義務。

過去五年內曾加入黑道組織或是遭判入獄服刑者,不能當偵探。而有了法律背書,警方也無法將偵探當成無賴或惡棍對待。

偵探月薪高中畢業的起薪是十五萬元,大學畢業則是二十萬元,這是一般行情。只要知道工作有多繁重,就會得到「薪水嚴重過低」的結論。辭職者源源不絕,長期以來缺乏人手。偵探業的常態就是如此。不過世界上不乏無聊人士,想當偵探的應徵者陸續蜂擁而至。只要在徵人廣告加上一行說明:「這份工作可以參與警方調查,也有發揮推理能力的機會」,應徵者就更加踴躍。與其他容易造成不實幻想的職業一樣,偵探業也建構了一套在就職前的階段篩選應徵者的系統,社會上稱之為培訓班。培訓班會收取高額學費,教授實務方面的秘訣,但並不保障課程結束後的就業。他們兜售的是華而不實的渺茫夢想。

 

《偵探的偵探》在中文版的書名被改為《惡德偵探制裁社》,獨步很少做過改書名的事,我是沒甚麼意見,但總覺得直接使用「惡德」這個並非中文裡的詞彙是怪怪的…XD 但畢竟比起「黑心」好聽多了。松岡每次出手新系列絕非隨意發想,正如同作家吉田大助所言,這是部「反逆傳統偵探小說」。紗崎玲奈學習如何成為偵探的課程,但她卻絕對不想成為偵探,反而成立了「反偵探課」,要教訓、制裁那些掛著偵探之名為惡的敗類。她是反偵探、是立於偵探之上的存在,就像在軍隊裡比所有士兵都還要強悍的憲兵傑克.李奇一樣,這位推理小說史上或許不是絕無僅有但也極為罕見的奇特女主角,打從一開始就破壞了我們對於偵探推理小說的習慣、顛覆了那些純粹的美好,讓我們為之震撼與抖擻精神,繼那位活動百科全書凜田莉子後,松岡所創造的新世代推理小說主角誕生了。

 

現場有格外精心打扮的年輕女子面帶微笑,這也可以說是說明會常見的景象。第三排排頭的女性就是一例。她穿著廉價衣服,卻提著名牌包包,手腕上戴著百元商店賣得塑膠手環。只要當幾年偵探,就看得出她從事特種行業。這類女性自負視人眼光精準,總愛談論將這份能力發揮於偵探業的野心。真能派上用場的一個也沒有。

 

獨步為了這套新系列,有去東京專訪了松岡圭祐老師,非常值得一讀。老師提到,日本數年前制訂了「偵探業法」(全名:探偵業の業務の適正化に関する法律),是初次針對偵探業的規範,規定了偵探合法與非法的行為、職業道德與規矩。而在取材的時候發現原來有相當多偵探委託裡存在糾紛與違法的狀況,於是開始調查並寫出了「偵探業真實模樣」的這個系列故事。而我覺得作者聰明的、也是有點~可惜的地方,那就是繼續採用比較接近輕小說的形式來包裝這個嚴肅又殘酷的重大議題。好處是能夠被更多的讀者看到,可惜的地方就在於總覺得深度不是那樣足夠。為了強調角色(玲奈)的心情與特色、慘劇帶來的打擊有多大,用了過多的文章去描述,反而顯得有點矯揉造作了。而松崗費心蒐集的大量黑心偵探惡行,也只能藉由須磨、玲奈等幾個角色口中講出來的方式表現嗎?確實粗淺了一點,只能說寫作大不易。

 

她的黑髮又長又直,小巧的臉蛋上有著眼角微挑的大眼睛。以及直挺的鼻樑。肌膚水嫩透亮,看起來還是高中生,或者剛上大學。雖然她在白襯衫外穿了一件夾克,但透過衣服仍能推測她的身形有多纖細。那副陰鬱表情與冰冷態度讓她顯得不太像孩子,但從充滿光澤的肌膚來看,須磨感覺到她還沒成年的可能性很大。

