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遠《兩守 潔》  

(評分:7.5)

 

*第一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金賞作品《罌籠葬》作者久遠最新奇幻抒情力作!

*遠離塵囂的村落中,睽違已久的肅穆儀式再度舉辦,男孩與女孩原本看似漸行漸遠的緣分,即將產生難以預料的變化……

 

台灣東北山區的匣山上有座兩守村。

村裡每七年會舉辦兩守祭;春季的稱為潔式,秋季的稱為晦式。

兩守村信奉雙子龍神,由於村落建於潭水之上,相傳雙子龍神每七年會輪替一次,幫忙鎮守潭裡的水鬼。

兩守祭的目的便是引導雙子龍神輪替。潔式迎龍出山,晦式送龍離潭。

 

七年前,十四歲的龐常禰與村中唯一的朋友龔幸紋一同被選為兩守,但祭典失敗,幸紋被大水捲走失去性命。

本就沒有人緣的常禰被認為是不祥的「水鬼」,遭到排擠,因此在離家上大學後很少回村。

七年後,村莊再次重新舉辦潔式,這次常禰再度被選上成為兩守,而與她一同被選上的,正是幸紋的弟弟龔辟紋。

在幸紋喪命後,互動就顯得尷尬而矛盾的常禰與辟紋,將再次以兩守的身分,一起進行潔式的祭典……

 

 

猶記剛退伍,即將踏入瘋狂職場的2009年,把握空閒機會看了不少書,當年也是熱熱鬧鬧第一屆台灣角川舉辦輕小說暨插畫大賞的得獎作品出版時刻,雖然我只看過了銀賞作風聆《馬桶上的阿拉丁》,但對於口碑好、市場也叫座的金賞作久遠《罌籠葬》可是從來沒給她忘記過~一直想說未來有機會要讀完它。沒想到這次倒先透過試讀的機會,讀完了這一本久遠老師的最新作品《兩守 潔》。確實不是普通、常見的萌系輕小說,久遠的文風、背景設定、劇情規劃,都有值得稱道之處。

 

位於台灣東北區,匣山的偏僻小山村兩守村七年舉辦一次的兩守祭,分為春的潔式與秋的晦式。潔式是公開的。潔式的兩守,歷任皆從龐家與龔家七歲至二十一歲的子孫裡遴選,不分男女。

潔式和晦式各自舉辦七天,合起來共十四日,兩守村人習慣以歲一至歲十四稱之。

 

《兩守 潔》其實算是《兩守》的上冊,同時出版的下冊是《兩守 晦》。兩者間擁有同樣的時代背景,但主角不同,因此彼此有所連結,卻也可以分開閱讀。作者創造了一個虛構的村莊與虛構的祭典,以這個神秘的兩守祭為核心,述說了村中「龍三家」裡四位不同主角(上集兩人、下集兩人)的故事。本作的風格與書中的女主角龐常彌一樣,呈現出虛無飄渺、難以捉摸最終取向,又帶點奇幻的特殊魅力。

 

村中負責祭典的古老龍三家龕(ㄎㄢ)家、龐家、龔(ㄍㄨㄥ)家,當初把龍神請出匣山來鎮壓水鬼的。傳說雙子龍神會以七年為期,輪流在龍潭中鎮守,當一龍鎮守時,另一龍則回歸匣山,休養鎮守水鬼所流失的龍氣。在潭中之龍稱為晦龍,在山中之龍稱為潔龍。兩守祭便是引導雙龍輪替的祭典。潔式迎潔龍出山,晦式送晦龍離潭。

 

由於《兩守 潔》是以女主角龐常彌、男主角龔辟紋交互以第三人稱視點發展敘事,所以站在她們「已知」的立場,就不會有太多旁白來幫讀者解釋一下這個有點複雜的兩守祭儀式,這是要讓讀者多費上幾個篇章才能夠完全理解前因˙後果的地方。搭配久遠愛用的非常見字體、以及探討的主題略為沉重,確實讓這本輕小說其實份量讀來不怎麼個「輕」,是值得讀者注意的。看心情挑書時選輕小說也要選對題材啊~

 

