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野夏生《女神記》 


(評分:7.0)
第十九屆紫式部文學獎得獎作 


◎全球三十多國跨國合作之神話系列首部日本神話作品

◎直木獎作家桐野夏生完美重述《古事記》

女人殺人,男人生產。
鬼與神、血與救贖、愛與背叛的魔幻巨作!

遙遠南方的海蛇島,有一對生於巫女之家的姐妹花。依照島上陳規,長女事奉光明之國,守護島的白晝,負有接續後代的重大任務;次女則事奉幽冥之國,守護島的黑夜,也就是死人居住的世界。姐姐加美空聰穎美麗,繼承島上地位最崇高的大巫女,日夜為小島祈禱。妹妹浪間卻被稱為不潔之人,不同的幸運,使得原本感情深厚的姐妹,走向完全相反的道路。

原本注定一輩子效命死者之國、不得與男子交媾的巫女浪間,卻犯下違抗宿命的大罪,愛上家族遭到詛咒的真人,二人一起逃出島上並生下小孩。浪間在海上生下女兒夜宵,卻被深愛的男人給勒斃,僅十六歲便死去,落入了黃泉之國,開始侍奉起女神伊邪那美。伊邪那美因被自己丈夫伊邪那岐所背叛,終生必須留在邪穢的黃泉國,一處心懷怨恨、遺憾、死不瞑目的幽魂才會來的地方。心懷怨懟的她便決定每天賜死一千凡人。

波間死後一心想要了解真人扼殺她的真正意圖,得知有方法回到生者的世界,她不惜二次死亡,化作黃蜂,使盡力氣飛回海蛇島,尋找她的女兒及真人,沒想到卻得知更殘忍的真相。黃泉國裡人神共處,像是相依為命。被囚禁於黃泉國的女神伊邪那美,以及遭深愛的男人殺害的凡人浪間,生與死、憎惡與愛戀、怨恨與牽掛,一道男女之間恆古的情感糾葛。伊邪那美身為黃泉國女神的痛苦,彷彿世間女子宿命般的悲哀,被囚禁於黑暗的怨念,永遠不會消失。 


自數年前閱讀過震撼至極的名作《異常》後,我就已成為忠實的桐野夏生迷。這幾年來常會感到遺憾的,就是桐野出版的作品雖然有陸續中譯,但數量並不太多,作品內容也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曾經在紀伊國屋裡對著好幾排滿滿的桐野原著小說流口水,深感遺憾。因此看到這本2009年新著《女神記》出版後,自然是相當開心的!


《女神記》是一本桐野夏生創造新角色,再以《古事記》為範本重新撰寫的日本神話故事。伊邪那歧、伊邪那美是兄妹,也是日本的創世之神。但這段神話也是一段相當令女性感到悲傷的故事。兩位神明藉由彼此交合,讓伊邪那美懷孕生下世界的國土、以及產下眾神。但伊邪那美在生下火神加具土命時,受到嚴重的灼傷,並因此一命嗚呼、踏入黃泉之國。思念妻子的伊邪那歧違背常理,踏入黃泉之國準備接妻子回去。但,他違背了與伊邪那美的約定,宛如希臘神話中欲帶妻子離開冥界卻忍不住回頭一看,就此功敗垂成的豎琴家奧菲斯一般,伊邪那歧看到妻子身體腐敗的醜陋模樣,嚇得就此逃跑,並用大石塊封住了黃泉之國的入口。


從此,心懷無窮憤恨的伊邪那美成為黃泉女神,發誓每天奪走一千名人民的性命。有死必有生,伊邪那歧則如同天帝宙斯一般化身為「種馬」,於日本國內四處尋找美女,「製造」新生命,維持世界的平衡。曾經深愛彼此的夫妻,在男方的負心與自私下,只餘仇恨與悲傷...