 

「妳不適合。妳會吸引注意力,適合當偵探的是長相平凡的人。還有,妳臉上沒有笑容。即便身處保持笑容會比較自然的環境中,我覺得妳也不會笑。這同樣引人注目。」

由於職業因素,須磨一路走來看過無數張面孔。如果玲奈純粹是性格乖僻,眼眸深處不久就會浮現帶點無措的陰影。但是,她的目光完全沒有失去力道,不知萎靡為何物。

 

松岡寫作有一大特徵,就是總以女性擔任旗下主角。岬美由紀、凜田莉子、新作《水鏡推理》系列的水鏡瑞希皆如是。他說這次發現最不適合當偵探的人,如同貌美亮眼的女性來當偵探,會遇到更多磨難,會更有題材可寫,於是就繼續這樣做了。而如果說莉子是位嬌滴滴、能力不可思議的「超級系安樂椅偵探」,那麼玲奈就完全是站在相反面的「真實系反偵探」了!她或許不是松岡筆下最強的女主角,卻肯定是被傷害得最深、被揍得最淒慘的女生。我們很自然地會聯想起30年代美國本土冷硬派興起,蘇.葛拉芙頓的金絲.梅芳與莎拉.派瑞斯基的維艾.華沙斯基這幾位赫赫有名的冷硬女偵探。身手矯健、掛著招牌之名行俠仗義,卻也面臨諸多生死交關危機,玲奈的設定可以說是標準地繼承了冷硬女探的系譜,然而卻也不能這樣一語蔽之,松岡選擇去除了戀愛、性、搞笑等常見的媚俗元素,即便不免俗地玲奈要擁有出色美貌與豐滿肉體,但她並不會把這些優勢拿來當作誘惑男人的武器,這與美式女角就有著極大差異,為「女英雄」寫下了新的定義,這種符合現代讀者理想(對女人而言是自己的投射、對男人而言就是處女情結)、日本民族性的角色,也才是完完全全的21世紀「在地化」冷硬派新風貌!即便深度或許有待商榷,但松岡在這個角色的刻劃上是十分「聰明」與「因地制宜」的。

 

「咲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該怎麼做才好?我完全不知道。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全都隱沒在墨色的黑暗之中。現在唯有悔恨不斷凝聚,然而就連該悔恨些甚麼才好也不明白。呆呆注視著她的波列特熊眼神純真,極為純粹而充滿溫暖。玲奈想,我沒有資格被這樣的視線注視。存在於我內心的,就只剩虛無與孤獨了。」

 

她進入PI學校的時候也是,就算不留在我身邊,紗崎肯定也會自己展開行動。當時她既沒有知識也沒有常識,只會走上人生的歪路。她遲早會步上成為犯罪者的命運。紗崎已經只剩下成為犯罪者這條路。失去妹妹之後,不惜犯法的性格就在她心中萌芽,日漸增長。我認識她的時候,紗崎就已經擁有無法回頭的眼神了。我不能放任她不管。既然如此,讓她在我身邊學習與工作就是最安全的道路。無論是觸犯法律的方法,還是這們反社會職業的技術,我都毫不保留傳授給她。偵探事務所的實際業務全是犯罪的行為,否則無法應付這個加強個人資料保護法的時代。但是,我們不僅只是過著違法的生活,我們會為委託人付出全力,跟不肖業者不一樣。

松警玲奈 33995066.jpeg

(松岡您老是否對AKB少女們有甚麼意見...?我喜歡的松井「玲奈」和宮脇「咲良」在本作裡被你害得好慘啊~~~) 

 