兩守祭簡言之就是篤信神龍信仰,相信龍會鎮壓水鬼保障地方平安的奇特宗教風俗。水鬼,相傳是跳海、投河自殺或者係不幸遇溺浸死之人的靈魂轉化而成。這些水鬼浮游於水中,必須要找到替死鬼才可以投胎轉世。所以一旦找到目標就會用欺騙、引誘或者強行拖入水中等方法令人遇溺,再將其浸死。只要是較常出現溺斃事件的湖海等水邊,都會有相應的水鬼傳說。台灣的十大死亡水域中,台北的碧潭、淡水沙崙海水浴場、八里海岸、林口發電廠海域就佔據四名。根據在下推測,美麗深邃的碧潭應該就是書中「龍潭」的參考設定由來吧。而台灣本來就是塊宗教興盛的土地,新興宗教五花八門,因此設計出這麼一個神龍信仰,倒也顯得不會太過突兀,予人時空錯置之感。

 

P.29 龔辟紋爽朗、清晰。友善。禮貌。沒有過多情緒,從不失控,有餘裕而從容不迫的樣子。彷彿靜而幽深的龍潭表面,令人覺得不僅僅有表面這層,卻更怕深入其中。

 

久遠對於人物性格、人際關係的描寫是確實有一套,在本作中有其實力展現。龐常彌在七年前的兩守祭中與龔辟紋的姊姊龔幸紋同被選為兩守,但卻在當年發生意外,幸紋宛如被水鬼抓走一樣徹底消失於怒水中。由於有個與村中格格不入、特立獨行違背戒律的天才瓷師母親第五透,常彌從小就被許多村人視為代罪羔羊般敵視,如今又發生這樣的悲劇,龔家長老英夫人為首的保守派將她視為「水鬼」一樣仇恨,常彌也早早離開村莊到外面的學校就讀。但古老的規矩不容潛越,身為龍三家的適齡子女,她還是有義務回到村莊參加今年度的兩守祭遴選。

 

龔辟紋年幼常彌一歲,他聰明、英俊且穩重,是受到眾人歡迎的耀眼存在。但他的心中始終在乎、重視著常彌,但因為那場意外,全世界都認為他應該痛恨「殺姊仇人」,常彌也主動避著他,這讓兩人七年來幾乎沒有交集。但他內心默默地明白,自己不憎恨她,不想與常彌維持這樣尷尬的關係,卻發現自己踏進一步、對方便會退卻一步,究竟該如何是好?這次的兩守祭,龍神再度選出了他與她一同擔任主祭的兩守,這是不是打破這層沉重藩籬的機會?

 

P.65 長老們說,兩守瓷的顏色是龍神的顏色。因為龍麟是這個顏色,兩守瓷才會是這個顏色。辟紋沒見過龍,無從判斷傳說真假。只知道,比起龍,他會說兩守瓷更像是龐常彌的顏色。神秘飄渺,忽遠忽近,然後幾乎要令人頭痛地難以捉摸。至少我會頭痛。

 

這是很有意思的,讀者可以透過兩人的各自內心敘述,得知他們對於對方的看法原來是這樣雷同。即使心中懷抱著相慕情愫,卻因為幸紋之死的沉重壓力,沒辦法更進一步表明。他們始終無法看透對方心中所想,更對對方舉止時常抱持悲觀解讀,實在是讓讀者看了有點心急。辟紋是積極的,但常彌由於罪惡感以及其他尚不可透露的原因,態度總是若即若離、欲言又止,她倆被兩守繩繫住的緣分脆弱易斷,再再抓住了讀者的心。比起有些男女主角明明相愛卻還是拖拖拉拉的偶像劇、鄉土劇,本作不會顯得那樣鬼打牆,雖然節奏進展有點緩慢,但情感處理是明快的。

 

P.224 那些話猶如傳播病毒的蚊子,靈巧地叮了常彌一口。於是,被感染了病毒的她忽冷忽熱,頭重腳輕。縱然想猜測辟紋那些話的用意,她的心智也像正在發著高燒,只能臥床休息。

 

《兩守 潔》中的戀愛線比我預計中要少得多、淡得多,久遠另外鋪上了多條路線,像是只能出產於兩守村、數量稀少品質也不穩定的絕美兩守瓷的製作秘密;以及全書未曾出現,卻影響村中風氣、常彌人生甚鉅的第五透過去做了些什麼;當然還有兩守祭正式展開後,現身擾亂祭典、讓常彌揹上黑鍋的真正「水鬼」是誰?包含常彌為什麼七年前沒有辦法出手拯救沒頂前的幸紋?諸多扣人心弦的謎團在結局前都有完整的解答,雖然礙於出場人物有限,部分真相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但本作已經在推理的程度上表現令我感到中規中矩,尤其值得讚賞的是伏筆埋藏的非常明確,透過之前篇章的對話,都是讀者已經有紀錄在腦海中的情報,只是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轉化為真相,一切也合情合理。久遠開創了一個略帶奇幻的世界觀,也架構了足夠完整的故事大綱、更描寫出生動的人物形象,輔以優美的文筆,不愧是得獎名家,功力無庸置疑。