P.52 生者是驕傲的,不惜把死者踩在腳下,只想追求自己活在世上的喜悅。當然,既然死了也莫可奈何。不過,伊邪那美神想告訴伊邪那歧神的,也許是「至少請你不要否定我們曾經一起做過的事、曾經談得興高采烈的話」吧。


故事的主角其實不在兩位大神,而是住在遠離日本國土上,偏僻小島「海蛇島」的少女波間。波間與姐姐加美空出身於島上代代備受尊崇的大巫女家族,加美空早早被選為神聖巫女的繼承人,過著豐衣足食但寂寞的生活。比起過著貧困生活,卻與心愛的男人真人私下結合,有著甜蜜感情的波間,波間認為自己是很幸福的。然而,在現任大巫女美空羅去世後,島上巫女的更換,才告知波間被眾人欺瞞、被視作「不潔」的悲哀秘密,也就是自己身為「闇夜巫女」的真相。為逃避這個命運,真人帶著有孕在身的波間划船出海逃亡,卻在產下女兒夜霄後,突然地、波間被真人扼殺而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怎也無法明白。


抱持無法釋懷的執念,波間來到黃泉之國,通常死者在這裡都不再具有自己的意識、而是空殼。只有像波間這樣有強烈遺憾的人,才得以維持思考的大腦。她認識了具備強烈執念的伊邪那美,成為祀奉伊邪那美的隨從巫女。直到有一天,藉由化身大黃蜂的機會,回到故土、見到久違的丈夫、女兒,並見證了殘酷的事實...真相,正如同伊邪那美的忠告,有些事情也許永遠不要知道得好!對善良單純的波間而言,這是多麼痛苦的呢!?


P.66 被迫永遠與加美空分離的真人魂魄,如果在過度空虛下永無瞑目之日,那麼我的魂魄更加空虛更加永無寧日。同時,我還發現另一種空虛。那就是即便殺死對方,這種憎恨與憤怒也不會消失。怨恨這種感情,一旦點起火苗便難以熄滅。縱使真人變成這副模樣,也無法熄滅我的怨恨之火,只能等待火苗自己燃盡嗎?


桐野夏生無疑是當今日本文壇描寫女性的佼佼能手(尤其是異常女性XD)將這份功力套用到描述神明、古人身上,依舊是活靈活現。伊邪那美與波間的悲哀命運與心情,伴隨平實、優雅的筆調,深刻地刻劃入讀者心中。而活了太久太久,已經喪失許多記憶、甚至最後失去神明肉體的伊邪那歧,想尋求的只是伊邪那美的寬恕。然而,那份被拋棄、看著丈夫尋花問柳、自行製造神明與國土的種種行為,又豈是這樣就可以原諒的呢?伊邪那歧的下場悲慘,卻難以讓讀者同情。雖然身為光明之神,卻始終活在恐懼之中,已經是他的報應了。但對承受懷胎生產之苦的女神而言,那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吧。伊邪那美最後的怒吼,點明了這無窮無盡的哀怨...


P.112 怨恨怎麼可能消失。歌頌生命美好的人,怎麼可能理解被放逐到黃泉國的人做何感想。今後我也要繼續怨尤憎恨殺盡一切!


藉由重新譜寫的神話《女神記》,讓我對一向不太熟悉的日本神話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對之前從《火影忍者》中聽來的伊邪那歧、須佐之男之命名來源有了正確的認識(汗)。本作為桐野獲得女性作家的高榮譽「紫氏部文學獎」,至今台灣有出版的這項文學獎作品也有梨木香步《沼地森林》、江國香織《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等知名傑作。以《源氏物語》這本日本女性最高知名度傑作作者為名的獎項,只頒發給在文學表現上出色的女性作家。不僅是對在各類文學領域表現出色的桐野夏生的肯定,更為她已經琳瑯滿目的大獎經歷,添上了更完美的一筆呢!強烈期待,台灣出版社們能繼續出版更多的桐野精采作品!


PS:感謝大塊文化提供本次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齊安(Heero) 的頭像
喬齊安(Heero)

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