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玲奈都是推理史上值得記上一筆的重要新偵探。我認為松岡的設定別出心裁且相當出色,要用力叫好,但就真的是沒能再加入更多的深度,提至更高境界。在這本第一集中詳細描述了玲奈之所以墮入深淵的動機、過程,來源自妹妹的悲劇。作者也用了不少文字形容玲奈的心情,並顯而易見地轉化,她必須肉體不斷地感受痛楚來懲罰自己,而自虐式地在武術訓練中被毆打、在偵辦過程中不顧危險地橫衝直撞,這都是為了發洩心中那股強烈的悔恨。光是就咲良之死的事件本身來看其實設定得非常棒,明明她們是無辜的善良市民,但面對鍥而不捨的前科跟蹤狂,法律竟然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將他的目標咲良不斷被動地藏在其他縣市。玲奈傷感的一句話:「真好笑,東躲西藏的不是犯人,而是我們。」有力道盡了法律漏洞!然而咲良的死終究不是玲奈造成的,即便她很有責任感,但就此轉向復仇之路的心路歷程過於粗淺,其實我認為可以增添一段她於須磨底下學習時歷經的事件更加強了她除惡務盡的決心。因為要推動一個人持續地進行殺人或犯法的行動,是需要非常強大的動力的。而最可惜的也是我先前提到的,若為了讀者觀感考量,而讓玲奈在除了挨揍以外的地方都冰清玉潔,或多或少仍會降低這個人物的血肉,真正的冷硬私探那種滿地打滾、渾身是傷的處境,對女性而言不免俗地要加上性方面,處女情結會使角色不利地接近於英雄爽片,《惡德偵探制裁社》第一集就是這樣讓我完全緊張不起來。儘管被踢被揍,玲奈還是會成功暴力反擊,也不用畏懼對女性而言可能最恐懼的失身問題。雖然這樣說很殘酷,我也不太想看到那種劇情,但為了討好大眾讀者而完全避開了這個部分的傷害,呈現出來的結果就是「冷硬」、「寫實」深度的差異。這也讓故事中絮絮叨叨描述玲奈種種寂寞的心境,無法令我感同身受、給予適量的「心疼」,反而覺得實在多得叫人不耐了。自己的糾結與時代的不公畢竟是兩回事。在現在讀者已經遍歷各種社會寫實作品的洗禮下,玲奈的遭遇還是有點小兒科了。

 

似乎有哪位腦科學家說過,女性的空間感較差。這個傳聞流傳甚廣,到處有人談論道,男性具有狩獵本能,總是會留意出入口,而女性則否。謠言有時候會帶來優勢,既然女性不適合當偵探,她也就不容易被看出是偵探。以她這個與職業偵探為敵的立場來說,非常樂見這個偏見根植於人心。

玲奈在PI學校接受了兩年培訓,經歷過一年實際業務。這些經驗也包含磨練聽覺的雞尾酒會效應,她早已學會專注於特定說話聲的技術。

 

偵探這種職業比一般人所知的更加卑劣、陰暗、殺機四伏,有時野蠻又暴力。不講道理,沒有任何一個正派人物,充滿矛盾。他不想納入她那樣的存在。

 

然而,這也畢竟是「作者的選擇」。我相信松岡圭祐筆力要如何拿捏應是完全無虞,只是他在嘗試、開創了輕推理先河的「萬能鑑定士Q」系列大獲成功後,考量青年讀者的閱讀習慣而繼續以此方式書寫也是合情合理。其實說得比較難聽點,我覺得這整本書呈現的就是淡淡的卻清晰的「中二」風,一種唯我至上主義心態,把自身遭遇的悲、喜事無限放大,非常符合青少年族群「代入角色」的胃口。而本作的文案:「傷痕是她的商標,暴力是她的榮耀,如今,她就是從復仇之火中重生的怪物偵探!蔓延偵探界的燎原野火,即將燃起!化身惡鬼的異類偵探vs非法犯罪的惡德偵探」更是充滿了松本清張橫山秀夫宮部美幸這些社會派大師作品中不會出現的誇張、動漫式形容詞,這讓整部作品的「格調」看起來就是不一樣。很微妙地,我認為《惡德偵探制裁社1》這部介於一般推理和輕推理間的作品,在明明更傾向寫實系的風格中調整的路線不是那樣合拍。在兼顧不同年齡層間的讀者作的交融不是足夠完美,再加上最致命的人物刻劃不夠有說服力,這都導致我給的分數猶豫再三還是無法更上一層樓。但當然地,這並不損本作優異的創意發想與實用資料蒐集表現。單純以娛樂角度來看,本作仍是一等一的高水準。只要日劇不也這麼直白地「中二」就好。