 

P.169 歲四的請珠儀式嚴格來說必須持續一整天。所謂的龍珠是瓷師製作的兩守瓷珠,傳說龍神會將自己的元神寄於龍珠之上,再由兩守護送龍神從山廟至村廟。在龍神將自己的元神附在龍珠的過程中,兩守必須隨侍在側,協助龍神引導和穩定自身龍氣。

 

P.234 歲五的搶珠是模仿傳說中的水鬼搶珠。潔式的兩守晦護送龍珠繞遍整座兩守村。沿途皆有龍燈懸掛引路。在繞境過後龍珠便不會再回到山廟,象徵潔龍以出匣山。相傳龍珠一出山廟,潔龍便不再受到匣山神氣的保護。水鬼才會看準這時機前來搶珠。將自己元神附於龍珠上的潔龍,此時龍氣會被大幅減弱,必須依靠雙子龍神的另一方,也就是龍潭中的晦龍牽引,才能平安抵達村廟。搶珠時,穿上蓑衣扮演水鬼的工作人員會作勢追趕兩守,要搶走龍珠,而兩守則必須帶著龍珠逃跑。扮演水鬼的工作人員會刻意放水,但無論如何兩守都得用跑的跑完全村。

 

世界各國都有不同的出色祭典文化,好比札幌雪祭、慕尼黑啤酒祭、泰國潑水節等,祭典廟會這樣的活動是國家重要的觀光產業,也是族群文化的珍貴傳承。台灣的重要慶典中元普渡、頭城搶孤、東港王船祭等大多與宗教脫不了干係,再看到發源於龍神信仰的兩守祭有著歲一分守、歲二潔身、歲三喚龍、歲四請珠、歲五搶珠、歲六安珠、歲七迎龍這樣完整又詳盡的習俗設定,讀來相當新穎又合乎常理,對我而言創作時一向最困難的就是發揮天馬行空、跳脫世俗束縛的創意,就《兩守 潔》這系列深厚、扎實的背景設定來說,又帶給我能夠沉浸於名產與地理環境參考瓷城鶯歌的兩守村的奇妙飄渺時空之中,絕對給予肯定與支持。

 

P.123 匣山瓷的釉色質地似水,兩守瓷的釉色質地則如不透明的乳霜。另外兩守瓷的顏色比較深,除了綠還帶有一點點的灰藍色調。兩守瓷的釉色之謎,在於釉藥是不外傳的秘方,只有村裡歷代瓷師曉得。兩守瓷是僅能用來製作獻給雙子龍神的祭器,相傳一旦打破了這條戒律便會觸怒龍神,遭來災禍。只讓瓷師知曉釉藥的配方,也是為了讓兩守瓷不被濫用在祭器以外的用途,自然更不能製作成商品販賣。

 

P.140 兩守瓷不能用在祭器以外的用途。本來是如此,直到身為瓷師的第五透拒絕遵守這條戒律為止。在她擔任瓷師期間,她經手製作的祭器幾乎都燒了兩個,一個獻給龍神,一個以第五透個人創作藝術品的名義留下。祭師人選與兩守同樣,都是經由雙子龍神神籤從候選人之中選出得到應許的,除非祭師本人自願辭職,不然不得隨意變動。

 

《兩守 潔》在書介、作者後記隻字未提推理,或許久遠本人也沒有這樣的意識,但在這方面的氣氛營造、結局處理是讓人感到足夠的。常彌與辟紋的各種情感描述隱晦卻細膩,他們間的戀情淡淡的,酸酸的也甜甜的,自童年就悄悄連結在一起緣分紅線卻很長、很遠,就像作者的筆名一樣動人。難得讀到這樣一本抒情力作,給了我一次新鮮的「輕浪漫」閱讀體驗。獨特且蘊含詩意的文筆,亦值得台灣有志創作者的參考學習。話說…《罌籠葬》的書名也是,久遠老師是有多喜歡「龍」啊?(笑)

 

P.312 辟紋正在淡淡微笑,那是與幸紋一樣帶有光彩的笑意。只是幸紋的微笑總像是會讓周圍的世界燃燒,辟紋一笑起來,卻是宛如全世界都跟著一同被點亮了一些些。

 

 

PS:感謝台灣角川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野田咩☆
  • 我依然忍不住想問~幸紋的屍體跑去哪了(打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