 

十年前委託偵探的工作外遇調查確實是榜首,但是到了現在,管他是外遇也好失蹤也罷,對家人缺乏關心的案例增加了。現在碰到家人失蹤卻不調查也不報警,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淡薄關係反倒成了備受注目的問題。近來委託案件數最多的是行蹤調查。現代人明明不怎麼關心親屬,為什麼需要調查行蹤呢?這是因為要求調查陌生人的委託年復一年增加。從前這些委託基本上都是要求調查知名人物的住家地址;但是現在已經成了針對一般人跟蹤行為的延伸,要求調查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的住家所在。

 

正多面體這種東西聽起來好像存在無限多種,但是實際上只有四面體、六面體、八面體、十二面體、二十面體這五種,已經證明不存在更多的可能。偵探業也一樣,就算是認為有無限可能性的情況,也必定能縮小範圍。但是要小心確認偏誤。意思就是,絕對不可帶著偏見觀察他人,只收集對自己有利的情報來支持偏見。偵探自始至終都要保持客觀,僅收集正確的情報,不要忘記這一點。

 

我們會準備中古的加長型小客車跟大型廂型車,鍛鍊你們掌握車身左右距離的能力,在小巷也要行駛自如。習慣開大車後,開車體更小的車就簡單了。跟蹤時要有兩、三台同伴的車,再加上一台機車最為理想。在都內的一般道路,尾隨在目標後方一百公尺到一百五十公尺內是常識。若是在千葉或崎玉那種視野良好的道路,要保持在三百公尺到五百公尺。靠近紅綠燈時要非常自然地拉近距離。就算不小心跟到目標的正後方、也不要直視前方車輛側邊與車內的後照鏡。行駛期間每七、八分鐘便換一次車道。

 

松岡圭祐最讓讀者激賞的一點,就是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豐沛知識量。而且比起京極夏彥所熟知的各種難懂炫學不同,他的博學往往相當具有「實用性」,非常地生活化,對於我們現代人來說都是滿方便有趣的小知識、或者是不為人知的隱諱常識。在「萬能鑑定士Q」系列裡女主角「行動記憶吐司」莉子當然是最淋漓盡致的展現,而在寫實系的《惡德偵探制裁社》也不改作風,有許多讓我們會心一笑的知識顯露。甚至還有著我印象深刻的Q系列裡第一個重大事件「完美偽鈔危機」相關的「鈔票的秘密」再現呢!但當然職業作家松岡還是配合著本做主題而集中、濃縮在「現代偵探學」的五花八門上,藉由須磨、桐嶋等前輩的授課,將松岡辛苦蒐集來的大量寶貴情報有系統地、配合劇情地一一分享給讀者。這些揭開偵探工作的幕後奧義,想必讓喜歡、好奇偵探工作的人們大呼過癮,就像我們也直接上了這些課程一樣地受用。松岡的作品情報實用性絕對在日本作家裡堪稱數一數二。

 

「嫌犯為了找出咲良小姐的所在地,似乎委託了專門業者。偵探接到委託就會製作這樣的調查報告,以此獲取報酬。」

「調查這種東西的是誰?」

「非法業者不會將公司名稱或負責人名稱印在報告上。」

「這種事查不出來嗎?」

「沒有驗出嫌犯以外的指紋。就算查明偵探的身分,對方大概也只會裝傻說沒想到會變成這種情況。犯罪本身確實是岡尾一人所為。雖然違反偵探業法,但很難將對方當成共犯起訴。」

 

「在世人的印象中,遵守基本常識的偵探社有九成,然而實際上是數量各半,因為非法偵探事務所不打廣告,不會出現在大眾眼前。」就須磨的角度來說,所有偵探都很黑心。雖有程度差異,但沒有一個偵探沒觸犯過民法第七○九條規範的隱私權。黑心業者非常多。不只是把妻子的藏身處告訴家暴的丈夫,也有很多鼠輩會把調查中得知的情報威脅調查對象。或是進行假調查,造訪公司時假稱從汽車回收大型公司接下信用調查的委託,暗示會寫下回收狀況良好的報告,以此用數十萬圓強迫推銷自家偵探社的會員權,也就是一種詐騙手法。最常見的怠工行為,接了委託也不調查,卻好像調查過一樣捏造報告以獲取酬勞。

 

根據偵探業法第三條規定,過去五年以內曾加入黑道組織或是遭判入獄服刑者,不能當偵探。反過來說只要超過五年就沒問題了。他們會在超過五年時申請許可,公然掛起偵探的招牌。出於注重人權的觀點,也有促進前黑道組織團員更生、回歸社會的聲音出現,因此不見受到遏阻的傾向。有個名為日本調查協會的社團法人,警察廳是它的上級監督機關,有六百多家偵探社加盟。雖然接受申訴,但作為一個同業團體當然會偏袒自家人,而黑心業者根本不會加盟這個組織。在對違反槍砲刀械條例者徹底取締的日本,前黑道成員都鍛鍊得身強體壯,也有很多人身兼踢拳教練,沒有笨蛋會挑戰那些人。這可是個連隨身攜帶小刀都不行的國家,只能把手腳當成武器,所以黑道都傾向學習武術。黑心偵探業者全是這種有武術底子的人。

 

然而,《惡德偵探制裁社1》最精彩的精華,還是在揭露現代日本偵探真面目的血淋淋每一幕中。其實長年以來的日劇題材就已經告訴我們了,真正維護正義的是警察、而不是那些身分曖昧的偵探。受福爾摩斯感召,自黃金時代以來高坐於神壇上,叼著菸斗、轉動灰色腦細胞,指揮警察辦案的名偵探現代是絕對不存在的!在深受歐美名探文化影響下塑造出的多位日系名探,自三大名偵探(明智小五郎、金田一耕助、神津恭介)以後,在江戶川柯南與金田一一這些校園偵探達至最高峰,卻也不免俗地與歐美一樣無以為繼,越來越多的故事偵探是智力並不突出的一般人,名偵探不會絕跡但數量大不如前是不爭的事實。很有意思的,曾經也創造了這種典型名偵探(莉子)的松岡圭祐,也在本作採用了相對下更為平凡的玲奈作為偵探。劇情也非古典破除懸案形式,而是以暴制暴,抓住假借偵探之名為惡的犯罪者。私家偵探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一個讓推理迷憧憬但實際上一點都不光彩的無趣低薪工作,而且更是黑道橫行。就像玲奈的安穩家庭被打碎一樣,松岡也期許《惡德偵探制裁社》揭露所謂現代偵探的真貌,粉碎我們這些推理迷的天真幻想哪!

 

知性職業?妳以為會像小說中的偵探那樣,把相關人士集合到一間房間,說出「犯人就在你們之中」嗎?妳想想看,殺人後還特地偽裝手法的犯人難道會那麼安分,默默聽偵探說話嗎?既然相關的人全都聚集在同一個地方,犯人肯定一點都不猶豫,直接從外面堵住門再放把火。要是有個偵探擺出知曉內情的臉講解不停,不管是不是在眾人面前,犯人都會率先殺死那傢伙。什麼罪上加罪、會留下證據等,人在生死關頭可不會理性思考,拋開妳的幻想吧。

 

即使在社會上的領域不同,這裡與妳生活到昨天為止的世界依然相連。會引發糾紛的傢伙就住在左鄰右舍,向偵探求助的委託人也是十分平凡的小市民。所以驅逐不肖業者是最優先的課題。已經站在不被警方受理、也無法跟家人商量的立場,還被理應是最後救命稻草的偵探背叛的話,沒有比這更悲傷的事了。

 

其中自然以桐嶋怒斥「集合相關人士後公開破案」的金田一模式最為嚴厲與不留情,相信每一個無比習慣這種劇情發展的推理迷如我一樣都會忍不住心虛、尷尬一笑。這也是松岡在《惡德偵探制裁社1》裡發揮最為出色之處,在經過詳實的資料蒐集後,得知了現代偵探的各種醜惡面目、曾經無法可管的窘境、以及現在有法可管後的無數鑽漏洞法門等等。他也如實反映社會現況,私家偵探終究是屬於比較社會底層的人士,在沒有其他工作下的選擇,那職業道德自然無法有太高的期待。這些叫人嘖嘖稱奇的實錄怪象,正如社會派作品的犀利指出問題,讀者們深刻反思「啊這才是現實!」,並必須想辦法導正這些隱藏在執業招牌背後的「小惡」。也就是說,本作不僅繼承了冷硬派女偵探的系譜,也充分地揮灑社會派作品特長,而且抓住了幾個不錯的法律疏漏觀點。這兩種類型的結合常見、但並不容易,成功者如卜洛克、原寮、大澤在昌我孫子武丸《彌勒之掌》等,都是名留青史的不容忽視之傑作。松岡圭祐則成功地列名其中。

 

「老師」所指的不僅限於教職人員,適用於政治家、設計師、建築師、作曲家、醫師、律師等多種職業。這種人在學生時代全心全意用功讀書,得到社經地位後便舉止脫軌。他們擁有可以自由運用的金錢與時間,職場有年輕女性,因此容易染上偷吃的習慣,對恐嚇犯來說是最好的目標。被稱為老師的就是這樣的人。

 

即便任職於警視廳搜查一課,一介警部補的薪水跟同期同齡的派出所員警也沒有差別。非國考出身,即將二十九歲的窪塚悠馬對此並未特別不滿。令他感到不悅的風潮另有其他。比方說,偵訊透明化。偵訊人員只不過稍微拉高嗓門,就遭指責為逼問口供或脅迫,訊問嫌疑人的難度也因此增加。近來還有一個他不樂見的傾向,就是警方不主動辦案,而是將民間人士的調查內容反映在辦案過程中。由新聞媒體先行報導,坐待民眾提供情報的態度十分刺眼。到了最近,甚至開始傾聽調查公司的意見。

 

日本跟國外不同,沒有法醫學研究所,無論是DNA鑑定、解剖還是驗藥物反應,全都委託科搜研或矢吹洋子這種兼任醫生了事。報告最終還是由警方內部撰寫。當中並沒有獨立的第三方機構做出的鑑定,或是客觀的檢驗。

 

如果純粹將問題重心都放在「偵探」與玲奈身上,當然還是會顯得本作深度不足。所以我覺得很慶幸的,是松岡有注意到抓出另一個不同立場的男主角──警察悠馬。雖然他在作者刻意為之下戲份很少,卻可以很有效地從十分重要的警察角度來看待偵探、看待犯罪、看待群眾,更是諷刺力道強悍地批評了現代警察想要依賴有名偵探的心態(雖然不知道這邊的描寫是否為真?真有類似的狀況的話頗為有意思)當讀者觀察偵探和警察兩種相輔相成卻又矛盾互斥的行業中的心情,也會對於事件本身有了更多理解與感慨。既然這是個深入探究「現代偵探」本質的作品,那麼加入不同觀點也是必要的,從犯罪者阿比留的觀點來看警察的「愚昧」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悠馬的設定也正像玲奈一樣,分別在警察與偵探中擔任著「良心」、「稀微一道光」的任務,對於娛樂性來說是更大的滿足。這其實也是我接下來對於這套系列的最大期許,並不是那麼在乎女主角最後是不是真的能報仇(現在報仇戲夠多了例如《瑯琊榜》XD)而是在所剩的篇幅中,松岡還能挖出多少不為人知的業界黑幕與社會不公問題呢!?還有多少壹週刊也不知道的爆點可以讓我們驚愕震撼!?

 

拆散專家這種工作,就偵探業的職業倫理來說是被禁止的。而且破壞男女感情根本不是偵探的工作。在不肖偵探中這也是水準最低的不法行為,拿錢不辦事。自稱拆散專家卻沒有實際執行業務,根本一個所謂的秘密行動人員都沒有。僅只在接受委託的兩、三個月後發出工作完成的聯絡,送出請款單罷了。反正情侶分手的機率本來就是一半一半。

 

扮演民眾想像中的模樣,是用以更上一層樓的有效踏腳石。偵探不過是門毫無生產性可言的生意。既然在故事裡被捧為充滿知性的正義之士,只要把這種形象當成賣點就會受到大眾歡迎。狀況一直以來都對他有利。在現代社會,掌握資訊策略與人脈是關鍵。阿比留一面在媒體上打響名聲,一面與六大都市的政治團體、律師公會與醫師公會建立緊密聯繫。所有權威都認可偵探是解決事件的專家,最後一步就是與警界權力聯手。

 

辦案小組都在等待他的指示,阿比留想,根本是白癡表情展覽會。每當傳出警方的無能醜態,總會有人大發議論道,愚蠢的警員僅占極小部分,大多數人仍十分優秀。這些人若非不通世事就是沒知識,也或許是根本對警察機關一無所知。警察忠實於命令,因此幾乎所有人都已停止思考。這些人就是絕佳例子,連搜查一課課長都只顧著問他的意見,原因無他,正是因為這是副總監的命令。要警察脫離被動心理以自己的意志行動,需要花上一段時間。

 

《偵探的偵探》北川景子   

《惡德偵探制裁社》第一集的重心放在玲奈的過去與現在、強調偵探業的真實景況,因此在後面與阿比留對決的事件本身其實沒有什麼出奇,就是你騙我我揍回去而已。我也期待在後續三集會在主線之餘插入其他有趣的支線,更加強玲奈「冷硬化」的描寫。最後談談日劇,台灣沒播所以我也還沒看(與其播大爛片《戀人未滿》不如快點播這部啦嗚嗚)但看相關劇照覺得北川景子確實很適合演玲奈這個角色,雖然她沒有那麼瘦削嬌小(爆),但她那種兇兇的臭臉臉部表情不需做作,恰如其分。至少比起深田恭子、石原里美、本田翼這些笑起來最有魅力的可愛型女星是合適太多了!至於在第一集裡遭遇滿慘烈的助手琴葉,是川口春奈的話就比較無感了。但以「比起玲奈而言更不起眼」的角度來看是正確的(好壞)如果選個跟北川不分軒輊的可愛型正妹搶去了玲奈的主角光環好像也不太對,但她倆之間的補償式姊妹情會否有不落俗套的發展也值得注意。期待之後可以在電視台上早日看到這部日劇的播出,也很期待緯來會用甚麼名字來命名,感覺應該不會沿用書名吧……

 

舉刃挑戰對偵探的倫理觀。玲奈似乎想在這樣的行為中找出生存價值,也似乎認定除此之外沒有繼續度日的意義。這樣度過她的人生真的好嗎? 

, , , , , , , , , , , , , , , , , , ,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